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共为您搜索到124篇文章
  •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中国公安部和社会各界应该深入调查,2008年、2015年、2018年大股灾前夕,国内公司和个人反常提前做空股市的仓位证据,是否同美国存在交流内幕消息的隐蔽联系,为何总在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据消息披露,国内有人同美国华尔街银行存在特殊联系,这同被逮捕的证监会前领导一样,证明金融精英确实存在内外勾结的隐患,需要公安部和社会各界进行深入调查,以防止多次大股灾的惨重损失再次重演,防止更大的美国危机冲击再次危害中国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

  •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的一些“学者”连篇累牍地向我们介绍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价值,介绍那“神奇”的自动调节。他们在告诉我们这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真相和实质方面,还不如杜蒙德、曼彻斯特和罗斯福等人。美国那些资产阶级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经济掩盖着资产阶级的残忍、罪恶、为所欲为和不人道,介绍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神话的破灭。而这些,在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顶礼膜拜的我国“学者”的文章和演讲中,却根本看不到。

  •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尽管我们往往把劳动视为决定其收入乃至财产合法性的重要乃至唯一依据,但劳动与其所得之间本身就存在一个卡夫丁大峡谷。按照洛克等人的看法,自然权利是不能被剥夺的,而所谓自然权利是指在任何民事制度或政治制度建立之前的自然状态下个体所拥有的权利,进而,在自然状态下的个体拥有自由使用自然资源的权利。但问题恰恰在于,在现实社会中,这种自然资源的使用权已经为某些个人或全体所独占,而他们仅仅为此付出极少的成本。正因如此,从根本上说,任何人的消费和劳动行为都不是纯私人的,而是涉及社会公共资源的分配使用问题;即使具有极端私有性的劳动权而言,它也涉及资源分配的公共问题。

  • 中国核电往事: 国外巨头凭什么鲸吞千亿市场?

    中国核电往事: 国外巨头凭什么鲸吞千亿市场?

    最近世界金融危机造成的冲击再次证明,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途径是经济结构的转变和产业结构升级,而转变和升级需要技术能力的成长——这是提倡“自主创新”的信念来源。如果“扩大内需”的举措不过是诸如购买外国设备来建核电站,却继续把本国核动力工业的发展排除在核电建设之外,那么这种举措最终也不过是又一个泡沫。因此,中国必须拥有技术能力应该是中国技术政策不可动摇的信念。

  •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目前我国CPU发展面临自主研发和引进技术两条技术路线的斗争。自主研发的CPU性能和软件生态能不能达到甚至超过引进技术的CPU是争论的焦点。首先分析了市场带技术和市场换技术两条道路的区别,指出英美等国在发展过程中走的都是市场带技术的道路。然后,从自主CPU可以满足我国自主可控信息化建设要求,引进技术CPU保不了国家安全,以及我国IT产业的根本出路是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3个方面,论述了我国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最后,指出发展核心技术要发扬实事求是的作风和愚公移山的精神,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实现“直道追赶”,没有可以取巧的“弯道超车”。

  •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所谓“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是公平竞争”有极大的片面性,资产阶级的所谓市场公平竞争,其实只是直观地反映市场经济形态的表面关系,是用简单商品流通等价交换关系,掩盖资本主义市场的本质是剩余价值的实现环节;政府是国家的职能机关,必然具有阶级性,“政府不能进入市场”照搬了国际新自由主义的谬论,我国的人民政府理应进入市场;我国国企的本质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否定我国的国企进入市场是违反宪法的。

  •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上新自由主义观念已经破产,但既成体系并未消亡,利益格局仍在延续,在新的思想获得主导地位之前,新自由主义进入“超卖”期;美国的垄断资本演化出更高级的形式,它们进一步与美国政权结合,不仅垄断资源和市场,还试图垄断创新,抑制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谋求长期超额利润。这表明美国经济已步入了后自由市场阶段。“超卖”引发的是西方国家逆全球化连锁反应,部分发达国家还通过重构自由贸易协定、强化金融优势地位来推进超级新自由主义。然而,这不但无法让全球经济回到正常发展轨道,反而会分割国际市场,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为修复当前的系统失衡,美国推出了“美国优先”的行动纲领,其经济意义是通过政府之手扭曲市场,利用贸易保护推行过时的进口替代政策。这会对现有的国际生产体系产生一定影响,加深经贸冲突,但无助于解决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也无助于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正在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 西方四大粮商巨头垄断中国粮食市场

