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暴徒“天眼”背后的魅影

    暴徒“天眼”背后的魅影

    根据港台网页上的介绍,“香港电台”是“政府部门”,一直采用独立自主的编采方针营运,作为政府以公帑营运的机构,理应以支持政府、唱好政府为主导,积极传播特区政府的施政声音,成为特区政府与民众沟通的桥梁。但是,“香港电台”却屡屡离经叛道,多年来,该台的记者、电视节目及电台经常出现批评政府施政失误的言论,其节目非常偏颇,节目从选材到嘉宾无不倾向反对派阵营,为反对派鸣锣开道,多次抹黑政府和警队,成为“吃奶骂娘的白眼狼”!

  •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今天的世界,纪实是主流。”王宏甲对报告文学充满了信心。他不使用“非虚构”这个概念,文学在他眼里就是两种,一种是虚构,一种是纪实。就如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你不能说这是男人那是非男人,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说这是虚构,那是非虚构呢。

  •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尽管腐败是怎样地破坏着我们的社会,侵害人民利益,但优秀的领导干部也是存在的。会看到那些有可能影响数百万人行动的思路和决策,那些思路内部的高山流水,决策的心灵风暴,也是惊心动魄地感动着我们心灵的。无论干部还是群众,面对他们,如果感到了自己的渺小,那就一定是看见了崇高,那就是报告文学所应当去虔诚地热情满腔地撰写的篇章。去写出来,在当今看,可能具有新闻性;在未来看,那就是我们民族辉煌的历史。

  • 王宏甲:《中国天眼:南仁东传》创作谈

    王宏甲:《中国天眼:南仁东传》创作谈

    中国天眼的建造历程无疑是艰苦卓绝的。我感到最不能忽略的是南仁东和他凝聚起的团队在非常的困境中找回“自力更生”。

  • 历历星河二十载 ——纪念“天眼”之父南仁东

    历历星河二十载 ——纪念“天眼”之父南仁东

    南老的路从梦想出发,不是向前的艰难前行,而是向上的不断攀登,为此他开始一砖一瓦地凭空修建。诚然,现实是残酷的,二十年建出了最大的眼睛,却没能等到睁眼的那一天。但这是无所谓的,他把希望留给了我们。求知,本就是前赴后继的过程。

  • 造出震惊世界的“天眼”,但他却永远闭上了双眼

    造出震惊世界的“天眼”,但他却永远闭上了双眼

    他报效祖国,无私奉献,肯定心里也没有渴求过,能有多少人能知道他、记得他。可我们却不应该觉得,这就是理所应当啊。一个民族,正是有像他这样,仰望星空的人,我们的民族才能有希望。龙之角,凤之冠,国之栋梁,有些人的伟大,无需用"院士"证明,因为苍天有眼,大众有心!他永远闭上了眼睛,却为祖国,全人类,打开了另一只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