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共为您搜索到98篇文章
  • 为什么中国没有产生全民信仰的上帝及其宗教?(一)

    为什么中国没有产生全民信仰的上帝及其宗教?(一)

    佛教的出现是被武力征服的土著对印度教和雅利安人统治的精神反抗,体现了非雅利安人对失去原来身份、变身低种姓阶层的集体危机感。这种危机感中包含着被武力征服的挫败感以及伴随而来的绝望感。佛教应运而生并吸引了低种姓阶层的信众,因此也是全民——土著种族——信仰的宗教。

  • 无脑抹黑义和团的人,品德龌龊、灵魂卑贱

    无脑抹黑义和团的人,品德龌龊、灵魂卑贱

    在洋大人看来:义和团是品行端正、铁骨铮铮的汉子;信洋教的教民“尽是为社会所遗弃者或者罪犯”、“莠民”;洋教士是一群胡作非为者。既然如此,我们不难得出如下结论:当今抹黑义和团的人,就是新一代的为社会所遗弃者或者莠民。当然,这不妨碍洋人利用这些这些人,和抗战时期日本人豢养二鬼子一样。

  • 从“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说起

    从“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说起

    新疆各族人民充分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信教或不信教完全由公民自由选择,受法律的保护,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干涉。但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必须以不能侵犯他人和其它民族的民主和权利,对于私搭乱建的清真寺,必须坚决取缔!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绝非放任宗教泛滥!千万莫忘:中国不是宗教立国的国家,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 人类的本质、建设性生存适应与科学无神论及其他

    人类的本质、建设性生存适应与科学无神论及其他

    理想信念的动力来自哪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指向的是解放全人类最后解放自己,要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让全人类公平地共同美好生存的理想,属于建设性适应。其动力在于不断地厘清那个“理”:值不值得相信,值不值得再行动,在于要“理”出建设性意义,即“大道为公”,“既要让自己过得好 也要让别人过得好”!这个建设性的道理在于“公”,理想信念的“理”姓公。

  • 常与共:演员的脚和将军的断指

    常与共:演员的脚和将军的断指

    面对一个这地球村里恶霸杀人放火,而没有丝毫的谴责和对被剥夺生命和生存权益者起码的同情,甚至还反过来帮罪犯的腔,还拿被虐杀者残破的肢体及其手指上的戒指“开玩笑”,还给其扣上种种不实之词、声誉蔑称。只能说明我们这个时代的“言论自由”已经到了黑白不分、令人发指的地步。

  • 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整个印度次大陆遍布无数美丽的庙宇、雄伟的教堂、宏大的清真寺、香火旺盛的佛教寺庙,还有犹太教堂和拜火教寺院等。就处在这样一个宗教影响强大的地区国际环境,尼泊尔却几乎什么宗教的寺庙、教堂都不存在,这该是一个何等的奇迹,这该是一个何等的文化自信?

  • 如何看待义和团的宗教迷信

    如何看待义和团的宗教迷信

    农民群众要找到一种有效的凭借力量去战胜帝国主义,就不能不到宗教中寻找精神的启示力量。这样,中国农民熟知的仙人神佛,就成了他们寄托希望的对象。宗教迷信是落后的,但这种落后的东西既然被广大团众接受了下来,说明它适应群众的思想觉悟,适应斗争的需要。一种理论即使是唯心主义的东西,一旦适应了这种需要,它也会起到推动斗争发展的某种积极作用。义和团中的宗教迷信确也起到了这种作用。

  • 实现民族复兴须砸碎奴役人民的精神枷锁

    实现民族复兴须砸碎奴役人民的精神枷锁

    文化自信决非来自于虚幻天国的自我陶醉,决非让虚无的玄冥之神主宰现实人们的思想、精神,而应是以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在现实世界里通过对自身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并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不断注入新时代文化活力所于广大人民心中油然产生的对民族文化的无上自信和自豪。精神层面的文化复兴是民族复兴的根本性标志,否则,无论经济建设取得多大成就,都只能是无本之木。

