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共为您搜索到37篇文章
  •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到现在为止,正如金冲及2011年所说的,“社会上混乱的思想还相当多”。这些年不断出现的一些党内外名人的不当言论就是一个明证。尽管这些不当言论对社会的冲击,已经没有了往日“杀气腾腾”那样的力度,也阻挡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向繁荣富强的步伐。但是,不当言论引起的对社会资源的耗费也是不可小视的。“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为“一定要认真扭转”所付出的成本,是要全体民众(纳税人)来承担的。

  • 没有土改就没有新中国以及新中国取得的所有辉煌

    没有土改就没有新中国以及新中国取得的所有辉煌

    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千方百计的诋毁中国的土改运动,还曾支持张爱玲出版讽刺土改运动的《赤地之恋》,但他们的诋毁对中国的社会毫无影响。直到今天还有中国学者和美国的学者,挑战中国土改运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他们永远明白不了土改运动对中国社会的深远影响。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土改运动给了中国政府超强的政治合法性,让中国社会有了更高水平的平等。美国中英情报局在别的国家搞颜色革命常常得手,而在中国却一再失手,很大原因就是土改运动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农民收益,让中国社会有超强的稳定性。

  • 胡新民:民国大师是怎样看待土改运动的?

    胡新民:民国大师是怎样看待土改运动的?

    投身土地改革的具体情境,让知识分子走出了象牙塔,对革命的复杂成因、社会矛盾、党的领导有了更直观的理解和认识。同时,土地改革也为当时的文学艺术创作提供了更多鲜活的时代素材。除了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赵树理的《福贵》《邪不压正》等文学作品以及刘岘的木刻作品《斗争恶霸》等等,都为后人观察土地改革运动提供了窗口。这些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些意欲翻案的文艺作品不断出现。但充其量,这些作品最多也就是对改革开放制造一些麻烦而已。毕竟,要让中国再回到封建社会,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了。

  • 朱新开:土改,这粒“时代之沙”绝不会被软埋

    朱新开:土改,这粒“时代之沙”绝不会被软埋

    不可否认,类似“建国第一贪”刘青山、张子善的人物仍然存在,包括有关土地的贪腐或侵占个案,比如巧舌如簧、理直气壮地“占用8亩荒地私建别墅”等,不过,土改、工作队与广大农民共同炼成的那粒“沙”,始终悬在时代的上空,必将落在任何一名觑视土地及农民利益的贪心者头上。

  • 桃花舍主人|《翻身记事》:翻身农民把歌唱

    桃花舍主人|《翻身记事》:翻身农民把歌唱

    这翻身农民把歌唱的场面,生动地诠释了土地改革运动的伟大意义。而用作者梁斌在小说中的议论来说,就是: “在旧社会,哪有这个年头,哪家贫农用过大骡子大马耩地?哪家贫农用大车拉着棉籽去耩地?哪家贫雇农有这么大的地场呀!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没收了地主的土地,归贫雇农所有,消灭地主之为阶级,在地主的土地上解放了贫雇农,解放了生产力,这就预示:大地上的一切作物将要得到空前未有过的大面积丰收啊!” 历史已经表明,有了这些千千万万起来革命的农民,“丰收”的岂止是“一切作物”,更是扭转中华民族命运的新中国。

  • 《美丽的南方》:土改运动中知识分子的素描

    《美丽的南方》:土改运动中知识分子的素描

    就长岭乡来说,不由贫苦农民自己起来斗倒何其多、覃俊三为代表的地主乡绅统治势力,韦廷忠、农则丰、苏嫂等广大贫农就无法摆脱受剥削、受欺压、受侮辱的命运。黄怀白这样的思维,在旧的社会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中并不少,但他们阻挡不了历史潮流。几十年后,“黄怀白”们和某些新起的站在反动地主阶级立场上的“知识精英”们鼓噪“暴力土改”的陈词滥调,但仍然无法抹杀土地改革运动的伟大历史作用。

  •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总有一些人心里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时刻都在在窥视形势,伺机抛出一些与时俱进的作品。但万变不离其宗:反思“文革”,控诉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苦难”,同时“挖掘”地主在民国时期做的“善事”等等,试图来改写历史。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年来,那些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的人,突然有了良心发现,眼光投向了社会底层民众生活的“悲情苦难”。并且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例如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控阻击战中,中美两国的华人作家都对各自居住地的情况、特别是平民百姓的情况发表了作品。美国华人作家的追求的真实,大都是建立在“阴影里看到阳光”的基础之上。而中国的某些作家追求的真实,则专注于在“阳光里看到阴影”。

  • 《暴风骤雨》:培养具有先进意识的农村革命新人

    《暴风骤雨》:培养具有先进意识的农村革命新人

    这部小说的作者周立波,西元1934年参加“左联”,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作为战地记者走遍华北前线。西元1939年到延安,任教于鲁迅文学艺术学院,后主编《解放日报》文艺副刊。西元1942年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这对他以后的文学创作的提升产生巨大影响。西元1946年去东北参加土改工作,这部小说就是他亲身经历的结晶。他的小说文笔清新秀丽,别具一格,多描写农村生活和人物,乡土气息浓厚,又多能及时表现社会变迁,塑造时代人物。他擅长以地域风俗入小说,这部《暴风骤雨》中多有东北口语和习俗,而后来那部反映农村合作化运动的《山乡巨变》则充满其湖南家乡的风土人情,都切合人物、环境,助益主题,而无生涩之感。他是新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之一。

