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共为您搜索到49篇文章
  •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所以不要自欺欺人,这里主要是说给香港左翼的同志,也是要说给大陆和海外各种抱有良好愿望的左翼同志。现实的香港的运动是法西斯导向的,是与世界法西斯势力一个根上长出来的。首先要承认这一点,还要承认靠左翼打入这种法西斯运动,是完全不会改变法西斯运动性质的。香港左翼要发挥进步的作用,就必须把自己和全中国,全天下的劳动人民的斗争结合起来,要继承伟大的苏联和中国革命的遗产,而不是跟着运动跑,从而跟十几亿中国人民割裂开来。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美国芝加哥掀起社会主义浪潮

    美国芝加哥掀起社会主义浪潮

    社会主义正在美国蔓延,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纽约代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的受欢迎程度以及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数量的巨大增长——在过去三年中增加了7倍多,达到60,000人。但是,芝加哥与美国其他许多城市的区别,并且在昨晚的社会主义胜利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其原因是因为该市劳工运动的左翼并不害怕与民主社会主义候选人合作。

  • 左翼与传统:陈映真案例

    左翼与传统:陈映真案例

    “左翼如何看待传统”是陈映真,作为中国的、第三世界的左翼思想者,在从1960年代到2000年代的半世纪写作中,虽然一直没有完整发展,却在他的思想与创作中高度紧张着、不时闪烁着的一条重要思想线索。它在理论上非常深刻,在现实中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台湾或是大陆的思考者皆然,因此值得两岸的所有认真思想者,不止左翼,一同琢磨。

  • 马克思主义与北美左翼新战略

    马克思主义与北美左翼新战略

    左翼力量应当将变革的希望与革命的潜力结合起来,建立学生和工人阶级联盟,并且在全球范围内凝聚力量,以抵抗资本主义的统治。这说明,虽然左翼学者们意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难以化解,也希望建立工人阶级联盟对抗资本主义统治。但是,一些左翼学者却寄希望于“变革的希望”,而不是进行彻底的革命,这体现了身处资本主义世界的左翼学者自身的局限性。

  • 巴西极右上台,左翼做何对策?

    巴西极右上台,左翼做何对策?

    为了左翼和人民运动,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面对巨大的挑战。我们要在巴西各地组织人民委员会,组织一场真正的大规模运动,并为争取卢拉的释放和他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组织一场真正的国际运动。这场运动由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率先发起。组织这些委员会并使这场运动成为人民的旗号,对我们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显然,为了团结一致,我们左翼和人民运动在未来的周期中还需要面临其他挑战,我们必须转变“巴西人民战线”、“无恐惧人民阵营”,或许把每一个人都聚集到“人民反法西斯民主战线”中。

  • 巴西向右:左翼劳工党是如何失势的?

    巴西向右:左翼劳工党是如何失势的?

    极右翼势力在2018年巴西总统大选过程中表现得异常活跃。博尔索纳罗尽管担任过很长时间的国家议员,但在大多数巴西人的印象中他是游离在政治之外的人,因为之前他并没有直接参与过政府领导工作。在总统竞选期间,博尔索纳罗提出了一个激进的口号,直言要颠覆现有的政治体系。对于博尔索纳罗和他的支持者而言,“颠覆现有的政治体系”就是打压之前执政的劳工党以及其它左翼组织。

  • 美国青年“觉醒”带来左翼冲击

    美国青年“觉醒”带来左翼冲击

    美国的左翼民粹力量将对民主党建制派构成压力,并持续推动民主党的左倾。与右翼民粹势力向外部世界转嫁矛盾不同,左翼民粹势力主张优先对美国的资本主义进行改良。这种抑制大资本的过度扩张、构建更结实的社会安全网、提高民众福利、缓解社会矛盾的思想,与美国进步主义运动、罗斯福新政一脉相承。作为民主党传统的政治理念,也体现在杜鲁门的“公平施政”、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克林顿的“第三条道路”和“奥巴马新政”等方面。如果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能赢得大选,左翼民粹力量的部分主张很可能成为政策。

