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改革共为您搜索到17篇文章
  • 罗平汉:关于中共党史研究中的几个争议问题

    罗平汉:关于中共党史研究中的几个争议问题

    在中共党史研究领域, 关于大革命失败的责任、遵义会议是否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领导地位、抗战中国共两党的地位与作用、土地改革及土地改革运动等问题上, 曾产生了一些不同的学术观点, 形成了若干有争议性的问题。究其原因, 一是问题本身的复杂性, 二是史料选择的差异性, 三是时代与认知的发展性, 四是研究取向的多元性。这本身就是中共党史研究得以深化的表现。本文旨在对民主革命时期中共党史的几个争议问题作一简要的梳理与辨析, 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 将这些问题置于历史发生的特定时空环境作出客观评价, 力求还原其本来面目。

  • 吴宣恭教授访谈录

    吴宣恭教授访谈录

    关于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关系,我认为应先认识到社会经济制度具有层次性,厘清生产资料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的主从关系。所有制是社会最基本的制度,是反映社会生产关系本质,起基础作用的主要层次;计划和市场则是资源配置的不同方法和手段,是由基本经济制度决定的派生的次一级的层次。不能颠倒经济制度的主要层次和非主要层次,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转换当成生产关系发展变化的主线,更不能认为所有制要根据市场经济的要求而改革。应始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强调所有制对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决定作用。

  • 建国初期土地改革政策与“和平土改”问题评析

    建国初期土地改革政策与“和平土改”问题评析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最终结束了中国几千年封建土地制度,实现了《共同纲领》中“耕者有其田”的基本目标,使旧中国的农村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一项功彪史册的伟大变革。

  • 中国决不能丢掉土地公有这个制度红利

    中国决不能丢掉土地公有这个制度红利

    近年来,土地私有化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土地公有制在有些人的口中笔下,简直就成了万恶之源,必欲私有化而快之。那些吹捧约翰•洛克的大大小小的经济学家,把私有制神圣化。由于土地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以及土地和劳动是一切经济活动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土地私有化成了私有化最核心和最后要攻克的高地,一块最后的处女地,一个摧毁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部位。

  • 壮大集体经济要处理好“统”“分”关系

    壮大集体经济要处理好“统”“分”关系

    习近平关于壮大集体经济的思想绝不是走指令性集体经济道路,而是以共同富裕为目标,走更高质量、更有效益、更加公平、更可持续且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农村新型集体化、集约化发展道路。习近平准确把握了“统”与“分”的内在联系,着重批判了一说“分”就分得一干二净、就排斥任何形式的“统”的误区,要求加强集体经济“统”的职能,“分则力散,专则力全”,强调对软件环境薄弱的地区更要加强“统”的工作,充分发挥集体经营的优越性。2016年4月,习近平视察安徽小岗村时针对土地流转等土地改革问题重点强调了“四条底线”,即“不管怎么改,都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

  • 从《暴风骤雨》透视所谓“暴力土改”

    从《暴风骤雨》透视所谓“暴力土改”

    土改对于生产的一些消极影响立竿见影,积极影响则往往有一个滞后性。因为农民生产积极性并不是生产的唯一要素,土地改革激发出来的生产积极性,落实到生产效果上,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一方面的问题津巴布韦表现的比较突出,因为其土改刚开始是一些老战士自发开展的,组织得不是太好,所以2003年完成土改之后,过了五六年经济才开始恢复。专业研究表明,从2009年开始土改便显示出了成效,津巴布韦广大农民普遍是拥护这次土改的。

  • 津巴布韦事变警示贸易伙伴经济民粹主义之误

    津巴布韦事变警示贸易伙伴经济民粹主义之误

    津巴布韦经济政策颠覆性失误,首推不恰当的土改。从中国大陆到台湾、日本、韩国、……,实施“耕者有其田”为导向的土改是二战之后东亚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起飞的关键因素;但由于一系列基本面差异和政策错误,津巴布韦土改沦为彻头彻尾的惨败,其农业经济因为错误的土改政策而大幅度衰退,进而动摇了整个国民经济与人民生活的基础。

