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共为您搜索到269篇文章
  •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所谓的“伊朗危机”将没有尽头,也将没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兰反美政权存在一天,美国就一天也不会放弃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战胜一切危机,正如伊朗总统所说,“抵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常见诸于外交和舆论媒体的所谓通过谈判来解决,不过是无聊的扯淡而已。

  •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这些年来,由于外资涌入中国,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阶层——买办阶层,在媒体上露面的外国大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基本上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取了巨额的利润,这些人也分到了一杯羹,成为了有钱人和所谓的“社会精英”。其他还有一些在中美贸易和其他交往中赚了钱、发了财的人,也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在中美贸易战中,这些人最关心的不是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尊严和人民的利益,而是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因此,对于中美贸易战,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是真心希望美国赢、中国败,而不是什么“误判”。

  •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广播记者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在耶鲁大学就读本科期间在中央情报局实习。根据维基百科,库珀的舅公威廉·亨利·范德比尔特三世(William Henry Vanderbilt III)曾是战略情报局特别行动部的执行官,在该间谍组织创始人威廉·“疯狂比尔”·多诺万(William“Wild Bill” Donovan)手下工作。尽管维基百科作为消息来源往往可疑,但范德比尔特参与过战略情报局工作一事与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会雇佣极其富裕的人士参与海外冒险的说法十分一致。

  • 吕新雨:什么是数字时代的劳动?

    吕新雨:什么是数字时代的劳动?

    革命总是在不断的死去中得以复活。今天,数字媒体时代的全球霸权正在占据世界历史舞台,前所未有的人类“无产阶级”化的过程已经开启,它也预示着数字媒体作为不断扩大的全世界网民和“码农”的栖息地和劳动场所,其政治意义越来越重要。在这一过程中,国家、主权、主体、族群、阶级和人民等等一系列塑造十九和二十世纪的政治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新的历史动力呈现,权力的动态拓扑图会更加扑朔迷离。然而,从来都没有救世主,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全靠我们自己——这依然是互联网时代世界历史的辩证法。

  •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

    这些技术和动摇-肢解方法使国家在实现总统五月指令时刚刚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造成了政治运动、“奋发图强”的假象,却悄无声息、严重削弱俄罗斯的战略主体性,使其陷入历史困境。任何明智的思想、倡议都会被故意导向奇谈怪论,受到批评、污辱、讥笑,走向自己的反面。“特洛伊木马”在自由主义马厩中乱踢乱踏,总想把幼稚者、外行抛下马鞍。

  • 尹建杰:“毕福剑复出”是一个伪话题

    尹建杰:“毕福剑复出”是一个伪话题

    不知道毕福剑此次“复出”背后有没有势力作推手,如果真有,他应该清醒地予以拒绝。由一个被人利用的工具,转变成一个与危害社会的势力作斗争的正人君子,这是他本人的进步,更是社会的进步。

  • 冯象:保护知识产权应兼顾群众利益

    冯象:保护知识产权应兼顾群众利益

    我们的知识产权制度是否已经走上通往大马士革之路?我以为是如此,虽然它尚未经过保罗式的皈依,也未聆听到救恩之音。但是,未来清晰可见,只要全球知识产权能够走出耶路撒冷,向大流散中的子民传布,它能够夸耀的就不再是旧的律法,而是新的信仰。

  •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文在寅真想彻查这件事情,或者说,真想借这件事情扳倒韩国一手遮天的财阀们,需要满足三个基本条件:1、韩国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不受外国力量控制。2、韩国拥有一个深入基层、如臂使指的高效、现代化的政党。3、韩国拥有一支饱受人民信任,并且听党指挥的强大军队。这三个条件,文在寅政府一个都没有,拿什么和财阀斗?勇气吗?赌上性命吗?

  • 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

    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

    媒体融合发展是一篇大文章。面对全球一张网,需要全国一盘棋。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从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对媒体融合发展的支持力度。各级宣传管理部门要改革创新管理机制,配套落实政策措施,推动媒体融合朝着正确方向发展。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不断提高治国理政能力和水平。

  • 为何翟天临的错误板上钉钉, 粉丝还极力维护?

    为何翟天临的错误板上钉钉, 粉丝还极力维护?