  • 面对历史资本主义的第三世界左翼-回应燧鸣的商榷

    面对历史资本主义的第三世界左翼-回应燧鸣的商榷

    国内外西方中心主义左翼,往往以为一旦按照理论定义认定了中国是资本主义,这就完事大吉,就能毫无政治负担地反之可也,其结果却是往往堕入“反本地资本的初衷/名目,变成维护整体资本主义的实践”的陷阱。这种倾向以港台左翼尤其明显,以反资本主义、反新自由主义的口号来正当化雨伞和太阳花两场“在地运动”,实际上就是跟在颜色革命加大乡里沙文主义的后面摇旗呐喊,不管有意无意就是为世界范围的工人贵族利益甚至乎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张目。而这两个运动获得了东亚地区以至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各路左翼的广泛支持、声援,在内地/大陆左翼圈中也不乏同情声音,都是与这种倾向很有关系。

  • 中国成

    中国成"新帝国主义"?西方(中心主义)左翼看中国

    真诚的左翼,必须是既有其感情也有其思考——所以,为了知识责任和政治责任,必须直面“西方中心主义左翼看中国”。

  • 国际金融危机孕育着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的复兴

    国际金融危机孕育着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的复兴

    世界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复兴植根于全世界内财富占有与收入分配急遽两极分化的丰厚的经济沃土。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带来的,一是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全球重新得到青睐;二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广大民众对资本主义普遍不满,罢工运动频起;三是各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积极开展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研究和应对。大的复兴,当然尚需时日,但是,辉煌与苦难相伴。当今仍未见底的国际金融危机愈是深化,人们便愈是觉醒,社会主义便愈是复兴和发展,社会主义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后社会主义时代最终也必然接踵而至。

  • 库尔德工人党:左翼抑或恐怖组织?

    库尔德工人党:左翼抑或恐怖组织?

    在中国许多左翼人士看来,库尔德工人党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它正在进行反抗民族压迫、争取民族解放的正义斗争。但事实并不如此,库尔德工人党机关报并公然支持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切分裂主义运动。它声明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和中国的维吾尔人都以相同的方式被镇压;将Rabia Kadeer介绍为“一个为维吾尔人权利发起国际斗争的代表人物”;赞扬由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维吾尔族美国协会、国际维吾尔族人权和民主协会、及华盛顿美国议会大楼中的自由之家这些组织所举办的会议;将达赖·喇嘛称作“流亡中的西藏精神领袖”;报导为了抗议“中国政策”和“西藏流亡议会”而自焚的藏族人以及其他类似事件。事实上,库尔德工人党是一个把平民百姓作为目标的恐怖组织。库尔德运动并不意味着独立,它依赖于美国。在美国的帮助下,它通过“伊拉克模式”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了事实上的库尔德国。

  • 西方左翼学者看资本主义

    西方左翼学者看资本主义

    这些西方左翼思想家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中所存在的种种弊端的分析,实际上也就是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批判。正因为他们能够把所有这些弊病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联系在一起进行分析和批判,从而使这种分析和批判显示出一定的深刻性。他们的分析和批判使我们透过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些表面看来是零碎的、偶然发生的、局部的种种弊端,洞察到资本主义深层的、必然的、系统性的、全面的、本质性的危机。

  • 法国总统大选左翼党竞选人梅朗雄:达赖应该在寺庙而不是政坛

    法国总统大选左翼党竞选人梅朗雄:达赖应该在寺庙而不是政坛

    梅朗雄:我并没有参加达赖喇嘛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的演讲。我认为宗教与议会政治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教皇来了,我会尊重他的出现,但只能是在教堂里。同样,达赖喇嘛也应该出现在寺庙里,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欧洲议会里。我不会把政治和宗教混为一谈,达赖喇嘛作为政治领袖的诉求是没有道理的。

  • 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在英国左翼内部,从脱欧公投开始之前就辩论不休,到底是留欧、脱欧还是都不要。左翼当中有支持脱欧的“左翼脱欧派”,也有把移民工人权益摆在第一位的“留欧派”。面对公投的结果,左翼的反应也大相径庭。但是面对公投后甚嚣尘上的种族主义和政局变动,英国的左翼团体依然声明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斗争到底。

  • 政治与足球:左翼足球兴衰史

    政治与足球:左翼足球兴衰史

    自从足球这项运动诞生以来,有关足球与政治的关系的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毫无疑问的是这种争论也会一直继续到海枯石烂。有些人认为足球应该和政治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离得越远越好;但是还有一些人看到了足球乃至整个体育范畴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够改变政治版图,能够揭露出社会潜在的问题,然后给那些边缘人民发出呐喊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