  • 萨姆•莫约访谈:穆加贝总统的津巴布韦土地改革

    萨姆•莫约访谈:穆加贝总统的津巴布韦土地改革

    近日来,津巴布韦发生剧烈政治变动,总统穆加贝目前依然被军方软禁在家里,无风不起浪,动荡政局背后隐藏着怎样社会经济的原因?在2015年杭州万隆会议60周年的纪念研讨会时,津巴布韦土改研究学者莫约和我们分享了不仅是围绕着津巴布韦土改的政治斗争,更阐明了津巴布韦的土改对于非洲乃至世界边缘国家的意义,如果津巴布韦没有在90年代末“一意孤行”地进行土改,把殖民时期以来白人农场主占有的几十万公顷良田分给无地和少地的人们, “国际社会”恐怕不会关注到远在非洲南部的津巴布韦。当西方精英和媒体散布着关于津巴布韦土改的偏见,当英美两国带头在新世纪初制裁津巴布韦时,萨姆•莫约的研究穿透了妖魔化的迷雾。

  • 温铁军:没有土改,中国难以度过这几次重大危机

    温铁军:没有土改,中国难以度过这几次重大危机

    我们现在21世纪提出的生态文明新战略,恰恰是结合中国超大型大陆国家内在的多样性,城乡二元结构长期化。不可能消灭农民,也不可能消灭农村,更不可能消灭几千年传承的农业文明。

  • 张文木:“告别革命”与印度发展——与中国比较

    张文木:“告别革命”与印度发展——与中国比较

    英国资产阶级看来将被迫在印度实行的一切,既不会给人民群众带来自由,也不会根本改善他们的社会状况,因为这两者都不仅仅决定于生产力的发展,而且还决定于生产力是否归人民所有。

  •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方方在《软埋》的创作中选择了土改这一政治题材,面对质疑和批评却说 “赵先生读了这么多书之后,仍然认为文学是阶斗争或政治宣传的工具吗?”既如此,你又为何给批评者扣上“文革”“大棒”的帽子?又为何批评你的小说,就违背了改革开放的方向?

  • 沈乔生为方方洗地越描越黑——兼评方方《软埋》

    沈乔生为方方洗地越描越黑——兼评方方《软埋》

    方方在小说中借几个人物之口所说的话已经再清楚不过地表达了她对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土改的仇恨,并且在作品中也曾经借青林之口喊出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充分体现了还乡团式的疯狂和反攻倒算的强烈冲动。但是她出于策略上的考量,她目前还不敢公开承认这一点,她还要用“反映历史真实”之类的幌子掩盖自己的的真实目的,至于沈乔生为她进行的洗地,不但站不住脚,而且还很可能把她往沟里带。

  • 老新四军古正华:方方和地主还乡团有什么两样!

    老新四军古正华:方方和地主还乡团有什么两样!

    几千年来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残暴统治,方方一点也看不见,土地改革农民对地主压迫的清算斗争,方方却臆造了一个对地主施行灭门的惨绝人寰的“黑洞”。方方写《软埋》的现实目的,不就是要颠覆土改这段历史,不就是为了颠覆革命么!

  • 张灵甫与还乡团是如何屠杀鲁南农民和共产党员的?

    张灵甫与还乡团是如何屠杀鲁南农民和共产党员的?

    谷凤被吊到一颗大黄桷树的硕大树枝上。在孟国柱指挥下,还乡团的团丁一根一根剪断了她的手指头。她咬紧牙关,哼也不哼一声。她不愿在阶级敌人面前露怯,不愿一个共产党人的尊严受到丝毫损伤。团丁剪完十根指头,她的双手血流不止,人也昏死了过去。即使在意识不清之际,也听不到她半声呻吟。在孟国柱示意下,团丁将一桶冷水向她兜头泼去。待苏醒过来,又开始一根一根剪她的脚趾头。由于她坚决不服软,还破口大骂,从孟国柱骂到蒋介石,她的四肢又被铁棍打断,牙齿也一颗颗被撬掉。当她鲜血淋漓完全成了个血人时,孟国柱命人在她身上捆满干透了的谷草。先用明火把谷草点燃,而后将明火拍灭,让阴火慢慢炙烤,直至她痛苦地死去。

  • 鹿野:为什么要“斗地主”?——兼谈台湾土改

    鹿野:为什么要“斗地主”?——兼谈台湾土改

    台湾的和平土改并不像今天人宣传的那么成功,反倒是大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和平土改极为成功。夸大台湾所谓和平土改的成绩,而贬低大陆的斗地主是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