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共为您搜索到7篇文章
  • 哈佛大学医学院这回在中国身上,算是彻底砸牌子了

    哈佛大学医学院这回在中国身上,算是彻底砸牌子了

    悲哀的是,直到现在特朗普当局都仍然没有承认错误,而是仍在利用哈佛医学院的这种论文污蔑中国。当看着特朗普们、黎智英们、章家敦们,还有一众美国和西方媒体,都在煞有介事和一本正经地报道着这么一篇极为低级的垃圾论文时,看着美国和西方的不少网民被他们忽悠得越来越反智时,作为中国人,我们真不知道是该为他们的脑残而高兴,还是为科学精神在西方的堕落而哭泣!

  •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当西方政要,如美国的尼克松、基辛格,日本的田中角荣、大平正芳,英国的艾德礼、希思,加拿大的特鲁多,澳大利亚的惠特拉姆,西德的施特劳斯、施密特,等等,还有更多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家纷纷到毛主席书房里请教时,毛主席自始至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不卑不亢,遇强不弱,遇弱不强,挥洒自如,道器变通。这其中与毛主席读的书多,究竟有何关联?

  • 熊蕾:哈佛大学在安徽猎取基因事件再回顾

    熊蕾:哈佛大学在安徽猎取基因事件再回顾

    我在2001年1月就哈佛项目引起的违背生命伦理的原则进行了调查。我们当时了解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网站上列出的2000年财政年度资助哈佛大学在中国安徽涉及基因的采集的项目共有9个,包括高血压、骨质疏松症、尼古丁成瘾等,而有关哮喘病和气管及肺功能的基因项目就有两个。这9个项目,全部是在中国采集样本,采样现场基本是在安徽省的安庆地区。

  • 李淑清:操纵俄罗斯——揭秘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

    李淑清:操纵俄罗斯——揭秘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

    哈佛大学俄罗斯项目的主角们基本上没有受到丑闻和灾难性后果的影响。哈佛大学关系如此强大,以至于即使做了低劣的决策,似乎对哈佛大学所属个人的发展轨迹影响也不大。威德尔教授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被归罪于少数人,而不是整个组织。威德尔说,通过观察哈佛大学和“丘拜斯派”,她逐渐认识到一个新的群体已经形成,这个群体行使权力和施加影响的方式与过去截然不同。“今天的最高权力掮客是拥有多重身份的人,担任政府顾问、商业顾问,可能还属于某个智库,还与媒体合作宣传自己的观点。虽然一直在说自己是为了公共利益工作,但是实际上是为自己。与过去相比,新政治掮客更不容易被察觉,更身兼数职。”

  • 操纵俄罗斯:哈佛大学在俄罗斯经济

    操纵俄罗斯:哈佛大学在俄罗斯经济"改革"中的作用

    本文通过乔治梅森大学威德尔教授的调查,揭示了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经济崩溃中,以哈佛国际发展协会为主的西方顾问及其背后的有关西方国家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俄罗斯经济私有化过程中,经济寡头和西方对俄罗斯人民通过各种手段实施了无情掠夺,给俄罗斯人民造成深重灾难。这样的教训,值得我们深思和警惕。

  • 创办人靠蓄奴起家 哈佛大学法学院“停用校徽”

    创办人靠蓄奴起家 哈佛大学法学院“停用校徽”

    继英国牛津大学有学生要求拉倒有象徵帝国主义的罗德像,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的院徽因与奴隶制有关联,引起种族歧视争议,在学生及教师等连月抗议下,该院近日决定撤换院徽。发起抗议的学生组织直言,撤换院徽只是第一步,目标是改变学府内根深蒂固的 白人至上 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