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共为您搜索到22篇文章
  • 胡天娇:解决城乡危机与探索红军道路的同构

    胡天娇:解决城乡危机与探索红军道路的同构

    1930年,随着根据地运动的逐步推进,中共中央对革命形势做出过于乐观的估计。为应对党内不同路线的分歧,深入思考红军在城市工作与农村工作的关系问题,以寻乌调查为契机,毛泽东细致考察了寻乌县城的市场。《寻乌调查》深刻呈现出商民农户的困境根植于半殖民半封建的国情,并揭示出红军的出路蕴含于为人民探索出路之中。通过平抑地主、军阀、帝国主义等压迫势力,以农村土改运动带动县城经济,建立工农商广泛的统一战线,红军重新激活了城乡社会,也明确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寻乌调查等新民主主义革命期间一系列的调查工作,使得中国共产党人在农村工作之外初步了解城市的经济运行规律,为新中国建国后处理城乡关系奠定了基础,也为进入新时代的当下中国提供宝贵的借鉴经验。

  • 潘维|论社会进步的标准

    潘维|论社会进步的标准

    社会进步主要基于公共生活演进的自然逻辑,而非应然的价值观和典章制度。如同“城池”是“社会文明”的最初门槛,社会的先进与落后主要反映在当今大都市的治理体系中。放弃而今流行的各种“两分”标准,着眼于国家在生存竞争中的兴衰,作者以两个前提下的三大标尺去解释和衡量社会形态的先进与落后。两个前提是:先进基础设施的密集程度和国防的强大程度。三大标尺是:维护公共财产及其使用秩序的程度,精算公权使用成本与收益的程度,以及劳动者再生产的社会化/均等化程度。可用三个要素证伪上述理论:能否粘合精英与平民,给较大规模的国家提供较强内聚力;能否对国外群体产生较强吸引力;能否为技术与知识的创造和普及提供较优越的环境。

  • 潘维:城市治理,不能抛弃党的组织优势

    潘维:城市治理,不能抛弃党的组织优势

    一切社会组织的背后都是居民楼里的党支部,党支部的背后是居委会党总支、派出所、城管、法院……这都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这样,居民们会为与党员家庭为邻而感到幸运,而每个党员也为自己所属组织的高尚而自豪,为在邻里受到尊敬而骄傲。党和政府花大钱把社区事务“外包”给“非政府组织”,居然不知道本党就是中国最庞大的义工组织,拥有9000万不要钱还倒贴钱去“为人民服务”的党员。若800万党员脱离8200万党员,科层体系脱离400万个支部而成为空中楼阁,那就是我党的悲哀。

  •  重读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思想

    重读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思想

    “农村包围城市”,无疑是GCD革命史上伟大创新。不再把农村作为兵丁和粮草来源,而是实实在在用心去经营农村,用“土改”实现农民“耕者有其田”,用拯救国家拯救民族的伟大理想,凝聚最广大的群众力量。

  • 社会阶层分化不只是城市,农村也在悄悄进行

    社会阶层分化不只是城市,农村也在悄悄进行

    一些早年进城做生意的人多数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他们进城务工、经商,打拼多年,终于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然而他们已经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多数是计划生育一代,不习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更喜欢小家庭单独住。有能力的家庭就为儿女另外买房,没有能力的家庭只能选择返修农村的老房子,老人回到农村生活,把城里的房子和生意逐步转交给孩子。计划生育一代多数出生于11980年前后,他们多数在2000年前后结婚生子,而他们的孩子也已经15岁左右,用不了几年,也将在通过高考进入更高社会阶层和进入打工队伍之间做人生道路的二选一选择题。毫无疑问的是,这个选择也将越来越多地直接取决于家庭的经济收入水平。换句话说,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人的多年打拼形成的贫富差距在城市里早已转化为社会阶层分化和固化,这个趋势在农村也已经悄悄开始了,而且是无法逆转的。

  • 解读医改“转段”:从“农村包围城市”到“以上率下”

    解读医改“转段”:从“农村包围城市”到“以上率下”

    此次出台的《意见》,即意味着医改“新段落”的展开:从设计转入施工,从部门推动转变为全局性的政治任务,从摸着石头过河转入落实顶层设计、从容易处入手转入集中精力打歼灭战……

  • 一亿人口迁往城市后,农村还剩下什么?

    一亿人口迁往城市后,农村还剩下什么?

    城市化一方面导致城市人口拥挤,另一方面则导致农村更加萧条。几千年来维系中国农村自治的根基已经动摇,不仅人口越来越少,而且农村传统文化也在消亡。农村的绝大部分青壮劳动力都已经离开农村,进城打工,现在的农村土地荒芜,人丁稀少,在许多地方可以看见七八十岁的老人在田间劳动,在中西部一些离城市较远的农村基层组织老年化并渐渐失序,农村崩溃或许会成为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 “恐慌性购房”透支中国城市未来

    “恐慌性购房”透支中国城市未来

    “恐慌性购房”导致了房价非理性增长, 透支居民未来的购买力,透支房地产未来需求,助长全社会的投机心理,导致社会分化、贫富差距拉大,影响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在货币现象主导下的楼市,高涨的房价只是资金堆积的假象,一旦政策收缩,恐慌性购房恐难以持续,其风险不言而喻。如果大城市创新能力不足,产业不能及时升级换代,城市发展的动能不能得到适时培育,高房价将把城市拖垮。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与城市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与城市

    针对新自由主义所导致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新自由主义自它诞生之日起,就是要重建阶级力量,特别是重建特权精英阶级的力量,这其中就包括投资银行家和大公司的高管。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城市的分裂;这头是富人的天堂,而另一头却是贫民窟。城市被溶解为一个个富人和穷人的微型国家。纽约市的曼哈顿和布朗克斯就是最好的参照物。

  • 农村老人为何不喜欢与子女同住?

    农村老人为何不喜欢与子女同住?

    农民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弱势群体,进城农民即使可以在城市买房,也最多只能在家乡附近的县城买房,在县城买的房子,子女成年成家后,有了孙子,孙子已到上学年龄,一家人再住在县城的单元房内,往往就会引起距离太近造成的冲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