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共为您搜索到94篇文章
  • 驳“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的谬论

    驳“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的谬论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几次重要讲话所指出的,国企改革的方向和重点,不是要用行政手段来人为地限制、约束国企的存在领域和发展空间,不是要束缚住国企在市场化竞争中的手脚,不是要将国企改造成类似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守夜人”的附庸。“国有企业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还要加强”,“要在深化改革中通过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必须理直气壮地做强做优做大”,“必须搞好”。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发展壮大国有经济,巩固公有制主体地位,从而体现社会财富更多、更公平地惠及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 紫虬:中国企业活力的规律是私有化吗?

    紫虬:中国企业活力的规律是私有化吗?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排除新自由主义的干扰,正视企业管理不善的核心问题,是在特定的所有制中,使活劳动和劳动资料、劳动成果比较紧密起来。在改进生产力中,在一定的阶段和一定的程度内,企业所有制差异对企业活力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国企改革的指导者、理论工作者和企业管理者一定要深入实际,破除“一混就灵”,“一私就灵”的神话。

  • 国企改革另一种可能的道路

    国企改革另一种可能的道路

    假设,如果按照国家计委当年的设想,我们的国有企业的改革应该是什么样的呢?第一,第三产业能够容纳企业的相当一批冗员,减少了企业的包袱。当然,可能有人不愿意去第三产业,愿意留在一线岗位上。那好,大家就竞争上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能在一线岗位上干得好,有技术,产量与质量都走在前列,谁就留在岗位上。如果技术不行,工作态度也不行,对不起,那就请你挪挪窝。这样的竞争必须公平公开公正,不能由企业或者车间领导一个人说了算。最后留在企业和车间岗位上的工人,应该是企业最需要的人才。但这样的做法在当时没有可能实施,企业领导或者中层管理人员,都有较大的权力来决定企业人员的去留。这才是国有企业的悲剧。

  • 国企搞不好,根源在于缺少党的魂魄

    国企搞不好,根源在于缺少党的魂魄

    石炼化总经理叶晓东说,长期亏损虽然有油品市场开放、地方炼厂迅猛发展等外部客观因素,但更主要是内因,就像股市有牛、熊,操作得当就能确保牛市能挣钱、熊市少赔钱,一家国企连续亏7年确实不应该。石炼化党委书记孙明荣说,这些问题可归结为政治缺钙、技术不硬、精神不振、拖沓萎靡,根子是对党和党的事业理想信念不坚定,党建与企业改革发展貌合神离甚至“两张皮”,党领导下的国企本该拥有的政治、组织优势和战斗力没有发挥出来。国企搞不好,根源在缺少党的魂魄,没有魂就没有方向,没有魄就没有力量。

  • 把握正确方向,新时代定能开创新天地

    把握正确方向,新时代定能开创新天地

    坚持公有制为主体、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分解到农村,就是要坚持集体所有制为主体、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集体经济,比照“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重要要求,在农村,就是要做强做优做大集体经济发展组织,对集体性质农业经营主体,要高看一眼,多帮一把,优先扶持,重点发展!

  • 国企的改革导向:管理民主化和薪酬公平化

    国企的改革导向:管理民主化和薪酬公平化

    国有企业的治理机制改革不能简单地照搬欧美企业的模式,而是要利用特有优势创造出新型的劳动关系,这表现为构建民主化的管理体系和公正的收入分配机制。其原因在于,(1)基于契约主义观点,企业本身就属于所有成员所共同拥有,所有成员是平等的成员关系而非雇用关系,从而应该基于契约规则实行共同管理;(2)国有企业并不是一个完全由企业内部人治理的民主组织,而是必须接受企业外部的社会规制和监督,尤其需要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体制。

  • 不要乱把私营企业的发展困境归咎于国有企业

    不要乱把私营企业的发展困境归咎于国有企业

    不可否认,当前私营企业面临着较大的困难,一些地区企业破除、提产、倒闭现象较为突出,企业主跑路现象也时有发生。然而就此认为这些问题的出现是所谓的国有企业垄断因素造成的,那就根本是本末倒置、主次颠倒了。在当前经济下行的形势下,看看死的是什么企业,活得好的是什么企业,就能发现,私营企业的问题根本上还是出在自身经营能力上。

