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共为您搜索到173篇文章
  •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浴血抗战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浴血抗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干训班学员用鲜血和不屈的战斗意志赢得了李觉的信任,对于杂牌军要想保住自己的军长之位必须用战绩说话,也因此李觉对70军内部的共产党员是极为照顾的。“这里工作并未暴露党的负责人(指郭超),李觉实际上知道,并与之直接来往,表示对他信任。(40年)五月派去之人(按指湘宁中心县委组织部长刘柱中,化名刘慎之),亦系经(按指郭超)周折介绍去者。他的部队移前线,(组织)关系交(新四军)袁国平”。70军成为抗日劲旅其核心在于其内部共产党员的骨干作用。

  •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半生半死半飘零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半生半死半飘零

    蒋介石满脑子小心眼就是没有大智慧,这也促使李觉在解放战争时期追随程潜、唐生智在湖南起义。70军在其内部共产党员推动下从杂牌军变为抗战劲旅,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也因为其内部共产党员的离去迅速蜕化。卫立煌说:“不能学八路的打法,我们的军队散出去就收不回来了。”毛泽东古田会议所创立的“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使党的影响能深入到基层和士兵,这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迥异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支军队,成为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新型军队。

  •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云干班”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云干班”

    由于共产党员在70军的努力工作,70军表现出与国民党其他军队迥异的作风。一次李觉到补充团(壮丁进国军先到补充团训练,因国军待遇太差补充团士兵逃亡率极高)和几个“云干班”同学闲聊说:“你们和郭超(补充团排长)在补充团搞得不错嘛,抗日宣传和官兵关系都搞得好,伙食也改善了,没有打骂士兵的现象,士兵也没有开小差的,我们军队就要有这种风气……。”李觉所说的这一切在人民军队只是最基本的但在国民党军队却极为鲜见。上下同欲者胜,再天才的战役意图也必须有人执行,否则纵使白起复生、武侯在世也无济于事。70军内部共产党员作为部队基层骨干,使得一支杂牌军变为抗战劲旅,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

  • 钱昌明:蒋某人能成为“历史功臣”吗?

    钱昌明:蒋某人能成为“历史功臣”吗?

    综观蒋介石的一生,至死也未能改变其顽固的反共、反革命的立场。他一生与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为敌,两次发动反共、反革命内战(连杨先生也无法否认这是“大过”两件),残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民?说他是“人民公敌”毫不为过。杨天石的“捧蒋”史观可以休矣!

  •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李零:民国根本不是什么“黄金时代”

    民国时期是个天下大乱的时期,根本不像现在人吹的,简直是黄金时代。天下大乱,最倒霉是谁?是老百姓,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再不舒服,也跟老百姓没法比。你不能把全部历史都写成知识分子的受苦受难史。即使“文革”也不能这么讲。当时谁都知道,首当其冲是老干部,知识分子顶多是陪绑。更何况,整知识分子的,很多也是知识分子。

  • 抗日名将吉鸿昌竟然被蒋介石枪杀

    抗日名将吉鸿昌竟然被蒋介石枪杀

    11月23日,国民党北平军分会组织所谓“军法会审”。吉鸿昌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为我们党的主义和纲领而奋斗。我摆脱了旧军阀的生活,而转到为工人、为劳动群众、为全国国民、为全人类的正义进步而奋斗的阵营里,这是我毕生最大的光荣。”11月24日,面对“立时枪决”的命令,吉鸿昌镇定安详地向敌人要来纸和笔,挥笔疾书,写了自己坎坷曲折而终于走向革命道路的一生,还在给夫人胡红霞的遗嘱中写道:“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殉难前,吉鸿昌披上斗篷,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他用树枝做笔,以大地为纸,写下了浩然正气的就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 淮海战役大复盘:“无尽民力,为匪所用”?

    淮海战役大复盘:“无尽民力,为匪所用”?

    战役期间,作战部队时常处于无预示或预示时间很短的高度机动之中,汽车就那么两百多辆,战役打响时火车还只能通到兖州,以人力畜力为主的供应队伍要保证时时处处跟得上,供得足,其组织难度之大,今天的在沙龙里坐而论战的人们是很难想像的!战役中,部队不停的机动,运输队伍就得不停的重新布局,当然也不停的机动。一大批“粮草官”们,也没有如诸多战将们那样,多年之后仍被置于聚光灯下,以致于他们在这场南线大决战中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或忽视的功劳苦劳,迄今也难得被人称道。但是,要是没有他们,这次决战的胜利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他们没在第一线指挥血肉相搏的战斗,但却时时得把神经蹦得紧紧的!运送补给强调和要求的是主动性、预见性,同时还得时时督促着招呼各方诸侯组织运力把弹药、粮草运送到位,直至零公里。“部队打向前,小车推向前”,那可是说说容易做来难。像千军万马奔徐西去撵杜聿明那样的突发情况,部队撵上去了,粮食却很难及时跟上去。那么“粮草官”们就得一边重新调整部署组织运力,一边还得想办法协助部队先就地筹粮渡过难关。

