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主义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王伟光: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共理论实践的思想基础

    王伟光: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共理论实践的思想基础

    联系客观世界的实际也好,联系主观世界的实际也好,都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来认识、分析和解决工作实际和思想实际两个方面的问题,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解决两个实际的问题,一是解决能力问题,即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和解决工作实际的能力;一个是解决品德问题,即提高思想政治素质、道德作风素质。解决两个实际,归到一点,都是要解决树立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问题,树立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问题。

  • 打着唯物主义旗号的客观主义有哪些危害

    打着唯物主义旗号的客观主义有哪些危害

    客观主义者放弃社会理想,其替代的一种精神追求是自我完善和自我拯救,满足于躲进小楼成一统、不管他人瓦上霜。这样的姿态只与自私有关,与崇高无关,与社会理想无涉。在社会主义发展实践中,马克思主义政党一定要十分坚决地同“对共同事业不闻不问的庸人作风”进行斗争。否则,就谈不上思想和组织上的团结,也谈不上为共同事业和共同理想而奋斗。

  • 列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思想的历史唯物主义重释

    列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思想的历史唯物主义重释

    列宁实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从理论批判到现实建构的飞跃,关键在于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原则。他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发展定位于社会生产和再生产过程的基础之上,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整体链条。“帝国主义论”与“新经济政策”分别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意识形态提供了理论依据。“解放穷苦人”的正义价值聚合了弱小民族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认同。外在于资本主义经济“游戏”规则成为社会主义政治认同的国际机制。东方社会结构的特殊性决定了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中意识形态建设的复杂性。这些内容成为把握列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思想的关键节点。

  • 鹿野:抛弃辩证唯物主义与苏东剧变

    鹿野:抛弃辩证唯物主义与苏东剧变

    30年前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原因固然很多,但是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哲学领域用西方的人道主义取代了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苏联东欧国家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抛弃辩证唯物主义转向人道主义的后果是严重的。随着那些“伪马克思主义”学派的世界观被接受,其所鼓吹的多党制等政治观点也迅速占据了思想界的主流,剧变就好像洪水决堤一样发生了。

  • 赵磊:唯物主义“只讲今生,不谈来世”?

    赵磊:唯物主义“只讲今生,不谈来世”?

    近几十年来,“只讲今生,不谈来世”的,是什么人?有人说,是“经济人”。“经济人”的信条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死后哪管它洪浪滔天”。汶川大地震的“范跑跑”,就是“经济人”的模范代表。这个说法有道理。如果诸位是“经济人”,或者信仰“经济人假设”,那么,你会“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吗?你会“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吗?你当然要“只讲今生,不谈来世”,只争朝夕地把个人利益最大化了。对不对?

  • 为什么一些官员热衷于求神拜佛?

    为什么一些官员热衷于求神拜佛?

    热衷于求神拜佛的官员,一定不是一门心思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现在不是古代,不是科学没有发达的时代,不会出现由于旱涝灾害而需要官员去求神拜佛。现在的官员求神拜佛,只有一个目的,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利。毛泽东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才是无所畏惧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怕牺牲个人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共产党人自然不会去求神拜佛。世间真正有力量的从来也不是神佛,而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应该建立在对人民群众伟大作用的坚定信念之上。

  •  《唯批》中的唯物主义思想及其理论现实意义

    《唯批》中的唯物主义思想及其理论现实意义

    1908年列宁写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物质”概念、唯物主义的认识路线、客观真理、哲学的党派性等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学习、研究其书中的唯物主义观点的理论意义有助于客观全面地评价《唯批》一书,有助于认识唯物主义观点在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有助于认识纷繁复杂的哲学发展史的基本线索和基本规律。其现实意义是有助于理解科学发展观理论中的“科学”二字,有助于纠正和批判现实生活中的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思维方式,有助于理论工作者自觉运用唯物主义方式分析认识问题,促进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发展。

  • 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中的得与失——与孟捷教授商榷

    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中的得与失——与孟捷教授商榷

    孟教授正确地看到,在有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解读上存在的理论分歧,或许造成了如下困境:或是坚持生产力的本体论地位,从而导致“生产力决定论”;或是放弃生产力的本体论地位,从而滑向韦伯式理论的陷阱。[36] 《历史唯物论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要旨,就是想通过引入“有机生产方式变迁”的范畴,来解决这个困惑。这个目标是否实现或有不同争论,但是,这个努力所具有的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我认为是不会被淹没的。

  • “唯物主义”反科学、反传统文化?简直胡说八道!

    “唯物主义”反科学、反传统文化?简直胡说八道!

    只有真正让马克思主义走进广大人民群众、知识分子和领导干部的内心和头脑中,具有、提高识别和批判形形色色错误思潮和假马克思主义的骗子的能力,具有指导实践的实际能力,才能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才能创立真正的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