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共为您搜索到14篇文章
  • 从美国电影看美国种族问题

    从美国电影看美国种族问题

    在高额利益的面前,本就重视商业的西方人再也按捺不住。为了减轻自己的负罪感,他们为这丑陋的行径找了一个“正当”的理由。欧洲有不少人制造出“黑人天生低人一等”的说法。德国生理学家托马斯·舍梅林声称,非洲人是生性“适于充当别人的奴隶”,是“能够逆来顺受的人”。荷兰医生凯珀也说,欧洲人不仅在身体上,而且在智力上,都要比非洲人高一等。他们甚至以宗教为工具,肆意解读《圣经》,为自己鞭打奴隶寻找借口,并为黑奴洗脑,以便更好地控制他们。

  • 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奴隶”最多?

    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奴隶”最多?

    印度现代奴隶中有3/4以上都是贱民种姓的。由于种姓限制,这些人没有受过很好的劳动技能教育,对金钱也缺乏观念,业主奴役他们更不会受到社会舆论的抵制。为了避免这些奴隶工人惹出乱子,经营者还经常对他们施以行动自由的限制,不允许他们走出工地,更不能和外人交谈。这些奴隶当中,甚至还让人心碎地混着一些童工。和因为自己借钱而变成奴隶的成年人相比,孩子对自己奴隶的命运甚至没有选择的空间。他们成为奴隶唯一的原因,就是家里的长辈欠了有钱人的钱,这让孩子们一出生就被打上了现代奴隶的印记。这种孩子被称为“代际奴隶”,在现代印度奴隶制中同样常见。

  •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

  • 美国“西进”的终极目标——剑指中国

    美国“西进”的终极目标——剑指中国

    以美国为首的各基督教差会企图征服中国,这本来是20世纪初的历史事实,当时在中国的基督教徒们,为了迷惑大众,将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的中译文表述为“中华归主”;可是,不知道今天的学者为何将其名称改译为“中国基督教事业统计”。这样一来,在今天的读者眼里,很难看出当时惊心动魄的历史危机,反而觉得帝国主义侵华力度不够,为之遗憾不已,使人们容易不知不觉丧失历史方向感……

  • 郭松民:我们真的

    郭松民:我们真的"极易变成奴隶,变了后万分喜欢"吗?

    奴隶哲学的盛行,将会把一切不公平说成是公平,把一切不平等美化成平等。社会活力因此被窒息,国家也将失去通过不断改善而获得进步的机会。今天,中华民族要继续进步,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反思和批判奴隶哲学!

  • 毕业之后,你做了主人还是奴隶

    毕业之后,你做了主人还是奴隶

    每当毕业季来临,我们都会在手机里看到来自各种方面的祝福、鼓励,看到各种用唯美的文字堆砌而成的对校园生活的回忆。然而最可悲的是,在毕业生们把实现个人价值当作奋斗目标时,他们最终却不得不成为替老板的资本增值服务的机器。

  • 工人与奴隶谁更悲惨?——唯物史观中的现代性批判意识

    工人与奴隶谁更悲惨?——唯物史观中的现代性批判意识

    某些学者借马克思主义的片言只语宣传所谓现代化的普世性,只不过是企图论证今天资本主义仍然具有道路先进性、理论先进性、制度先进性,为复活的富豪们发动“颜色革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提供理论依据罢了,这恰恰与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

  • 法国作家阿藏:未来是富人及其奴隶构成的“智能城市”

    法国作家阿藏:未来是富人及其奴隶构成的“智能城市”

    阿藏认为,未来会出现由富人和他们的奴隶构成的智能、互联的“智能城市”,而在这样的城市周围,则是被他们的奴隶放弃的,拱手交给他们的土地。这是我们能够想象的噩梦;但要阻止它发生,取决于我们。

  • 西方现代营销:制造品牌消费奴隶

    西方现代营销:制造品牌消费奴隶

    这是中国品牌首先在思想上颠覆西方品牌,最终通过开创性的伟大实践,胜利地完成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根本大战略。这也是人类的品牌消费回归理性与精神,回归自由与尊严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