右翼共为您搜索到46篇文章
  • 欧洲右翼政党寻求跨国联合

    欧洲右翼政党寻求跨国联合

    民族主义国际主义构成的危险是真实存在的。极右翼并不总是需要建立稳定的联盟,包括在政治领域,以达到破坏性的目的。只要他们能够在选定的问题上进行务实的国际合作就足够了。他们确实在足以造成伤害的问题上达成了足够多的共识:要对抗哪些敌人,要削弱哪些机构,要打击哪些价值观。如果我们忽视了右翼政治的国际化,这就是在自担风险。

  • 德国图林根州:自由主义者联手极右翼

    德国图林根州:自由主义者联手极右翼

    任何将德国选择党正常化为民主政党的举动,无论多小,都是帮助他们在主流中立足。他们在州政府里获得的每一寸成就,反过来都会成为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实现飞跃的跳板。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在图林根州——纳粹分子1930年首次进入州政府,并开始测试不费一枪一弹便最终拿下整个德国政体的策略。幸运的是,至少就目前而言,德国的资产阶级民主似乎比90年前更有适应力。

  • 右翼的崛起——对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的采访

    右翼的崛起——对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的采访

    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和自由民主国家危机的时代,右派和社会主义左派所面临的立场绝不是对称的。对于资产阶级和政治右翼来说,维护当前的秩序是一个直截了当的问题,包括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外衣下,推进一个已经失去一切合法性的紧缩的新自由主义政治。正是这一点,动员了中下层阶级的新法西斯分子和对自由民主国家本身的攻击,作为稳定一个容易停滞的制度的一种方式。

  • 玻利维亚的极右翼政变

    玻利维亚的极右翼政变

    玻利维亚军方迫使莫拉莱斯下台之前,反对派爆发了暴力浪潮,猛烈抨击玻利维亚进步政府的支持者,特别是该国的土著和农民。令人震惊的是,右派对莫拉莱斯总统府进行洗劫和烧毁了莫拉莱斯的姐姐家。安全部队与右翼帮派合作,逮捕来自玻利维亚城市贫困社区的社会主义运动党的支持者。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美国真正的恐怖主义是极端右翼

    这种新型恐怖主义威胁无法通过过度关注“圣战主义”这一意识形态来解决。这种威胁根植于复杂的国内政治生态和连接全球的互联网对美国人的影响,旅游禁令显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相反,要积极面对今天的恐怖主义威胁,需要强有力的执法和对松散的枪支管制法律所致危险的反思,需要政策规范社交媒体上传播暴力思想的行为,还要借助社区团结(commercial reselience)的力量,以警惕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坠入激进主义的深渊。

  •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正如许多人所希望的那样,特朗普总统并非仅仅是一位娱乐者或小丑。相反,他小心翼翼,技巧娴熟,始终如一地用强硬的民族主义支持者的原话与他们直接对话,把他们的比喻和迷因变成了他自己的观点。如果你仔细研究他的新闻发布会、竞选演讲和推特,你就会明白这一点。例如,就在本月,特朗普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完美地演练了新右翼关于反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核心论点。以下对话发生在PBS新闻社的雅米歇·阿尔辛多(Yamiche Alcindor)询问特朗普总统,是否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可以鼓舞白人时。

  • 极右翼议员拉里•麦克唐纳及其建立的“深层国家”

    极右翼议员拉里•麦克唐纳及其建立的“深层国家”

    “西方目标”或许已经谢幕,但也可能是被更庞大、更隐秘的“深层国家”取代了。当今美国的现实似乎正在印证前人那些最极端的寓言,偏执者如拉里•麦克唐纳相信美国处于战争中,即便交战双方与他设想的不同。

  • “另类右翼”如何向主流媒体走私纳粹思想?

