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1篇文章
  • 中国政治文明与英美的最大差异:土地革命

    中国政治文明与英美的最大差异:土地革命

    要理解英美政治,最关键的一点,是记住他们没有进行过土地革命,保持了人类社会最完整的封建世袭制度。尤其是美国,由于没有土地革命,这样,美国成为人类历史最后的封建世袭政治社会。肯德基,麦当劳,沃尔玛,他们的表面产业都是亏损的,他们的真正身份是美国最大的地主阶级。其在中国的主要经营目标是土地,并力图影响中国的政治,促进中国的土地私有化,从而最终使中国沦为美国的海外殖民地,世代奴役中国。

  • 李建宏:方方的痛和我的痛

    李建宏:方方的痛和我的痛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如果不将妄图复辟封建剥削制度的地主阶级及其孝子贤孙打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万只脚,令其永世不得翻身,劳动人民的苦难将永无尽头!当然,究竟是穷人活该受苦,还是剥削者压迫者活该受罚,作为阶级利益尖锐对立的两方,我和方方显然绝无就此达成任何共识的可能。

  • 从《软埋》历史原型看方方反共历史观(修订版)

    从《软埋》历史原型看方方反共历史观(修订版)

    方方们的这种策略一石二鸟,一方面是在继续强调《软埋》的主题即中共土改历史的野蛮、血腥、反人类,彻底否定土改;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站在战略制高点回击批评者:我们的《软埋》反映的是中共土改历史的真实面貌和真相,因此不是《软埋》否定了土改和中共历史,而是中共自己当年的错误做法在否定自己。

  • 革命的规律,让共产党集体选择了毛泽东

    革命的规律,让共产党集体选择了毛泽东

    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的症结所在,唯有土地革命的成功才能为中国的工业化现代化准备条件,这个道理国民党中的有识之士都明白了,共产国际还能不明白吗?所以支持中共进行工农武装割据、推动中国的苏维埃运动,无论从共产国际的宗旨考虑还是从苏联的现实利益考虑,都成为不二选择。土地革命已经到了不得不如此的阶段,毛泽东领导井冈山斗争的革命实践是个不容置疑的客观存在。

  • “打土豪、分田地”,到底应该怎么看?

    “打土豪、分田地”,到底应该怎么看?

    无论是武装斗争、群众运动的形式,还是打破不合理的土地占有关系以及与其相应的上层建筑之内容,还是其所带来的社会变革之结局,“打土豪、分田地”都体现出了深刻的革命意义。在中共所发起的为了农民、依靠农民的这场革命斗争中,党始终代表和维护了广大人民的利益,摧毁了封建地租这种压在农民肩上的沉重经济负担,去除了套在农民脖子上的封建政治和法律的制度枷锁,驱散了服务于统治和剥削需要的笼罩在农民心头上的精神阴霾。

  • 《软埋》——再多的诅咒也唤回不了旧时代的亡灵

    《软埋》——再多的诅咒也唤回不了旧时代的亡灵

    围绕《软埋》及其作者方方女士的话题,逐渐形成了公开辩论的态势。理越辨越明,土地革命的这段历史,到底应该怎样去书写?不单纯是一个文字或文学的技巧的问题,更是一个立场的问题,准确地说是一个涉及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软埋》这部小说到底好不好呢?好与不好,关键是看你的屁股坐在哪? 《软埋》所宣扬的血腥故事除了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人的完全的想象,更多的是对不劳而获者的同情和对穷苦人本能的反感和蔑视的结果。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地主们及其美好时代已经入土为安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他们,毕竟对新时代再多的诅咒也注定唤回不了旧时代的亡灵。

  • 《软埋》和《白鹿原》,看透翻案文学深套路

    《软埋》和《白鹿原》,看透翻案文学深套路

    陈忠实说的很明白,《白鹿原》就是为地主翻案,而《软埋》则是在继承一个“新传统”——《白鹿原》发端的“新传统”。正所谓陈忠实老汉“导夫先路”,方方“继其踵武”。只不过,后者的套路不及前者的深沉,也太“赤果果”,所以,也只配和古董贩子哄抬炒作的草台班子/野鸡“桂冠”——路遥文学奖鬼混在一起了。

  • 为什么“过去的故事”要“反着讲”—质疑《软埋》

    为什么“过去的故事”要“反着讲”—质疑《软埋》

    直觉告诉我们,《软埋》好像是国民党右派作家的作品,好像是产生在台湾反共文人手里的作品,其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倾向”、其表达的审美情趣,都是有别于常态的作品。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软埋》时,在套封上肯定了它是“过去的故事反着讲,读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感受”。

  • 分田分地真忙:土地革命让农民政经双翻身

    分田分地真忙:土地革命让农民政经双翻身

    土地革命的胜利使农村生产力从封建制度的束缚下,迅速释放出来。分田前贫雇农租种地主的田,收获的50%交给地主,分田后收获归自己,令他们的积极性得到了空前发挥。各家都愿意深耕细作改良土壤,养猪积肥兴修水塘水渠。有缺乏耕牛和农具的,千方百计互相租借,或以人工换牛工进行调剂,有力地促进了生产发展。

  •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软埋》获得了“路遥文学奖”大奖,让我们认识到,否定土地改革,为被推翻地主阶级鸣冤叫屈,为最后的反攻倒算造舆论这件事,并不是方方一个人在做,方方主席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有一个庞大的反共阵营,这个阵营从体制内蔓延到了体制外,从文学界延伸到了政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