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共为您搜索到113篇文章
  • 曹征路:共产国际解散真如沈志华所说那么突然吗?

    曹征路:共产国际解散真如沈志华所说那么突然吗?

    1943年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渡过了它童年期,成长为威武雄壮的现代性大党。通过延安整风,毛泽东的一系列思想成果已逐渐成为全党的共识,特别是文化建设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的建设“科学的民族的大众的”文化观念在党内形成了崭新的精神风貌,此时它已经站在了民族的最前沿,成为带领中国人民前进的精神上的领导者,连它的敌人也无法否认。

  • 人类正面临选择能够使自己继续生存的哲学的时刻

    人类正面临选择能够使自己继续生存的哲学的时刻

    超级大国的霸权哲学,不是中国传统哲学文化赞赏的那种天然合理的担当精神,是为命运共同体整体利益的当仁不让精神。它是关怀大生命体系健康的生生不已生存和发展的哲学文化。“一多不分”内在相系不分的生生不已哲学价值观,只在于生生为贵,因为生生为贵是以宇宙万物“一多不分”联系所承载、所实现、所圆成。

  • 胡新民:9.11,想起了金正恩和卡扎菲

    胡新民:9.11,想起了金正恩和卡扎菲

    在金正恩看来,卡扎菲之所以惨遭厄运,无非就是得罪了西方大国。所谓的国际社会就是美国主导的社会。联合国的一个决议,即使美国一家不同意,就等于是一张废纸。当然,他也应该权衡了先军政治和民生的孰轻孰重。有人说朝鲜的核试验是建立在朝鲜民众的无数饿殍之上的,有这点钱还不如改善民生。但改善了民生就可以保证自己不暴尸街头吗?未必!卡扎菲又是前车之鉴。金正恩当时肯定还想了更多的问题,但压倒一切的是维护国家安全。八年过去了,看来金正恩当年的决策还是正确的。今天的北朝鲜无论从哪方面说,总比今日的利比亚要强得多吧。

  •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基本信条,他们不相信仁义,只相信实力。对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与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国际法和所谓的普世价值永远都是他们对付别人的工具,怎样说对自己有利他们就怎样说。只有凭实力说话,把他们打怕了,他们才会讲一点道理。所以,我们在国际政治斗争特别是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战略上处于防御态势的情况下,在战术上则应尽量采取主动进攻的行动,逐步转变双方的力量对比,从而彻底粉碎敌人的战略进攻。

  •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坚持和平发展,这一点不会改变。在国际环境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始终坚持首先做好自己的事,保持冷静清醒,展现定力和担当,这一点不会改变。中国在积极运用现行国际法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将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继续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者和践行者,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 李毅:中美关系与国际形势新常态

    李毅:中美关系与国际形势新常态

    科技冷战其实不是今天开始的,已经打了三十年了,本来就已经封锁得很厉害了,什么巴统,什么禁运,美日欧联合对华军事科技禁运,只不过现在美国把这个军事科技禁运又推向一个新的高潮,直接打中国的60个大企业,把这些中国大企业列为敌人,美国企业必须跟你们切断联系,美国企业不跟你们做生意。​俗话讲,美国禁运什么,中国就有什么,美国卖什么,中国就没什么,这是千真万确的。我认为,美国把这60个企业列入实体名单,是救了这60个企业。如果美国能列入300个中国大企业,那就把全中国救了,肯定的。

  •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美国单方面发起贸易战,片面追求自身利益至上,无视国际法,违反国际法基本准则,敲响了破坏世界经济增长和国际法律秩序的警钟。有人说贸易战拼的是实力,有人说贸易战拼的是规则,其实,贸易战拼的更是道义。这是一场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强权与规则之战。当今世界各国及其人民都在谋求可持续发展,扩大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间都大,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可能。中国主张的是开放,是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是共同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遵守国际法,维护多边主义和多边贸易机制,中国在贸易战中维护的立场和利益符合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在经贸发展中的需求和利益。

