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共为您搜索到295篇文章
  • 制造贫困和消减贫困,都是战争(提纲)

    制造贫困和消减贫困,都是战争(提纲)

    发达国家里,特别是一些“殖民地”类型的发达国家里,普通阶层大体上都是“贫困阶层”。所谓的“中产阶级”,只是冷战时期的人造出来的“幻像”,当资本主义的最大的敌人,红色苏联轰然倒地的时候,资本主义社会就完全恢复了其穷尽剥削的本性,甚至竭泽而渔——连人口的再生产能力都剥夺大半,还不算“竭泽而渔”吗?在我看来,新自由主义者这些年更恶劣的行径,他们利用手里掌控的金钱、舆论、黑道力量,在有意地引导矛盾,甚至用金钱收买“流氓无产阶级”,大搞街头运动,把整个世界的矛盾,从他们的身上引开,对准要收拾他们的各国强势领导人。

  • 岳青山:牢记美国说的、写的和做的完全是两码事

    岳青山:牢记美国说的、写的和做的完全是两码事

    美国是世界上最不诚信的国家,说的,写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口是心非,言行不一,什么“正义声明”,什么“庄严承诺”,白纸黑字,都是好看的,假的,骗人的。大千世界,如果谁要评选出全球头号“无信之国”,那就非美国莫属。这也是美“帝国主义逻辑”的必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同美国打交道,记住这个教训很重要,千万不可太天真!

  • YouTube是如何打脸“言论自由”的?

    YouTube是如何打脸“言论自由”的?

    在这种垄断局面下,如果YouTube优先支持反华信息源提供的内容,不难想象,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偏见和歧视被不断放大。这直接导致了“中国媒体发布的都是假新闻”、“声援中国政府的人都是完完全全的‘政府宣传工具’”、“中国是邪恶的”等论调在这类“中国故事”中甚嚣尘上,加深了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误解。

  •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苹果日报》内部人员自述:我们比你想象的要高级

    《苹果日报》内部人员自述:我们比你想象的要高级

    其实报社发展到现在,《苹果日报》不能称为传媒了,更准确的说是“政治文宣工具”。你们所批评的《苹果日报》煽动对立、污蔑政府和警察等报道,其实都只是很小儿科的部分。报社的目标没有这么低级肤浅。报社的目标,一直都是用“第四权力”来操控“第一二三权力”(行政、立法、司法)。千万不要小看报社的实力,黎老板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至今还是安然无恙,可见他的能量和掌控力。操控政治其实是我们比较擅长的。

  • 鹿野:爱国,到底有没有门槛?

    鹿野:爱国,到底有没有门槛?

    试问,如果要是一个人希望自己的子女完全放弃对中国的忠诚,那他本人又能对中国有多高的忠诚度?还谈什么爱国主义呢?今天一些去西方国家生孩子,希望子女不再当中国人的人继续讲爱国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同样也应该和之前的这种行径划清界限,明确表示自己过去的想法和做法是错误的,以后绝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加入外国国籍。否则,如果一方面大讲“爱国主义”,另一方面又继续坚持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再当中国人,就是骗人也骗不了啊!

  •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阿拉伯媒体评论称,埃及就像迷失在大海里的轮船,没有船长、航员、航海设备及可供停靠的海岸,随时会陷入“国家崩溃”危险。阿拉伯人有句谚语:“60年的暴虐也比一天的混乱好。”持续的动荡使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时期,充分认识到“秩序是个好东西”。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埃及军方强行罢黜穆尔西政府,重新回到威权政体状态,回到“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时代”。这不免让人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全国人大委员、社科院首席教授被造谣是得罪了谁?

    全国人大委员、社科院首席教授被造谣是得罪了谁?

