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史观共为您搜索到33篇文章
  • 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捍卫与发展—基于晚年五封书信

    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捍卫与发展—基于晚年五封书信

    恩格斯晚年关于唯物史观的五封书信,充分肯定了研究历史对把握社会发展方向具有重要的作用,提出经济关系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剖析了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的反作用,这标志着恩格斯在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上全面理解马克思,在方法论上科学发展马克思,在基本观点上坚定捍卫马克思。习近平在准确定位时代进程、深谙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等方面创造性地发展唯物史观,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作出了理论贡献。

  • 许兴亚: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的历史使命

    许兴亚: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的历史使命

    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必须努力研究、熟悉、并且最好要精通西方经济学,并要努力做到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工具和手段的现代化。另一方面,我国理论经济学界从事西方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的同志,则必须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否则,在我国,两者就都不具备更好地进行经济学理论研究的资格。

  • 李殿仁:新时代中国最强音

    李殿仁:新时代中国最强音

    2019年10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讲话通篇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光芒。讲话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彻底的唯物史观,习近平主席运用历史逻辑把新中国70年发展历程、辉煌成就以及党和人民的历史贡献贯通起来进行表述,给人以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深刻教育。讲话同时充满了辩证性,把党的初心使命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紧密结合,把走过的路径和进入新时代的特征紧密衔接,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民群众主体地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紧密联系,这是新时代我们开始历史新征程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和基本要求。

  • 紫虬:论防疫斗争中劳动阶级的先锋队精神

    紫虬:论防疫斗争中劳动阶级的先锋队精神

    共产党的这种义利观,被视作极左,唯意志论。在西方资本进入中国,私有资本壮大中,反映在意识形态上,为了给西方市场经济学基石的人性自私理论开辟通路,在具有导向作用的媒体上,诋毁、贬低亿万国人曾经人人敬慕的张思德、白求恩、老愚公,怀疑邱少云,讥讽雷锋,试图用资本意识形态的平等观为外衣的个人主义,替换社会主义的反封建特权等级,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观念腐蚀共产党员队伍,腐蚀舆论环境,出现了不亚于封建时代的卖官鬻爵等特权专制,出现了不亚于现代资本主义的官商利益输送,政治操纵,疯狂敛财。

  • 赵磊:唯物史观究竟是世界观还是历史观?

    赵磊:唯物史观究竟是世界观还是历史观?

    有人说,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是“自然观”的唯物主义,而不是“世界观”的唯物主义。换言之,自然界并不包括“人类社会”,世界(宇宙)才包括人类社会。问题是,把人类排除在自然界的范围之外,这样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请问:难道人类社会不是自然界的产物么?难道人类社会不是自然界的从属内容么?难道自然界是从属于世界的组成部分么?难道宇宙与自然界不是同一个层级的概念么?

  • 梁柱:历史虚无主义者是怎样无底线美化蒋介石的

    梁柱:历史虚无主义者是怎样无底线美化蒋介石的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学术界和社会上的泛起,以其反历史、反科学的态度及其政治诉求,引发了不同观点的碰撞和争论。有学者对蒋介石日记评价说“可以改写中国近代史”,认为过去主流意识形态对中国近代史解释的特征可称之为“土匪史观”,声称“这种史观导致出很多荒唐、谬误的观点”,否认蒋介石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运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分析社会历史现象,是唯物史观研究社会历史问题的基本方法。

  • 公有制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公有制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科学地研究中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和高质量发展,必须用唯物史观为指导,高度重视它们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之间的内在联系。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现时代的先进生产方式体系,包含与先进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社会生产关系,因此,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消除现代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固有弊病。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内在要求,不但要遵循社会生产力起决定性作用的要求,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还必须遵循社会生产关系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起反作用的要求,巩固和发展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促进社会生产关系高质量发展。在现实经济中,目前我国公有制经济比重显著降低、非公有制经济显著上升,为此,建议把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作为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点,引导非公有制经济走社会主义道路,从整体上振兴国有经济,引导农村集体经济实现“第二个飞跃”。

  • 新时代三个“意味着”的现代化指向

    新时代三个“意味着”的现代化指向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等,在新时代都已发生了变化。以此为基础,中国的国家战略随之发生重大改变。无视这一切,说明人们囿于线性历史观,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三个“意味着”缺乏深入理解。因此,我们应超越线性历史观,进入唯物史观所内含的辩证法视野。第一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人民”指向,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存在根本区别,中国的现代化指向人的全面发展,而不是利润最大化;第二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科学社会主义”指向,社会主义实实在在地体现于土地公有制、国有企业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等方面;第三个“意味着”表明了中国现代化的“世界历史”指向,预示着真正的人类历史的开启。

