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李光满:叙利亚战争如何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李光满:叙利亚战争如何改变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叙利亚战争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对叙利亚政府和人民来说,这是一场反侵略反分裂反掠夺、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的正义战争,对美国来说,显然是一场强加给叙利亚人民、欺凌叙利亚人民、瓜分叙利亚领土的非正义的侵略战争。这场战争正在改变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版图,也在改变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虽然当前与美国存在激烈对抗,但是尽量不要向那些未知、不可控的势力寻求帮助,联手对抗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终究还是已知、可控的敌人,而且随着多番交手,中国已经对交手越来越有信心了,此时千万不要犯宋徽宗、宋理宗和小布什的失误,把“未知的”、“不可控的”老虎给放出笼子。因为一旦老虎出笼,就装不回去了。那时候,它先吃谁、怎么吃、会不会吃了中国,也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 张文木:太平洋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与台湾问题 修订

    张文木:太平洋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与台湾问题 修订

    今天在两岸统一问题上我们要学19世纪德国俾斯麦和美国的林肯先生。台湾是中国主权利益所在,必须有不惜代价的“铁血”决心。两岸统一是中国向世界的宣誓,也是中国信誉的承诺。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宣誓和承诺还不仅在于两岸统一本身,而在于国家统一后,中国还要走俾斯麦尽可能与大国交好而不冲突,有实力而不炫耀实力,敢用武力而不滥用武力的道路。未来中国要大力加强国防力量,但要极谨慎地使用它。

  • 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美关系改善的前提是中国还没有向太平洋发展的迫切需求,而90年代后期以来中美矛盾升级,也是由于中国在台湾问题和资源进口及海外利益保护问题上对制海权的需求日益迫切;那么,可以肯定,不要说印度想有将其制海权“扩展到全球”的愿望,即使印度要想在北印度洋海区拥有真正有实效的制海权,它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决不会低于中国在台湾海峡和南海面临的同种压力,尽管这些海区对中印两国都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在印度洋上的扩展与中国台湾问题的解决以及中国在西太平洋主权海域的制海权扩展,有正面互补和互动的意义。

  •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亚欧大陆古老文明的复兴与亚欧大陆力量的回归将真正实现亚欧大陆是亚欧人的大陆,亚欧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的中心,亚欧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版,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设想,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需要,亚欧终将回归世界大陆的中心,亚欧文明终将回归世界文明的中心,而中国则是这一战略的倡导者、开创者、推动者和最重要的建设者,这是世界的未来,也是人类文明的未来。

  • 田文林:大国博弈与中间地带的动荡与冲突

    田文林:大国博弈与中间地带的动荡与冲突

    国际权力转移激化大国矛盾。历史经验表明,大国权力转移的交替期,往往是地缘政治危机的高发期。由于世界主要大国都拥有核武器,所以大国间爆发战争变得不可能。大国间的结构性矛盾,主要通过除军事对抗之外的其他领域和手段体现出来,这其中,“中间地带”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战场,因而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沦为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中国必须强化地缘政治意识。

  • 拉媒:从我们的美洲对网络地缘政治进行战略分析

    拉媒:从我们的美洲对网络地缘政治进行战略分析

    网络间谍是一种相对经济、快速的方法,比传统的间谍风险更小,因为查到作案者有困难。我们解释的内容提醒的倾向在未来几年是世界政治的前奏:由国家发起的网络攻击将会增加;网络犯罪将增加;战略目标是掌控“云”;将发生指向一个国家或组织的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由于所阐述的这一切,我们认为我们的美洲正在回到历来有效的大陆主义的地缘政治,已经不可能略过加入网络地缘政治,它也许是更加具有战略性的维度。由于在阿根廷断电发生的事情,从全球范围来说世界权力的角色们向我们指明了这条道路。

  •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欲破解当代经济困境包括破解金融困境,无论在世界还是在中国,都不能就事论事,不能以经济论经济,更不能就金融论金融,其关键在政治,其破解的门径,要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请教,向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经济学)请教,也要向毛泽东思想请教,这些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来源。

  • 石油地缘政治和地缘地理中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冲突

    石油地缘政治和地缘地理中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冲突

    美国通过侵略和战争占有石油。从2000年起世界上十个已探明石油储备最多的国家中的许多国家已经面对冲突,有的政府被推翻,发生侵略或战争。从2015年起美国已经对伊拉克、利比亚、伊朗、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入侵、干涉或强加制裁。地缘政治的变化导致石油被美国强占。美国从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石油进口增加就是这种占有的一部分。美国攻击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通过该公司在美国的分公司西提戈封锁它价值达70亿美元的资产,这将造成委内瑞拉石油出口计划损失了110亿美元。在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将对占有和控制自然资源和国有企业的未来产生反响,这应当受到所有的人的关注。

