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共为您搜索到119篇文章
  •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果当今我们所进行的“改革”,不是“变更”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方面,进一步调整、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改为资本主义私有制,那就是离开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自我完善发展的本质,这种“变革”的所谓“实践”决不是恩格斯所讲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也不是《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里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观念。因而也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创新和思想解放,相反,是在“发展”、“创新”的名义之下,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歪曲。同样,如果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而是以“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和以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理论为依据,那么,以这种理论为依据的“改革”本质上仍然是恩格斯所批判的那种“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的唯心史观和唯心主义思维方法。

  • 格力混改中几个观点的分析与批评

    格力混改中几个观点的分析与批评

    混改的目的,是国有资本的放大,而非自杀。员工持股,是走劳动价值优先于资本之路,而非侧重被私人资本收买型的高管持股。私人资本操控的战略投资者参股还是控股,应该由市场竞争和员工主体决定,而非一刀切的官方行政意志。总之,混改是反垄断的措施之一,而非全部;是壮大国资国企的路径之一,而非搞小搞垮搞没的不归之路。按照市场原则,无利不起早,私有资本是否参股控股,完全由投资主体确定,政府只需要提供投资中公平竞争环境,无需强制国企退出。

  •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国企低效论”的核心主张无不恪守“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信条。其实质是要在“国企低效率”与“私有化改革”之间建立起一种破与立的逻辑关联,试图通过颠倒黑白来妖魔化国企,制造“国企低效”的社会舆论,削弱乃至取消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实现所谓“私有化”目标。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守正确的改革方向,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也是国企改革者必须具有的底线思维。历史已充分证明,私有化改革并不能真正带来效率,决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和“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应该是一主一辅,有机结合,前者为主,后者为辅,后者为前者服务,前者是根基,是主杆,后者是枝叶,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绝不是后者取代前者,也不是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这才是正确的理解。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马骏作为国务院下属智库机构人员,更不能片面理解,否则将遗祸深远。

  • 决不允许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

    决不允许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

    国有企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一定要搞好。西方一些人把矛头对准我们的国企,抹黑国企,说是要“公平竞争”,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搞垮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政权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我们不能上当!要坚定不移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 若国企与大工业体系被消灭,最高兴的不是中国人!

    若国企与大工业体系被消灭,最高兴的不是中国人!

    有不少人对国企有不少指责与非议,因此他们从反对国企权贵化和反对腐败为出发点,提出将国企改变为私企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诚然,在政府与国企中确实存在的权贵与腐败问题。但这是我们国家内部的问题,是管理和监督不到位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通过管理与监督,是可以解决的。比如WG十年,前30年期间,通过人民监督方式,权贵与腐败问题就不是太严重,或者是比较清廉的。黑格尔讲,存在是合理的,或者有意义的。这种情况,既然在这段历史中存在过,那么我们以后仍然通过政府管理和人民监督,仍然是可以做到的。前人能做到的,我们做不到吗?不可能的!只是做不做的问题。

  • 客观辩证认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客观辩证认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改革完善国有企业产权制度,只有把文章做在全民产权如何真正归位上,让全民所有权实现形式与全民所有者真正对接了,才会有老百姓真正认可的国资股权持有人和国企产权制度,国有企业的劳动者(包括管理者)行为也才会真正拥有内在的激励动力和外部的监督压力。

  • 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国企“混改”存在的风险不可低估。“混改”是个筐,什么货色都可往里装,要防止有人借改革之名,在这个筐里揣私货、黑货,把国企改革引向私有化邪路。如果一个个国有企业都在“混改”中改变性质,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私有制企业;如果一块块产业领域都因国有资本“让权”“让利”的退出,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领域,其结果必然将会是葬送我国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 装备制造业国企的改革和产业升级

    装备制造业国企的改革和产业升级

    一般来说,后进国家的产业升级必须克服两个根本障碍:技术差距以及先进国的强势竞争和垄断。后进国家在贯彻发展战略的各方面,需要有内在逻辑一致的政策思路,关键是处理好开放性和自主性的关系、政府干预和微观活力的关系。

  •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从“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被砸,我们可以得到一个警示:在一些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存在着私有经济成分蚕食国有经济成分的危险,而用损害商标权品牌价值等国有的无形资产为代价,来为私有经济成分增值,就是其中的一种办法。如果我们不提高警惕,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早晚有一天要由姓“公”变成姓“私”。

  •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通过加强和改进党对国企的领导,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企业经营发展的正确方向。至于对国企本身,还要按照中央要求,完善纵向多层次分级管理和横向包括党委、纪委、职工、社会监督等各方面分工协同的一整套企业监督机制。如果今后不管企业,还抓国企党的领导干什么?所以,应该正确理解新机制下的党政企关系,“分工”管理不是“分开”不管;构建新的国资监管体制必须把国企管得更好更科学,而不能把“管资本为主”演变成国家撒手不管国企。

  •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很富有,但他们的富有是怎么来的?是通过殖民掠夺、战争红利得来的,在拥有技术优势的情况下,他们把全世界当作屠宰场、垃圾场、商品倾销市场和原料产地,这才有了他们的第一桶金,这才有了他们的积累优势。富人思维,就是掠夺者思维,而掠夺,来自于一切的不对称,从武力、智力、财力.....到权力。富人思维,就是把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当作可以牺牲、可以掠夺的肥羊!当年有很多“张明杰”,在国企改制、股权改制的过程中,轻松把公有的资产套出来,成立新的私营企业,利用政策、权力、信息差,大肆抄底、侵吞社会优质资产,甩掉国企工人这些“历史的包袱”,一跃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从厂长、主任、书记,变成董事长、企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