    “另类右翼”如何向主流媒体走私纳粹思想?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美国极右翼的强大势力第一次突破左派媒体的围剿彰显出来。一年多来,极右翼势力不断膨胀,并且透过不同媒介持续扩张着它的受众规模。新纳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极右翼思潮抬头,冲击着美国的主流价值观,进而引发一些列冲突与骚乱。8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骚乱,米洛·扬诺普洛斯走入更广的大众视野,而他又与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有着密切联系。10月,BuzzFeed新闻通过分析它获得的一大批邮件,撰文梳理了扬诺普洛斯所代表的极右翼“杀人机器”的生产,并指出了它推动的“文化战争”及其运作方式,深刻批判了极右翼思潮的复兴。

  • 中国全面封杀日本APA酒店,坚决打击日本右翼嚣张气焰!

    中国全面封杀日本APA酒店,坚决打击日本右翼嚣张气焰!

    中日之战打的其实未必是军事征伐,而是文化与心理之战,是尊严之战,是正义与邪恶之战,一旦我们戳破了日本民族的那层阴暗心理,他们剩下的就只有武士剖腹后的那一块白布,什么也没有了。

  • 大卫·科兹:右翼民族主义政权将在美国崛起

    大卫·科兹:右翼民族主义政权将在美国崛起

    从2016年11月8日这天起,一个右翼民族主义政权在美国的崛起已经成为了一种现实的可能性,如果这不在当下发生,那么也将在未来几年内发生。这种政权会操弄民族主义和护国主义议题,蛊惑煽动对少数族群、宗教信徒和其他长期受压迫的群体的恐惧,空口允诺要解决普通群众面临的日益恶化的经济困境,但却将种种问题归咎于外国民众与外来移民,把他们当做替罪羔羊而不是面对真正的“病灶”。

  • 乌坎老奶奶应感谢公知不“炮决”之恩

    乌坎老奶奶应感谢公知不“炮决”之恩

    9月13日早上,广东陆丰警方依法对乌坎村内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和交通秩序等违法犯罪的13名嫌疑人抓捕归案。乌坎在快速回归秩序,然而在同日上午,一则耸人听闻的“乌坎80多岁老奶奶身中2枪死亡”信息在一些境外网站热炒。而乌坎当地的陆丰在线网站13日下午发出消息,这位老奶奶,刚刚接受了手术治疗,活得很好。一个大活人,生生被“死亡”,可见某些人为了抹黑中国,已经不择手段了。

  • 日本右翼的“逆袭”

    日本右翼的“逆袭”

    8月15日,日本战败71周年。当天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又迎来汹涌的人潮,右翼团体也倾巢出动,在神社附近的马路边,多辆黑压压的右翼宣传车停在警车之间。在靖国神社正门入口,一名右翼分子拿着大喇叭,大声鼓噪着要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不过,对于这些右翼的活动,匆匆来往的人群中并没有多少人停下脚步予以关注。

  • 右翼民粹主义相继崛起--中左衰落 西方向右转?

    右翼民粹主义相继崛起--中左衰落 西方向右转?

    现在由于难民危机、恐怖主义威胁,欧洲“右转”主要表现为:右翼政党崛起,主张本国移民政策收紧、与穆斯林关系紧张等。这会对今后欧洲的移民政策、社会政策等产生深远的影响。但欧洲“右转”并不会走太远,且极端程度有限,一是因为欧洲国家的社民党等左翼、中左政党实力较强;二是民众在不安的情绪变化中虽有“右转”倾向,但仍对右翼势力保持警惕。

  • 日共合纵连横  日右翼大规模启动反共舆论战

    日共合纵连横 日右翼大规模启动反共舆论战

    日本《河北新报》23日称,随着今年夏季的日本参院选举临近,为对抗自民党独大专制势头,在野党加强联合行动,其中势力日益增强的日本共产党在 "合纵连横 "中尤其活跃,这引发自民党高度警觉.自民党甚至公开宣称日共为 "破坏势力 ",开展 "反共活动 ".日本《朝日新闻》称,围绕参院选举,执政党和在野党集团的斗争正走向白热化.基于危机感,自民党正针对在野党发动更高强度的舆论战和心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