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开放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诺奖得主保罗•罗默谏言金融市场开放:要谨慎

    诺奖得主保罗•罗默谏言金融市场开放:要谨慎

    金融市场在现代的经济条件之下,可能它的危险起来比核武器还大,我们知道金融对于人类的幸福和生活会有深刻的影响,可能要高于任何一个核爆炸。所以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一定要非常的谨慎。金融行业是需要严格监管的,有一些国家自己开放已经做的很乱了,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现在又来中国要求开放,想做那些同样疯狂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中国一定要非常的谨慎,这种疯狂的事情就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做吧。

  • 余云辉:必须全面反思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策略

    余云辉:必须全面反思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策略

    我们必须坚持对外开放、反对闭关锁国,但是,任何开放战略都需要进行成本与收益的分析,从而制定出对外开放的科学策略与合理步骤。长期以来,一种流行的观点是“花钱可以买制度”,认为以股权可以换来管理、以股权可以换来技术、以股权可以换来信用文化。他们以“花钱可以买制度”为由,认为金融股权必须卖给外国投资者,而且没有贱卖。但是,仔细分析可以发现,“花钱买制度”包涵了二层意思:首先,“花钱”之说就是承认贱卖股权,是贱卖股权的委婉说法,使得贱卖股权合理化。如果没有贱卖,那么,又谈何“花钱”?其次,“买制度”之说就是认为贱卖股权所形成的收入缺口能够换取国外的管理、技术、信用文化,而且后者可以弥补贱卖缺口。但是,实际上,股权可能贱卖了,缺口未必得到弥补。企图通过出卖股权、引进境外投资者来改善金融业包括银行业的治理结构,纯属类似于汽车业以市场换技术的一厢情愿。

  •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美国现政府发动和升级对华贸易战的根本目的是要遏制中国,对中国的种种指责站不住脚,最主要的错误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所以必然失道寡助、众叛亲离、以失败告终;扩大深化开放必须自主平等、积极稳妥、互利共赢,特别要注意防止形成对国外的依赖和在重要方面受制于人。

  •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日本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后起的韩国的发家史证明,他们在发展的关键时期都没有对外国资本开放金融领域的过程,全都是靠国内资本促进国家产业发展并最终成为世界强国的,真正对外开放金融领域的国家全都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拉美国家,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全都陷入了西方学者设计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些国家最终都遭受了美国的反复盘剥和洗劫,苏联曾经遭受到的被西方国家彻底肢解和洗劫的经历告诉我们,中国对美国开放金融领域十分危险。

  • 国家资本主义正本清源-析美国抹黑中国的多重逻辑

    国家资本主义正本清源-析美国抹黑中国的多重逻辑

    针对美国发起贸易战用“国家资本主义”抹黑中国、改变中国社会制度的图谋,在理论上必须正本清源。马克思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理论分两个层次:一是揭示帝国主义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本质和作用,它是“国家资本主义”典型的高端形态;二是扬弃“国家资本主义”方式用于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改造私人资本,由列宁提出、毛泽东丰富和运用成功,在中国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美国此时抹黑中国也有两个层次:一是以荒谬的逻辑歪曲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和对外开放,把垄断专制加在中国头上,而虚伪地标榜自己为“自由市场经济”样板;二是极力推进其真实的“国家资本主义”,即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控制世界市场和实施霸权主义,逆经济全球化潮流而动。我们必须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逻辑应对、挫败其以“国家资本主义”欺凌、统治世界的垄断逻辑,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国社会主义大逻辑)指导深化改革开放,实现伟大的历史使命。

  • 经济学元老余永定逆潮流发声:中国对外开放要量力而行 要接受某种停滞倒退

    经济学元老余永定逆潮流发声:中国对外开放要量力而行 要接受某种停滞倒退

    。我自己倾向于中国现实的经济增长速度运行在潜在经济增长速度之下。也就是我们还有进一步提高经济增长速度的空间,也就是我们还需要采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或者是支持性的货币政策,使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潜在经济增长速度的水平上。这也就是所谓的“保底线”。

  • 岳青山:共和国前三十年是对外开放的三十年

    岳青山:共和国前三十年是对外开放的三十年

    毛泽东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走过了67年光辉历程。他领导中国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夺取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胜利,彪炳千古。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近三十多年来,批判、攻击、污蔑毛泽东“闭关锁国”这声浪却甚嚣尘上,彼伏此起。

  • 联想巨亏VS华为称王:中国两条对外开放道路胜负已分

    联想巨亏VS华为称王:中国两条对外开放道路胜负已分

    华为和联想的不同道路,都是“存在就是合理的”,它们分别是各自领域国家政策条件下的理性选择,也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两种道路在企业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