  • 《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下卷的写作计划

    《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下卷的写作计划

    下卷的写作内容主要是中国计划分天命、天时、地利、人和、使命五个部分。全书以天命天篇,以使命结尾,中间以天时、地利、人和一部分相贯通。目前第一、第二部分即天命、天时这两部分已完成并合以《气候变迁与中华国运》为书名由海洋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第二部分即地利部分已完成并以《中国地缘政治》为书名,由海洋出版社出版(2009年第一版、2010年第二版、2014年第三版)。第三部分即人和部分,主要写生产关系,包括宗教、金融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以及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中国未来前途命运的极端重要性等,这部分中的宗教部分目前已完成并以《基督教佛教兴起对欧亚地区竞争力的影响》为书名,由清华大学出版社于2015年出版社。后面便是金融对国家安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意义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及其使命等内容的写作。有些内容已有论文发表,有些还在思考过程中。对此给大家有一个说明。

  •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欧亚集团在网络方面提出的警告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特朗普的贸易战有可能发展到网络战,毕竟美国是全球互联网的掌控者,通过网络战打击对手的经济发展,美国具有更大的优势。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使美国再次伟大”,没有把力量重点放在发展自己的科技力量方面,而是竭尽全力千方百计打压其他国家在网络技术和其他关键技术方面的发展。美国动用政府力量全面围剿华为公司就是典型例子,华为公司即不是美国围剿的第一家中国公司,也不会是美国围剿的最后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对此应有所准备。

  • 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发展平台

    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发展平台

    西方国家热衷用地缘政治扩张解释中国“一带一路”实践,本研究综合跨学科理论探索“地缘发展政治经济学”的可能性,为“一带一路”提供新的理论资源。“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地缘发展政治经济平台,通过点上集聚、线上畅通、面上联通、型上成势构建发展的地缘政治经济平台,通过发展新型共同发展模式、新型国际协作模式、新型国际交往模式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 世界格局在2018年的多重变奏

    世界格局在2018年的多重变奏

    世界百年变局,还表现为伴随中美关系巨变而来的现行国际秩序开始进入一个瓦解与重建期。从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到终止伊核协议与《中导条约》,再到扬言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和猛烈抨击北约甚至联合国,美国似乎在抛弃自己苦心孤诣建立起来的战后国际秩序。尽管有人认为美国民主政治体制长期失败所导致的实力衰落、中国的迅速崛起以及俄罗斯的复兴乃现存国际秩序垮塌的主因,但占主流地位的国际自由主义者仍以为,现代美国成功故事的关键支柱便是国际同盟体系的建立,今天特朗普正在摧毁之。

  •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在这其中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在我们眼前看着一个偌大的苏联帝国确实已经没有了,另一个帝国确实已经开始在崩溃了,而昨天还让人家瞧不起的中国却在这瞬间让他们刮目相看了。这种历史上罕有的高浓缩的事件,在我们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让我们这一代人全看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问题在于,中国在这些大变局中却更加生机勃勃,其发展持续三十年后仍强劲有力。这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奋斗的结果,所以说我们是幸运的,这首先归功于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

  • 中国地缘政治研究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全文)

    中国地缘政治研究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全文)

    谈到中国学派的学术研究的立场,张文木在访谈中再三强调,战略研究需要结合中国国情并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服务。所谓国际政治研究中的“客观”“中立”之说的态度是他所不容的,学问尤其是国际政治这门学问是要扎根于祖国这片土地上的。对此,他的态度很明确,如果脱离了这个立场,恐怕就不是一般的学术性错误了。

  • 混合战争是当前国际政治博弈的重要工具

    混合战争是当前国际政治博弈的重要工具

    混合战争是全球化和大量新技术创新之后出现的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在核大战难打、国际矛盾日益尖锐的情况下,这种烈度相对低、效果更好的混合战争正成为国际政治博弈的一种新方式。美国目前的战略决策者对于混合战争有高度的认识,中美贸易战存在着发展成为混合战争的可能。我们在中美博弈中间,要以总体安全观应对,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体系对体系,以混合战对付混合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