    由于媒介对这些明星的生活、工作、喜好、情感、绯闻以至外貌、服饰、发型等等不厌其烦地报道,甚至对他们的不良习惯、低级趣味也津津乐道,形成这样一种信息环境,受众特别是青少年就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对他们追捧、谈论、向往。媒介包装明星,把他们的形象传播到千家万户,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最熟悉的陌生人。特别是“在电视弥漫四方的播散渲染下,明星成了大众挥之不去的白日梦”。而目前那种广为人知的疯狂粉丝――他们因为追星而从匿名的大多数中脱颖而出,开始成为媒介报道的对象。媒介包装、塑造并大量传播明星形象,主要是其背后的经济利益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压力的驱动,特别是当这些人已经成名,成了具有极高传播价值的对象时,媒介更是不愿意放过,否则在发行量或收视率的比拼中就会处于下风。

  • 致同胞:警惕西方舆论操控,中国人要信自己

    致同胞:警惕西方舆论操控,中国人要信自己

    不过说实话,美国这一基于“自由、民主、人权”的洗脑式攻击手段,的确是相当有效的,他们不但依托这样的价值观绑架他国,还成功地让中东、北非各国以及委内瑞拉等国家深陷内乱,甚至搞垮了别人的国家,还把自己的军队战车开上了别人的领土。

  • 警惕舆论操控!西方媒体针对中国定向推送假新闻

    警惕舆论操控!西方媒体针对中国定向推送假新闻

    虽然面临“假新闻泛滥”“公信力崩塌”等难题,但美国等西方国家却依旧不遗余力地拿“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对别国指手画脚,颇具讽刺意味。身正不怕影子斜,随着越来越多国家认识到这一点,西方媒体的脸可能会被“打”得更响。而面对诋毁污蔑,我们更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

  • 黑客欲公开911相关文件:称主流媒体掩盖了真相

    黑客欲公开911相关文件:称主流媒体掩盖了真相

    “黑暗霸主”于2016年成立,曾多次参与涉及数据窃取的勒索计划。去年,该组织曾因赎金要求未被满足而将奈飞公司(Netflix)的剧集《女子监狱》(OrangeistheNewBlack)整季泄漏;“深层政府”(DeepState)指的是国家安全权势集团,其核心是情报部门、国防部和国务院等政府机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就是“深层国家”的重要组成。

  • 何引丽是在国旗和成绩之间作选择吗?

    何引丽是在国旗和成绩之间作选择吗?

    既然魏静的做法不属于所谓的“道德绑架”,那么有媒体称魏静进行正常的只不过是具有片面性的道德评价是“道德绑架”,既不准确恰当,也是不够慎重的,因为联系到国旗掉落的具体事件,这种说法起码会在客观上助长一小撮人以反对“道德绑架”的名义反对包括爱国主义教育在内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歪风。

  • 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为“精日”招魂很可笑

    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为“精日”招魂很可笑

    在今天的中国,普通民众喜欢日本文化或者是日本这个国家完全是他们自己的自由,他们要移民日本也绝对不会有人阻拦。但是以中国人的身份,打着中日友好的旗号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别说是武藏野闲人这种日本公知,就算是安倍要求也没有用。

  • 娱乐至死的电视节目

    娱乐至死的电视节目

    我们的电视台作为党的喉舌,有多少事可以做呀?比如,宣传我们基层普通党员的优良品质和优秀作风,不要总说那些高大上的豪言壮语,也不要总说那些脱离实际的空话套话,您就实事求是的跟着这些优秀的普通人们,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亮点,能不能打动观众的心。如果你们编导自己都不上心,就不可能打动观众的人,也不可能表现出我们那些优秀的基层党员的好品质、好作风来。我们的电视台,还可以做很多更有意思也有意义的节目,只要不是现在做的那种娱乐满天飞。现在的状态实在太让人失望了。现在的情况让人感觉,做电视的人都在穷对付。中央和老百姓要求他们做的,他们做不出来,或者根本不想做,但是他们也不得不做。于是只好来应付。用这些所谓娱乐至死的节目来应付观众,用那些什么震撼式的广告语来吹嘘,让人只能哂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