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共为您搜索到54篇文章
  • 张文木 | 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张文木 | 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历史一定是合力创造的,也就是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对个人而言,学术与政治活动都是值得尊重但并非是唯一高尚的人生活动。“学而优”的人,要有仕心,但不一定要入仕,“仕而优”的人,要善于学习,但也不一定要从学,学术和政治与农民种地、工人做工一样,都是一种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形式。人生的高尚与否不在于其工作形式,而在于他是否能通过这种形式,为人民、为国家、为历史,继而为人类做出贡献。

  •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杨天石写这篇文章,还得到了美方的支持,这种支持,不论是经济上、或是档案上,换来的却是一片远不如谢国兴的文章。美方学者如果看过谢国兴的书,再审阅杨天石参考痕迹明显、“挑剩捡漏”风格的文章,极有可能取消补助资格,取消合作关系。杨天石顶着社科院的头衔,美国人想当然耳,认为他具有一定学术水准,给足方便和特权,殊不知杨天石是这样干法!当杨天石在媒体上大谈自己治学精神时,可曾有一丝愧对谢国兴、蒋永敬之感?愿本文的发表,让杨天石的治学真相得以为外间所知,并告诫近代史学者,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务必遵守学术引用规范与学术道德。

  •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高校教师目前的生存现状不仅仅影响着当代学者,还将影响到学术圈的后继者 —— 研究生院的博士生、硕士生。由于学校无法为科研人员提供长期稳定的工作环境,当前的许多科研人员开始另谋出路:科学、工程、数学类的科研人员开始考虑向谷歌、亚马逊等大型企业的科研中心求职;而一些人文学科的教授正逐渐退出学术圈。同时,兼职或短期教授由于受到合同的限制,很难长久地为学生提供专业领域内的服务或学术上的帮助。因此,在课堂上表现突出的学生将很难获得已经离职的教授的推荐信,离开学术领域的教授也将难以为有学术目标的学生提供相应就业指导。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博士项目的缩水,以及博士生人数的骤降。汉伦在文章中指出,当下高校教授所处的种种困境,很有可能导致学术圈后继无人。

  • 学术自由,华为除外!特朗普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学术自由,华为除外!特朗普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中国是一个科技强国,虽然无论是在应用技术还是基础研究上,中国的科技水平和顶尖的美国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比起欧盟日本还是强得太多。远远不能说“弱”,在以前,我们自己的学术期刊做得不好,我们也没有动力,把自己的学术期刊做好,我们也缺少这种在国际上权威的学术组织,因为科研圈普遍还是相信,科技是无国界的。现在,IEEE的行为正好给大家提了个醒,美国已经把手伸到了最神圣的学术圈,用下三滥的手段围堵华为了,中国贸易战是持久战,难保美国以后不会把打击面扩大打击所有的中国科研工作者,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做一个自己的学术组织,砸钱扶植自己的学术期刊广纳全世界的科研人才。

  • 张文木: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张文木:谈谈学术与政治的和谐与宽容

    历史一定是合力创造的,也就是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对个人而言,学术与政治活动都是值得尊重但并非是唯一高尚的人生活动。“学而优”的人,要有仕心,但不一定要入仕,“仕而优”的人,要善于学习,但也不一定要从学,学术和政治与农民种地、工人做工一样,都是一种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形式。人生的高尚与否不在于其工作形式,而在于他是否能通过这种形式,为人民、为国家、为历史,继而为人类做出贡献。

  • 学术生涯与地下工作完美结合——忆先师陈翰笙

    学术生涯与地下工作完美结合——忆先师陈翰笙

    陈翰笙属于学生,他热爱学生,百岁之后甚至还“哀求”北大校方送学生给他。在他那已凝固的大脑里,最后的一缕余光是青年,是学生。我们在北大图书馆219室开设“陈翰笙纪念研究中心”,那里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学生经过。希望他们在中心门前的铜牌前停一停脚,像我当年那样,问一声“谁是陈翰笙?”进来在他的书桌前坐一坐吧,那里有翰老的铜像和遗墨与北大学子们同在。

  • 当前文艺工作所存在的问题

    当前文艺工作所存在的问题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作品。伟大的作品产生于伟大的时代。有些文艺工作者似乎并不理解这个伟大的时代,也不理解自己应该承担的使命。如果他们错过了这些,那是他们的不幸。或许他们认为,他们有权利需要市场,就是需要更多的钱。然而,如果没有伟大的作品,再多的钱也无法证明他们作为艺术家的价值。也许他们中也有人说,艺术家的价值有什么用?哪有钱来得实惠?好吧,如果他们愿意这样来想问题,那是他们的事。只是这样的耗费自己的生命,而且还自以为自己很不得了,这样的人生难道不可悲吗?