  • 何干强: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

    何干强: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

    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就是用唯物史观指导理论研究的道路,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和应用唯物史观的思维方法。唯物史观的精华主要包括:认为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经济研究最终目的是揭示经济运动规律;理论叙述采用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自觉运用唯物辩证思维方法;经济数理分析以经济事实为依据,以弄清经济事物的性质为前提;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研究经济学。唯物史观为我们从一般与特殊的结合上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经济运动的规律提供了科学指导。经验和教训表明,认真地用唯物史观指导,经济建设就能不断稳定前进;如果偏离唯物史观指导,经济实践就会遭受挫折。为此必须贯彻唯物史观,拒绝照搬新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和西方发展经济学中的错误成分。应当牢记列宁的忠告,沿着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绝不会穷尽它);而沿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 警惕泛用比较优势论阻碍民族经济自主开放的发展

    警惕泛用比较优势论阻碍民族经济自主开放的发展

    马克思所说的一国通过对外贸易,可以购回比自己国内生产成本低的商品而获利这种“比较利益”现象,被搬用西方发展经济学和国际贸易理论称之为可以利用的“比较优势”。似乎任何社会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只要能够在发展本国经济的过程中,利用这种比较优势,就可以赶上发达国家。其实,这样的理解是十分片面和表面的,也是具有欺骗性的。

  • 何干强:泛用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的若干问题

    何干强:泛用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的若干问题

    近年来,国内学者频繁使用中等收入陷阱、比较优势、人口红利等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其实,“中等收入陷阱”概念只是对一定范围的经济现象所做的比喻;“比较优势战略”搬用西方国际贸易理论的“比较优势”原理,把它扩展到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人口红利”概念撇开社会生产关系,片面分析人口供求现象及其与经济利益的关系。我们只有自觉坚持唯物史观指导思想,维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话语权,才能防范资产阶级经济学非科学话语的泛用,保证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科学社会主义方向。

  •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发展观存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固有的弊病,不宜照搬。唯物史观的经济发展观在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相互作用中认识经济发展,高度重视生产关系对经济发展的能动作用。唯物史观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结构观,揭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社会主义宏观经济运行的决定性作用。标本兼治地纠正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要求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

  • 毛泽东从《资治通鉴》探寻中国气派的唯物史观

    毛泽东从《资治通鉴》探寻中国气派的唯物史观

    北宋编年体史学巨著《资治通鉴》体例严谨、脉络清晰、网罗宏富、体大思精,为后世提供了宝贵的治世经典。毛泽东对《资治通鉴》的研究持续了一生,他从这部史学巨著中了解古代中国的政治、战争、吏治,体会历史经验,总结历史教训,对其学术特点亦有独到见解。同时,毛泽东重视《资治通鉴》的影响与启发,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气派的唯物史观。

  • 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

    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

    历史虚无主义者鼓吹史学理论上的“侵略有功论”,强调西方资本-帝国主义送给中国近代化文明,鼓吹中国现代化与工业化要追随殖民国家才能完成。大肆赞扬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的殖民侵略,极力美化慈禧、袁世凯、李鸿章等帝国主义代理人,否认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否认中国各阶层人民群众反帝反封建的斗争脊梁。有些“社会主义歧途论”者指责“五四运动”割裂了中国近现代历史,“五四运动”以来选择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是错误的,由“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的主流”走上了“以俄为师的歧路”。同时,谴责社会主义改造“根本搞早了搞错了”,阻滞和破坏了中国社会近代化的发展历程。他们要求“告别革命”而将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割裂开来,污蔑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建设史“只是一部荒唐史”,将改革开放以来历史视为“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主流”回归。

  • 以唯物史观的辩证思维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

    以唯物史观的辩证思维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

    必须以强大的法治、政策乃至经济手段来予以引导和规范、约束和惩戒,确保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和国有企业及各种公有资本的主导作用,不断强化和巩固、不断做大做强做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化解资本逐利逻辑和市场经济周期性波动所造成的经济风险,消除各种反马克思主义及社会主义的思潮、学说滋生蔓延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土壤,从根本上消除意识形态风险的源头。

  • 王伟光: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与新时代思想

    王伟光: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与新时代思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科学判断世情国情,从我们党和国家发展角度提出来的,这个重要的科学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特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方位上,这与马克思主义所判断的大的“历史时代”在唯物史观基础上是一致的。只有站在大的“历史时代”背景上,从我国新时代的特殊国情出发观察研究,才能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