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寄生虫刻画的不只是韩国,还有美式资本主义的丑恶

    寄生虫刻画的不只是韩国,还有美式资本主义的丑恶

    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精英云集。他们穿戴着令人作呕的奢华珠宝和礼服,在高级晚宴上谈论数百万美元的交易。而有人在这里引用《共产党宣言》,造成了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可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就算这只不过是一种时尚,一种因伯尼·桑德斯引起的左翼风潮在好莱坞政治根深蒂固的新自由主义中弥漫,我们也欣然接受。总有一部分人追逐潮流,无论这潮流指向政治光谱的哪一处。就算这种愚蠢的支持,我们也是需要的。群众运动不允许以手捂鼻般的讲究。

  • 李毅:热烈推荐奥斯卡大奖片《寄生虫》

    李毅:热烈推荐奥斯卡大奖片《寄生虫》

    《寄生虫》也会大大增进中国人对南朝鲜的了解。国内一些朋友,甚至知识界一些朋友,对南朝鲜的了解和理解,错得离谱,很多常识都不为人知。比如现在南朝鲜4000多万人,北朝鲜2000多万人,南朝鲜的GDP的是北朝鲜的50倍,为什么南朝鲜还要美国驻军保护?比如近年来南朝鲜女演员为什么出了那样一些令人吃惊的大案要案?比如为什么南朝鲜的总统,被杀的,自杀的,被抓的,被判重刑的,那么多?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打败中国,割走中国台湾省,抢走中国属国朝鲜。1945年后,朝鲜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南朝鲜先后经历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文在寅等时代,几个学时就能讲清楚,几十个学时就是一门很全面的南朝鲜研究课程。看看《寄生虫》这个电影,可以了解当今南朝鲜现状,也有助于了解南朝鲜75年来的发展。

  • 谁才是“寄生虫”?

    谁才是“寄生虫”?

    《寄生虫》这部电影,说了很多,其实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们不敢使用“阶级分析法”,不敢直面那个终极的问题,只能用“人性”的无奈,浮皮潦草搪塞过去。电影没有贬低穷人,虽然电影中的穷人最终还是变成了杀人的坏人,但还是告诉了大家——每一个活在黑暗中的穷人都向往太阳,向往光明,但电影却没有问:“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穷?为什么他们会活在黑暗之中?”更没有问:“谁才是这一切的根源?谁才是阻碍穷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敌人?如何改变这一切?”

  •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香港的经济发展被普遍认为是亚洲和全球国家能跟随的榜样,显示了其自由经济的优势。然而,看到香港的历史和长期统计以后,我们会发现他的发展成就平淡无奇。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原因不是因为香港人的努力,是因为寄生虫性的对大陆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