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共为您搜索到87篇文章
  •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冷战结束”,我们迎来的是一超独霸的世界,资本统治“全球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苏联瓦解了,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了,全球化的革命退潮与反动势力复辟反攻倒算,阶级压迫与民族压迫空前加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但斗争并未终结,有压迫就有反抗,恐怖主义不过是霸权资本横行霸道所激化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一种扭曲表现形式。

  • 详解斯里兰卡宗教斗争的恩怨情仇

    详解斯里兰卡宗教斗争的恩怨情仇

    为什么袭击的是教堂,而不是佛教寺庙呢?其实这个组织从去年开始,就有组织的破坏各地佛像,袭击僧人,这回袭击教堂,可能一是因为影响力大。昨天是耶稣复活日,大批信徒进教堂参与礼拜,此时策划袭击会造成最大伤害。二是受到国际事态的影响,比如之前的白人冲进新西兰清真寺屠杀事件,这个极端穆斯林团体,就想为穆斯林同胞“讨回公道”。三是这个极端穆斯林组织,在斯里兰卡国内佛教和基督教他都袭击,只要不是信仰伊斯兰的它都袭击,在他们眼里,教堂和寺庙,都是一样的仇恨。

  •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由于出身于金融世家,他们不约而同地使用了经济手段。他们的举动使得天主教的根基发生根本性动摇,宗教改革由此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克雷芒七世的继任者保罗三世力求“拨乱反正”,重塑天主教根基,成立耶稣会,进行反宗教改革,促成1545年召开塔兰托公会议,废除赎罪券的发行,但是已经为时已晚,持续一百多年的血腥无比的欧洲宗教战争由此拉开大幕。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三轮数据(2012年、2014年、2016年),本文对中国基督徒的规模进行了探讨。首先,本文区分了“公开的基督徒”和“隐藏的基督徒”,前者是指在问卷调查中承认自己基督徒身份的人,后者是指不愿意承认自己信仰基督教,但通过其宗教实践以及改变对信仰的提问方式这两方面的数据,可推断其基督徒身份的人。通过对三轮数据的分析,本文估计我国大约有2829万名“公开的基督徒”和近1167万名“隐藏的基督徒”,因此可以认为,2016年我国基督徒大约有3997万人。本文还区分了“名义的基督徒”和“虔诚的基督徒”,前者是指三次调查中只要有任意一次愿意承认自己基督徒身份或信基督教的上帝的人,这部分的规模约有3969万人;后者是指相关宗教实践频率为一月两三次及以上的基督徒,这部分大约有2115万人。

  • 中国宗教活动多元化和宗教势力上升是好事吗?

    中国宗教活动多元化和宗教势力上升是好事吗?

    中国共产党应该坚定自己的无神论的宗旨,应该理直气壮的教育自己的党员,和中国人民。我们是一个不信神,不信邪,顶天立地的民族。同时中国政府,中国的知识阶层,要总结我们中国近代历史,总结西方传教士妄图从精神上奴役中国人民的历史教训。中国政府要加强基层组织,基层社区的建设。人民政府要重新提倡与人民同甘共苦的传统。基层干部要到人民中间去,要为人民解决生活上的困难。要加强党在基层群众中对经济生产工作的领导力和凝聚力,慢慢组织人民进行粮食和蔬菜的生产。自给自足,提高食品安全。让人民吃上最好的,最安全的食品。要提高粮食,蔬菜,肉蛋等副食品的价格,要让农民的收入,跟其他行业的一样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只有有了真正的公平正义,我们才能有一个真正和谐平安的社会。

  • 吴承仕 | 圣诞节:半殖民地国家的宗教意识

    吴承仕 | 圣诞节:半殖民地国家的宗教意识

    圣诞节三个字,在我们中国,至少是帝国主义者用枪刺沾上弱小民族的血写成的;同时,耶苏教形成了中国社会一部分的力量,因这基础而发生“圣诞商品”的需要,因这需要而到处见到各色各样的广告。于是乎形成了我们心目中的“圣诞节”,抽象言之,“圣诞节”也就是半殖民地化的意识形态之一。

  • 圣诞快乐还是节日快乐?

    圣诞快乐还是节日快乐?

