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共为您搜索到279篇文章
  • 打付国豪的手,砸烂了西方媒体的如意算盘

    打付国豪的手,砸烂了西方媒体的如意算盘

    历史一定会记住这一天,2019年8月13日,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仅仅因为中国人的身份,就被暴徒捆绑、殴打!历史也一定会记住付国豪的名字,这个记者孤身一人,在面对着上百个暴徒的情况下,在明知自己很可能被围殴致死的情况下,挺直脊梁,绝不屈服,展现出了中国人的气节!虽千万人吾往矣,付国豪,是真正的英雄!

  • 徽剑:新闻自由旗帜下的香港媒体黑幕重重

    徽剑:新闻自由旗帜下的香港媒体黑幕重重

    有评论说:整个媒体都掌握在反对派的手里,你看电视新闻每天报道内地负面的多,还是报道正面的多?这是个耳濡目染的过程。有没有负面不重要,重要是媒体怎么扭曲报道这个才重要。在香港真理部是掌握在反对派手中,所以你说什么都是白搭,就这么简单。

  • 西方“第四公权力”的随想

    西方“第四公权力”的随想

    所谓“第四公权”的媒体,已经走到了这样。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西方社会其实已经无可救药,因为已经不太可能做出任何大的改变。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很难在这样的媒体舆论环境中出来,对社会的任何改变,都会掩盖在嘈杂的争吵声中,有几个人能够顶得住这种舆论的巨大压力?以前并不觉得中国的社会制度的优越性。甚至在读书的时候,受到很多西方媒体的影响,觉得舆论自由约束太多。现在渐渐明白,新自由主义操控下的媒体,终究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很多年以后,人们回顾起“百年变局”,会不会想起,当年的舆论是如何翻云覆雨的?然而,我更相信,人们是健忘的,因为媒体会过滤掉很多东西。人们只是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当代”,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 西方媒体在香港动乱中的所作所为是一面镜子

    西方媒体在香港动乱中的所作所为是一面镜子

    西方媒体和香港反对派媒体在香港动乱和暴乱中的所作所为是一面镜子,让人们看清楚与他们狼狈为奸的国内一小撮人追求的所谓的“新闻自由”是什么东东?以及如果放任他们胡作非为,会给内地的社会稳定和人民的正常生活带来些什么。

  • 假冒遇难女孩的父亲发声,资本媒体底线在哪?

    假冒遇难女孩的父亲发声,资本媒体底线在哪?

    本来一个社会,媒体的唯一底线是实事求是,而在资本利益的驱使下,实事求是成为了媒体随时能够抛弃的东西,就像我们日常使用卫生纸,随时随地的都可以扔掉,当媒体造假都成为一种习惯,我们的社会中还能存在多少真实呢?又有多少人能够有一个正确的社会认知呢?!

  •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工程为什么这么招黑?一则是一些反对者是理想的环保主义者,他们不懂河流和水利工程,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二则三峡工程在国外已经从技术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留心观察,国内外黑三峡的声音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但偏偏在舆论上涉及三峡的质疑与争议不断。这几天新一轮质疑三峡工程的声音就肇始于国外的社交媒体。还是用现实说话吧,三峡工程迄今没有出过任何大的问题。当然,围绕三峡工程的争议一段时间里并不会消失,我们只是忍不住替三峡工程叫屈,它似乎成了一个背锅侠,挨着不挨着的不好事情都往它头上套。有点冤,但也让它更可敬。

  •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鹿野:某些媒体对良渚的报道并不准确

    事实上,关于良渚文化探索历程的资料并不难找,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相关人士太不认真的缘故,仍然在报道中出现了偏差,导致有很多人被带了节奏。因此,我希望朋友们以后要是再看到某个领域“民国时期异常辉煌,以后陷入停滞,80年代以来才开始恢复发展”这种三段论句式,最好不要先盲目的相信。一般只要认真查一下相关资料,就会得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

  • 被严重低估与误解,国人欠他一个公正和道歉!

    被严重低估与误解,国人欠他一个公正和道歉!

    为什么网上会有那么多误解甚至恶毒攻击杨振宁的文章呢?笔者认为,这是因为靠抢人才起家的美国绝对不能容忍世界一流人才回流中国!也绝对不能容忍中国复制美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成功经验!现在,我们从美国封杀中兴、华为的伎俩中也不难看出美国当年的险恶用心!

  • 台湾和香港的某些人还有救吗?

