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共为您搜索到78篇文章
  • 朴扣东:关于我国周边安全问题与对策的探讨

    朴扣东:关于我国周边安全问题与对策的探讨

    本文所探讨的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恰恰都是美国经略亚洲、围堵中国,完成对中国C字型乃至满月型战略包围的关键环节。而不论是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还是朝鲜半岛问题,都正好是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走向“深蓝”、走向大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所回避不了的问题。

  •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威胁到了生物安全,继而影响了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科技安全等国家安全体系。因而,生物域安全把生物安全比作一个“作战域”,把维护好生物安全看成一场“战争”,把“准备战争”和“进行战争”作为捍卫生物安全两个常态行为。生物域安全从“作战”的角度认为,要想获得生物安全“战争”的胜利,不能依靠单纯的生物防御,更强调对生命空间控制权的争夺。生命空间控制主导权的归属决定着生物域是否安全,影响的不仅仅是生物安全本身,更涉及国家安全。

  • 刘仰:生物安全与信息安全

    刘仰:生物安全与信息安全

    生物安全应关注几个方面。第一是自然生物;第二是经济类的人造生物;第三是医疗类的人造生物;第四是战争类的生物武器。我公号里的前一篇文章已经指出,战争类的生物武器与民用类的生物技术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生物安全的一项重要标准应该是——要像防范自然生物入侵一样防范人造生物传播。对于人造生物必须非常严格,要比防范自然生物入侵更严格;对于外来人造生物必须严之更严,在没有百分百安全证据前,外来人造生物至少应该暂时彻底禁止。

  • 张文木 | 政治人物安危与国家安全

    张文木 | 政治人物安危与国家安全

    冷战期间,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通过控制苏东国家高层领导人的健康来影响社会主义国家的命运。冷战结束后,此种行为也被施加给整个南方特别是走独立自主道路的拉美国家领导人身上。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巩固,它与西方的矛盾从生存权领域进入发展权领域。中国与美国之间和平发展的时间和机遇空间日益缩小,可持续优势日益向中国倾斜。在中西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且有利于中国的历史条件下,重拾打击苏联的模式,是西方英美敌对势力必然要发起的、也是中国政治保卫工作不可回避的重要挑战。

  • 中国是否有必要制定生物安全法

    中国是否有必要制定生物安全法

    制定生物安全法就是要重塑基本科学道德伦理价值体系,就是要求科学家必须在社会公德基础之上,建立高于社会公德的职业道德标准。早在公元1世纪罗马皇帝的健康顾问就曾经假托公元前460年的希波克拉底提出了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词”,宣誓医务工作者必将自己的专业技能为他人谋取利益。《赫尔辛基宣言》给医务工作者提出医学研究的建议和基本准则。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强化医务人员或者生物科学家的道德伦理规范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如果掌握专业技能的科学家缺乏最起码的道德自律意识,不接受共同体制定的职业道德价值体系,公然违反国家的法律,那么,将会给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制定生物安全法,确定生物安全的基本原则,规范科学家的行为,制定科学道德伦理准则,为我国科学事业健康发展打下坚实的法律基础。

  • 江宇:当前防疫应充分借鉴防治血吸虫病的经验

    江宇:当前防疫应充分借鉴防治血吸虫病的经验

    防治血吸虫的成功,得益于建立了从中央到村庄严密的组织体系,得益于健全的农村集体组织,得益于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中央血防领导小组包括水利、农业、卫生等部门,一声令下就能使得各行各业齐动员。农村基层组织有强大的组织能力,可以组织大规模集体行动,这是中国公共卫生事业的成功模式。

  • 明码标价的漏洞背后,是不治恐将深的安全沉疴

    明码标价的漏洞背后,是不治恐将深的安全沉疴

    漏洞这个网络安全的顽疾,确实有不治恐将深之势。每一个漏洞都是开启全球网络浩劫的入口,它让发现者有了危害社会的巨大能量,尤其是在网络空间国家博弈的情况下,掌握漏洞就如同掌握了军火武器资源。在漏洞“武器化”的当下,国家、企业与个人都应树立网络安全大局观念,将看不见的威胁转变成“看得见”的实力。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李东燕 张宇燕:2019年全球政治与安全形势

    李东燕 张宇燕:2019年全球政治与安全形势

    2019年,在大国关系方面,上一年的一些特征呈现出加强趋势,中美、俄美战略竞争强度上升,世界格局继续处于调整与重构之大变局中,不确定因素增加。军备竞赛加剧、一些地区局势动荡、抗议活动频繁,也是2019年全球政治与安全形势的主要特征。此外,受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及大国博弈等因素影响,国际社会对多边合作与全球治理的政治意愿下降,现有国际机制和国际组织的作用下降。中美战略竞争加剧,也使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与海外利益保护面临新的挑战和风险。但无论是大国战略竞争还是中国周边安全问题,仍在可控区间内。中国继续寻求构建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是弘扬多边主义、推动全球治理的积极力量。