    日本人第一个想到把圣诞节变成圈钱的商机,于是一到Eve单身们就会发愁,他们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一个人独守了圣诞夜 ,日本商人把这个宗教节日成功打造成了东方的情人盛会。现在这股风吹到了中国,中国商人对钱的贪欲丝毫不输日本人,有钱不赚那是那啥,因此说中国人过圣诞是瞎凑热闹这话失之片面了, 商人们的目的是很明确的。我从来没有以凑热闹的心态看圣诞,我是一直把它视为宗教性质的活动的。

  • 如何思考和写作《境外宗教渗透与苏东剧变研究》的

    如何思考和写作《境外宗教渗透与苏东剧变研究》的

    美梵神圣同盟对前苏东国家的宗教渗透和政治渗透并未因苏东剧变而停止,这一方面表现在美国继续在前东欧国家实施宗教渗透,另一方面又表现在美国对独联体国家实施“颜色革命”。美国虽然成功导演了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剧变,但却并未因此而松手。东欧剧变后,美国继续对原东欧国家实施境外宗教渗透,进行宗教干涉,即使被用作苏东剧变突破口和试验田的波兰也受到了美国有关机构的严密监测和严重干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之所以要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宗教渗透,其根本目标即在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全盘输出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面复制,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及其社会制度在这些国家一日不彻底肃清,他们就一日不会放手。

  • 网络宗教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和问题

    网络宗教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和问题

    如今,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说,离开互联网的生活,就不是现代生活。宗教同样也离不开互联网,因此,各种形式的互联网宗教或网络宗教越来越流行起来。互联网的特性以及宗教本身的特性,使得网络宗教形式在发展中不断出现许多违反宗教本质和特性问题,将严重威胁到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社会稳定和互联网生态。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积极面对的重要问题。

  • 文艺片还是宗教片?--《无问西东》的历史魔幻主义

    文艺片还是宗教片?--《无问西东》的历史魔幻主义

    这种宗教神话般的历史叙事,神恩赐予的“初心”,注定了影片所裁剪出来的历史逻辑,实则只是一个受教于美国大学的女导演的主观逻辑;注定了这部试图跨接长时段大历史的影片,最终只是一部以外国话语为权威声音、以外国视角窥视中国百年奋斗史的奇幻作品。借鉴“历史虚无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的叫法,《无问西东》称得上是“历史魔幻主义”,一种浸透了宗教神学的历史观。

  • 东西方文明深处的社会主义道体

    东西方文明深处的社会主义道体

    如果说苏俄列宁式政党以类似于神对凡夫的“圣爱”来对待人民,在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那里,这个关系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作为先锋队的共产党,就如同从事着被智叟一样的“理性人”看来不可能完成之任务的愚公,而这一任务完成的关键在于感动人民大众所代表的上帝。感动上帝意味着要以感同身受的方式打动乃至引动神圣而全能的力量。人民群众就是这个上帝,意味着人民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一切神圣全能力量的源泉。坚持下去感动人民所代表的上帝,就意味着要以共产党的觉悟,引发人民的感同身受,激发人民所本具的无上觉悟,以此觉悟转化成神圣之力,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将革命进行到底。

  • 清华驻村博士生的思考:警惕

    清华驻村博士生的思考:警惕"泛清真化"背后的阴谋

    宗教极端与愚昧暴力永远是一对孪兄弟。“泛清真化”和宗教极端将我们的社会和民族引向痛苦深渊。我们维吾尔族同胞尤其是青年朋友们必须要擦亮眼睛,明辨是非,看清“泛清真化”的本质,守护好我们共同的家园。青年处在人生的黄金时期,肩负着父母和家人太多太多的期许,有抱负,有理想,也有干一份事业的激情。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更加谨慎,要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毕竟,国家培养一个优秀青年不容易,父母养育一个大学生更不容易。

  • 中国人质惨死:国家应保护公民免为宗教冲突的炮灰

    中国人质惨死:国家应保护公民免为宗教冲突的炮灰

    面对基督教在中国的暗流汹涌,我们一定要保持警惕。目前网络上的舆论基本上都被美国和西方主流媒体误导了,包括民间的自干五也是高举反伊斯兰的旗号,而对于更为汹涌的基督教渗透重视不够。事实上,伊斯兰教的影响力主要集中在少数民族那里,是上千年的历史所形成的。而基督教则不管是少数民族还是汉族;城市还是乡村,工人、农民、学生还是社会精英阶层,都有着远超伊斯兰教的影响力和渗透力。而这些主要是改革开放以来短短三十几年所形成的。

  • 洗脑无处不在——宗教化传播的西方“普世价值”

    洗脑无处不在——宗教化传播的西方“普世价值”

    西方的价值观传播,已经具备了大部分的邪教特征。请记得这么一句话,人家漂洋过海来到这里,苦口婆心给你传播某种价值观,一定是带着利益算计而来。所图者大,往小处说,是从个人身上骗钱骗色,往大里说,人家谋的是一国,不可不提高警惕。

  • 警惕养贼自重的宗教学者

    警惕养贼自重的宗教学者

    中国的宗教学者理应理直气壮的站出来,明确极端宗教思想的危害和对于现实社会的冲击,俯下身子到基层去认真调研,将目前极端宗教思想在基层的真实情况反馈给公众和决策层。主动站出来为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讲明极端宗教思想的危害,做好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思想工作,避免他们被极端宗教思想蛊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