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共为您搜索到112篇文章
  •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与马骏商榷:做强国有资本不能取代做强国有企业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和“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应该是一主一辅,有机结合,前者为主,后者为辅,后者为前者服务,前者是根基,是主杆,后者是枝叶,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绝不是后者取代前者,也不是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这才是正确的理解。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马骏作为国务院下属智库机构人员,更不能片面理解,否则将遗祸深远。

  • 决不允许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

    决不允许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

    国有企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一定要搞好。西方一些人把矛头对准我们的国企,抹黑国企,说是要“公平竞争”,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搞垮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政权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我们不能上当!要坚定不移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 若国企与大工业体系被消灭,最高兴的不是中国人!

    若国企与大工业体系被消灭,最高兴的不是中国人!

    有不少人对国企有不少指责与非议,因此他们从反对国企权贵化和反对腐败为出发点,提出将国企改变为私企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诚然,在政府与国企中确实存在的权贵与腐败问题。但这是我们国家内部的问题,是管理和监督不到位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通过管理与监督,是可以解决的。比如WG十年,前30年期间,通过人民监督方式,权贵与腐败问题就不是太严重,或者是比较清廉的。黑格尔讲,存在是合理的,或者有意义的。这种情况,既然在这段历史中存在过,那么我们以后仍然通过政府管理和人民监督,仍然是可以做到的。前人能做到的,我们做不到吗?不可能的!只是做不做的问题。

  • 客观辩证认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客观辩证认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改革完善国有企业产权制度,只有把文章做在全民产权如何真正归位上,让全民所有权实现形式与全民所有者真正对接了,才会有老百姓真正认可的国资股权持有人和国企产权制度,国有企业的劳动者(包括管理者)行为也才会真正拥有内在的激励动力和外部的监督压力。

  • 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客观辩证把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探索意义

    国企“混改”存在的风险不可低估。“混改”是个筐,什么货色都可往里装,要防止有人借改革之名,在这个筐里揣私货、黑货,把国企改革引向私有化邪路。如果一个个国有企业都在“混改”中改变性质,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私有制企业;如果一块块产业领域都因国有资本“让权”“让利”的退出,成为被私资外资主导、控制和支配的领域,其结果必然将会是葬送我国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 装备制造业国企的改革和产业升级

    装备制造业国企的改革和产业升级

    一般来说,后进国家的产业升级必须克服两个根本障碍:技术差距以及先进国的强势竞争和垄断。后进国家在贯彻发展战略的各方面,需要有内在逻辑一致的政策思路,关键是处理好开放性和自主性的关系、政府干预和微观活力的关系。

  •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从“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被砸,我们可以得到一个警示:在一些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存在着私有经济成分蚕食国有经济成分的危险,而用损害商标权品牌价值等国有的无形资产为代价,来为私有经济成分增值,就是其中的一种办法。如果我们不提高警惕,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早晚有一天要由姓“公”变成姓“私”。

  •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通过加强和改进党对国企的领导,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企业经营发展的正确方向。至于对国企本身,还要按照中央要求,完善纵向多层次分级管理和横向包括党委、纪委、职工、社会监督等各方面分工协同的一整套企业监督机制。如果今后不管企业,还抓国企党的领导干什么?所以,应该正确理解新机制下的党政企关系,“分工”管理不是“分开”不管;构建新的国资监管体制必须把国企管得更好更科学,而不能把“管资本为主”演变成国家撒手不管国企。

  •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很富有,但他们的富有是怎么来的?是通过殖民掠夺、战争红利得来的,在拥有技术优势的情况下,他们把全世界当作屠宰场、垃圾场、商品倾销市场和原料产地,这才有了他们的第一桶金,这才有了他们的积累优势。富人思维,就是掠夺者思维,而掠夺,来自于一切的不对称,从武力、智力、财力.....到权力。富人思维,就是把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当作可以牺牲、可以掠夺的肥羊!当年有很多“张明杰”,在国企改制、股权改制的过程中,轻松把公有的资产套出来,成立新的私营企业,利用政策、权力、信息差,大肆抄底、侵吞社会优质资产,甩掉国企工人这些“历史的包袱”,一跃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从厂长、主任、书记,变成董事长、企业主。

  •  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这种危机的原理,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中国作为后起工业化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既有机会又有新的危机。