    台湾和香港的某些人还有救吗?

    反智横行,民粹起哄,故步自封,愚昧招摇,这是今日港台社会的另一面,而西方的衰退和各种乱象,似乎也逐渐在这两个地方上演,虽不能说是“等同”,但至少有了混乱与衰败的“迹象”。一个社会要坏,那往往是从思想开始的。所以,不管是台湾,还是香港,问题都出在了两个地方:教育渗透和舆论渗透。因此,如果要想拯救香港和台湾,绝对不能单纯地以“大陆的经济扶持”为主要途径,最主要的还是立足于教育风气的“端正”以及舆论场合的“睿智”,因为教育坏了,根基也就坏了,舆论坏了,路线也就坏了。当然,最终要想拯救走向迷途的台湾和香港,那就必须实现祖国真正的“和平统一”,有时候软的不行,硬的就得上,我们应对横行的小丑和外部敌对势力做出应有的处置,中国人只有抱团才有希望,只有团结才有未来。

  • 美国反垄断调查背后硅谷科技巨头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美国反垄断调查背后硅谷科技巨头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随着数据收集的不断深入,科技公司发生的隐私数据泄露事件层出不穷。2018年3月,英国战略交流实验室公司(SCL)和剑桥分析公司通过关联 Facebook登陆的第三方应用,这两家机构共计窃取了27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信息,而且挖掘了大量的好友信息,导致泄露的数据规模高达5000万人——这是 Facebook 史上最大规模的数据“泄露”事件。因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和数据从方方面面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与其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在一个技术代表一切的时代,隐私和道德是什么样的?国家又该如何来保护我们?

  •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所谓的“伊朗危机”将没有尽头,也将没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兰反美政权存在一天,美国就一天也不会放弃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战胜一切危机,正如伊朗总统所说,“抵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常见诸于外交和舆论媒体的所谓通过谈判来解决,不过是无聊的扯淡而已。

  •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这些年来,由于外资涌入中国,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阶层——买办阶层,在媒体上露面的外国大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基本上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取了巨额的利润,这些人也分到了一杯羹,成为了有钱人和所谓的“社会精英”。其他还有一些在中美贸易和其他交往中赚了钱、发了财的人,也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在中美贸易战中,这些人最关心的不是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尊严和人民的利益,而是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因此,对于中美贸易战,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是真心希望美国赢、中国败,而不是什么“误判”。

  •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广播记者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在耶鲁大学就读本科期间在中央情报局实习。根据维基百科,库珀的舅公威廉·亨利·范德比尔特三世(William Henry Vanderbilt III)曾是战略情报局特别行动部的执行官,在该间谍组织创始人威廉·“疯狂比尔”·多诺万(William“Wild Bill” Donovan)手下工作。尽管维基百科作为消息来源往往可疑,但范德比尔特参与过战略情报局工作一事与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会雇佣极其富裕的人士参与海外冒险的说法十分一致。

  • 吕新雨:什么是数字时代的劳动?

    吕新雨:什么是数字时代的劳动?

    革命总是在不断的死去中得以复活。今天,数字媒体时代的全球霸权正在占据世界历史舞台,前所未有的人类“无产阶级”化的过程已经开启,它也预示着数字媒体作为不断扩大的全世界网民和“码农”的栖息地和劳动场所,其政治意义越来越重要。在这一过程中,国家、主权、主体、族群、阶级和人民等等一系列塑造十九和二十世纪的政治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新的历史动力呈现,权力的动态拓扑图会更加扑朔迷离。然而,从来都没有救世主,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全靠我们自己——这依然是互联网时代世界历史的辩证法。

  •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这些技术和动摇-肢解方法使国家在实现总统五月指令时刚刚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造成了政治运动、“奋发图强”的假象,却悄无声息、严重削弱俄罗斯的战略主体性,使其陷入历史困境。任何明智的思想、倡议都会被故意导向奇谈怪论,受到批评、污辱、讥笑,走向自己的反面。“特洛伊木马”在自由主义马厩中乱踢乱踏,总想把幼稚者、外行抛下马鞍。

  • 尹建杰:“毕福剑复出”是一个伪话题

    尹建杰:“毕福剑复出”是一个伪话题

    不知道毕福剑此次“复出”背后有没有势力作推手,如果真有,他应该清醒地予以拒绝。由一个被人利用的工具,转变成一个与危害社会的势力作斗争的正人君子,这是他本人的进步,更是社会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