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共为您搜索到42篇文章
  •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现在各个不同学科哲学工作者的哲学视野也在发生变化,变得越具客观性和包容性。但开展哲学对话不容易,因为哲学有不同类型。就主要之点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革命实践型哲学,是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为目的的哲学;中国传统哲学是人生伦理型哲学,强调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是追求至善之学;西方哲学则是思辨智慧型哲学。类型不同,它们有各自的范畴和思维模式,以及不同的哲学兴奋点和生长点。如果在当代社会主义中国,中西马哲学工作者没有共同的问题意识和共同认可的一些最基本的哲学共识,对话就很难展开。

  • 哲学与意识形态领导权

    哲学与意识形态领导权

    夺取政权的舆论先导和维持政权的统治思想营造,是哲学的两大意识形态功能。“抽象的个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哲学基础,以人民为中心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观依据。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从历史规律的客观存在、历史规律的可知性以及自觉实践历史规律的可能性方面提供了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哲学根据;但是,经由实践本体论的“去唯物论”而转向唯心史观和个人主义则有否定共产党领导,走向“全盘西化”的现实危险。错误哲学思想的潜移默化既是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渠道,也是对于坚持党的领导不自信不自觉的重要思想根源。开展新的历史条件下思想舆论斗争,必须高度重视哲学世界观方法论的斗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创造性地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在坚持共产党领导方面开创性地解决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和实践课题的同时,也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

  • 哲学的困境与中国哲学的前景

    哲学的困境与中国哲学的前景

    当年毛泽东同志说,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中的武器。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不是不要课堂,不要书本,而是不要走学院派的道路。正如文学要走出象牙之塔一样,哲学也应该从神圣的哲学殿堂里走出来。心中有人民,心中有国家,以问题为导向,真正进行创造性的哲学研究,把研究成果变为民族的宝贵财富和培养与提高全民人文素质的现实哲学智慧,这是一条宽阔的无限向前延伸的哲学之路。13亿人口的中国,真正的哲学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哲学在社会主义中国有无限发展的空间。

  • 超越“物质主义幸福观”的幸福追寻

    超越“物质主义幸福观”的幸福追寻

    幸福的追寻只有伴随哲学的思辨特质,才具有指导和批判现实的力量。马克思以哲学的方式关注和把握人的现实世界,这才是实践意义上的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超越物质主义的幸福追寻。

  • 毛泽东与艾思奇的“哲学情”

    毛泽东与艾思奇的“哲学情”

    在延安时,毛泽东为了推动干部研究马列主义哲学,他首先发起组织了一个哲学小组,有艾思奇、陈伯达、吴黎平、何思敬等,每礼拜活动一次。有一次活动时,毛主席把他写出的《实践论》和《矛盾论》的油印稿发给大家,征求大家的意见,以便根据大家的意见进行修改。但大家都有点拘束,互相观望谁也不愿先发言。于是,毛主席开始点将了,他笑着对艾思奇说:“思奇同志,你的哲学文章写得好,从卓别林到希特勒的胡子,你竟然发现了那么多哲学道理,今天还得你开个头哟!”

  • 杨耕: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

    杨耕: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

    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改变了世界,也深刻改变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命运已经同中国共产党的命运、中国人民的命运、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连接在一起了,革命、建设、改革,马克思始终与我们同行,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是我们的“头脑”和“安心立命”之本。

  • 陈先达:哲学与生活

    陈先达:哲学与生活

    哲学作为一门学科,它是以特有的概念、范畴为思想构件,以逻辑论证的方式论证关于世界观、认识论和人生观等方面的思想体系。专门研究哲学问题的哲学,是哲学家的哲学,它有自己确定的对象和边界。但哲学作为人类的智慧是没有边界的,智慧的应用是不受限制的。研究哲学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专门研究哲学中的问题,在纯逻辑范围内进行抽象思辨;另一种是面对生活,思考生活中的哲学问题,着重哲学智慧的运用。我们要从生活之树上摘取哲学智慧之果,又用智慧来观察生活。既要学哲学,又要用哲学。