  •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砸碎枷锁换天地

    枷锁,首先是贫苦农民由祖辈、父辈和自己的受压迫、受欺侮、受贫穷的记忆和经历,在自己心理、观念和精神上形成的,是无可奈何,是麻木认命。这无形的枷锁如此沉重,当共产党领导他们起来翻身革命时,许多人仍然犹豫观望、顾虑重重,有的甚至拒绝排斥。他们只有亲眼看到地主恶霸被彻底打倒了,才相信禁锢自己的精神枷锁是可以砸碎的。

  •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江山村十日》:土改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小说只用少量的篇幅表现土改干部和农民先进分子的引导、带头作用,主要的笔墨放在谨慎多虑的金永生、“毛病”较多的李大嘴、温顺被动的周兰身上,以他们为广大贫苦农民的代表,通过描写他们在土改运动中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的发展变化,展现“在平分土地当中,出现了新的面貌,也出现了一群新的人物,新的人物流露出新的喜悦感情”,从而彰显土地革命在促进政治、经济进步的同时,也实现了大多数人的解放。

  • 杨晓哲:1947年中共中央12月会议与土改纠偏

    杨晓哲:1947年中共中央12月会议与土改纠偏

    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摧毁封建土地所有制、推动社会生产力进步的伟大探索。在一亿多人口的地区领导广大群众进行土改,没有现成经验可循,摸着石头过河,出现偏差在所难免。重要的是及时发现错误,总结经验教训,迅速调整政策,不断自我完善,使以后的工作做的更好。

  • 他曾为刘文彩翻案,得知真相后认为他罪该万死

    他曾为刘文彩翻案,得知真相后认为他罪该万死

    站在那块土地上,历史仿佛并不遥远,你依稀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的腥风血气。然而,为什么有人竟对刘文彩唱起了赞歌呢?风动树摇,使我看见了现代人观念微妙却可怕的变化。当年老百姓无不对刘文彩切齿痛恨,不幸岁月的尘垢渐渐淹没了受剥削受迫害人的泪水和呐喊,以致让他们的后辈儿孙转而为仇人不平,悻悻道刘文彩“其实不是那么坏”。

  • 唐律疏议:独立战争—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土改”

    唐律疏议:独立战争—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土改”

    虽然北美独立战争本身并没有刻意蕴含打破大地产所有制的目的,但是在因为大部分地主都是“效忠派”,并且“独立派”为打击“效忠派”而采取了没收“效忠派”土地的做法,从而在客观上导致了打破大地产所有制的土改效果。这也是为什么说北美独立战争不仅仅是一次独立战争,而且还是一次革命。

  • 阿蒙 | 运筹土改顺民心,决胜战场除“蒋祸”

    阿蒙 | 运筹土改顺民心,决胜战场除“蒋祸”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有的农民分到了土地后,每天都要到地里看几遍。有的农民跑到刚分到的地里,跪下来抓起一把土放在心窝上,抬头望着天空半晌说不出话来,两行热泪顺着眼角往下流。招远县一位老农手捧着新发的土地证老泪纵横,他说:“地契呀地契,我想你一辈子了,你在地主手里打一斗,到我手里得打两斗,要不我死给你看。”解决了农民对土地的渴望,就激发了农民为了保卫胜利果实的勇气,解放区的农民踊跃参军、支前。从1945年9月到1949年10月,山东解放区掀起4次大的参军热潮,有95万青壮年(包括冀鲁豫解放区山东部分参军人数30万)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期间,仅淮海战役山东就出动225万民工支前,向前方运送粮食、弹药,向后方转运伤员。

  • 《邪不压正》中的土改难题再解读

    《邪不压正》中的土改难题再解读

    赵树理的小说《邪不压正》发表后曾引起一场笔战,争议的焦点集中在软英的恋爱故事与土改运动的关系上。本文作者认为,在斗争完地主之后如何重建伦理、在宗法制之后如何组织农村的问题,才是赵树理在《邪不压正》中思考的重心。因此,虽然小说意在写出土改运动的经验教训,但赵树理紧紧抓住的线索却是软英的恋爱问题。在恋爱这一家庭问题中,集中体现了新伦理的可能性。这与减租减息到土改运动中的“反封建”逻辑密切相关。

  • 解放战争时期老区土改与乡村社会变化

    解放战争时期老区土改与乡村社会变化

    本文以太行解放区为考察中心,在对相关史料进行解读的基础上论述了老区土改所引发的全面而深刻的社会变革:经济方面,满足了农民“耕者有其田”的愿望,提高了民众的生活水平,激发了民众的生产热情;政治方面,通过整党运动,转变了党员干部的工作作风,调整了基层党支部的构成,使基层民主政权得以巩固和发展;社会方面,移风易俗,在冲击旧有思想观念的同时塑造了新的社会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