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共为您搜索到31篇文章
  • 常与共:为“激进左派”这个稻草人说几句公道话

    常与共:为“激进左派”这个稻草人说几句公道话

    陈先生公正地指出,“并不能因此而简单地认为,左翼阵营都是一些犯上作乱的乌合之众,右翼阵营才是一些有责任感的社会精英。更不能无视历史上那些代表统治阶级的极右势力,对社会进步造成的危害”。陈先生公允地提出,“那种认为激进主义者酷爱暴力革命、保守主义者喜爱安定团结的说法是每一根据的”;陈先生公平地指出,“‘革命’往往是被‘保守’逼出来的”。诸如此类的结论和观点,在今天看来,恐怕无可挑剔。

  • 关于“宁左勿右”的理论之辨及其在疫情防控中

    关于“宁左勿右”的理论之辨及其在疫情防控中

    对疫情防控中的“宁左勿右”要做辩证分析,既要看到强大的制度执行能力和中央政权的权威,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管控效能,也要看到一旦“法治意识”被突破,强大的执行能力可能会对群众日常生活带来消极影响。同时,在疫情防控中如果不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做到精准施策,只是简单照搬最严举措,盲目采取“一刀切”的管控措施,虽然形式上好像是在严格贯彻中央指示,但本质上还是属于一种“懒政”。当前,在面对他国疫情防控工作时,应少一点戏剧化、妖魔化的声音,多一点坦诚相待、彼此尊重,对制度优越性的阐述也应基于“以学术讲政治”的原则,多一点学术化、学理化的表达。

  • 毛泽东读《“左派”幼稚病》:党的铁律,必须执行

    毛泽东读《“左派”幼稚病》:党的铁律,必须执行

    毛泽东始终是根据现实情况和工作需求来读书的。列宁的这本书为毛泽东提供了掌握马克思主义的战略和策略思想的方法,以及处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本国实际结合起来的经验和启示,同时也有助于他解决党内部分同志在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些重大问题上表现出“左”倾错误思想的问题。这正是他指导中国革命斗争所迫切需要的。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毛泽东还多次潜心研读此书。

  • 徐博东:连行刑特务都折服的铮铮铁汉——陈明忠

    徐博东:连行刑特务都折服的铮铮铁汉——陈明忠

    至于“政治学习”,绿岛的政治犯中有一些中共地下党员,但政治认识都很肤浅,大多数是莫名其妙被抓进来的,什么国民党、共产党、毛泽东,一概不知道,当然更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什么东西。“大家都想要了解,学习热情就起来了,监狱成了共产主义的学校。所以出狱之后,大家来往,互相称‘老同学’。”陈明忠说:“我也是在狱中,开始真正研读马克思主义的”。当时,中共叛徒叶青(本名任卓宜)写的《毛泽东思想批判》,是他们的主要教材。“这本书常常大段的引述毛泽东的话,我们只读这些话,不读叶青的批判。”“很多人被点燃学习共产主义的热情,在政治学习课上,利用各种教材,偷偷抄写毛泽东的文章,藏到牢房里。”陈明忠保外就医出狱后,很快就成为左统派各路人马的核心和纽带。在他的积极奔走推动下,岛内左统派团体夏潮联合会、台湾地区白色恐怖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工党、劳动党、中国统一联盟和原住民部落工作队先后成立,活跃在台湾政坛,成为岛内反独裁反“台独”和促进两岸关系发展的重要力量。他和林书扬是台湾左统派中最受尊崇的两位老前辈和精神领袖。

  •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十月革命后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发展与左派现状

    应该看到,在拉美,除古巴外,左翼至今仍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萨尔瓦多、乌拉圭、智利等国执政。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目前还是国家总统。即使在阿根廷,左翼仍有相当大的实力,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有优势,且在全国不少省和城市掌权。在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等一些不是左翼执政的国家,左翼力量也不可小觑。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