  • 卢荻 | 国企面面观:从众说纷纭中理出头绪来

    卢荻 | 国企面面观:从众说纷纭中理出头绪来

    国有企业的改革与发展,真正关乎中国的前途。面对各界就国企改革路径、方向引发的争论,卢荻老师简要从三个核心点做出正本清源的梳理:首先,在各项指标显示中,有关国企较于非国企的“低效论”或“国企负累”论的判断,自九十年代中后期就已经发生转变;其次,单从市场标准出发,人们往往忽略了国企在接受国家政策扶持过程中,所同时承担的大量社会责任;最后,自2012年开始,中国经济出现严重的金融投机化情况,使得新世纪来朝向“大企业、大政府、大劳工”的发展势头受到干扰和削弱。而这种以某种抽象的理想化的市场经济模式为前设的理念,正与中国社会对国企的社会发展追求、以至于长远上的社会主义导向的要求相悖。

  • 中国国有企业历史特性分析

    中国国有企业历史特性分析

    从马克思企业理论视阈看,国有企业本质是对劳动合约特殊类型的特别历史利用,是对特殊历史劳动过程的特别运用。因此,可以运用“生产方式-劳动合约”这一劳动过程总体分析对中国国有企业进行整体的历史演化-博弈结构剖析。根植于官民经济的统合斗争以及二元经济结构的历史分化、分立和不断采取新的形式,中国国有企业历史发展形成内在模式——5种基本模式。中国经济历史截面——作为农业社会的经济变迁和发展——大体就是由这些模式的转换与衔接所“谱写”的。这一研究表明,中国经济分析需要从“资本主义至上”模式中根本挣脱出来,从而对于指导当下国企改革与发展富有深远意义,对于马克思企业理论经济学面向现代的发展和应用化也不无启迪。

  • 揭秘跨国资本的海盗基因

    揭秘跨国资本的海盗基因

    只要中国还存在全球贸易的需求,就离不开高盛,也离不开全球跨国资本。这是难以改变的现实。既然客观上离不开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那么就需要在主观上提高警惕,需要高度警惕跨国资本的凶残手段。中国国内存在一大批洋奴,喜欢鼓吹西方文明传承强大优秀、天生贵胄。其实这只是弱者面对强者无奈的想象。号称野蛮好战的盎格鲁撒克逊人,面对罗马统治的强者时只能乖乖的当奴隶。面对西征的蒙古人时毫无抵抗之力。从骨子里说,应对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掠夺传统,最简单的手段就是对抗与征服。中华民族要想走到世界之巅,必须重拾尚武精神,通过各种方式尽快改善精神基因,培养强大自信的民族精神。

  • 中国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中国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制度自信来自于制度优势。没有制度优势就没有制度自信。因此,我们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框架内,发展公有制经济,改革国有企业的管理模式,形成国有企业管理的制度优势,打造出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并为深陷困境的全球资本主义指出未来发展的方向。建立“全民所有,两权分离;政府监管,法人经营”的国有资产管理模式,组建“合格的产业管理公司”,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创新,是建设“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 国企搞不好,根源在于缺少党的魂魄

    国企搞不好,根源在于缺少党的魂魄

    石炼化总经理叶晓东说,长期亏损虽然有油品市场开放、地方炼厂迅猛发展等外部客观因素,但更主要是内因,就像股市有牛、熊,操作得当就能确保牛市能挣钱、熊市少赔钱,一家国企连续亏7年确实不应该。石炼化党委书记孙明荣说,这些问题可归结为政治缺钙、技术不硬、精神不振、拖沓萎靡,根子是对党和党的事业理想信念不坚定,党建与企业改革发展貌合神离甚至“两张皮”,党领导下的国企本该拥有的政治、组织优势和战斗力没有发挥出来。国企搞不好,根源在缺少党的魂魄,没有魂就没有方向,没有魄就没有力量。

  • 纾困民企遭减持套现,某些私企为何对抗中央精神?

    纾困民企遭减持套现,某些私企为何对抗中央精神?

    部分民企套现减持的实质是对抗习总书记民营经济座谈会讲话精神,充分暴露私人资本的逐利本性和一部分不法企业主对抗中央精神的胆子之大。同时也说明,片面的运动式的不加区分的纾困民营经济的做法不可取,这实际上有可能会变成不法企业家阶级套取人民财富大发横财的机会。中央的意图是好的,但是在实践中一定要严防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