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共为您搜索到132篇文章
  • 人民日报:让中医药瑰宝惠及世界

    人民日报:让中医药瑰宝惠及世界

    在世界范围内,中医药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去年5月,第七十二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首次将起源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纳入其中。但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由于文化差异等原因,中医药容易被误读。疫情期间,为避免因滥用出现不良反应,患者最好在中医师的指导下合理用药。尽管中医药已经传播到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中药在一些发达国家还未能以药品身份面世。以此次抗击疫情为契机,与其他国家携手打造“健康丝绸之路”、加强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中医药将发挥更大作用,助推民心相通。

  • 活久见!国内双标党的大型翻车现场……

    活久见!国内双标党的大型翻车现场……

    “双标党”们并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陷入了外媒“双标”的话术陷阱。外媒说我们不民主、不自由,他们就跟着说我们不民主、不自由;外媒说我们的政策不好,他们就跟着说我们的政策不好。他们的脑子里早已没有自己的立场和思想,而是被别人的话术陷阱捕获,习惯了跟着外媒角度亦步亦趋,成为了传声筒、放大器和搬用工。他们给受众传递一些看似高大上的概念,用一个又一个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概念把攻击我们的舆论武器包装成高档的样子,再一点一点儿去影响大众。

  • 多国共产党:我们的敌人是冠状病毒,而不是中国

    多国共产党:我们的敌人是冠状病毒,而不是中国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西方部分国家和媒体利用冠状病毒来煽动种族歧视和仇华情绪,以达到打击中国发展、维护自身利益的真实目的。对此,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纷纷发声,声援中国。

  • 徐吉军:揭秘国际跨国资本第五纵队战略!

    徐吉军:揭秘国际跨国资本第五纵队战略!

    如果我们不觉醒,如果我们不奋发,如果我们不战斗,未来,我们的后人会指着我们的背影说:他们这代人真的太软弱了,给我们挖的坑太深了,让我们现在太难了!哪怕只是为了将来不被后人唾弃,我们这代人也决不能沦为国际跨国资本控制的奴隶,更不能成为危害中国国家利益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大业第五纵队!

  • 细谈你不知道的五起“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细谈你不知道的五起“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北京时间2020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此中国成为第六个被世卫组织宣布的国家。在这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先后宣布了五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是榜首。那么这前五起又分别是哪些呢?

  • 国际视域下新中国70年工业发展的历史考察

    国际视域下新中国70年工业发展的历史考察

    2012~2019年,在中国已经成为工业大国的基础之上,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工业升级的顶层设计,推动了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调创新驱动为工业化注入新的活力,“一带一路”建设与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为中国工业化开拓了更广阔的空间,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进一步巩固。不过,我们也要认识到中国工业产品的质量同世界工业强国相比仍然有一定差距,实现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的转变任重道远。回顾新中国工业70年发展历程,可以得出以下启示:实现中国工业升级既要发挥好政府作用,又要发挥好有效市场的作用;工业发展过程中要处理好技术引进与自主创新的关系;运用好大国优势,在开放中推动工业转型升级。

  • 周文:中国需要自己的国际经济学

    周文:中国需要自己的国际经济学

    在经济趋向全球化的今天,新的国际经济现象已出现,构建中国自己的国际经济学理论体系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中国的经济学者应以更广阔的视野对国际金融、国际汇率、国际贸易、国际直接投资、国际电子商务、国际数字化经济等一系列内容进行全新研究,推进国际经济学理论重构。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会产生理论的时代。

  • 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关系

    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关系

    “世界怎么了、人类向何处去”,往往会因世界经历重大变局、人类遭遇重大挑战而被提出来,成为亟待哲人回答的世界之问。19世纪上半叶,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引发的世界之问,马克思给出了利用世界市场走向“真正的共同体”的答案,显示出高于其他回答的科学性。世界市场及其矛盾,是当时马克思必须面对也是当下“人类命运共同体”无法回避的历史环境。世界历史视野、人类关怀精神、平等交往理念、实践指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相承之“脉”。从时空指向、主体维度、主要内涵、实现方式等方面来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有别于马克思的“真正的共同体”,体现了创新之“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种利益共同体,并不承载社会形态演进功能。它是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的特殊社会形态背景下,为了应对人类共同挑战而被倡导的一种新型国际关系状态。

  • 朱新开:美伊生战,到底谁说了算?

    朱新开:美伊生战,到底谁说了算?

    伊朗仅是出于历史原因,也会对美、英、俄保持警惕,对法国则会保持戒心,由此,德国的态度与作用就凸显出来。可是,铁娘子默克尔的身体不佳已多时,在国内的支持率也在下降,其本人则公开表示不会寻求2021年连任。也就是说,她需要做出抉择——是谨慎避开美伊问题有可能导致的政治风险,还是放手一搏确立在国际事务中的政治遗产?不论怎样,在美伊问题上,德国的态度仍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中国的大国地位与作用也不容忽视,否则,一向莽撞与强硬的蓬佩奥就不会在1月3日主动打电话通报相关事宜了。事实上,美国有着外强中干的一面,这就需要“大国智慧”予以摆平了。

  • 二十个方面分析苏莱曼尼之死带来的重大影响!

