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共为您搜索到14篇文章
  • 血泪剥削不能忘,山歌如火出胸膛

    血泪剥削不能忘,山歌如火出胸膛

    这部电影的背景和逻辑非常清晰,就是在封建社会的古代广西,有财主“十担香茶九抵税,十箩稻米九当捐。剩下一箩养儿女,财主又把饭碗端。”的残酷压迫,才有了刘三姐这样敢于反抗的传奇人物。但我看到有许多急于给财主洗地的人,拿财主和秀才待人礼貌客气来说事儿,却对以他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稳坐千百年的剥削阶级地位和对乡民残酷的压迫做了选择性失明。财主莫怀仁垄断土地和江河,把土地租给农民并收取90%的税,连在自古天成的江上打鱼都不放过。对于敢于反抗的人,先礼后兵,从者招安成了剥削者的犬鹰,不从者绑架囚禁乃至直接杀害。在现实历史记载中,许多封建地主杀起农民来可是不眨眼的。

  • 真实的民国——农民生活富足,地主佃户和谐共处?

    真实的民国——农民生活富足,地主佃户和谐共处?

    但是如果你认为民国时农民的苦难仅限于经济问题,那就错了。地主的经济地位决定着他们在农村的政治地位。农民不仅没有钱,没有权利,甚至连家里的妻女,都成为地主可以任意享用的私产。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不是中世纪农奴制下的欧洲,而是中华民国的农村。

  • 评秦晖给地主翻案:诡辩,办不到!

    评秦晖给地主翻案:诡辩,办不到!

    租佃两大阵营的对立是不是成立,不能只看地主总计占了多少地,还应该看少地、无地贫雇农的占地情况。不能说地主占地不足40%就不会形成租、佃两个阵营,更不能说进一步“发挥”出不存在租佃两个阵营的对立与斗争!租、佃两个阵营的对垒就是一个客观存在,租佃矛盾是必然的,也是必然能走向激化的!无论秦晖先生们怎样论说地主占地占比如何的小,怎样的抹杀租、佃两个阵营的存在,“租佃关系决定论”就是成立的!

  •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中国历史不是没有给过地主阶级机会,但近代二百年证明了,自私、短视、愚蠢的地主阶级社会精英不肯承担责任,不肯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和工业化,而是更容易当买办和汉奸!苏北鲁南的地主不但横征暴敛,甚至还有初夜权这样的特权。山东孔家的后人更是吸血鬼一样奴役当地百姓,草菅人命,他们兼并土地,隐瞒人口,抗税不缴,对农民却是敲骨吸髓一样的剥削。他们对于民国时期的民族企业家们,更是百般刁难,各种敌视,荣氏兄弟办个厂,地主土豪就能怂恿暴民前来砸场子闹事要钱,最后土地拿不到,还要赔钱。

  • 菲律宾农业的启示:土地该留给资本和大地主吗?

    菲律宾农业的启示:土地该留给资本和大地主吗?

    近四百年的殖民历史给菲律宾留下了两种并存的农业体制:80%的土地集中在大地主手里,由佃农种植粮食作物;剩下20%的土地是大公司雇工生产高附加值的热带农产品。独立之后,政府的历次土改都没有从根本上触动地主阶级的利益,农村基层组织仍旧为地主势力所把持,土地仍然集中在大地主、大家族和大资本家手中。不动根本的土地改革,即使配合农业技术的改进和政府的扶持干预,也无法使菲律宾走上富强的道路。农业以及依附其上的工业在经历六七十年代短暂的兴盛之后,陷入长久的贫弱状态;近三十年来,国家外汇竟是靠输出大批农村劳动人口、尤其是妇女来获得,造成更加严重的社会问题。

  • 把董时进吹成先知,是“精神地主”的沉渣泛起

    把董时进吹成先知,是“精神地主”的沉渣泛起

    董时进先生何许人也?作为地主阶级的辩护士与代言人,他本来已经和被一些人恋恋不舍的“民国”一起沉入了历史池塘的底部,如果不是近来一篇《董时进:惊人的反土改预言》在网上到处流散,也就不会有什么人知道他了。

  • 土改工作团成员谈炎黄春秋《大地主刘文彩》一文

    土改工作团成员谈炎黄春秋《大地主刘文彩》一文

    替刘文彩翻案,此文作者的意图和事情蕴含的意义当然不限于这件事本身。就拿农村土地改革来说吧,这就涉及我们党和国家的一项重要举措。这个举措究竟是正确的、十分必要,还是错误的、贻害无穷?任何稍稍尊重历史的人所持的观点都只能是前者,而决不应是后者。土地改革,消灭封建制度的经济基础,这本来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但是中国软弱的资产阶级却没有力量领导农民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任务便历史地落到了中国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身上。没有中国农村的这个大变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乃至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便无从谈起。

  • 还乡团没做到的事情,他们能做到吗?-四评《软埋》

    还乡团没做到的事情,他们能做到吗?-四评《软埋》

    人类接受历史教训的能力,有时候还真不能高估。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刚刚过去了六十多年,中国的一些富人和文化精英,就把历史的教训忘的一干二净,恰似法国波旁王朝复辟时的法国贵族,尽管刚刚经历了人头滚滚的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还是“什么都没有忘记,什么都没有学会”,又在做“历史终结”的美梦了,真的是令人扼腕叹息。

  • 地主阶级的仇恨--评颠覆土改历史的《软埋》

    地主阶级的仇恨--评颠覆土改历史的《软埋》

    《软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也不孤立的,它可以说是伤痕文学的一个延续,是《秧歌》、《霸王别姬》、《活着》、《归来》……序列中最新的一部,也可以说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文学领域的最新成果。

  • 鹿野:农民战争不反对地主只反对政府吗?

    鹿野:农民战争不反对地主只反对政府吗?

    近年来有一种观点非常流行,就是农民战争不是反对地主的,而仅仅是反对政府的。实际上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不管是农民战争也好,其它的一切革命行动也好。中心问题就是夺取政权,所以在斗争过程中所指向的第一目标就必然是政权,或者说是政府。但劳动者通过革命夺取政权只是阶级斗争的最高的形式,却并非最终形式。最终形式还是在夺取政权以后,通过对社会的改造消灭剥削阶级。

  • 鹿野:地主都是“好人”吗?——浅谈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问题

    鹿野:地主都是“好人”吗?——浅谈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问题

    所谓“国有”和“私有”的绝对对立是近代以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派生物,也就是说是富豪为了取得自己通过财产支配社会的权力而进行的一种观念的建构,是一种意识形态而并非历史的真实。现代的很多学者对古代土地兼并的灾难视而不见,无条件的歌颂地主豪绅,其实是通过否定历史来否认今天的国有经济、宏观调控,为私有化、私人资本,富豪权贵力量的膨胀鸣锣开道。

  • 土地确权:消解集体,重造“地主”

    土地确权:消解集体,重造“地主”

    农业部近日发布消息,今年将进一步扩大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整省试点至22个;与此同时,所谓“让农民变成村集体‘股东’”的农村集体资产折股量化改革试点,也正在全国多个地区推开。所谓土地确权,本质上消解了村集体的权利,农村土地“集体所有”越来越成为空壳:土地一旦确权到户,村集体的发包权就不再有任何意义;土地形同私有。而所谓的“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则意在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