  • 韩毓海: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

    韩毓海: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

    我们正在进行伟大的社会变革,变革的主体就是人,就是人才。这首先就需要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明确:我们究竟要培养什么人,以及怎样培养人。总书记说,我们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不是反对派和掘墓人,我们要根据我们自己做的事,来培养能够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人才。这也就是说,不是说按照既有的教学大纲,按部就班地教一些课程文章就完了,如果用王安石当年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培养的不是学究和秀才,而是治国理政的人才。

  •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下)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下)

    我们正在进行伟大的社会变革,变革的主体就是人,就是人才。这首先就需要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明确:我们究竟要培养什么人,以及怎样培养人。总书记说,我们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不是反对派和掘墓人,我们要根据我们自己做的事,来培养能够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人才。这也就是说,不是说按照既有的教学大纲,按部就班地教一些课程文章就完了,如果用王安石当年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培养的不是学究和秀才,而是治国理政的人才。

  • 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大智慧

    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大智慧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观、群众观、阶级观、发展观、矛盾观等,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重要原理,而与时俱进、创造性、科学与价值的统一等,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特性,在学习时都必须特别重视。

  • “实证”如此狭隘,还剩几多“科学”?

    “实证”如此狭隘,还剩几多“科学”?

    历史唯心主义正是拿叙述方法的这一特点来证明,观念或理论可以脱离实践( 实证) 而凭空产生。这种认识当然是错误的,因为“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这些“材料”是不折不扣的经验存在,而并不是什么“先验的结构”。

  • 哲学死了?

    哲学死了?

    “现在各种满天飞的哲学”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但是,这个问题与“哲学是否死了”并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对“哲学”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以“对哲学有不同理解”为论据,进而得出“哲学死了”的结论,显然缺乏说服力。

  • 大家都在谈“国运”的时候,要学一学农民的哲学

    大家都在谈“国运”的时候,要学一学农民的哲学

    在互联网、金融、房地产、P2P、共享单车、拼多多这些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往往对社会的现实有所误解,他们以为撑起现代社会繁荣的是他们,他们工资高,是因为他们的技术和贡献值这个价钱。其实并不是,大家都是风口上的猪,涨潮时裸泳的人,好年景里的农民而已。

  • “伟大斗争”的哲学解读

    “伟大斗争”的哲学解读

    伟大斗争是为达到和谐与和平目的的斗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和平、和睦、和谐的追求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之中,深深融入在中国人民的血脉之中”。因此,在新时期开展的伟大斗争,本质上是为达到国内和谐与国际和平为目的的斗争。就国内来讲,通过开展同错误思潮、固化利益、腐败现象、分裂势力的伟大斗争,营造安定有序和谐的社会环境,凝聚起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智慧与力量,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有利条件。就国际来讲,通过开展同错误思潮、西方渗透、分裂势力、霸权主义的伟大斗争,创造出安定、和平、友好的国际环境,以利于充分发挥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重要作用,以利于积极推动人类追求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 马哲课应该怎么教?陈先达:“课堂不是自由论坛”

    马哲课应该怎么教?陈先达:“课堂不是自由论坛”

    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的讲授岂不是不允许有个性吗?非也。哲学当然是个性化的学说,但这是就哲学体系而言。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个性化的哲学,它不同于一切古代的现代的哲学,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信奉者的观点却不能各吹各的号,一人一个样,如果这样就不成其为马克思主义哲学。

  •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当今西方哲学主流呈现碎片化、多元化态势,我们面临着相对主义、多元主义、“碎片化”占着主导地位的精神氛围。现在重温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不难发现,当下时尚的后现代情绪、非意识形态化思潮、消解“宏大叙事”、“思想淡出、突显学术”、“少谈主义、多研究问题”的氛围,无不指向一元化的世界观,这是目前非常重要的动向。所以今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元世界观、一元历史观,这是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主导地位的世界观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