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共为您搜索到84篇文章
  • 张羽亮:我们将有幸,见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张羽亮:我们将有幸,见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当前的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强势的中央集权,可是令美国统治精英感到回天无力的是,他们越是依法用力,就更加助长国家的颓势。中国的公知们还在陈旧的知识里无法自拔,还在幻想美国宪法多么伟大,多么刚性,美式民主不一定能创造“最好”,但一定能防止“最坏”。从形势的发展看,公知们要失望了,那个最坏的时刻,正在大踏步地走来!

  • 骠骑参领:末日帝国垂死挣扎,只待中国摧枯拉朽!

    骠骑参领:末日帝国垂死挣扎,只待中国摧枯拉朽!

    通过新冠疫情的世界性影响,美国已经布下两盘大棋,首就是用激烈的虹吸效应收剿资本,然后用巨量美元的著币税收益攫世界财富。当世界上所有人都面临危机时,总有人是血赚不亏,这就是美国利用那支“看不见的手”来统治世界的秘密。富贵险中求,美国为了永保财富王国的地位,这次把自己豁出去了,美国激烈的财政政策丝毫不亚于希特勒的军事豪赌,这是强弩之末的垂死挣扎。

  •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美利坚的成长史就是一部国家资本力量协同促进、逐步扩张的历史,而信息传播网络正是这种在横向地理空间中不断延展的“强力意志”进行生产控制和社会控制的基础性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几百年的历程中,资本主义必须打破任何试图阻碍它对传播网络进行全盘操控的理念和机制,无论它是自由主义色彩的公共服务方案,还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平等主义方案,也无论它来自一国内部的新旧产业矛盾,还是来自国际间的争霸竞赛。

  • 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专家说,可以对这些人采取六大惩罚措施:第一,将“台独”死硬分子列入挑起两岸军事冲突的战争罪犯名单;第二,对“台独”分子分裂祖国的言行及时公布,让人们认清谁在挑动战争,为我们迫不得已使用武力手段做舆论准备;第三,对支持台独的企业和个人实施制裁;第四,加强针对台独骨干分子和台独分裂图谋的有可操作性,有能见度的实战演习;第五,攻心为上,在加强对台湾人民进行和平统一能带来益处教育的同时,也要加强对台湾武统所要付出代价的宣传,让台湾人民在和平与战争,统一与分裂之间做出抉择;第六,适时公布统一时间表。

  • 向心还是离心: 世界级疫情能否逆转全球大洗牌?

    向心还是离心: 世界级疫情能否逆转全球大洗牌?

    “逆全球化”这个标签,并不能准确刻画民粹主义泛滥的英美等国的真实诉求。这些国家需要的,与其说是“逆全球化”(anti-globalization),不如说是“重启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 rebooted),即告别已经无法促进自身国家利益的旧有的全球化模式,重新开启一套不同于以往的、能够在新国际形势和科技条件下实现自身利益的全球化模式。而全球化的重启是一个政治问题,它意味着对一种新的全球治理模式的探索。

  • 《世界报》记者西尔维·考夫曼:谁失去了俄罗斯?

    《世界报》记者西尔维·考夫曼:谁失去了俄罗斯?

    人们可能会想,这样就解决了西方背叛了俄罗斯这一说法的问题。但并非如此。鲍里斯·叶利钦的继任者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其近二十年统治的后半段进行的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转向事实上将这一问题重新提了出来。这一转向是可以避免的吗?历史可能会有不同的走向吗?如果有西方的帮助,俄罗斯人能否成为追求民主的伟大人民,将叶利钦时代初期提出的希望落到实处?以及这个纠缠不休的问题:谁失去了俄罗斯?近十五年来围绕这些主题产生的大量文献和我们最近的访谈最终表明,俄罗斯同时远离民主梦想和西方共同体的演变虽蜿蜒曲折但几乎无可避免。

  • 张文木:湖北地区的地缘政治特点及其对中国的意义

    张文木:湖北地区的地缘政治特点及其对中国的意义

    鉴于武汉与南京这样一种互为命运的联动关系,淮海战役胜利后,长江以北的国民党军队基本廓清,毛泽东一改中国历史上由襄荆东进统一全国的经验,集中力量直接进入长江最脆弱的中腰即武汉至南京航段一举突破国民党防线,为解放全中国打开了局面。1967年9月19日,为稳定处于混乱中的形势,毛泽东来到武汉。在专列上他对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说:“湖北、河南两省人口有一亿多,地处中原,扼守长江和京广线的咽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你们的责任重大,要掌握两省军队,稳定局势。”鉴于武汉所拥有的如此特别的地缘政治位势,1949年5月24日,武汉市人民政府成立,即为中央直辖城市。

