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共为您搜索到55篇文章
  • 孙家言:关于国际贸易的哲学思考

    孙家言:关于国际贸易的哲学思考

    一个国家必须具备自己完整的生产和生活体系,而不是充当国际体系链条中的一个环节。要利用国际体系,又独立于国际体系。在国家范围内的独立完整、自我保障、自给自足经济模式不是落后的,是先进的并且是必要的。在独立完整、自我保障、自给自足的前提下,再向国际体系给予和索取。

  • 紫虬:人民群众监督——系统开放的哲学

    紫虬:人民群众监督——系统开放的哲学

    有些方案方针的提出,以西方新自由主义作为默认逻辑,局限在某些精英主义小圈子中酝酿形成,一旦推出,就引发新中国早已消失的丑恶现象死灰复燃,如金融开放中导致资本市场欺诈和社会高利贷现象的政策偏差,由国家和全社会承担试错成本。这些现象的根本原因,是脱离实际、缺乏广泛的群众基础,背离党中央一再强调的方针,漠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 前30年只“摘译”4篇(条)政治哲学学术成果?

    前30年只“摘译”4篇(条)政治哲学学术成果?

    知网也并非“全知全能”,述而不作不是一种美好的德性吗?为什么只有知网收录的才算研究了呢?况且,当时能够收集和看到的外文文献还没有列入。总不能假定说前三十年,没有专家学者能看懂并且研究西方原著,并且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式地进行西方政治哲学研究吧?决不能用蒙昧的反智的偏见和污名来对待前三十年的政治哲学研究者,不管是大学里,还是在田野里。

  • 田辰山:别弄错!是资产阶级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

    田辰山:别弄错!是资产阶级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

    资产阶级反对人们讨论这个真相,不许提及阶级和阶级斗争。谁要是提及,则把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莫须有帽子扣给你,说你挑动阶级战争。制造了阶级,从所未有地在人类社会发动向一切其他人群的阶级战争,却百般忌讳人们谈论这一真相,为的是它可顺顺利利安安稳稳地搞阶级和阶级斗争,施展它阶级霸权主义淫威,维持对它攫取私有财富来源的整个人类和自然资源世界的统治。

  •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如果不是资产阶级故意编造哲学谣言,如果人们不会暂时被忽悠,谁能到哪里去真能找到下列社会真相、会有可能跟伦理道德产生什么瓜葛呢?一个连人口1%都不到的极少数人,将自己这一小撮人打制成一个资本寡头政治资产阶级,大搞对一切其他社会人群阶级压迫,大行阶级斗争与资产阶级霸权统治,在全球剥夺一切人类的社会财富以至剥夺自然。这样人类近现代一个资产阶级的意志、行为和价值观,在根本失去任何伦理道德意识,是平白的逻辑必然。

  • 常与共:读读矛盾论 告别“德波林”

    常与共:读读矛盾论 告别“德波林”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富农富是因为人家起早贪黑、苦出来的,所以人家吃白馍,咱穷棒子吃窝头,白毛女应该“爱上”黄世仁……,大体都是小德波林们的高见。有些聪明人一定会跳出来质问我们,你们共产主义者真的都是斗争哲学的信仰者吗?调和不好吗?中庸不好吗?“1+1>2”不好吗?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好吗?干嘛老是针尖麦芒、“打打杀杀”的,多“吓宝宝”哪?

  • 田辰山: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一)

    田辰山: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一)

    本文使用中西比较哲学研究信息,简要解释十六个问题。通过对这些问题尽量用通俗话语简明构略,我们周围一切的谣言与真相辨析纷扰,则可追溯到一个最根本全球性、整个人类近代以来一直被它“谣动”得天翻地覆的资产阶级哲学谣言。该是认清它的时候了!认清它,获得一个朗朗乾坤——人民主动,社会主义主动,中国主动,世界主动!

  • 常与共:像雷锋那样读毛主席的书“懂一点哲学”

    常与共:像雷锋那样读毛主席的书“懂一点哲学”

    时至今日,我们学雷锋,学思想、学作风、学品德,学着学着,可能就学虚了,学成了修身养性、正心诚意、克己复礼的学问;一贯地做好事,而不做坏事,则可能随着时过境迁,而在基本定义上发生争执,因为好坏正误的标准,本身是“与时俱进”的。毛主席习惯用的,中国底层老百姓都能听得懂的那句习语“是个好人”,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在某些高贵者看来,不过是没本事、不成功、太窝囊的代名词;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则面临着对象性缺失或者满格的现实两难,君不见,当艰难困苦和强敌环伺之时,多少人恨不得把档案里的履历表拿高强修改液重新涂抹,把自己打扮成嗷嗷待哺的人民,把自己的自家的利益,偷换成人民的利益,然后一身戏服、一脸苦相坐等全心全意为其服务的人们上门?主席讲的带头学,具有普遍性。

