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共为您搜索到373篇文章
  • 都市化和爱党爱国是打破部落思维的最有效方法

    都市化和爱党爱国是打破部落思维的最有效方法

    中国封建社会时间太长,从农村走出来的时间太短,很多城里人往上追三代也都是农民,部落思维非常严重。我在大学工作,我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身边有一些著名教授部落思维也很严重。甚至有的教授能说出来国家谁执政都行啊,反正我就是搞研究的,谁执政我都干活、都研究。这不也是一种部落思维的延续吗?爱党爱国可以从思想上打破部落思维。克服一盘散沙,凝聚中华力量,必须提倡爱党爱国。中华历史几千年的实践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凝聚全国人民的伟大力量,能抗衡世界列强。

  • 秦博 徐实:停止混淆“密联”与“密罗”

    秦博 徐实:停止混淆“密联”与“密罗”

    如今,各大国都在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交往与合作,处理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是中国外交全球战略新布局成功的重要步骤。在这样的情形下,以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面对和研究小岛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作为国家最权威的视觉媒体都可以有如此疏忽,会让人误会究竟是“重视”还是“轻视”,更会让一些对中国发展感到不满的、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进而利用。

  • 千钧棒:为国家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叫好

    千钧棒:为国家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叫好

    过去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叫“与国际接轨”,由于所谓的“国际”的话语权往往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里,因此说被极端化的所谓“与国际接轨”实质上是变相的全盘西化。而我发现,习近平主席最近访问一些国家或者是在某些国际会议上,所用的说法是“战略对接”。这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改变说法,而是体现了国际关系上的平等互利和双向的交流与融合。当今中国已经走向世界,并且回到了世界的中心,我们不会排外,但是我们同时必须对一小撮自由派人士对国人进行的文化转基因阴谋保持高度警惕和必要的抵制和反击。

  • 吕景胜:值得警惕的十大国家治理失败、失效

    吕景胜:值得警惕的十大国家治理失败、失效

    国家治理体系完善治理能力提高应谨防以下治理失败失效:事关国家道路方向、国脉国家利益的重大战略决策;意识形态失控;颜色革命;重大经济、金融政策;重大危机、自然灾害、环境灾害、工业事故;民生贫困问题;社会治安、反恐;腐败治理;网络治理;民族矛盾冲突及极端宗教治理。

  •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背景下,21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不再是国家经济的集合体,资本主义剥削也不再为现有政治经济学甚至左翼学者所能理解。那么,怎样才能正确理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呢?本文主张将分析视角从国家实体转变为跨国公司的全球商品链,并为此构建了以劳动力为中心的劳动价值商品链分析方法。借此方法可以看出,帝国主义是通过全球商品链,利用南北方国家间巨大的单位劳动成本差异榨取外围地区的超额利润,并将其间所产生的附加值归功于中心国家自身的经济活动。因此,单位劳动成本是解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剥削之谜的关键,而单位劳动成本分析所揭示的极高剥削率则反映了全球化垄断金融资本的本质。

  • 习近平: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习近平: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做好新时代机关党建工作,离不开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党务干部队伍。要注重选拔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好的干部从事机关党建工作,推进党务干部和业务干部的交流,使党务工作成为既成就事业又成就人才的工作。要加强和改进专兼职党务干部教育培训,提高素质能力,把党务干部培养成为政治上的明白人、党建工作的内行人、干部职工的贴心人。

  •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发射登月飞船,能够载人航天,拥有“北斗”导航系统,拥有“东风41”和“东风17”等护国利器和战略核威慑力量,但是这一切都是从55年前的惊天一爆开始的。借用现在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我们并非生活在和平的时代,而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并非岁月静好,而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如果没有当年的“两弹元勋”们的负重前行,现在的中国说不定比利比亚好不到哪里去。

  • 江涌:社会主义、国家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

    江涌:社会主义、国家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人民群众潜藏着无穷的智慧与力量,是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根本保证。使广大人民翻身得解放,免于剥削、免于压迫、免于贫困,免于担惊受怕,实现共同富裕,是我们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社会主义就是中国人民的命根子,是国家安全的根本。

  • 人民日报: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人民教育家卫兴华

    人民日报: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人民教育家卫兴华

    在卫兴华二儿子卫宏的记忆中,父亲除了上课就在自己的书房待着。“学生登门和他探讨问题时,他最随和。”卫兴华卧室床头柜边,有张黑白照片,这是当年他从事党的地下革命工作时与两位同事的合影,他一直保存到现在。“当时参与地下革命的很多同志都牺牲了。我活了下来,就要用全部的精力去做一个学者应该做的事,为祖国建设奉献力量。”卫兴华说,“我还在燃烧!”