  • 掌握思想武器,才能拥有未来

    掌握思想武器,才能拥有未来

    古人云,知耻而后勇。首先虚心承认自己的不足,才能够对症下药、取得进步。当前爱国左派需要能人,更需要思想武器。思想武器自然不能等、靠、要,唯有脚踏实地,自行制造。

  • 我见过的左派越多,就越喜欢狗

    我见过的左派越多,就越喜欢狗

    本文要谈的,就是这些年轻人。他们跟极端毛派不读书不思考不同,他们读书不少,思考也不少,但教条得很,他们的问题出在悟性不够上。

  • 致《逻辑思维》罗振宇:你特别像耍猴的--和老罗谈谈心

    致《逻辑思维》罗振宇:你特别像耍猴的--和老罗谈谈心

    老罗他们这个节目根本不是什么“逻辑思维”,有时简直就是“非逻辑思维”,还有不少硬伤,更有不少歪理邪说,比如他说放高利贷是好人好事;他鼓吹土地私有化,他赞美城市贫民窟,他攻击中医不“科学”等等。他们这档节目很低劣,搞了些噱头,迎合现在一些恶搞的风气,再通过老罗那么一“表演”,也真能迷惑一些人。

  • 台湾保钓左派:破除反共意识形态的第一声春雷

    台湾保钓左派:破除反共意识形态的第一声春雷

    虽然 "冷战 "在20年前似乎就已结束,但以反共意识形态为内核的冷战思维并没有完全消失,近日来加剧的钓鱼岛和南海问题,颇有当年美国与联合周边国家 "包围 "中国的架势,即是冷战思维的再次集中浮现,只是在原来的专制、极权、不民主不自由等标签背后,再加上了 "中国威胁 "的新罪名。

  • 杰姆逊:特朗普就是媒体创造出来的

    杰姆逊:特朗普就是媒体创造出来的

    媒介对知识分子的新思想来说是不祥的。自从上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对媒介的乌托邦想象,但最后都破产了。有人期待新的民主的出现。民主的确出现了,但毫无意义。没人听托派的电台。两个最为成功的案例是犹太复国主义电台和同性恋电台。我们应该审视商业如何操控媒介。比如说,特朗普就是媒介所创造出来的,它会报道特朗普的每一场演讲。

  • 伦敦大学那些心怀社会主义情结的左派

    伦敦大学那些心怀社会主义情结的左派

    在伦大的环境中,“社会主义者”当然属于“左派”,但是“左派”并不一定是“社会主义者”。不仅他们自称左派,在西方语境下,他们的思想理念和实际行动也都必然被评价为“左”。他们观点是主张生产资料公有制,甚至对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实施路径有一整套方案。

  • 风雨飘摇中的英国工党和左派

    风雨飘摇中的英国工党和左派

    一个将留欧理念传递下层得到63%remain的领导层却要受到如此苛责,可见工党党内各方势力暗涌,科宾的左翼道路是否能贯彻始终,这里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工党现时又处在了内斗的边缘,一触即发。风雨飘摇,奈何只为一人?看来由政治集团利益带来的政治短视无疑会再次为工党入阁带来一个巨大的难题。

  • 你特别像耍猴的--和老罗谈谈心

    你特别像耍猴的--和老罗谈谈心

    老罗他们这个节目根本不是什么“逻辑思维”,有时简直就是“非逻辑思维”,还有不少硬伤,更有不少歪理邪说,比如他说放高利贷是好人好事;他鼓吹土地私有化,他赞美城市贫民窟,他攻击中医不“科学”等等。他们这档节目很低劣,搞了些噱头,迎合现在一些恶搞的风气,再通过老罗那么一“表演”,也真能迷惑一些人。

  • 美国解密档案:CIA如何分化日本左派势力

    美国解密档案:CIA如何分化日本左派势力

    自民党自1955年开始,连续执政达38年,直至1993年才下台。纐缬厚教授在书中指出,在日美安保体制下,日本实现了高度的经济增长,支撑了自民党的长期一党统治(页9)。此处再根据美国的解密文件,揭露美国为确保日本能充当其冷战时期东亚战略的走卒而不遗余力地支持保守势力,所採取的政治、经济策略。

  • 桑德斯崛起改变美国政治面貌? 美媒:左派呼声重回公众视线

    桑德斯崛起改变美国政治面貌? 美媒:左派呼声重回公众视线

    由于面对“克林顿竞选机器”和主流媒体的保守主义,桑德斯也许不会赢得选举。但事实证明,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另外一些(也许更年轻,而且是有色人种的)“桑德斯”将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并改变美国的面貌。在许多方面,我们正在见证1980年里根赢得总统选举而开启的政治意识形态循环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