    程恩富教授关于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观点和维护马克思主义的正能量主张,很少能够在主流媒体上看见,更别说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了;反观,对其进行诋毁的低劣谣言却在网络上横行无阻。笔者个人认为,这一方面体现中国当下网络生态的现状,另一方面也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在当下仍然是被边缘化的。当然,笔者手中并没有证据,并不能断言程恩富教授8月28日发表的《程恩富教授就国民经济发展问题向全国人大建言献策》就和之后几天关于世界杯的谣言广泛流传一定有必然的联系。毕竟,程恩富教授是当前中国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之一。某些公知和媒体对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不满,肆无忌惮地给他们造谣也是很常见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程恩富教授被造谣最大的可能恐怕还是他一贯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得罪了一些人。笔者更想说的是,一个人要是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能够在正面的交锋当中辩论过对手,也就根本用不着造谣了。靠制造荒诞不经的谣言来抹黑对方,本身不就是心虚的体现吗?

  • 从程恩富教授被造谣看舆论场的道德及法律意识缺失

    从程恩富教授被造谣看舆论场的道德及法律意识缺失

    以谣言泼污抹黑学者近年发生多起。观点不和以谣言抹黑对手体现了为人不齿的文人劣根性和人伦危机。法治社会及法制规则告诫每一个公民或组织,任何公民和组织的行为应在法律边界内所为,逾越法律边界将有法律后果。除了法律底线,文化人是不是该讲点道德人伦?是不是该具备并恪守基本的学术伦理、学术操守?

  • 程恩富教授关于被人造谣的几点申明

    程恩富教授关于被人造谣的几点申明

    本人从未在任何场合发表过关于世界杯被西方世界政治操弄的言论。如果有关媒体和个人继续发表这种不实之词,本人保留依法追究相关媒体和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虽然前端有香港暴徒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为,后端有美国“全政府式”全球舆论施压,但美国“媒体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却禁不住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民的审视。归根结底,美国“全政府式”“全媒体式”的对港舆论施压,无论有什么样的翻新花样、欺骗信息、偏执舆论、表演角色,都改变不了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基本事实,任何国家、政府、媒体、组织和个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都是徒劳的。同时,面对香港问题的一些全球舆情,也提示我们要尽快提升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力、传播力与掌控力,为净化全球舆论环境,抵制美国式的“媒体霸权主义”,贡献应有的大国力量。

  •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西方统治阶级不惜余力地深层介入与公共政治完全无涉的普通民众最隐秘的私人情感领域,正是出于通过私人情绪管控实现社会情绪管控,从而防止社会变革和遏制社会革命的政治目的。因此,在号称“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西方国家,人民群众被公然剥夺了正常表达个人情绪的基本权力和自由。

  •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从几组影像资料看资本媒体所谓的“新闻真实”

    他们是在进行一场豪赌,赌有美国和西方支持,一小撮人可以让中国改旗易帜成功,或者是通过搞乱香港给中国的和平统一和发展经济制造麻烦成功。然而,细心的人也许会注意到,最近在国内,曾经一度上蹿下跳甚嚣尘上的自由派公知销声匿迹了,或者是暂时蛰伏,或者是在考虑新的招数,因为他们就是因为立功心切大肆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把自己弄得名声很臭,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们了。而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香港反对派媒体正在重蹈他们的覆辙。有时候反面教员的一次拙劣表演,比我们正面讲一百遍道理的效果好的多。

  • 俄媒揭露美国对香港搞“颜色革命”

    俄媒揭露美国对香港搞“颜色革命”

    由于打击目标——香港特区政府及北京目前依旧岿然不动,来自美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强。目前正处于“颜色革命”的第二阶段,表面上看,示威肇始于《逃犯条例》,但在时间轴上却与中美贸易战的再度恶化重叠。由于中国不愿签署于己不利的贸易协定,华盛顿便打出了一套组合拳,逼迫北京就范。香港爆发的反政府暴力抗议活动便是其中之一。

  •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重视新闻舆论工作、重视意识形态建设一向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你不占领,敌对势力就会占领。香港我们虽然实现了驻军,掌握住了枪杆子,但是却丢掉了笔杆子,这也是香港今日之乱的原因之一。我觉得目前必须清算反动媒体,同时国家队必须要光明正大地入场,夺回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