    西方四大粮商巨头垄断中国粮食市场

    美国ADM与新加坡丰益国际共同控制的益海嘉里,在国内食用油市场已经占有60%-70%的份额,金龙鱼、胡姬花、鲤鱼等食用油品牌同属益海嘉里所有。在合并的当年,就有媒体称益海嘉里掌握了国内油脂价格的控制权,成为中国食用油寡头。跨国资本以高于国家保护价收购国产大豆,目的是对大豆产业的垄断。从全国的市场占有率来说,国产大豆只是一小部分,益海在国内转基因食用油市场占有率很大,他们的目的是控制大豆产品的定价权。外资控制了大豆领域,大豆油价格便容易被操纵。

  •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几十年来,外资企业在中国享尽了特殊低税率之类的“超国民待遇”,在中国市场获得了超额的利润。捞到实惠的外资企业,并没有把中国人民的独立地位、中国的国家主权当回事,反而变本加厉地提出无理要求。最近美国政界一直在吵吵嚷嚷,要求美国政府逼迫人民币汇率升值。其真正目的,是以要求人民币升值为借口,向中国政府寻衅施压,迫使中国政府为了不使人民币升值而在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以便得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迫使中国政府取消鼓励自主创新的政策,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之一。

  •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新结构经济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结构经济学只是研究和强调经济结构问题、用结构理论解释一切的片面性。但是,经济发展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除了结构方面的发展战略选择、经济运行方面的市场和政府选择这两大关键因素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因素——以所有制和分配方式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基本经济制度,而且经济发展方式、经济运行机制或者说资源配置方式也是受基本经济制度制约的,因此新结构经济学无论是对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研究,还是对中国经济发展实际的分析,还必须进一步深入到基本经济制度的分析研究。

  • 赵磊:“伪均衡“批判

    赵磊:“伪均衡“批判

    市场经济能否自动实现均衡的关键,在于供求失衡之后的经济波动是“正反馈”还是“负反馈”。历史证明,市场经济走向“正反馈”的趋势,乃是资本主义的常态。经济危机的结果,就是通过“暴力去产能”使得失衡的市场供求被强制性地恢复均衡。离开“暴力”和“强制”的经济危机来谈“市场均衡”,只能是“伪均衡”。晚近以来,虽然“市场均衡”理论已经为很多学者所证伪,但这些证伪工作大多并没有对“市场均衡”的基本逻辑提出反思。在本文中,笔者运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所导致的“有购买力的消费不足”理论,对市场经济的“伪均衡”做出批判性的分析。最后,笔者进一步讨论了“矛盾分析”与“均衡分析”的区别: 二者的区别不仅在于对矛盾状态的定位不同,还在于二者的逻辑不同。换言之,“矛盾分析”是“辩证逻辑”的展开,而“均衡分析”则局限在“形式逻辑”里面兜圈子。

  • 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值得深思

    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值得深思

    在中国很多城市都可以见到沃尔玛(Wal-Mart)、凯马特(Kmart)、好市多(Costco)等美国连锁企业(超市),可谁在美国看到过中国的连锁企业?这当然不是因为企业的商品质量问题,而是美国对外资进入的保护。所以,在美国很难见到外资连锁企业。如果有人愿意梳理还可以发现不少这样的例子。可见,美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以“国家安全风险”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次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有不少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 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曲折历程

    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曲折历程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改革开放的历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存在着理论和实践中的不断探讨和不同意见的争鸣。邓小平为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了最终决定性作用,但他的有关理论思想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央关于市场取向改革的目标模式,也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庆祝改革开放取得的重大成就,既要总结成功的经验,这是主要方面,也应总结改革中出现过的某些缺失,这样可全面总结改革开放的得失是非,有利于更好地前进。

  •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扩大对外开放是中央既定的战略决策,吸引外商投资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我认为吸引外资还是应该以直接投资为主,直接投资可以与实体经济直接对接,利大于弊。债券、股票,特别是金融衍生品投资弊大于利。

  •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长期以来,苏联时期的经济发展始终没有得到足够客观的评价。尽管苏联经济发展走过不少弯路,但其辉煌成就无可置疑;尽管计划经济缺乏激励和创新,人民为优先发展重工业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保障了国家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二战结束后,苏联曾多次尝试经济体制改革,却长期受到冷战的牵制,以至于屡次错失改革良机。后来经济严重停滞,社会矛盾尖锐,苏联不得不下决心进行大力度改革。但是,经济上的困境被一些思想已经“西化”的政治家利用,他们急于推行私有化,从而使改革偏离了正确方向,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事实上,苏联经济的根本问题不完全在计划或市场,而在于能否建立一个发达的公民社会及其相应的制度体系。这是一个惨痛教训,值得当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引以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