    二十个方面分析苏莱曼尼之死带来的重大影响!

    苏莱曼尼之死虽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我的判断,不会引发什么第三次世界大战,但影响仍然十分微妙,也十分深远,以上二十个方面的深度分析可以作为观察局势变化的重要方面。我个人认为,中国利用美伊冲突甚至战争的有利时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是一个天赐良机,中国应该抓住这一机会,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的历史夙愿。

  • 陈人江:金融危机之后的国际政治与经济

    陈人江:金融危机之后的国际政治与经济

    我们目前正处在冷战结束以来最为混乱的全球体系当中。关于未来出路,主要的选择有三种: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和保守主义。国际政坛在过去一年多的一系列戏剧性变化导致了“民粹主义”一词甚嚣尘上,但是,“民粹主义”由于修辞术的滥用和意识形态上的高度模糊性,无法概括和揭示金融危机以来国际政治与经济变动的特点和趋势。事实上,尽管政治光谱上的左右极化现象突出,但更长期的趋势却是世界规模的保守主义兴起。

  • 战争原罪成立吗?——美国人眼里的国际达尔文主义

    战争原罪成立吗?——美国人眼里的国际达尔文主义

    既然上苍哺育了中华民族,同时上帝也降生了美国,那么在这个被霸权主导的“丛林法则”世界里,要想不被弱肉强食的战争吃掉,就必须拥有寸土必争的勇气和寸海必保的决心,更必须打造寸土能保、寸海能守的能力!绝不能再到了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才发出我们最后的吼声。

  • 侯立虹:论不可抗拒的国际“毛泽东热”

    侯立虹:论不可抗拒的国际“毛泽东热”

    当今国际“毛泽东热”,伴随“四海翻腾云水怒”风起云涌,簇拥着“五洲震荡风雷激”世界动荡硝烟,超越国别人种,超越意识形态,超越社会制度,席卷全球,形成浩浩荡荡世界潮流,也成为影响和改变世界的千古政治奇观。任何漠视和诽谤都是愚蠢的,必须认真剖析“毛泽东热”国际化、全球化的坚实世界根基和深厚国际渊源,深刻认识国际“毛泽东热”炽烈至真而影响巨大的特点和释放维护世界正义与和平光辉的鲜明指向,精准把握国际“毛泽东热”形式、内容和方法以及所产生的效应,无论对中国实现伟大复兴梦,还是对反对世界霸权维护世界和平,都有着深远的国际意义。

  • 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所有这些充分表明,国外敌对势力对于其颜色革命的图谋在内地受到重创并不甘心,同时并不满足于他们策动和操纵的动乱目前对香港的繁荣与稳定的破坏,他们必然的要通过他们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自由派公知继续推进颜色革命,而且一些自由派人士已经开始有所行动。方舟子、作家方某这些公知最近相继跳出来支持港独势力已经是个信号弹,而公知向某柞在最近的一次所谓的国内外政经热点对话会上的叫嚣更加是等于对党中央下战书了。山雨欲来风满楼,香港的动乱对我们发出了警示,面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可能在内地发起的新一轮进攻,正义力量必须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 “白头盔”创始人离奇死亡,带走哪些秘密?

    “白头盔”创始人离奇死亡,带走哪些秘密?

    受访者穆罕默德·巴希尔·比拉姆(Mohamed Bashir Biram)称,他试图把父亲送到巴扬医院(al-Bayan hospital)的‘白头盔’附属医院,但以失败告终。他说:“因为我父亲不是‘努斯拉’战士,医院的医生拒绝帮助他,他死了。”另一方面,巴格达迪领导的IS在叙利亚活动时,“努斯拉阵线”是他们的死对头。巴格达迪在最后时刻隐姓埋名,藏在叙利亚北部“努斯拉阵线”武装控制的地区,是玩一招“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 钮文新:区块链不能是“法外之地”

    钮文新:区块链不能是“法外之地”

    政府支持区块链技术发展一定是支持健康发展,而对打着区块链技术旗号行骗的行为必须保持高压。有其在金融领域,绝不能任由“无照机构”滥用区块链技术“圈钱、骗钱”。所以第一,政府需要率先明确管理部门,防止管理相互推诿而导致市场监管空白;第二,应把区块链产品研发视为特殊行业,至少需要建立报备制度,对无报备而经营者重罚;第三,必要管理原则、法律法规需要“先行一步”,把能够想到的、已经出现过的不当行为先行规范起来,避免死灰复燃,避免管理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