  • 百韬:毛泽东要哲学上山下乡

    百韬:毛泽东要哲学上山下乡

    毛泽东1965年读到《哲学研究》的“工农兵哲学论文特辑”,自然是赞成和欢迎的。他读了其中3篇后提出的想法,也是值得注意的。一是“要写实际的哲学,才有人看”书本式的哲学,难懂,写给谁看?;二是必须到工厂、农村去接触实际,才能写出实际的哲学;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把哲学体系改造一下,不要照过去那样写”。

  • 人类正面临选择能够使自己继续生存的哲学的时刻

    人类正面临选择能够使自己继续生存的哲学的时刻

    超级大国的霸权哲学,不是中国传统哲学文化赞赏的那种天然合理的担当精神,是为命运共同体整体利益的当仁不让精神。它是关怀大生命体系健康的生生不已生存和发展的哲学文化。“一多不分”内在相系不分的生生不已哲学价值观,只在于生生为贵,因为生生为贵是以宇宙万物“一多不分”联系所承载、所实现、所圆成。

  •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事物的本质是由事物中的主要矛盾决定的。在鸡蛋孵化雏鸡期间,特别是在其初期,鸡蛋的变化决定雏鸡的存在,鸡蛋是自为之物,雏鸡只是被动的自在之物。在鸡和蛋这对矛盾中雏鸡是次要矛盾的方面,蛋是主要矛盾的方面,这时事物的本质是“蛋生鸡”而不是相反。当雏鸡孵化成熟并破壳而出之后,鸡这时已成为自为之物,成为鸡和蛋这对矛盾中的主要矛盾,随后的逻辑就是向“鸡生蛋”方向发展。当鸡成长到要下蛋的时候,在“鸡生蛋”和“蛋生鸡”这对矛盾中,“鸡生蛋”就成了事物确定的本质并开始向“蛋生鸡”的方向转化,直至鸡蛋落地——此后“蛋生鸡”的逻辑又开始如常展开。

  • 陈先达:精神的匮乏比物质的匮乏更可怕

    陈先达:精神的匮乏比物质的匮乏更可怕

    毛泽东当年说,中国的革命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否则文学艺术的劳动就没有对象,就只能做鲁迅在他的遗嘱里嘱咐他的儿子万不可做的那种空头文学家或空头艺术家。这段话,对我们的哲学同样适用。

  • 数学:关于一个人受到美中情局招聘的哲学问题思考

    数学:关于一个人受到美中情局招聘的哲学问题思考

    所以我对于近几十年来,把所有的革命电影都称之为“爱国电影”感到不解,书店里的分类就是这么分的,甚至连电影《白求恩的故事》都归类为爱国主义电影。尤其是,我国正式上并没有将美国中情局定为国际恐怖组织,且许多美国电影在国内都是公开放映的,这些电影中,美国中情局都是以正面形象出现。这就有可能导致某一些中国人一旦被美国中情局招聘,会鸡冻万分的。

  •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现在各个不同学科哲学工作者的哲学视野也在发生变化,变得越具客观性和包容性。但开展哲学对话不容易,因为哲学有不同类型。就主要之点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革命实践型哲学,是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为目的的哲学;中国传统哲学是人生伦理型哲学,强调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是追求至善之学;西方哲学则是思辨智慧型哲学。类型不同,它们有各自的范畴和思维模式,以及不同的哲学兴奋点和生长点。如果在当代社会主义中国,中西马哲学工作者没有共同的问题意识和共同认可的一些最基本的哲学共识,对话就很难展开。

  • 哲学与意识形态领导权

    哲学与意识形态领导权

    夺取政权的舆论先导和维持政权的统治思想营造,是哲学的两大意识形态功能。“抽象的个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哲学基础,以人民为中心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观依据。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从历史规律的客观存在、历史规律的可知性以及自觉实践历史规律的可能性方面提供了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哲学根据;但是,经由实践本体论的“去唯物论”而转向唯心史观和个人主义则有否定共产党领导,走向“全盘西化”的现实危险。错误哲学思想的潜移默化既是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渠道,也是对于坚持党的领导不自信不自觉的重要思想根源。开展新的历史条件下思想舆论斗争,必须高度重视哲学世界观方法论的斗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创造性地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在坚持共产党领导方面开创性地解决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和实践课题的同时,也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

  • 哲学的困境与中国哲学的前景

    哲学的困境与中国哲学的前景

    当年毛泽东同志说,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中的武器。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不是不要课堂,不要书本,而是不要走学院派的道路。正如文学要走出象牙之塔一样,哲学也应该从神圣的哲学殿堂里走出来。心中有人民,心中有国家,以问题为导向,真正进行创造性的哲学研究,把研究成果变为民族的宝贵财富和培养与提高全民人文素质的现实哲学智慧,这是一条宽阔的无限向前延伸的哲学之路。13亿人口的中国,真正的哲学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哲学在社会主义中国有无限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