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化共为您搜索到41篇文章
  • 卢荻 黎贵才|生产性效率、工业化和中国经济增长

    卢荻 黎贵才|生产性效率、工业化和中国经济增长

    中国在其系统性改革时代的持续快速经济增长,对于全球化背景下的后进发展具有普遍意义。本文试图构建一个对此经验的解释,中心概念是一种包含资源配置效率和生产性效率的不稳定组合的演化发展路径。鉴于此,本文的分析发现给出了两个主要命题。第一,相对于体制层面的市场化改革导向,中国工业化和经济增长的实际路径却是倾向于与市场原则也即(资源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原则相矛盾。这个路径主导方向是资本深化,尤其是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如是。第二,改革后的中国经济体制既包含压制市场因素,也包含遵循市场因素。相对而言,这两者分别以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为代表,生产性效率的提高主要是来自前者,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则主要是来自后者。针对这些分析发现,本文试图结合整体的中国经济变革经验,讨论其重要性和政策含义。

  • 柴尔红:笨拙的水库漫灌,北中国能够改变

    柴尔红:笨拙的水库漫灌,北中国能够改变

    今天的中国,拥有工业化的优势,拥有辽阔国土的优势,更有“人的优势”,而所谓“人的优势”绝不仅仅是“人力资本”、数量优势。而是指中国人民因为国家繁荣强大而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扬眉吐气的精神踏实的优势——生活的安定美好,心灵的富足幸福。中国人民对于中国与世界,对于人类历史发展大势,对于如何珍惜和建设自己的家园,保留子子孙孙美好的未来,有着明确的认识,这是思想意识形态的优势,这是道德的优势,这是世界观的优势。有了世界上一流的人,我们何愁干不出中国历史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业。伟大的中华民族,特别是中国的三北地区和青藏高原,必将实现水资源的存量博弈到水资源的增量富足这样一个亘古未有的凤凰涅槃似的蜕变。

  • 李文:高度评价改革开放前工业化基础

    李文:高度评价改革开放前工业化基础

    改革开放前建立起来的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为新中国的经济独立和国防安全提供了物质保障,也为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经济腾飞和民生改善准备了技术条件。如今,我国已成为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220多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制造业增加值自2010年起稳居世界首位。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经济规模足够大、增长速度足够快、不仅改变了自身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的国家。

  • 王绍光:新中国70年:工业化与国企(上)

    王绍光:新中国70年:工业化与国企(上)

    早在抗日战争结束前,毛泽东已经在设想新中国未来的发展蓝图。在他看来,新中国“如无巩固的经济做它的基础,如无进步的比较现时发达得多的农业,如无大规模的在全国经济比重上占极大优势的工业以及与此相适应的交通、贸易、金融等事业做它的基础,是不能巩固的”。为此,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及其政府必须采取切实的步骤,在若干年内逐步地建立重工业和轻工业,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但每向前一步都需要探索,都需要艰辛付出。既然叫做“探索”,不可能没有任何失误,更何况当时中国进行的是一件前无古人的划时代伟大探索。今天有些事后诸葛亮,对前人走过的路横挑鼻子竖挑眼,他们觉得共和国的前30年有那么多失误,犯了那么大错误,仿佛是一片漆黑。这是心智发育不良的表现。中国这样一个贫穷的农业大国,面对世界列强的封锁禁运,要探索一条工业化道路,没有现成的路线图,不走点弯路,不犯点错误,可能吗?

  • 中国工业化的起点:156项工程

    中国工业化的起点:156项工程

    至今再在回顾这些项目,再看近代中国一直曾遭受的屈辱和蹂躏,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友谊非常真诚的,自强不息的中国人民也充分珍惜了苏联给予的援助,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大力发展了这些国有工业,而这些国有工业繁衍不息,向外溢出了大量的资金、技术和工程技术人才,这才有现代中国制造的巨大生命力和竞争力。

  • 伟大的贡献!毛泽东与新中国工业化的奠基

    伟大的贡献!毛泽东与新中国工业化的奠基

    进入21世纪后的中国发展表明,毛泽东预言的“大变”已经成为现实。今天的中国不仅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而且在2010年在经济总量上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历史的发展,我们愈发感到,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开辟的社会主义工业化之路,是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必由之路,是在新世纪继续开拓前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之路。虽然,毛泽东离开我们有43个年头了,但是,他毕生奋斗为国家、为人民留下的制度基础、物质基础,仍在惠及后代子孙;他的思想、精神,仍在激励着后来人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他的影响,超出了他生活的年代,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

  •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我国在基础领域的全球差距不断拉大。在制造强国指数上,中国结构优化指数已连续两年下降,与美国、德国、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我国基础产业(主要包括:基础零部件、数控机床、仪器仪表产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从11.54%跌至6.92%,与美、日、德的差距拉大,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制约性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王绍光:国企与工业化,1949-2019(下)

