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阶级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李鸿章,他值得某些人去拼命洗白吗?

    李鸿章,他值得某些人去拼命洗白吗?

    一些人只看到了李鸿章的艰难不易,却没看到他的私心自保没有担当;一些人津津乐道于李鸿章搞洋务办了多少实业、建了多少兵工厂,却没看到李合肥拿着朝廷的海量银子,将实业办得多么糟糕,并在其中大肆中饱私囊;当李鸿章用“我只是一个裱糊匠”自嘲,引发许多人“理解”与同情的时候,他们想不到的是李鸿章在那种环境下,也只愿去做一个裱糊匠,而不愿做以身许国不计安危的商鞅。李鸿章爱国吗?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爱国的——毕竟大清给了他文华殿大学士、直隶总督、北洋通商大臣、一等肃毅伯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头衔与位高权重的官职,基本实现了当年“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的夙愿。说他不爱大清,肯定不合常理。但是,他爱的是那个能给他高官厚禄的朝廷,而不是大清国的江山社稷,更不是大清国的亿万子民,李中堂只是一个狭隘的“爱国者”;同时他的“爱国”有一个前提,不能损伤自己的利益。当个人权利与爱国发生冲突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先保全自己。

  • 恢复乡绅文化是一个伪命题:方方为地主招魂的迷梦

    恢复乡绅文化是一个伪命题:方方为地主招魂的迷梦

    与方方之流夸大所谓的土改对地主的迫害,招魂封建地主所有制的行动相呼应,某些自由派公知大谈特谈所谓的土改对“乡绅文化”的破坏,都是从不同的侧面否定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重要组成部分的土改,进而否定新中国成立的合法性。然而,谎言就是谎言,靠一小撮人的歪曲历史和大放厥词就能够扭转历史车轮?这只不过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黄粱美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