  • 程恩富、杨培祥:关于假疫苗事件的三点重要启示

    程恩富、杨培祥:关于假疫苗事件的三点重要启示

    混合所有制的发展方向是壮大公有资本而不是通过“混改”把公有资本控股变为私人资本控股。长春长生由公有资本控股的企业变为私人资本控股的企业之后,走上了疫苗造假之路。究其原因,根本原因在于私人控股的企业追逐的是私人利益,罔顾国家法律和人民健康,把公有企业彻底变成为私人牟利的工具。除了医药领域,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食品、养老、教育等领域,如果听之任之公有资本让出控股地位,任凭私有化浪潮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旗帜下大行其道,类似于长春长生这样的假疫苗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 西化派经济学家的三板斧

    西化派经济学家的三板斧

    在谈到国民经济所遇到的问题时,在谈到国有企业的改革时,国内一些“西化派”经济学家最喜欢祭起这三大法宝,也可称为三板斧:一个是产权明晰,一个是资源配置,再一个是激励机制。这三板斧说了归齐,其实只关心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搞私有化。“西化派”学者们在讨论国民经济问题的时候,在讨论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总是要把所谓激励机制拿出来说事,似乎这是真的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了不得的大问题。其实,在其背后,不过是资本要瓜分劳动者血汗的不可告人的密会。

  • 不能全盘市场化--从武汉生物疫苗问题看国企改革

    不能全盘市场化--从武汉生物疫苗问题看国企改革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为医改难题刻下的定盘星。习近平总书记还针对医疗改革强调:“要毫不动摇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不能走全盘市场化、商业化的路子。”这说明,保持医疗事业的公益性,是医疗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公立医院和国有药企的根和本。

  • 国企怎么改?习近平的这些话很明确了

    国企怎么改?习近平的这些话很明确了

    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关心和亲自推动下,国有企业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2017年9月28日,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改革情况。肖亚庆表示,五年来,国企改革全面推进、重点突破、亮点纷呈。具体体现在,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基本完成,改革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不断增强。国企改革重大举措相继落地,重点难点问题不断取得新突破。国企改革红利逐渐释放,成效日趋明显。

  • 新时代的“鞍钢宪法”——国企改革的真正方向

    新时代的“鞍钢宪法”——国企改革的真正方向

    国有企业改革确实是必要的,但这个改革的路径和方向不应是一般性地引入外来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尝试:这种大而化之的混改只可能是浮于表面,当下中国国有经济在整体国民经济中的占比已经很低了,改变国有企业性质要极为慎重,至少不应再是鼓励的方向。真正有内在合理性的国有企业改革方向在于,探索建立一种能够更好地发挥全体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和主体性的完整机制,以有效激发参与者的觉悟,并且让被激发的觉悟有效地贯彻体现到企业运行的方方面面。

  • 习近平: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

    习近平: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

    习近平说:“谁说国企搞不好?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抱残守缺不行,改革能成功,就能变成现代企业。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一鼓作气,一气呵成,一以贯之,朝着你们既定的目标奋勇直前。”他还说:“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看你们有这个信心,希望你们迎难而上、再接再厉。”

  • 丁堡骏:国有企业如何实现浴火重生

    丁堡骏:国有企业如何实现浴火重生

    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混合所有制的表述可以看出:第一,我们所要发展的混合所有制经济,绝不是为了混合而混合,而是为了国有资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第二,我们所要发展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也绝不是要把其他所有制经济一网打尽、收归国有,而是为了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 国企与私企谁养活谁?

    国企与私企谁养活谁?

    国有企业职工总数肯定不足中国就业人口的五分之一,所有国企的营业收入占全国营业收入的比重最多也就百分之三十多,不过,它们的纳税总额则占全国税收总额的一半以上。

  • 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方针是什么?

    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方针是什么?

    列宁曾经指出:有一句著名的格言说,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也一定会遭到反驳的。国有企业和公有制的建立、发展、壮大和巩固,从根本上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特别是那些靠化公为私、侵吞国有资产集体财富而一夜暴富的原罪资本权贵,他们既担心继续聚敛财富的门路被关闭,也担心此前的非法聚富手段被追责,既得利益岌岌可危,于是他们通过对公有制、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得了好处后,转而对国有企业拼命诋毁和攻击,竭力维护国企私有化的合理性,这就是自然之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