    可以用四句话总结国企对中国工业化的贡献:推动中国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推动中国从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助力中国从工业国转型为工业大国,控制经济命脉,主导经济发展,助力中国迈向工业强国。

  • 毛泽东“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思想探微

    毛泽东“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思想探微

    国民经济是国强民富的基础。毛泽东一贯重视国民经济,提出了社会主义工业化方针和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卓越思想,并保持一贯政治定力,建构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极大促进了国民经济发展,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确立和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理论准备、物质基础和实践参照。

  • 革命精神在打破我国工业化“瓶颈”中的关键作用

    革命精神在打破我国工业化“瓶颈”中的关键作用

    革命精神是一种为革命而献身的崇高精神,它是革命的内在要求。建国初,我国选择重工优先的快速工业化的发展战略。面对着我国工业积累资金稀缺的困难,尤其是面对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所面临的极端困难,中国人民发扬革命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成完整的工业体系。以革命精神推动工业化的实质是通过献身精神,以劳动代替资金,使国家能够把最稀缺的资金最大限度地投入到工业积累中。有些错误观点认为,当时以革命精神推动经济,是以外在的、理想的道德原则代替经济的内在动力原则,必然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些观点以等价交换的抽象的经济理性原则为尺度考量革命精神,忽视了在当时具体历史条件下,革命精神作为工业化和经济发展动力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 毛泽东与中国工业化

    毛泽东与中国工业化

    把中国由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变为一个独立、民主、自由、统一和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由落后的农业国变为先进的工业国,是毛泽东终其一生的奋斗目标。现在,这些目标绝大部分都已实现或接近实现。中国工业化的任务虽然还没有最终完成,但有目共睹的是,当毛泽东接过国民党留在大陆的烂摊子时,中国还不能生产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而当他撒手人寰时,中国不仅能够制造这些东西,而且造出了火车的蒸汽机头,内燃机头、万吨轮船、万吨水压机、几十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和“两弹一星”,并建立了门类基本齐全的工业体系。

  • 陈云与中国工业化起步过程中若干基本问题的解决

    陈云与中国工业化起步过程中若干基本问题的解决

    中国工业化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一个重要原因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正确解决了在工业化起步时遇到的方向、战略、布局、资金、人才、规模、速度等一系列工业化的基本问题。而在这一过程中,作为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和主管全国财经工作的陈云,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提出了许多具有深远意义的主张。了解和研究陈云的这些作用和主张,将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中国工业化的历史特点和意义,更加全面地认识建国后许多重大方针政策的由来和实质,而且有助于我们认真总结工业化和工业、农业、国防、科技四个现代化建设的经验教训,深入探索和努力掌握其中的客观规律,使它们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

  •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8年2月13日,汽车城春寒料峭。从苏联回国不久的毛主席来一汽视察工作,在肯定工人们制造出“解放”牌汽车后,他对陪同的饶斌又讲了那句话:“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呀?”毛主席这句话给试制工人带来了一股更加强劲的动力。4月,一汽全厂动员,组建了突击队,经过23天的日夜苦战,第一辆国产轿车终于诞生了。而此时距毛主席视察才仅仅3个月时间。闻迅,毛主席兴奋不已,并于1958年5月21日下午,专门检验了由铁道部派专用车厢从长春接运至北京的轿车。他绕着轿车看了又看,询问了轿车的生产情况和技术性能,以及护送轿车的技术人员和司机的姓名。随后还兴致勃勃地和在场的林伯渠一起坐上“东风”轿车,绕着怀仁堂行驶了两周。下车时,毛主席满面笑容如春风般和煦,他说:“坐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小汽车了!”

  • 对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再思考

    对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再思考

    中国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也被什么知识经济、虚拟经济忽悠过。但中国的头脑基本还是清醒的。中国的工业化离不开实体经济,中国不可能走只发展金融,而将产业空心化的路子。美国这样做,是因为美国金融资本实在太强大了,而且金融资本盈利的过程也太快速了。金融资本不可能放弃这些东西。而占有大量资金且利润率又不高的实体经济,在金融资本看来,就太有点碍手碍脚了。中国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绝对不能走这样的路子。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道路,现在来看,基本上还是健康的。虽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是大方向没有错,这就比什么都好办。我们在高技术领域里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国家对此心里也是跟明镜似的。所以大家共同去努力吧,任何企图拦挡中国发展前进步伐的做法,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 中国工业化真正发展为什么要等到1949年之后?

    中国工业化真正发展为什么要等到1949年之后?

    最初刺激中国人搞工业化的因素---国防工业,一直到1949年前还是根本无法自足。如果没有1949年后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工业化之路还是会在内外压力之下,扭曲变形。今天也一样,美国连中国产业升级规划都要横加阻拦,可见当年的勇气和决心。西方会倒贴钱,哭着喊着给你送“民主”,但决不会给你送“两弹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