  •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民国大学并不婀娜,教授治校的那些神操作

    这样造成路仲乾非走不可,想回难回的局势,畜牧系从此就在河大农学院停办了。为了撵走几个人,连一个系都能不要,这魄力,这操作能力,非民国学者,谁有?不办一个系,其实也不算啥,河南大学还有更猛烈的操作,就是改“国立”为“省立”。你没看花眼,不是改“省立”升“国立”,而是反着来!河南大学在三十年代,频繁折腾“省立”,还是“国立”的问题。

  •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大数据对比国共抗日(公平、公正)

    胜败有凭,并非是胜利者书写历史,而是历史早已经选择了他们必将胜利。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为英雄的人民军队自豪骄傲,同时也为中国有民国政府这样无能的组织和军队而羞耻愤怒。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历史的真相。

  • 宁要“小英”不要“英九”

    宁要“小英”不要“英九”

    假使2020年台湾地区大选,国民党能夺回执政权,大陆则必须将统一问题端到桌面,不能听信国民党“三不”的瞎忽悠。若国民党不谈和平统一,那就一切免谈!若继续搞“柔性独台”,就要坚决进行斗争,果断进行打击!

  • 荣毅仁为什么说“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荣毅仁为什么说“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荣毅仁从他亲眼目睹的共产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的不同,感受到共产党与国民党对待人民大众态度的不同。他知道,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共产党这样尊重和爱护老百姓,必然大得民心,而国民党早已是民心丧尽,因此,他从内心里蹦出一句话:“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 党人碑:蒋介石,你卖国还能卖得更彻底些吗?

    党人碑:蒋介石,你卖国还能卖得更彻底些吗?

    我常讲,国民党是我们的好老师,好就好在,当我们面对强敌,不管是军事上的刀枪,外交上的讹诈,还是经济上的打压,阴魂不散的国民党都殷鉴不远,随时提醒我们:统一也好,和平也罢,都不是靠跪舔,就有人赏赐给我们的,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警惕“国民党化”,敢于烧铺草、上刺刀,才能险中求胜,死里得活。记住济南惨案,那是我们这个民族,在昨天,为明天,收获的血训,付出的血赋。

  • 这位辛亥元老、陈诚密友,为何转向并拥护共产党

    这位辛亥元老、陈诚密友,为何转向并拥护共产党

    樊崧甫将军转变有报恩的成分,更多的是耳闻目睹新旧两个社会的变化触动了他,“原来以为共产党打仗行,搞经济不行,没想到很快物价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旧上海在国防上说是门户洞开,帝国主义的兵舰直进直出,稍有风吹草动就云集在黄浦江边,陆战队任意登陆,在租界边缘靠占领阵地,中国军人却不许带武器进入租界。一、二八停战协定,不许中国在闸北区、吴淞区驻兵。抗战胜利以后,美国兵驾着吉普横冲直撞,强奸妇女,杀人打人,无所不为。百年来上海人受尽了无限耻辱。”而刚刚成立的新中国就能在朝鲜将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赶到三八线,国民党沙场老将毕生所为之奋斗的一切——民族的独立、国家的统一竟然在其对手手中得以实现,使得他不由得发自内心的佩服。

  •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何以战略被动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何以战略被动

    由于国民党军脱离群众,抓丁抢粮可以说是其家常便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表现尤为突出。1940年9月《苏北绅商学各界致重庆诸公电》指出,韩德勤部队“虐待民众,视同刍狗。敌至则放弃一切,逃溃劫掠;敌去则搜劫行旅,抢掠村舍,不遂所欲,诬告以汉奸;偶撄其怒,指为新四军间谍,于烧杀拷打外,处以活埋,煮以石灰者,江邑独多”。苏北就有这样的民谣:“天上有个扫帚星,地上有个韩德勤,手下养有几万兵,只会欺负老百姓。”总之,国民党军依靠士绅,不发动群众,片面抗战,加之本身存在腐败的顽症,因此在敌后不能长期坚持,从而导致国民党抗战胜利后在地缘上处于战略被动地位。

  • 曹英:中国人为什么选择共产党

    曹英:中国人为什么选择共产党

    20世纪中叶的中国政治舞台上,共产党和国民党这两个主要政治力量的较量,以中国共产党的全面彻底胜利而告终。在拯救民众苦难、挽救民族危亡和振兴现代化三个方面,中国共产党均符合人民愿望、国家发展和现代化运动的规律,占有道义的制高点,获得了最大公约数,创造了最大同心圆,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

  • 毁灭的种子:“四一二”政变如何导致国民党衰败?

    毁灭的种子:“四一二”政变如何导致国民党衰败?

    从“四一二”政变的那一天起,国民党失去了对基层的控制,失去了民众的信任,从一个革命志士汇聚的革命党变为了投机人士与军阀聚集的掮客党,在这群投机者与军阀的祸害下,国民党终于丧失了他仅有的光荣,并最终丢掉了政权。当晚年的蒋介石遥望着福建沿海时,不知会不会悔恨当年他在4月12日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