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政策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从制度到经济:内政博弈与美国对华政策十年剧变

    从制度到经济:内政博弈与美国对华政策十年剧变

    从本部分的分析可以看出,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和特朗普政府时期建立在全然不同的国内政治逻辑基础上,其根源在于民主、共和两党政治精英面对不同的国内政治联盟和变化了的国内政治结构,为实现自身所依靠的国内政治—社会力量的对外政策利益诉求,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差异化的战略需求。结果是,这种差异使得中美战略竞争的主题连同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在实践中先后体现为基于自由主义的多边制度竞争与规则约束,以及基于现实主义的双边经济竞争与合作型施压。

  • 特朗普担心被中国领先,未来对华政策是否会有调整

    特朗普担心被中国领先,未来对华政策是否会有调整

    一个电话对中美关系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它是很有限的。但是我们有句话叫骆驼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一个电话就是一根稻草,一个一个稻草添上去,还是会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产生一些影响的。特朗普刚上台时,他的对华政策基本上是不屑一顾,他认为只要对中国施压,一切成果都能获得。他认为前几任美国总统最大的问题就是对中国太软了。上台两年多,他深知这种经验,深知中美利益深度的勾连。

  •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美国想要确保对世界的统治,不是让中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成为它的附庸,就是用金融手段铲除社会主义中国的威胁。中美建交以来,接触和封杀始终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基本内容。接触战略只是美国的权宜之计,逼中国改制才是它的真实意图。美国对中国封杀完全符合金融垄断资本先投资、后奴役的规律。股市是金融危机的策源地。金融危机爆发时财富没有凭空蒸发,而是从一部分人手中转移到了另一部分人手中。我们在对外经济合作中,要敢于给资本立下规矩。要借鉴我党领导金融业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的金融政策,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友好国家的人民币贷款而不是外汇贷款。用这种办法可以有效增加海外订单,利用境外市场需求拉动国内企业走出低谷。

  • 特朗普对中国的政策意图:美国是叫不醒的“装睡者”

    特朗普对中国的政策意图:美国是叫不醒的“装睡者”

    为什么中国对美国许多经济政策的应对显得十分被动?我认为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总是试图和美国讲道理,可美国什么道理都懂,它是在为自身无度而巨大的利益“装睡”,你怎么可能叫醒它?第二,在中美关系上,一小点讨价还价、适度妥协可以,但千万不要以为它们的胃口会吃饱,不要以为美国会因为我们的妥协而放弃“得寸进尺”的秉性。这一点,它们甚至不如虎狼。虎狼吃饱了是不会继续捕猎的,但美国的饥肠则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

  • 陶文钊: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

    陶文钊: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

    美国需要在双边、地区和全球各个层面、更多领域,包括全球治理方面寻求中国的合作,这是大势所趋。最近有两个事例很说明问题。

  • 拉美左翼退潮 对华政策或转向

    拉美左翼退潮 对华政策或转向

    3月以来在拉美地区发生了三件值得我们密切关注、不排除对未来的中拉关系产生深远影响的事件:奥巴马宣布对古巴进行历史性访问并放宽多项制裁;前总统卢拉涉贿丑闻引发巴西政坛地震,执政的左翼政党面临巨大压力和挑战;刚刚完成执政党替换的阿根廷野蛮击沉中国远洋渔船。

  • 新时期日本海洋战略与对华政策

    新时期日本海洋战略与对华政策

    安倍政府执政以来,日本不断强化其自身所谓“海洋国家”的身份认同,试图成为海洋大国,其海洋安全战略的扩张主义、现实主义色彩日趋浓厚,已经成为影响东亚和平稳定及地区海洋安全环境的不确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