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共为您搜索到12篇文章
  • 桃花舍主人:读了熊蕾同志的回顾文章,我希望……

    桃花舍主人:读了熊蕾同志的回顾文章,我希望……

    读了熊蕾同志的两篇文章,我希望政府部门结合相关案例,加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的宣传,并可以运用影视剧的形式向广大人民群众普及有关基因科技的常识。如果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科研机构人员、相关商业公司职员、乃至广大人民群众(其中就包括许多将被作为采集基因样本对象的“受调查人员”和某些病患),都了解基本的相关知识和法律法规,相信一定能组成坚固的制止非法“人类遗传资源信息对外提供或者开放使用”行径的铜墙铁壁。

  • 熊蕾 | 中国基因:争夺仍未有穷期

    熊蕾 | 中国基因:争夺仍未有穷期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新闻稿反复强调,哈佛在中国的基因研究项目是“观察性的”,提供血样的中国人“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且不论提供基因样本的中国老百姓能从这些研究中获得什么益处,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中国的研究者到美国的一个社区,不要说去搞他们20万份样本到中国来,2万份能不能搞到?恐怕200份都难。这怎能是一个“没有伤害”就可以交代过去的事呢!

  • 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何一再遭到质疑?

    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何一再遭到质疑?

    2011年11月哈佛学生罢课事件具有深刻的学术和现实根源:它是20多年来西方经济学反思运动的延续,也是经济危机以及“占领华尔街运动”直接促发的结果。从学科特征上说,经济学研究应该以问题为导向,应该关注周边的社会经济现象,解决熟视无睹的社会经济问题;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研究却是方法导向的,热衷于在既定范式下进行抽象的数理建模和计量实证,从而导致现代经济学日益形式化和黑板化。因此,随着“黑板经济学”弊端的日益暴露,西方经济学人以及青年经济学子就开始反思并寻求改变,从而经常爆发出类似的事件。但是,在作为现实问题更为凸显的当前中国社会,面对西方社会如火如荼的经济学反思浪潮,大多数经济学人却无动于衷。究其原因,中国经济学人深受功利主义和崇洋主义学风的双重束缚,而这种学风又得到社会经济环境和系列学术制度的支持和激励。

  • 哈佛博士谈美国域外管辖权与华为事件的解套

    哈佛博士谈美国域外管辖权与华为事件的解套

    中方的对策,只能是主动反击(但不是蛮干),而法国人Pierucci的遭遇和经验,正是解决此事的关键。首先在孟晚舟一案,必须赶快绕过美国来的法律团队(最好是只用这些律师来处理与美国司法部的直接交涉,策略讨论不应该让他们参与),把《经济学人》的两篇文章交给法官。如果可能,可以请Pierucci亲自出马来当证人,说明美国法律系统会以不人道的手段来对待人质。

  • 哈佛、耶鲁法学院院长联名,炮打特朗普反法治司令部

    哈佛、耶鲁法学院院长联名,炮打特朗普反法治司令部

    2月9日晚,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裁定继续暂停执行特朗普的“禁穆令”,而特朗普则暗示将继续就此问题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2月10日,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玛莎·米诺,与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罗伯特·波斯特共同撰文,站在法学研究者以及法律工作者的立场,要求美国人民共同警惕特朗普干预司法,罔顾法治的行径。

  • 哈佛研究显示,全球化的一代已经对民主失去信任

    哈佛研究显示,全球化的一代已经对民主失去信任

    民众普遍对民主感到失望,对于青年一代来说更是如此。事实上,千禧一代(指1981年后出生的人,到千年期结束时达到成年)对民主已趋之若鹜,以至于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着手去尝试新的治理方式——通过军事手段加以统治。这主要是根据哈佛大学研究员YaschaMounk和墨尔本大学政治学者Roberto Stefan Foa的研究得出的结论。

  • 给钱就能上?“富二代拼爹”的录取制下哈佛成富家子弟社区

    给钱就能上?“富二代拼爹”的录取制下哈佛成富家子弟社区

    很多人认为“人情关系”是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词语,然而美国人也深谙此理。在美国,社交(networking)是普通学生入学时被反复强调的技能,而“关系(connection)”对美国大学的录取也有一定影响,“子承父业”的择校现象尤其突出。

  • 哈佛图书馆凌晨四点半到底什么样,最有信服力的真相在这里!

    哈佛图书馆凌晨四点半到底什么样,最有信服力的真相在这里!

    “凌晨4点多的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灯火通明,座无虚席……”这是一篇被疯转的、言之凿凿的10万+火文,至今还时不时在微博和朋友圈里蹦出来唬人。而本文,则给出了“哈佛凌晨四点半图书馆”一个可信、完整和正式的答案——“哈佛凌晨四点半图书馆的景象”,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想象。

  • 哈佛学者打脸腾讯:卡扎菲亡4年后 利比亚变成恐怖分子的天堂

    哈佛学者打脸腾讯:卡扎菲亡4年后 利比亚变成恐怖分子的天堂

    4年前西方要求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下台,并支持各种反对派“起义”,终于成就了ISIS的坐大。4年前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在美国支持的利比亚战争中身亡,当时,西方舆论一致叫好,中国国内也媒体欢呼利比亚从此迎来民主自由。4年过去了,利比亚怎么样了?哈佛大学学者最近在加拿大全球问题研究网站撰文认为,卡扎菲时期并非独裁,战后利比亚陷入混乱,成为恐怖分子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