  • 顽石:腹有诗书气自华?

    顽石:腹有诗书气自华?

    一个人的仪态、风度、气质与读了多少书并无必然联系。仪态、风度、气质都是可以看得见的外在表征,而其内核则是德行、人格、尊严。没有了这些内在的核心元素,读再多的书也是枉然。就如顽石早几日说到的那位萧公知萧大教授,看上去确乎道貌岸然,他说起来也似乎满腹诗书,可只要稍微留心,有正常知觉的就都能发现,其道貌岸然掩盖的正是奴才的嘴脸,满腹诗书背后却是叭儿狗的腔调。如萧大教授这样公知精英,不都是号称“知识分子”甚至“高级知识分子”吗?唯美国马首是瞻,在洋爷爷面前摇尾乞怜,这是哪门子风度与气质?

  •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冷战结束以来,在西方价值观念鼓捣下,一些国家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有的四分五裂,有的战火纷飞,有的整天乱哄哄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就是典型!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

  • 琉球人的过去属于谁──对于学术殖民主义的批判

    琉球人的过去属于谁──对于学术殖民主义的批判

    基于琉球的历史问题,目前琉球人和京都大学正在展开一场“文化战争”。藉由遗骨的返还,琉球人便可以用自身的话语去叙述自身的过去,并恢复琉球的主体性。这也关乎民族本质的政治问题:我们是被其他人同化的,还是主动异化?琉球人希望能够摆脱作为研究对象的被动身分,努力成为和日本人对等的主体。

  •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SCI及西方杂志的编辑部,远程间接操纵了我们的人才选拔,间接支配与操纵了中国大笔资金的投向。我们在科技领域搞了这么多“国际前沿”项目,是国际化了,还是被国际化了?以SCI为核心的论文挂帅,其客观结果是使我国的科学事业逐渐脱离“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方向。当然,不可避免地扼杀科技创造力,导致我国科技界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不是一个在象牙塔中的,交由几个所谓的专业学者来制定编写便万事大吉的技术产物,而是一个关乎大多数人利益分配的,各方利益权衡之下政治产物。其次,任何法律在分配利益的过程中,都是有他明确的阶级性的。关于这一点,虽然某些法学家们回避这一点,某些法学家的徒子徒孙们不懂这一点,他们或有意或无意的编织着迷雾阻碍着人们去认识他。但是,只要抓住“谁得利,谁受害”的核心线索,就能看清制定出的法律到底试图站在哪一边,这是无可隐藏的,正如同狐狸的尾巴一样。

  •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文化领域的改革正在经历险滩,也在调整有关各方的生存状态与格局,考验着大家的生存能力和智慧。学术期刊承担传播文化文明的责任,但也还要活下去。活着与责任,有的时候便会激发出不和谐不友好不文明不道德。严厉要求学术期刊站稳立场、勇于担当、做社会正能量的播撒者和窗口,可谓始终如一。但是如此这般的性质规定与职责明确,还要在改革的浪潮中顾及它们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出现脱节或者背离,机会主义和交换行为便不可阻挡。

  • 谈谈高华论肃AB团与富田事变的学术硬伤

    谈谈高华论肃AB团与富田事变的学术硬伤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书中,未把握1928年宁冈“洗党”要旨的基本历史依据,却认定“毛泽东是中共历史上厉行肃反始作俑者”;1930年毛泽东主持的二七会议与赣西南肃“AB团”无关,而是为落实当时中央文件精神,书中却毫无历史顾忌地认定二七会议为赣西南肃AB团的标志,表述了与史实完全不相符的结论性语言。海内外名噪一时的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已然故去,但其代表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仍继续受到某些人吹捧和网络引用,特别是该书第一章关于赣西南肃AB团与富田事变部分,成为全书诋毁毛泽东的奠基之石,也是当今有的网络有意或无意诋毁毛泽东及中共这段历史的代表之论。

  •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偏离实验或实践检验,痴迷SCI、影响因子和引用率将只会劳民伤财、误国误民、害人害己。有学者将国内痴迷SCI比作痴迷鸦片,这是恰如其分的。事实也反复提醒我们:绝不能以论文的发表作为成果的认定标准。那些仍然在奖励论文发表的单位在发放奖金前应该先请第三方对论文的结论进行独立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