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共为您搜索到104篇文章
  • 这面“镜子”,照出“美式人权”危机!

    这面“镜子”,照出“美式人权”危机!

    在美国,无论自由派学者还是保守派学者,都赞同一个基本事实——美国社会存在严重的不平等。造成不平等的深层次制度原因在于,美国政府和政党长期被利益集团操纵和俘获,无法制定和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的税收、产业和社保政策。面对此次疫情,美国社会在阶层和经济方面的不平等进一步暴露和加剧。对于社会弱势和边缘群体的生存照顾,代表了一个社会的良心,也是验证一国真实人权状况的试金石。疫情期间,美国的“残酷资本主义”特征暴露无疑,致使老年人、无家可归者和儿童陷入悲惨境地。

  • 特朗普强化对委内瑞拉制裁,马杜罗能扛住吗

    特朗普强化对委内瑞拉制裁,马杜罗能扛住吗

    虽然既有经验表明,马杜罗政府不会轻易屈服于美国的制裁压力。但是,近年来委内瑞拉所面临的复杂内外形势已使马杜罗政府相当脆弱,它能否应对美国制裁带来的挑战越来越成为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 王玉涛:政权更迭——美国推行霸权始终不变的主题

    王玉涛:政权更迭——美国推行霸权始终不变的主题

    美国在追求霸权过程中,为实现既定目标,它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行径已成为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严重威胁,成为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首要障碍。因此,广大发展中国家必须团结一致,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为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而努力。

  • 委内瑞拉国会选举乱局透视

    委内瑞拉国会选举乱局透视

    委内瑞拉国内经济、社会形势的恶化已经产生外溢效应。近年来委内瑞拉出现大规模的人口外流。截至2019年,大约470万委内瑞拉人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前往国外,哥伦比亚、巴西、厄瓜多尔、秘鲁等周边国家是他们主要目的地。据估计,到2020年底,外流人口规模可能将达到650万。联合国指出,这将是拉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外流潮之一。拉美国家普遍担心,委内瑞拉的人口外流将使它们面对无法承受的经济压力。

  • 这个美国“册封”的山寨总统,才一年就活成笑话!

    这个美国“册封”的山寨总统,才一年就活成笑话!

    在反对派内部,瓜伊多正在失去号召力。从去年11月份开始,有几个小反对党公开与瓜伊多作对,和马杜罗政府直接对话。新选上的议长帕拉原来也是一个反对派政党成员,从去年底开始严厉批评瓜伊多。相比之下,马杜罗非但没有垮台,而且看起来地位比一年前还稳了一点点。经挪威斡旋,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的代表于2019年7月8日在巴巴多斯举行第三轮对话。马杜罗还表示会继续跟反对派进行沟通。外援显然也没有给瓜伊多“给力”的帮助。

  • 从玻利维亚的政变看美国的战略焦虑和盲动

    从玻利维亚的政变看美国的战略焦虑和盲动

    在美国的政客看来,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搞政变,既可以逐个砍倒拉美的左翼红旗,打击中俄(欧)在拉美日渐增长的影响力,又能让国际资金回流美国,救美国的三市,救美国的经济,一箭多雕,这是多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尽管从长远来看美国的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战略焦虑和盲动,只能短时续命,并不利于美国霸权的维护,但美国的利益集团和政治精英迷之自信地认为,拉美地区作为美国的“后院”局势可控,一切尽在掌握中。

  • 委共在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召开之际的声明

    委共在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召开之际的声明

    随着资本的国际化,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具有世界性。因此,在我们的每一次干预中,我们都能感觉到同样的困难和威胁是如何威胁工人的。如干预、战争、法西斯主义、反共产主义、反人民的侵略。这不仅是由资本主义通过其剥削逻辑在所有国家制造了这些问题,而且资本家有一种共同的国际战略,以帮助他们反对世界上的工人和被压迫人民的利益。因此,作为委内瑞拉共产党人,我们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项紧迫任务是为全世界的工人提供集体领导和共同斗争纲领,使我们能够更有效地对付国际资本主义攻势。

  •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最近的一些政治暗杀正在加剧这种气氛。委内瑞拉与美国结盟的哥伦比亚政府边界的紧张局势继续存在。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的坚实基础是不会让革命被推翻的,也不会让紧张局势继续升级。马杜罗和统一社会主义党的主要任务是团结委内瑞拉,而不是让委内瑞拉升级为内战状态。

  •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以前的传统革命是要改造社会结构,现在的革命只是要完成象征性的改变。比如说,能说委内瑞拉的问题都源自马杜罗?推翻了他,委内瑞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乌克兰式陷阱”告诉我们,这类抗争活动搞完了,除了自己的更大痛苦和极度失落,实现不了任何真实诉求,反倒是政府换来换去,社会更乱人民更苦。的确,发生抗争的社会是存在问题的,但社会问题的症结和抗争者们找到的那个原因常常是对不上的。认知的这一错位就会带来巨大问题。这也是主义和问题的区别。谁都不宜搞自由民主的这套主义,而应该通过具体社会改革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博弈中的利益合作。这才是对社会问题有建设性的解决态度。

