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共为您搜索到47篇文章
  • 当前文艺工作所存在的问题

    当前文艺工作所存在的问题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作品。伟大的作品产生于伟大的时代。有些文艺工作者似乎并不理解这个伟大的时代,也不理解自己应该承担的使命。如果他们错过了这些,那是他们的不幸。或许他们认为,他们有权利需要市场,就是需要更多的钱。然而,如果没有伟大的作品,再多的钱也无法证明他们作为艺术家的价值。也许他们中也有人说,艺术家的价值有什么用?哪有钱来得实惠?好吧,如果他们愿意这样来想问题,那是他们的事。只是这样的耗费自己的生命,而且还自以为自己很不得了,这样的人生难道不可悲吗?

  • 顽石:腹有诗书气自华?

    顽石:腹有诗书气自华?

    一个人的仪态、风度、气质与读了多少书并无必然联系。仪态、风度、气质都是可以看得见的外在表征,而其内核则是德行、人格、尊严。没有了这些内在的核心元素,读再多的书也是枉然。就如顽石早几日说到的那位萧公知萧大教授,看上去确乎道貌岸然,他说起来也似乎满腹诗书,可只要稍微留心,有正常知觉的就都能发现,其道貌岸然掩盖的正是奴才的嘴脸,满腹诗书背后却是叭儿狗的腔调。如萧大教授这样公知精英,不都是号称“知识分子”甚至“高级知识分子”吗?唯美国马首是瞻,在洋爷爷面前摇尾乞怜,这是哪门子风度与气质?

  •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冷战结束以来,在西方价值观念鼓捣下,一些国家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有的四分五裂,有的战火纷飞,有的整天乱哄哄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就是典型!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

  • 琉球人的过去属于谁──对于学术殖民主义的批判

    琉球人的过去属于谁──对于学术殖民主义的批判

    基于琉球的历史问题,目前琉球人和京都大学正在展开一场“文化战争”。藉由遗骨的返还,琉球人便可以用自身的话语去叙述自身的过去,并恢复琉球的主体性。这也关乎民族本质的政治问题:我们是被其他人同化的,还是主动异化?琉球人希望能够摆脱作为研究对象的被动身分,努力成为和日本人对等的主体。

  •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院士怒批:科研被SCI支配,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SCI及西方杂志的编辑部,远程间接操纵了我们的人才选拔,间接支配与操纵了中国大笔资金的投向。我们在科技领域搞了这么多“国际前沿”项目,是国际化了,还是被国际化了?以SCI为核心的论文挂帅,其客观结果是使我国的科学事业逐渐脱离“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方向。当然,不可避免地扼杀科技创造力,导致我国科技界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不是一个在象牙塔中的,交由几个所谓的专业学者来制定编写便万事大吉的技术产物,而是一个关乎大多数人利益分配的,各方利益权衡之下政治产物。其次,任何法律在分配利益的过程中,都是有他明确的阶级性的。关于这一点,虽然某些法学家们回避这一点,某些法学家的徒子徒孙们不懂这一点,他们或有意或无意的编织着迷雾阻碍着人们去认识他。但是,只要抓住“谁得利,谁受害”的核心线索,就能看清制定出的法律到底试图站在哪一边,这是无可隐藏的,正如同狐狸的尾巴一样。

  •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文化领域的改革正在经历险滩,也在调整有关各方的生存状态与格局,考验着大家的生存能力和智慧。学术期刊承担传播文化文明的责任,但也还要活下去。活着与责任,有的时候便会激发出不和谐不友好不文明不道德。严厉要求学术期刊站稳立场、勇于担当、做社会正能量的播撒者和窗口,可谓始终如一。但是如此这般的性质规定与职责明确,还要在改革的浪潮中顾及它们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出现脱节或者背离,机会主义和交换行为便不可阻挡。

  • 谈谈高华论肃AB团与富田事变的学术硬伤

    谈谈高华论肃AB团与富田事变的学术硬伤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书中,未把握1928年宁冈“洗党”要旨的基本历史依据,却认定“毛泽东是中共历史上厉行肃反始作俑者”;1930年毛泽东主持的二七会议与赣西南肃“AB团”无关,而是为落实当时中央文件精神,书中却毫无历史顾忌地认定二七会议为赣西南肃AB团的标志,表述了与史实完全不相符的结论性语言。海内外名噪一时的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已然故去,但其代表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仍继续受到某些人吹捧和网络引用,特别是该书第一章关于赣西南肃AB团与富田事变部分,成为全书诋毁毛泽东的奠基之石,也是当今有的网络有意或无意诋毁毛泽东及中共这段历史的代表之论。