  • 陈文玲:中美经贸斗争与国际经济格局演化

    陈文玲:中美经贸斗争与国际经济格局演化

    很多华裔的科学家,凡是列入中国国家千人计划的都受到审查。中国的留学生将来到美国去留学,不可能进入他的核心学科,特别是先进的科学技术、基础性、创新性的这些学科。美国战略转向蔓延到了学校,学校独立精神没有了。蔓延到企业,企业按照政府的意愿,对华为断供、谷歌安卓系统没有给任何企业在任何国家断供,也要对华为断供。美国已经没有了市场的原则,没有自由交易的原则,没有契约的原则。按照英国金融时报马丁-沃尔夫的文章说,美国已经变成一个流氓国家了,那种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精神哪还有?只有商人精神,只有特朗普的交易了。

  •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即使在古典自由主义时期,那时候主要还是英国的政府出头为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开辟道路。至于是否自由竞争,这不是当时资产阶级政府所关心的事。只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亚非拉国家时,才提出所谓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的概念。至于西方资产阶级是不是真的喜欢自由竞争,那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因为我们在这种所谓自由竞争的背后,总能看到西方资产阶级的军舰和大炮。没有军舰或者大炮的自由,才应该被称为真正的自由吧?而在军舰与大炮的威胁下,难道真的会有所谓纯粹的自由吗?没有纯粹的自由,哪来的纯粹的自由竞争?

  • 从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博弈中的运用分析美伊局势

    从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博弈中的运用分析美伊局势

    美伊终究需要一个突破口使得两方坐上谈判桌以政治途径和外交方式化解彼此敌意和消除不信任,而这样的突破口是军事层面较量带来“契机”的可能性很高。在推行军事力量施压中考验的是双方的意志,一方是战争边缘政策的长期推行,一方是对强于自己的军事力量进行勇敢对撞并长期坚持。不管军事冲突发生与否,可以肯定的是军事力量都会得到持续性增强,对于双方来说这是既定策略,而从军事对峙的高峰退却下来成为谈判的转折点则更像是一种既有的脚本。

  •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信用和虚拟资本的分析是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的理论先驱。本文运用马克思—明斯基金融不稳定性理论分析金融开放为什么必然导致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频发并陷入金融困局的问题。这种金融困局表现为脆弱的金融系统、动荡的外汇市场、有限的政策空间和越来越难以自拔的依附型经济。在不平等的国际货币体系下,频发的金融危机使得金融自由化的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附性进一步深化,而金融不稳定又为外围国家对中心国家的依附提供了金融上的条件。发展中国家因金融开放而导致金融危机频发的历史为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维护金融安全提供了前车之鉴。从而对我国在金融开放中如何确保国家金融安全并通过金融开放推动我国建设高端制造业强国提出一些基本的应对之策。

  • 战略对接更加体现国际关系平等和中国的大国自信

    战略对接更加体现国际关系平等和中国的大国自信

    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上,如果泛泛地谈什么“与国际接轨”,并且把它扩大化套用到所有领域而且绝对化,不是糊涂、片面性,就是别有用心。而“战略对接”则是一种双向互动,是不同的国际政治体之间互相适应,是发展方向、发展方式的相互衔接和相互支持。既吸取了“与国际接轨”内涵中的积极意义,也规避了单向输出的弊端。

  •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欲破解当代经济困境包括破解金融困境,无论在世界还是在中国,都不能就事论事,不能以经济论经济,更不能就金融论金融,其关键在政治,其破解的门径,要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请教,向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经济学)请教,也要向毛泽东思想请教,这些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来源。

  •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当今资本主义发展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际经济竞争早已不是单纯的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甚至以国家联盟(如欧盟)的形式展开竞争。资产阶级国家政府不仅站在企业背后,以各种形式支持本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竞争,而且公开出面为本国企业在国外的扩张铺路搭桥。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经济要顺利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全国一盘棋,发挥整体优势。这就需要在中国共产党这个坚强领导核心的全面领导下,通过科学的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统筹协调各方面的力量,理顺各种关系,集中攻克阻碍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各种技术难关,协调解决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如果没有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各个单位各个地方各自为政,不仅不可能形成合力,而且还会发生内讧相互消耗。

  •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际货币关系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每个周期从相对和谐开始,继而进入失衡调整中的高度对抗,最终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进入新的相对和谐阶段。如此周而复始。亨宁把这样的五十年分成五个周期,即:其一,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其二,1978年波恩峰会解决世界再通胀冲突;其三,20世纪80年中期的美日敌意和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其四,20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衰退与复苏;其五,新世纪的纠纷。在每个周期中,美国政府总是压迫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政府或央行采取扩张举措,而自己则主动实施美元贬值,享尽了所有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