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共为您搜索到46篇文章
  • 张文木:21世纪国防新思维与中国对策

    张文木:21世纪国防新思维与中国对策

    有人说,中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以中国的国防水平也不可能超过这个阶段。这是不对的。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国防,都是和时代最先进的科学及时同步前行,没有与时代同步发展的技术装备,国家防务就失去了实际意义。60年代,中国正处在最困难时期,但中国由于有了核武器,才使其国防产生了巨大的威慑防卫功能;70年代,苏联优先发展导弹军事技术,从而在国际事务中获得制衡美国的威力;在今天,中国的国防也只有优先选择跳跃式超前发展对策,积极参与当今的太空开发事业,建立起卓有胆识的太空国防战略,唯此,21世纪的中国强大才能得以保证。

  • 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特朗普明确提出“美国优先”原则,这一原则在军事领域的表现,就是再度拉大与挑战对手间的绝对军力差距,以保证在需要时可以动用美国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来迫使对手妥协,而对于强军花钱,两党从无异议。虽然在诸多国内议题上两党厮杀得不可开交,但随着中俄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以及美国国内政治气候逐渐转向,对中俄强硬已经成为当前新的政治正确,两党相互比拼谁“更爱国”,在增加军费问题上自然都不甘落后。

  • 美国国防支出:没有止境的边疆

    美国国防支出:没有止境的边疆

    随着解放科学的社会运动的失败,解放科学这种观点在科学界基本上消失了。新自由主义的优势地位,以及里根政府重新推动的军费开支,为军工学术联合体注入了新的活力。在里根执政期间,与军事利益没有直接联系的科学遭受了损失,而军事研究却蓬勃发展。非国防研发减少了近100亿美元,从1980年的420亿美元下降到1988年的320亿美元,而同期军事研发费用从400亿美元增加到730亿美元。如今我们仍可以感受到这种失败的科学研究体制的后遗症。获得研发新炸弹的资金仍然比获得开发新的、可能挽救生命的抗生素的资源容易得多。为获得财政支持而苦苦挣扎的科学家常常求助于军队以求生存。

  • 赵万须:毛泽东对我国国防现代化的战略谋划和实践

    赵万须:毛泽东对我国国防现代化的战略谋划和实践

    毛泽东关于我国国防现代化的战略谋划,在其军事战略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为新中国国防现代化建设和发展提供了重要指导。毛泽东在新中国面临复杂国际环境、经济基础落后、遭受西方敌对势力严密封锁的的情况下,以非凡的魄力和胆略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和发展的战略,解决了新中国在国防建设中遇到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推动我国国防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为捍卫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提高新中国的国际地位提供了重要保证,对新中国国防现代化的建设和发展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 葛元仁:“两弹一星”精神是这样铸成的(修订版)

    葛元仁:“两弹一星”精神是这样铸成的(修订版)

    在父亲2007年8月去世前几个月,护理他的护士对我小弟弟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因为高干病房紧张,在我父亲的单人病房内临时安排了一个57年被错划为“右派”的文汇报编辑。一次这个编辑的老伴来看望他。两个人一直在谩骂毛主席,诅咒共产党。突然听到父亲声嘶力竭地吼道:“没有毛主席,共产党,中国能有今天吗!”在场的护士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从一个身体极度虚弱,长久不说话,以为丧失了语言功能的老人嘴里发出的声音。护士认为父亲是竭尽全力才喊出来的。

  • 葛元仁:回忆我的父亲——国防科研的老专家葛叔平

    葛元仁:回忆我的父亲——国防科研的老专家葛叔平

    每当别人说起他们在第一次核试验中的功劳时,父亲总是说:你们注意了吗,电影一开始演的是农业丰收,工业生产的成就,人民生活欣欣向荣,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进行核试验。核试验的成功,可以说是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一次核试验要花多少钱啊!以爆心为圆心,每公里都修建了各种工事,摆放了各类武器、装备,还有动物,用来测试核爆炸的威力。国家没有一定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只是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当时国家的实力还不是特别强大,如果不成功,那将给国家造成多大损失啊!我们是抱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信念投入工作的,相信外国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做到。事实证明我们一点也不比外国人差!

  • 张文木:长江与国防——基于抗日战争经验的分析

    张文木:长江与国防——基于抗日战争经验的分析

    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在不远的将来,切实将中国海上实际控制线前移至台湾东界——这原本就是中国领土的东界,届时台湾和平回归就是可以想象的事。台湾回归祖国意味着中国有效的安全边界真正推至西太平洋深海海域,有了深海,中国的核潜艇才可更加充分地发挥终极反击作用,中国航母建设才能大步向前迈进,中国大陆的经济建设成果才能得到有效保卫,中国内陆长江安全的压力将大幅降低。

