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生物医药技术的风险、伦理、利益和政治

    生物医药技术的风险、伦理、利益和政治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有相当严格的规定,造成的结果是,如果严格遵守西方国家的制度规定,完成一项医药试验,在西方将耗费极高的成本和漫长的时间。因此,长期以来,为了避开西方国家内部的制度规定,西方医药公司便有一个秘而不宣的惯常做法,就是到西方以外的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做医药试验。表面说,这是因为第三世界国家制度不规范,有漏洞可钻。深层次地说,就是不把第三世界的民众当同样的人,谋取商业利益。贺建奎事件所暴露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如果我们同时考虑到,治病救人的失败数据,实际上等同于杀人伤人的武器运用,那么,这一行为就不仅仅是利益、伦理问题,更是一个战争和政治问题。

  •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贺建奎在去年2月的博客里信誓旦旦地写道:“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令常人匪夷所思的是,此话说完后一个月,贺建奎就申请了CCR5基因编辑胚胎项目。扒一扒贺博士的另一重身份,或许可以解开谜团:他除了是一名科学家,名下还拥有多家企业股权。天眼查消息显示,贺建奎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身兼资本和技术的双重身份,贺建奎是否也是一个“化身博士”?当资本驱使技术时,我们对没有应用基础,也无法控制风险,藐视伦理,践踏法规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可以感到惊诧,但是不应该感到奇怪吧?

  •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一个“阴谋论”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一个“阴谋论”

    在这个差不多近两年的精心设计的周密计划中,核心人员都有谁?哪些人知道、参与?说的再明白点——在这个费尽心机的倒计时计划中,是否有米国人知情和参与?2012年,湖南爆发了“黄金大米事件”,米国某大学制作了用“黄金大米”烹调的食物,偷运进中国海关,由国内相关部门和人员给湖南的孩子做实验。且不说“黄金大米”本身,这一操作过程就违背了中国多项法律以及科学实验的多项原则。那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背后是否有类似的行为?即:贺建奎只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极尽细致的保密工作延续很久,只为了将生米做成熟饭,利用某些中国科技人员的功利心,以一个既成事实而冒天下之大不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