  • 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读毛主席的《纪念白求恩》

    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读毛主席的《纪念白求恩》

    与虔诚信仰天主教的美国同事之间的对话。这位美国同事“听过”、“看过”很多关于毛泽东及共产党人的所谓“言之凿凿的真事”,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对民主的“破坏”、是自由的“枷锁”,认为他们是“恶魔”。而最终通过近两个月的对话,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重新认识了毛主席,重新认识了共产党。

  •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香港基督教和天主教,一直都是非常积极参与政治,而且是反中的政治活动,基本上是逢中必反。香港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实际上是完全违反现代社会宗教世俗化的原则,成为实质上的政治组织。在香港的历次反中反港时间中,都能看到香港基督教和天主教会的身影。

  • 陈先达:太平天国“拜上帝会”是邪教吗?

    陈先达:太平天国“拜上帝会”是邪教吗?

    关于拜上帝会是否邪教的争论,关乎如何看待农民战争以及农民战争和宗教关系。以宗教为外衣的斗争不是太平天国革命所独有,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不能脱离宗教与农民革命的关系孤立考察拜上帝会的性质。在以宗教为外衣的斗争中,所有宗教都或多或少包含某些异端或迷信的成分,要放在特定历史条件下进行具体分析。不能用洪秀全的个人的动机解释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性质。

  •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冷战结束”,我们迎来的是一超独霸的世界,资本统治“全球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苏联瓦解了,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了,全球化的革命退潮与反动势力复辟反攻倒算,阶级压迫与民族压迫空前加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但斗争并未终结,有压迫就有反抗,恐怖主义不过是霸权资本横行霸道所激化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一种扭曲表现形式。

  • 详解斯里兰卡宗教斗争的恩怨情仇

    详解斯里兰卡宗教斗争的恩怨情仇

    为什么袭击的是教堂,而不是佛教寺庙呢?其实这个组织从去年开始,就有组织的破坏各地佛像,袭击僧人,这回袭击教堂,可能一是因为影响力大。昨天是耶稣复活日,大批信徒进教堂参与礼拜,此时策划袭击会造成最大伤害。二是受到国际事态的影响,比如之前的白人冲进新西兰清真寺屠杀事件,这个极端穆斯林团体,就想为穆斯林同胞“讨回公道”。三是这个极端穆斯林组织,在斯里兰卡国内佛教和基督教他都袭击,只要不是信仰伊斯兰的它都袭击,在他们眼里,教堂和寺庙,都是一样的仇恨。

  •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由于出身于金融世家,他们不约而同地使用了经济手段。他们的举动使得天主教的根基发生根本性动摇,宗教改革由此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克雷芒七世的继任者保罗三世力求“拨乱反正”,重塑天主教根基,成立耶稣会,进行反宗教改革,促成1545年召开塔兰托公会议,废除赎罪券的发行,但是已经为时已晚,持续一百多年的血腥无比的欧洲宗教战争由此拉开大幕。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三轮数据(2012年、2014年、2016年),本文对中国基督徒的规模进行了探讨。首先,本文区分了“公开的基督徒”和“隐藏的基督徒”,前者是指在问卷调查中承认自己基督徒身份的人,后者是指不愿意承认自己信仰基督教,但通过其宗教实践以及改变对信仰的提问方式这两方面的数据,可推断其基督徒身份的人。通过对三轮数据的分析,本文估计我国大约有2829万名“公开的基督徒”和近1167万名“隐藏的基督徒”,因此可以认为,2016年我国基督徒大约有3997万人。本文还区分了“名义的基督徒”和“虔诚的基督徒”,前者是指三次调查中只要有任意一次愿意承认自己基督徒身份或信基督教的上帝的人,这部分的规模约有3969万人;后者是指相关宗教实践频率为一月两三次及以上的基督徒,这部分大约有2115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