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共为您搜索到25篇文章
  • 混合战争是当前国际政治博弈的重要工具

    混合战争是当前国际政治博弈的重要工具

    混合战争是全球化和大量新技术创新之后出现的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在核大战难打、国际矛盾日益尖锐的情况下,这种烈度相对低、效果更好的混合战争正成为国际政治博弈的一种新方式。美国目前的战略决策者对于混合战争有高度的认识,中美贸易战存在着发展成为混合战争的可能。我们在中美博弈中间,要以总体安全观应对,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体系对体系,以混合战对付混合战。

  • 张全景:关于当前世界格局的几点看法

    张全景:关于当前世界格局的几点看法

    当前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我认为,当前世界处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主要矛盾是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的矛盾,集中表现在美国与中国的矛盾。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时刻“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图谋没有丝毫改变。用毛主席的“三个世界”理论分析,当前,美国是第一世界,中国、俄罗斯以及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还是第三世界,其他国家是第二世界。

  • 朱佳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

    朱佳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

    最近一个时期,美国当局正在同许多国家打贸易战。然而,同中国的贸易战无论激烈程度还是性质,都与其他贸易战有所不同。为了应对美国当局的新遏制政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进入新时代后,更高地举起了和平发展、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大旗;更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秩序;在国内,则以更大的决心推出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一系列举措;与改革开放的初心对表对标、校正偏差,强调绝不照抄照搬他国的制度模式,不用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评价体系剪裁我们的实践、衡量我们的发展。这一事实告诉人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确实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中国在与世界经济接轨中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市场经济与政府作用相结合,合乎国情,有利有效。

  • 大国博弈将如何改变世界格局?

    大国博弈将如何改变世界格局?

    以美国为霸主的世界既有秩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这种变革不以某个国家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某个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发达国家的相对衰落,发展中国家的兴起正在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不承认这一点,就等于相信发达国家可以永享繁荣和幸福、发展中国家只能永远沦为发达国家的附庸,只能永受发达国家奴役,因此我们要有世界格局必然发生变革的思想,坚决摒弃将美国、将西方发达国家神化的思想,坚决反对西方文明是历史文明终结的思想。世界格局的变革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而是需要一种水滴石穿的恒久力量,要打破美国的独家霸权,要打破美国对全球事务的垄断,要打破西方文明是历史终结的思想,就必须打破现有力量格局,重新实现全球力量的再平衡,需要世界上各种力量特别是发展中国的共同努力,形成合力,如果都像韩国、墨西哥等国一样,一受到美国的威胁,或为了一点小利就对美国妥协投降,那么整个世界力量将被美国分化,美国的霸权将永世长存,发展中国家将永受美国奴役。

  • 美开启对中俄新冷战!对华全面贸易战之时就是解放台湾之时!

    美开启对中俄新冷战!对华全面贸易战之时就是解放台湾之时!

    当今世界,中美俄三足鼎立,美国仍然超强,中俄均有一长一短,中国强在经济弱在军事,俄则强在军事弱在经济。面对美国同时对中俄冷战,以中俄今日之力量,分则孤木难支,难以抗衡,可能被各个击破:合则则战略互补,强强联合,力量倍增;守则力量不足,处处设防,处处无防;攻则主动有余,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因此,中俄都必须跳出“美方出题我做作业”和各自单打独斗的格局,着眼长远,取长补短,加强战略协作和互动,特别是要在军事和经贸领域加强战略互信与合作,推动战略合作走实走深。目前,中俄两国元首习普6年已会晤达30多次,显示出中俄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中俄战略合作的潜力巨大!

  • 打破新旧殖民主义霸权—毛主席如何争取世界

    打破新旧殖民主义霸权—毛主席如何争取世界

    夺取第三世界市场,虽然我们付出了代价,但是,切断了新旧殖民主义的殖民触角,为中国建立和主导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提供了决定权,为中国发展和第三世界贸易关系提供了基础。

  • 美俄争锋,中非合作,如何看中美俄的谋势与伐兵?

    美俄争锋,中非合作,如何看中美俄的谋势与伐兵?

    当前美国不仅对中国发动了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而且还向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发起贸易战,其目的是想获得财富,是想“让美国重新伟大”,这也是在争势,特朗普欲以其强大的国家实力稳固美国对全球的统治。然而这种失道所获得的势必然引发全世界的反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仅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会反抗,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国会反抗,而且德国、加拿大、法国等美国的盟友也会反抗,或许美国正在陷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搜刮到了再多的财富又如何?最会必然会因失道而失势,因失势而失败。

  • 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

    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

    苏日追赶美国失败表明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大国赶超陷阱”,但陷阱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参与大国博弈的国家必然会坠入陷阱,而是意味着大国间的赶超在达到一定层次后难度会陡增,其中就包括美国及其盟友对华态度与政策的大角度转变。

  • 美将中俄树为对手的冷战逻辑

    美将中俄树为对手的冷战逻辑

    事实上,“总统”不属于特朗普本人,而属于社会结构和国家结构,属于产生了社会结构和国家结构的美国历史。特朗普总统的“自然身体”不得不让位于“社会身体”和“国家身体”,而后者决定了,美国必然要寻找强大国家为其竞争对手。

  • 同时对抗中俄,美国打定主意要两面作战

    同时对抗中俄,美国打定主意要两面作战

    很多人天真的以为,美国要么以中国为主要对手,要么以俄罗斯为主要对手,不可能把中俄一勺烩,所以,当他们看到美俄在中东、在乌克兰等地进行激烈对抗的时候,不免欣喜释怀,以为美俄之间的对抗已然呈现取代中美对抗的趋势,中国又有了在美俄之间游移逢源的战略机遇。遗憾的是,美国白宫与美国国防部的上述两份文件犹如两盆凉水,兜头浇了下来。现在,全世界都看得明白,美国不仅把中国与俄罗斯并列为两大主要战略对象,而且中国拔得其中的头筹,想躲也都躲不开了。这就是说,美国已经打定主意,要同时把中俄两国击败。

  • 如何击败“强敌”中俄?五角大楼拿出了路线图……

    如何击败“强敌”中俄?五角大楼拿出了路线图……

    美国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提出,开展长期战略竞争需要外交、信息、经济、金融、情报、执法和军队等国家力量的无缝整合。 与其他任何国家相比,美国都能够扩大竞争空间,在己方占优势、对方占劣势的领域主动对竞争对手发起挑战。一支更具杀伤力的军队,实力强大的同盟及伙伴,美国的技术创新和文化底蕴,将会产生决定性的、持久的美国军事优势。

  • 大国之间的博弈,早已转变为金融领域的攻防较量

    大国之间的博弈,早已转变为金融领域的攻防较量

    当今世界,金融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与每一个人的生活紧密相连。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金融还要不断脱胎换骨,迭代演化。大国之间的博弈,已经不再表现为战场上的殊死拼杀,而是金融领域的攻防较量。

  • 今后2年是赌国运的关键时期

    今后2年是赌国运的关键时期

    大棋局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阶段,今后2年左右的时间将是棋局博弈的白热化阶段,也是决胜阶段,我们一直所说的棋局演变和焦点时刻都将在此期间得到淋漓的展现,大国博弈将在这个阶段赌出今后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国运。可喜可贺的是中国军事实力和科技的高歌猛进,以及强有力的领导层,这在将来的大国博弈中是极为重要的。而趋势最大的变数仍是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