  • 科技树人:一枚深藏的勋章

    科技树人:一枚深藏的勋章

    与庞大国防工业接轨的科研体系,是这些国防科技院校曾经的立身之本。但是如今,这些学校在走出围城,推进自我迭代的时候,却也接踵遇到各种问题:信息封闭不畅、专业学科间条块分割严重、协同创新机制缺失……屡屡成为阻碍它们接驳全球科技链条的绊脚石。系铃人完成了他们那个年代的历史使命,被永远载入校史和中国科技史册。解铃人仍需继续前行,为中国科技人才培养体制抛出的下一个方程式寻找最优解。

  • 关于国防与安全亟待解决的十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初探

    关于国防与安全亟待解决的十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初探

    未来20年间,将是新的世界战略格局形成的时期。到底谁赢谁输,就看是美国所推行的单极化战略格局胜利,还是以中俄欧为主导推动的多极化格局胜利?所以,未来20年,将是单极化和多极化战略格局进行激烈斗争乃至决战的20年,将是决定世界战略新格局形成的关键20年。是单极化胜利,还是多极化胜利,关键还要看反美霸权统一战线能否建立。如果大国之间的反美霸权统一战线建立了,则世界多级化格局将成定局,美国必然会衰败。反美霸权统一战线无法建立,则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将更加混乱,一尊独大的战略格局将进一步深化,弱肉强食的强权政治将恶性膨胀。

  • 美特战部队让国会与国防部不省心

    美特战部队让国会与国防部不省心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华盛顿时报》所指出的那样,尽管特种作战部队情况并不太好,但五角大楼领导人已指示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将其部队从2001开始的打击激进恐怖分子的行动转向对抗世界舞台上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目前,美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专家已制定了一份新的手册,指导其部队在数字时代的活动。根据这份尚待雷蒙德·托马斯将军批准的文件,美特种作战部队的作战人员将更多地参与网络作战和信息战,开展“影响”活动,并培训美国盟友在变化的条件下作战。面对更强大的对手,美国特种部队的问题不会消失,相反,它只会变得更糟。

  • 美国研究机构:断供稀土将切断美国国防生命线

    美国研究机构:断供稀土将切断美国国防生命线

    白宫最近撰写的一份报告中承认,“中国对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战略性关键材料(稀土资源)供应构成重大且不断提升的风险。”中国是世界稀土储量和产量大国。美国很多高科技电子产品所需的稀土严重依赖进口,中国是出口美国稀土最多的国家。因此有学者称,对抗并打赢中美贸易战,中国手中握有三张牌:美债、稀土、在华美国企业。

  • 罗援:不是“中国威胁论”,而是“中国被威胁”

    罗援:不是“中国威胁论”,而是“中国被威胁”

    所谓“中国威胁论”完全是某些国家在国防费的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而进行的无端指责和别有用心的炒作。同时,中国有限的国防费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落实退役军人待遇保障,增加对军队转业干部、退役安置、优抚对象等补助经费,不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我认为,不是“中国威胁论”,而是“中国被威胁”。

  • 李殿仁:毛泽东国防建设思想的伟大贡献

    李殿仁:毛泽东国防建设思想的伟大贡献

    60年代,毛泽东鉴于来自美国和苏联的军事压力与战争威胁增大的情况,要求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准备打仗”,并要求立足于最困难的情况作好战争准备。正是立足于应付最坏的局面,毛泽东提出了发展地方武装、加快建设大三线和防御工程体系、加强战略物质储备等一整套措施。我军在军事斗争准备中,也长期以最强的对手为假想敌进行战备,始终立足于应付最坏的可能,对霸权主义国家形成了强大的威慑力,保卫了国家安全。

  • 纪念于敏努力建设数字强国

    纪念于敏努力建设数字强国

    今天,于敏先生离开了这个他热爱的世界,离开了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国家,他留下的是“国之重器”,留下的是科学的态度和刻苦钻研精神。今天,计算机和网络成为社会的支柱,社会的数字化已经提上日程,我们要学习于敏的精神,学习老一辈计算机科学家的精神,为中国建成数字大国、数字强国而努力。

  • 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的“话外音”很有料

    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的“话外音”很有料

    普京说,“最后,对年轻人、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非常重要,我希望武装力量、国防部的这项工作能够继续下去。”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俄国防部与俄军的一项重要工作。为做好这项工作,近年来,在绍伊古的提议下,俄国防部发起了“青少年军”运动,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已在俄联邦各主体都有代表机构,汇聚着27.6125万青少年。俄国防部计划使其进一步扩大到50万人,“青少年军”运动的成员,成为俄军兵源的重要来源。

  • 迎接世纪性的挑战—21世纪国防新思维与中国对策

    迎接世纪性的挑战—21世纪国防新思维与中国对策

    世界信息和网络技术日新月异,超越以往任何历史时期的安全威胁正向我们袭来。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到热兵器时代的战争,直到二战结束前核武器的首次使用,其反人类的特点使得再次爆发以核武器使用为标志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降到了极低。信息战武器,基因生物武器,传媒舆论战武器等等,尤其是提前几代人布局的那些超乎以往想象的战略武器,必然成为了大国较量的重要领域,而斗争或博弈的最终结果,可能在21世纪得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