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共为您搜索到127篇文章
  •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来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能简单化、片面性和情绪化,更不能上一些反毛反共的“公知”的当。

  • 习仲勋开展调查研究:把屁股坐在老百姓这一方面

    习仲勋开展调查研究:把屁股坐在老百姓这一方面

    习仲勋在领导土地改革工作中,十分注意调查研究,从边区实际出发,总结和推广典型经验指导全面工作,促进了生产发展。在全国解放战争正在进行之时,习仲勋提出的关于新老区土改的诸多思想观点、工作建议,不仅在当时受到了党中央、毛泽东的赞赏和采纳,以至在新中国成立后进行的全国大规模土地改革中,也发挥了很好的借鉴和指导作用。这些都表现出习仲勋的务实精神和远见卓识。

  • 人民日报:国企表现优异 一些美国人欲除之而后快

    人民日报:国企表现优异 一些美国人欲除之而后快

    西方有句谚语:“即使谎言快似骏马,事实也可以追上它。”但愿美国一些人早点明白这样的道理。

  • 我们要国企干什么?—与宋志平同志再三商榷几句

    我们要国企干什么?—与宋志平同志再三商榷几句

    最终的目的,并不是彻底放任资本,放任资本主义因素从经济基础走向上层建筑,而是要不断增强国有企业的市场活力和竞争力,做优做强做大国企,以此保障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实现共同富裕,回归社会主义本源——这就是经济发展路线的辩证法!

  •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事实上,在很多资本主义国家,除了那些私人不愿意进入和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行业和领域,政府在许多自然垄断行业、资源垄断行业和一般竞争性行业和领域广泛存在。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国家,尤其是人均国民收入居世界前列的北欧国家,以及亚洲的新加坡等国家,国有企业及国有资本一直占有相当的比重。遗憾的是,有些人故意对此视而不见,将两种性质和功能的国有企业混为一谈。我们的国企改革方向不能以资本主义国家乃至个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参照系,所有关于“国有企业只需要在公共服务领域存在”,“市场经济要求国有企业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的观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国有企业存在的目的。”

  • 驳“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的谬论

    驳“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的谬论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几次重要讲话所指出的,国企改革的方向和重点,不是要用行政手段来人为地限制、约束国企的存在领域和发展空间,不是要束缚住国企在市场化竞争中的手脚,不是要将国企改造成类似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守夜人”的附庸。“国有企业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还要加强”,“要在深化改革中通过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必须理直气壮地做强做优做大”,“必须搞好”。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发展壮大国有经济,巩固公有制主体地位,从而体现社会财富更多、更公平地惠及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 “私吃公”不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

    “私吃公”不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

    我国是一个土地辽阔、民族众多的国家,资源不太丰富,人口如此众多,又处于资本主义的环伺之中。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基础能够让十四亿人生活喜乐?答案是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中国古人讲,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们的改革不能把“寡”作为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即使实现了平均,也要防止经济再次滑入不均之中。事实上,生产力总是会发展的。而且,中国共产党的军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史表明,在一种平均分配的社会制度里,生产力能够得到比在私有制的两极分化的分配社会里更快更好的发展。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平等、公平与效率完全是兼容而且兼得的。新中国70年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都让我们得出这一结论。香港正在发生的混乱也证明这一结论的正确性。

  •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果当今我们所进行的“改革”,不是“变更”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方面,进一步调整、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改为资本主义私有制,那就是离开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自我完善发展的本质,这种“变革”的所谓“实践”决不是恩格斯所讲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也不是《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里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观念。因而也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创新和思想解放,相反,是在“发展”、“创新”的名义之下,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歪曲。同样,如果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而是以“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和以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理论为依据,那么,以这种理论为依据的“改革”本质上仍然是恩格斯所批判的那种“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的唯心史观和唯心主义思维方法。

  • 格力混改中几个观点的分析与批评

    格力混改中几个观点的分析与批评

    混改的目的,是国有资本的放大,而非自杀。员工持股,是走劳动价值优先于资本之路,而非侧重被私人资本收买型的高管持股。私人资本操控的战略投资者参股还是控股,应该由市场竞争和员工主体决定,而非一刀切的官方行政意志。总之,混改是反垄断的措施之一,而非全部;是壮大国资国企的路径之一,而非搞小搞垮搞没的不归之路。按照市场原则,无利不起早,私有资本是否参股控股,完全由投资主体确定,政府只需要提供投资中公平竞争环境,无需强制国企退出。

  •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国企低效论”的核心主张无不恪守“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信条。其实质是要在“国企低效率”与“私有化改革”之间建立起一种破与立的逻辑关联,试图通过颠倒黑白来妖魔化国企,制造“国企低效”的社会舆论,削弱乃至取消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实现所谓“私有化”目标。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守正确的改革方向,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也是国企改革者必须具有的底线思维。历史已充分证明,私有化改革并不能真正带来效率,决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和“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应该是一主一辅,有机结合,前者为主,后者为辅,后者为前者服务,前者是根基,是主杆,后者是枝叶,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绝不是后者取代前者,也不是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这才是正确的理解。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马骏作为国务院下属智库机构人员,更不能片面理解,否则将遗祸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