  •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偏离实验或实践检验,痴迷SCI、影响因子和引用率将只会劳民伤财、误国误民、害人害己。有学者将国内痴迷SCI比作痴迷鸦片,这是恰如其分的。事实也反复提醒我们:绝不能以论文的发表作为成果的认定标准。那些仍然在奖励论文发表的单位在发放奖金前应该先请第三方对论文的结论进行独立验证。

  • 落潮之时,越游离岸越远;涨潮之际,静漂自可登陆

    落潮之时,越游离岸越远;涨潮之际,静漂自可登陆

    人生至少要干一件漂亮的事。学问也罢,经商也罢,从政也罢,艺术也罢,做工也罢,非经炼狱式的考验则不能成就;没有勇气向生理和心理极限挑战的人,绝难有非凡的事业:文人如司马迁,他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了《史记》,而史记则使他永恒;军人如黄继光,一个人若有了像黄继光用身体堵敌人枪眼这样一种忘我气势,那在你的人生大路上,几乎就没有什么人与你竞争了。

  • 张文木: 学风建设,关乎中国命运

    张文木: 学风建设,关乎中国命运

    历史表明,凡是学问越做越虚的时候,也就离亡国不远了。未来20年是中国发展的一个关键期,国家安全,事关重大。中国现在的学风有很大的浮夸成分,我们应该注意。对学者来说,学问的长进要靠解决国家的困难,而不是靠故弄玄虚,不能靠出国、耸肩、说洋文唬人做学问;我们更不能整天幻想有洋人帮我们解决,尤其是解决国家安全问题。

  • 扭曲的中国式“合作论文”

    扭曲的中国式“合作论文”

    如果对当前存在的国际合作论文的结构和形态进行解析,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发现,这种学术合作的分工体系具有鲜明的“殖民”性质:中国学者提供有关中国情况的统计或实验数据,西方学者则在此基础上根据主流的写作范式作些计量分析;因此,尽管中国一些经济学人似乎也凭此在英文刊物甚至所谓顶尖刊物上发表了文章,却始终是处于打下手的角色,所发表的论文中很少有自己的创新性思维在里面。

  • 学术反腐败已刻不容缓

    学术反腐败已刻不容缓

    为什么钱理群教授要说我们现在的大学在培养一群“精致的利已主义者”?因为学术都已经变成了金钱、名利的奴隶,那么论文可以花钱买,博士头衔也可以花钱买,比世界名校无非就是比论文发表的数量;从上到下,大家都是在各自的岗位上学习如何利用现有的规则(包括潜规则)谋利罢了。

  • 毛泽东的功绩流芳亿万斯年--论毛泽东的学术地位

    毛泽东的功绩流芳亿万斯年--论毛泽东的学术地位

    科学评价毛泽东的学术地位,具有建立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关系的人物评价体系、更加全面评价毛泽东的崇高历史地位、厘清中国近现代学术史、把毛泽东作为学术家放置在中国思想殿堂中、将其学术成就纳入各个相关学科、推动我国学术研究的全面深入发展、增强对党的前途辉煌和民族复兴中国梦一定实现的自信心的重大意义。

  • 最高法谈英雄人物权益保护:以学术名义侵权将被制裁

    最高法谈英雄人物权益保护:以学术名义侵权将被制裁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今日介绍“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人格权益典型案例时表示,通过这些案件,人民法院逐步确立了司法裁判的范围,既不对学术问题作出司法裁判,也要对以学术研究为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作出制裁。程新文介绍,总的原则是,公民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应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行使,在不侵害他人权益和危害公共利益的范围内行使。

  • 资本收买学术:哈佛教授枉顾公众健康为糖正名

    资本收买学术:哈佛教授枉顾公众健康为糖正名

    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的营养学家们在顶级医学期刊上发表了两篇综述,轻描淡写地介绍了糖对冠心病的影响,在当时引发了热烈的争论。最新披露的文献则揭开了他们背后的秘密:该研究由制糖业商业团体设立并给予资助,论文经过了专门审查,目的非常明确——保护糖在公众心中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