  • “冰山一角”突显—再谈北约东扩对我国安全的影响

    “冰山一角”突显—再谈北约东扩对我国安全的影响

    当下,中印边界问题、中国南海和东海区域的一些岛屿问题还没彻底解决,特别是“台独”势力日益猖獗,未来一旦我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无望,在仁至义尽情况下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时,可以设想,我国安全将面临怎样的形势?无需赘语,不言自明。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从现在起我们就应高度关注北约新动向,周密部署,防患于未然。这是我国实现“强起来”的必由之路。

  • 下一个十年,隐蔽且威胁无边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

    下一个十年,隐蔽且威胁无边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

    一直以来,美国国土安全局都将关键基础设施网络安全威胁视作美国所面临的最重大战略风险之一,而美国国家基础设施咨询委员会(NIAC)多次公开强调:“国家(美国)不足以抵抗敌对组织的针对关键基础设施等敏感网络系统的攻击性策略。”面对难以洞察,且趋向国家级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美国尚且如此,其他国家更难以独善其身。我们,亟需一套全策安全方案,捍卫关键基础设施免受网络安全威胁。

  • 金一南:美安全观是攻击性的,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金一南:美安全观是攻击性的,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

    2020年估计中美关系应该比较平稳,但是我们从美国人这些发言中可以看出,我们不能对他们给予太多的信任,因为他们太言而无信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做好反击的准备,这种准备其实对我们的军事能力是一种提升,就是通过应对这些挑衅,通过贴近飞行,逼近航行,提升我们的能力,同时提升我们指挥员在国际军事活动中协调、组织、指挥和控制的能力。

  • 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鹿野:被终身停飞的机长,其实也是受害者

    正是这种以丑为美的文艺作品的泛滥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的导向偏差,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念的恶化。特别是在年轻一代的人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个人自由主义,不再把原来红色经典当中的那种一身正气,严格遵循组织纪律与道德规范的英雄人物视为自己的榜样,甚至还把一些违规违纪的现象视为“英雄的个性”。抖音为代表的一些网络平台上,炫耀性的胡乱展示一些并不恰当的行为也是很常见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位机长才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并拍视频炫耀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女朋友带入驾驶舱的受罚机长虽然是错误的实际执行人,但也可以算是受害者,文艺界乃至整个社会舆论环境当中那些不正确的引导才是罪魁祸首。

  •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普世价值”肇始于对价值共识和价值理想的追问,凭借西方大国的话语垄断,逐渐演变为一种极具虚伪性、迷惑性和反科学性的错误思潮。在深陷价值多元化困境的时代,“普世价值”以“全人类共同价值”自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包装成超越物质基础和社会历史的永恒价值,其本质是充当西方发达国家强制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意识形态工具,企图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和制度认同。因此,在厘清“普世价值”思潮的兴起背景、理论特质、政治实质、真实意图的基础上,认清“普世价值”的理论谬误和话语陷阱,找到应对“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途径,仍然是当前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 张文木:学者要知亡国恨

    张文木:学者要知亡国恨

    国家的命运不能靠空话支撑,更不能靠“八股”支撑。现在有些文章,摆了一些情况,后又指出它们的发展有三种可能性,结论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至于问题如何解决,它告诉你将“有待于进一步观察”。这跟没说一样。你家里着火了,你妻子问你怎么办,你说有三种可能性,行吗?孩子丢了,你说有待于进一步观察,行吗?这都是不行的。学者也要知亡国恨,大宋王朝的崩溃,这种不着边际的学问对此要负大部分责任。

  • 关于国防与安全亟待解决的十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初探

    关于国防与安全亟待解决的十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初探

    未来20年间,将是新的世界战略格局形成的时期。到底谁赢谁输,就看是美国所推行的单极化战略格局胜利,还是以中俄欧为主导推动的多极化格局胜利?所以,未来20年,将是单极化和多极化战略格局进行激烈斗争乃至决战的20年,将是决定世界战略新格局形成的关键20年。是单极化胜利,还是多极化胜利,关键还要看反美霸权统一战线能否建立。如果大国之间的反美霸权统一战线建立了,则世界多级化格局将成定局,美国必然会衰败。反美霸权统一战线无法建立,则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将更加混乱,一尊独大的战略格局将进一步深化,弱肉强食的强权政治将恶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