  • 国家投放储备肉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米棉之战”

    国家投放储备肉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米棉之战”

    最近的猪肉暂时短缺,国家迅速出手向市场投放中央储备肉,既然保证了市场供应,也防止了投机商人囤积居奇发横财。而新中国成立初期,运用国家的力量,没有让唯利是图的投机资本通过控制关乎民生的“米袋子”等控制新中国的经济命脉大捞一把或者配合蒋介石政权的扼杀新中国的图谋得逞。

  •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晚近十余年关于“群众科学”的研究超越了“文革”之后围绕该时期科学技术发展的“失败叙事”及技术中心主义倾向,从技术政治视角重新审视其对政治优先性的强调和对平等主义的允诺。该学术转向的发生,既是因为中国的发展本身促使学者重新思考这段历史的意义,也是因为研究者从中发现了一条比建制化、专业化的科学技术更能明显地揭示科学技术与社会、理论与实践关系及其政治面向的道路。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历史中,“群众科学”从“尊严政治”,“去技能化”与“再技能化”,塑造革命身体及巩固国家对基层社会的控制和支配等方面广泛参与了社会主义政治主体和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对它的深入思考不仅有助于清除某种意识形态的遮蔽,丰富对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认识,还有助于在当下这个日益技术化的时代中理解围绕科学技术领域展开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斗争。

  •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让政治走开,是阴谋家的口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政治,是每个人都撕不掉的标签。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包括一首歌、一幅画,都与政治有关。文章读到这里,如果你仍然坚持人可以与政治无关,那么,我已经没有能力说服你,请坚持你的吧。现在,很多人流行说某人被“洗脑”,这些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的人,不过仅仅是一群被另一种思想洗脑的人罢了。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有什么超越了当今人类社会已知的思想,你有什么超越了历史的认知?不是被这种思想影响、占据,就是被那种思想影响、占据。悲哀的是,明明脑子里装着落后、保守、僵化的东西,装着已经被批判不是真理的东西,还嘲笑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

  • 王绍光: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

    王绍光: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

    改革开放的成功有赖于一个有效政府的存在。历史的、跨国的和当代的研究都表明,政治经济体制转型(改革开放)比较顺利、现代经济增长出现比较早的国家都是国家能力增强在先,经济发展随后。这种时间上的前后揭示了逻辑上的关联,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很可能不仅仅是改革开放的结果;除了改革开放的方向与举措正确以外,还需要一个有效政府作为前提条件。换句话说,仅有改革开放,没有国家能力的铺垫是不行的。

  • 皇上一定“圣明​”吗?

    皇上一定“圣明​”吗?

    身居高位久了,会不知道一个最基层的公务员怎么工作,会不知道一个底层家庭一年花多少钱,会不知道发生灾害了一个县饿死多少人,会不知道官僚体系里的那些官儿,都是怎么上来的。无论你多么“圣人”,只要失去了实事求是的作风,放弃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那就会变得比猪还蠢。自以为统治固若金汤,其实千疮百孔,自以为满朝都是自己的铁杆和嫡系,其实满朝都是敌人。唯一爱戴你、尊敬你、愿意保护你的,只剩下那几个底层士兵、小吏、平民,可是他们没有力量啊,你也不爱他们啊。

  •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教师如果鼠目寸光,学生可能就不会登高望远;教师甘于为敌对势力张目,为西方逆行辩解,学生就可能胳膊肘往外拐,做街头混混,认贼作父,血液中流淌汉奸基因。如教师整天配合西方舆论表达,妖魔高铁、大飞机独立研发,贸易战初始就是中国错中国原罪,南海应该去仲裁,中国不守国际法,可以不要钓鱼岛,绑架孟晚舟是司法独立,打压华为是华为不守美国法治,美国长臂管辖有效因为美国有实力,华为事件不是政治事件是法律问题,改革必须实施新自由主义、挑拨中俄关系、中朝关系。长期受此高论“高师”的熏陶能成长为什么样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