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乌调查共为您搜索到1篇文章
  • 常与共:《寻乌调查》的犀利与悲悯

    常与共:《寻乌调查》的犀利与悲悯

    回望资本主义的旧社会,“诚然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谁不能发财、谁能够发财,在形式上人人都有发财的权利,但真正发财的却总是那么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是没有办法发财的。所以,仅仅从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上看,人人都是平等的。但事实上又总是不平等。这就是马克思所揭露的资产阶级法权的虚假性的一面。对一个跛子反复宣称‘你有奔跑的权利’,这无疑是对他的一种羞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把毛主席誉为“一位在实践和理论的双重意义上真正把马克思主义加以中国化,并且取得了真正成功的人”的国内知名学者何中华先生的这段话,堪称绝妙!大概也是理解国民党何以从消到亡、新中国何以生到旺的秘钥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