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自由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尹帅军:美国及西方的学术自由是资本愚民的手段

    尹帅军:美国及西方的学术自由是资本愚民的手段

    回顾历史就可以发现这个简单的逻辑,资本主义严重危机时就采用高压手段迫害社会主义者、工会人士和进步知识分子,资本主义强大时就在全世界采用学术自由推广自己的理论。从政治迫害到学术自由的这一转变说明,学术自由并不是什么原则,而只是手段。巩固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维护其霸权利益才是原则。当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占据统治地位时,可以允许少量异见人士存在,允许少数亲共分子发表言论,但是仅限于边缘刊物。这样也可以造成美国的学术很自由的假象。但是当形势急剧变化时,这样的学术自由就会戛然而止。

  • 张文木:青年凭才气彰显学理,老来靠学问贴切事理

    张文木:青年凭才气彰显学理,老来靠学问贴切事理

    经验介入学问是学问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也是学者成熟的标志。学问须经世,而经世需要的主要是经验。传世之作多是经验的集结,而非猜想的大胆和逻辑的严密。毛泽东同志对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标准首先就是要在“大风大浪”中成长,这是在强调经验在学问中的重要性。古代史里中国的赵括、马谡,现代史中苏联的盖达尔等,败不在于思辨不大胆,也不在于逻辑不严谨,而在于经验极不成熟。总体而论,猜想为主导,逻辑为支撑,经验为基础,是人类思维把握那出神入化的历史运动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