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独立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方鲲鹏:美国的冤假错案面面观

    方鲲鹏:美国的冤假错案面面观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密西西比州发生一起谋杀案。检方的刑事鉴识专家作证:死者身上有一处被人咬过的痕迹。有一犯罪嫌疑人其齿印正好与这个痕迹吻合。在没有任何物证和其他证人情况下,陪审团就凭“刑事鉴识专家”的证词,判处被告死刑。而这位“刑事鉴识专家”作证的资格,就是来自“国际刑事鉴识者美国学院”颁发的证书。而上述案件中的倒霉的被告,经历了漫长的司法程序,前后关了15个年头。幸亏美国司法效率低下,他得以挨到重获自由的一天,没有成为冤死鬼。原来是真凶找到了,而真正的杀人犯,根本没有咬过被害者。

  • 地下组织部还是右翼阴谋集团?—美国联邦党人协会

    地下组织部还是右翼阴谋集团?—美国联邦党人协会

    过去的30多年中,联邦党人协会组织得力、运行良好,在宣传美国保守的法哲学方面居功至伟。联邦党人协会扮演了美国保守派的发声筒的角色,它的理论甚至能影响联邦司法判决。联邦党人协会已经成功地扭转了美国的司法哲学的自由主义倾向。美国自由派利益集团则批评联邦党人协会就是一个右翼“阴谋小集团”!特普朗总统上台后如此高调地、公开地依仗联邦党人协会选拔联邦法官、特别是最高法院大法官,遭到了自由派阵营的极力反对。不出意外,卡瓦诺将成为刚刚辞职的大法官肯尼迪的继任者,这将会决定美国未来数十年的政治走向,这的确让自由派阵营忧心忡忡。有学者预言,再经过30年,联邦党人协会将在堕胎、移民等重要领域改变美国的法律和司法体系。

  • 《求是》:西方“司法独立”为什么在中国走不通

    《求是》:西方“司法独立”为什么在中国走不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走对路。如果路走错了,南辕北辙了,那再提什么要求和举措也都没有意义了。”一些人认为应当将“司法独立”作为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西方“司法独立”真的能在中国走得通吗?2018年第2期《求是》杂志刊发的文章《西方“司法独立”为什么在中国走不通》,列举了西方“司法独立”的历史局限性,及为什么在我国行不通的原因。从而得出:只有“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司法体制才是符合我国国情的,才是有利于满足人民对公平正义的需求。

  • 认清西方“司法独立”的真面目

    认清西方“司法独立”的真面目

    本文全面分析了西方“司法独立”的方方面面,包括司法实践实际结果、法官的特权、司法服务对象、“独立”审判权等,特别指出三权分立下的西方“司法独立”实际上捍卫的是资本主义根本制度、核心价值观、根本利益,绝不是其标榜的超然的“司法独立”。

  • 黎阳:“司法独立”掩饰不了公知的封建纹章

    黎阳:“司法独立”掩饰不了公知的封建纹章

    “公知”阶级的“司法独立”之所以荒谬,是因为它违背了当代中国的铁规律:只有共产党能凝聚中国。没有任何其他政治力量有这种凝聚力——不服气,你凝聚一个试试?如果你能比共产党更能凝聚老百姓,如果共产党放弃了凝聚老百姓,那你才有机会。否则就别不服气。这就决定现代中国国家实体的存在离不开共产党。党大于国,国必须服从党——中国共产党。司法体系也不例外。

  • 西方“司法独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西方“司法独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要批判西方“司法独立”、西方道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其实是,讲清楚西方“司法独立”、西方道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不能代表美国人民、西方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连美国人民、西方人民的根本利益都不能代表,那自然无法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这样以来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既能够说服本国民众,也能够说服美国和西方民众。

  • “司法独立”之争的背后

    “司法独立”之争的背后

    要求独立的人基本都是以一种理想主义为出发点,或者纯粹以自由无政府主义为出发点,而反对独立的人则基本上都是站在“立场主义”为出发点。前者并没有看到中国社会缺乏实现理想主义的土壤,更没有看到自由主义泛滥对人民的危害;而后者则没有看到司法体系本质上出现的偏离。

  • 北大前法学院长:鼓吹“司法独立”是唯心主义幼稚病

    北大前法学院长:鼓吹“司法独立”是唯心主义幼稚病

    近日,“司法独立”在媒体上突然又成了热词。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讲话中表示,人民法院要抵制“司法独立”、“三权分立”、“宪政民主”等西方错误思潮。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媒体上和网络上,他的讲话引发了很多人的反驳和调侃。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对司法运行所依靠的政治基础以及中国政治体制运作的实践逻辑的认识存在严重分歧。

  • 最高法,这次你要顶住——兼评美国“司法独立”的真相

    最高法,这次你要顶住——兼评美国“司法独立”的真相

    公知真是混淆概念的高手,公知把保障司法机关的独立司法权,如独立审判权和独立检察权,和司法机关独立于党的政治领导混淆。其实,推销司法独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司法独立,来控制中国的司法权,用司法权来制约行政权,并终结党的领导地位,从而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

  • 需要警惕司法权力的私有化倾向--从罪疑从无和司法独立说开去

    需要警惕司法权力的私有化倾向--从罪疑从无和司法独立说开去

    在很多法律精英们的世界里,“罪疑从无”这个原则已经不是过分或者片面的问题,而是他们从来就不考虑被害人如何如何,一开口就是如何防止冤假错案、反对刑讯逼供、就是罪疑从无、新的法律不可追溯以前的犯罪,像“宁可放过一千人有罪的,也不冤枉一个无罪”的这种话,他们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好像是宇宙真理一般……这就让我觉得很奇怪。

  • 美国的“政治大法官”和中国的某些“司法政治家” ——评某些人标榜的所谓“司法独立”

    美国的“政治大法官”和中国的某些“司法政治家” ——评某些人标榜的所谓“司法独立”

    国内的邪路派公知所需要的所谓“司法独立”又是什么东西呢?第一, 是在法律的旗号下改旗易帜的工具。贺卫方对此毫不隐瞒。第二,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某些法律界的邪路派人士,打着法律的旗号,在国外势力的操纵和支持下,利用国内发生的的各种突发性事件,煽风点火,欺骗和利用民众,想挑战体制和法律。

  • 大法官之争为美国司法独立打上问号

    大法官之争为美国司法独立打上问号

    围绕美国大法官提名,民主、共和两党均摆出绝不退让的架势。所谓美式“司法独立”在实践中根本无法摆脱党派政治的影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本质上就不是一个超脱于政治的机构。长期以来,美国两党都竭力要把自己人安排到最高法院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