  • 张文木:湖北武汉的地缘政治及其特点

    张文木:湖北武汉的地缘政治及其特点

    武汉在全国地缘政治中的地位是如此关键,以致不管从任何方位,也不管从任何政治利益的角度看,地如其名,势由“武”昌。它与蒙古的地缘政治功能南北相应,亦是中国政治,尤其是中国近现代政治的破局地带:国内分裂可由此造成中国的统一,外族入侵或内乱也可由此造成中国的分裂。

  • 张文木:长江与国防——基于抗日战争经验的分析

    张文木:长江与国防——基于抗日战争经验的分析

    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在不远的将来,切实将中国海上实际控制线前移至台湾东界——这原本就是中国领土的东界,届时台湾和平回归就是可以想象的事。台湾回归祖国意味着中国有效的安全边界真正推至西太平洋深海海域,有了深海,中国的核潜艇才可更加充分地发挥终极反击作用,中国航母建设才能大步向前迈进,中国大陆的经济建设成果才能得到有效保卫,中国内陆长江安全的压力将大幅降低。

  • 李光满:叙利亚战争如何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李光满:叙利亚战争如何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叙利亚战争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对叙利亚政府和人民来说,这是一场反侵略反分裂反掠夺、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的正义战争,对美国来说,显然是一场强加给叙利亚人民、欺凌叙利亚人民、瓜分叙利亚领土的非正义的侵略战争。这场战争正在改变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版图,也在改变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虽然当前与美国存在激烈对抗,但是尽量不要向那些未知、不可控的势力寻求帮助,联手对抗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终究还是已知、可控的敌人,而且随着多番交手,中国已经对交手越来越有信心了,此时千万不要犯宋徽宗、宋理宗和小布什的失误,把“未知的”、“不可控的”老虎给放出笼子。因为一旦老虎出笼,就装不回去了。那时候,它先吃谁、怎么吃、会不会吃了中国,也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 张文木:太平洋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与台湾问题 修订

    张文木:太平洋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与台湾问题 修订

    今天在两岸统一问题上我们要学19世纪德国俾斯麦和美国的林肯先生。台湾是中国主权利益所在,必须有不惜代价的“铁血”决心。两岸统一是中国向世界的宣誓,也是中国信誉的承诺。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宣誓和承诺还不仅在于两岸统一本身,而在于国家统一后,中国还要走俾斯麦尽可能与大国交好而不冲突,有实力而不炫耀实力,敢用武力而不滥用武力的道路。未来中国要大力加强国防力量,但要极谨慎地使用它。

  • 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美关系改善的前提是中国还没有向太平洋发展的迫切需求,而90年代后期以来中美矛盾升级,也是由于中国在台湾问题和资源进口及海外利益保护问题上对制海权的需求日益迫切;那么,可以肯定,不要说印度想有将其制海权“扩展到全球”的愿望,即使印度要想在北印度洋海区拥有真正有实效的制海权,它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决不会低于中国在台湾海峡和南海面临的同种压力,尽管这些海区对中印两国都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在印度洋上的扩展与中国台湾问题的解决以及中国在西太平洋主权海域的制海权扩展,有正面互补和互动的意义。

  •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亚欧大陆古老文明的复兴与亚欧大陆力量的回归将真正实现亚欧大陆是亚欧人的大陆,亚欧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的中心,亚欧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版,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设想,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需要,亚欧终将回归世界大陆的中心,亚欧文明终将回归世界文明的中心,而中国则是这一战略的倡导者、开创者、推动者和最重要的建设者,这是世界的未来,也是人类文明的未来。

  • 田文林:大国博弈与中间地带的动荡与冲突

    田文林:大国博弈与中间地带的动荡与冲突

    国际权力转移激化大国矛盾。历史经验表明,大国权力转移的交替期,往往是地缘政治危机的高发期。由于世界主要大国都拥有核武器,所以大国间爆发战争变得不可能。大国间的结构性矛盾,主要通过除军事对抗之外的其他领域和手段体现出来,这其中,“中间地带”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战场,因而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沦为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中国必须强化地缘政治意识。

  • 拉媒:从我们的美洲对网络地缘政治进行战略分析

    拉媒:从我们的美洲对网络地缘政治进行战略分析

    网络间谍是一种相对经济、快速的方法,比传统的间谍风险更小,因为查到作案者有困难。我们解释的内容提醒的倾向在未来几年是世界政治的前奏:由国家发起的网络攻击将会增加;网络犯罪将增加;战略目标是掌控“云”;将发生指向一个国家或组织的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由于所阐述的这一切,我们认为我们的美洲正在回到历来有效的大陆主义的地缘政治,已经不可能略过加入网络地缘政治,它也许是更加具有战略性的维度。由于在阿根廷断电发生的事情,从全球范围来说世界权力的角色们向我们指明了这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