  • 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电能战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电能战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2019年3月委内瑞拉爆发了近年来持续时间最长、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停电事故。各种证据表明本次停电事件是由美国及其盟友发动以电能战为主,经济封锁、外交孤立、舆论导向等多种方式为辅的混合战争。美国通过网络和人为方式开展破坏,对委内瑞拉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激发了普通民众怨恨心理,导致委国内秩序进一步动荡。虽然马杜罗政府积极应对,但大范围停电重创了经济和政府形象。美俄等大国不断创混合战理论并成功应用到实践。中国应加紧相关理论研究,高度重视基础设施安全。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石油地缘政治和地缘地理中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冲突

    石油地缘政治和地缘地理中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冲突

    美国通过侵略和战争占有石油。从2000年起世界上十个已探明石油储备最多的国家中的许多国家已经面对冲突,有的政府被推翻,发生侵略或战争。从2015年起美国已经对伊拉克、利比亚、伊朗、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入侵、干涉或强加制裁。地缘政治的变化导致石油被美国强占。美国从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石油进口增加就是这种占有的一部分。美国攻击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通过该公司在美国的分公司西提戈封锁它价值达70亿美元的资产,这将造成委内瑞拉石油出口计划损失了110亿美元。在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将对占有和控制自然资源和国有企业的未来产生反响,这应当受到所有的人的关注。

  • 越南对委内瑞拉危机发声:美国搞的“和平演变”

    越南对委内瑞拉危机发声:美国搞的“和平演变”

    时至今日,美国在委内瑞拉实施“和平演变”战略的各项措施基本上遭到了失败。然而,美国并没有放弃颠覆马杜罗总统政权、由一个受华盛顿控制的政权取而代之的阴谋。因此,专家们预测称,在未来时间内,委内瑞拉的局势演变将更加激烈更加复杂。如果马杜罗总统的政权不采取有效措施来解决经济社会危机,制止境内外敌对势力勾结的阴谋,与反对派找到共同点,那么这个国家爆发内战的可能性很大。到那时候,美国可能直接或通过一场代理人战争来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涉。这可能导致俄罗斯和中国的干预以保护他们在委内瑞拉的利益,将使这个国家成为第二个利比亚、伊拉克或叙利亚,拉美地区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中东火药桶”。

  • 美对委内瑞拉新战略:集体惩罚企图饿死社会基层

    美对委内瑞拉新战略:集体惩罚企图饿死社会基层

    制裁的惩罚对委内瑞拉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2017—2018年已造成4万多人死亡,包括美国对委内瑞拉平民集体惩罚的定义造成的死亡,在日内瓦和海牙的国际公约中对此有过描述,美国是这些公约的签字国。根据国际法和美国签署的条约,这些制裁是非法的。但是这对特朗普、他的盟友、同谋和委内瑞拉激进的反对派来说不大重要。

  •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罪恶历史与现实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罪恶历史与现实

    人民意识到美国的侵略和委内瑞拉政府的错误。他们想纠正错误和调整。马杜罗总统的政府支持与非暴力的反对派对话。委内瑞拉人正在发展与俄罗斯、中国、伊朗、土耳其、玻利维亚、墨西哥和其他独立的国家的关系。拉丁美洲已经遭受了几十年美国的剥削和统治,但是也拥有一部民众成功抵抗的历史,包括墨西哥、玻利维亚和古巴的革命和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的社会运动和后来选举的胜利。特朗普总统和他的由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总统任命的负责委内瑞拉的特使艾布拉姆斯组成的暗杀随从人员已经对委内瑞拉人民宣战,但是至今委内瑞拉人民没有被打败。斗争还在继续。

  • 黑水雇佣兵团卷土重来,帮助美国政府对付委内瑞拉

    黑水雇佣兵团卷土重来,帮助美国政府对付委内瑞拉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不久,普林斯的公司成为首批进入该国的私人军事承包商。美国政府与“黑水”公司签署合同,让后者为美国国务院人员提供保护。2007年,“黑水”雇佣兵在巴格达射杀了17名伊拉克平民,引发国际社会愤怒。同年12月,该公司的一名雇员因卷入该事件被判谋杀罪,另外3名雇员被判过失杀人罪。此后,普林斯将“黑水”公司更名并出售,但美媒注意到,他名下还有一家名为“黑水美国”的企业,业务范围包括销售军械。2016年以来不断有消息称,他企图游说特朗普政府,用承包商旗下的合同制员工逐步取代在阿富汗执勤的正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