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共为您搜索到134篇文章
  • 紫虬:社会主义不能容忍货币长期贬值

    紫虬:社会主义不能容忍货币长期贬值

    以生产法为主体,解放思想,增加新时期生产性劳动的内容,以适应数字经济时代生产力的发展,同时,剔除资本投机虚增产值。从而根治通货膨胀,挤泡沫,监控两极分化。GDP只作对外交流。

  • 紫虬:驰援——荣誉的回归与解放的演练

    紫虬:驰援——荣誉的回归与解放的演练

    抗疫是对市场崇拜者的一次深刻教育,又是对人民群众一次生动的社会主义爱国熏陶。随着抗疫胜利的到来,各地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在归途的鲜花和荣誉中还有一个重要任务,这就是怎样把抗疫精神带回工作岗位,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实现医疗卫生中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把医患关系从市场化解放出来,变为社会主义精神指导的新型医患关系。

  • 这个时候,还想着“市场化”?

    这个时候,还想着“市场化”?

    我们这个国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国家。我们在遭遇灾难的时候,不会去谈什么高低贵贱,不会去谈什么市场,什么个人利益。我们关心的是整个民族整个社会的未来。从神话时代的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到全民抗战、解放战争、消灭伤寒、消灭血吸虫、工业建设、防治非典、对抗大洪水、汶川救灾、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这都不是讨价还价的事情。在关键时刻——少挣点钱,少吃点饭,都是能够接受的,在疫情和人命面前,什么市场规律都会失去作用,钱能让各省支援武汉吗?钱能让医生不计个人安危全力救人吗?钱能让党员干部、解放军和工人冲锋在前吗?

  • 从疫情系列事件看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的危害性

    从疫情系列事件看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的危害性

    无限夸大市场经济的作用并且反对政府的任何干预,其结果必然走向市场原教旨主义,并将给社会带来严重后果。新型冠状病毒发生以来的一系列事件,从一个侧面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后,市场主体的逐利性在利润的最大化动机的驱使下,趁机哄抬物价,发国难财,客观上给疫情防控工作制造阻力。在这次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斗争中,政府和举国体制必不可少并且在控制疫情蔓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市场原教旨主义干扰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马首是瞻的美国,现在政府干预市场已经成为了常态。

  • 当不良嗜好遇见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

    当不良嗜好遇见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

    在市场原教旨主义指导下,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是市场主体所奉行的基本原则。因此,当中国人饮食文化中的不良嗜好遇上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时候,就会有商家在利益的驱动下,拼命地去迎合、鼓励和煽动这种不良嗜好。在此情况下,即使国家法律明令禁止饲养和销售果子狸,也会有商家为了牟利而不惜违法。这是因为:“当利润达到100%时,就有人敢于铤而走险; 当利润达到200%时,他们就敢于冒上断头台的危险;而当利润达到300%时,他们就会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这也就是吸毒贩毒、卖淫嫖娼等社会丑恶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不仅是不公正性,而且也不是高效的,这可以简单地从现代市场经济中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中略见一斑。在很大程度上,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盛行源于市场经济中的不对称权力。同时,市场权力碎片化不仅导致了普罗大众的权力分散,而且还导致少数人的权力被放大;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人参与的股市就成为财富转移以及资本原始积累的现代机制,所谓的“人民资本主义”根本上就是“人民”向“资本主义”输送财富,这是现代收入差距急速拉大和社会两级化的重要原因。

  • 品牌与专利的纠纷就是一种市场缺陷扩大化危机

    品牌与专利的纠纷就是一种市场缺陷扩大化危机

    市场竞争的狭隘性,容易发生市场的混同,为此也引发了不少纠纷。品牌,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也就是一个专利市场,具有特定独享特征。比如,小米是个大品牌,也有不少专利,但在音箱方面开发的米家品牌滞后一些,所以被法院判侵权,要对相应公司赔偿。所以,对于品牌与专利的发展规划,要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不应该是存在许多漏洞问题,最后陷入许多争端。同样,专利侵权与混同,也容易发生纠纷。

  •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胡伟武表示,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通过自主研发掌握CPU的核心技术,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走“市场换技术”的道路,通过引进技术发展自主CPU产品,只是将一副锁链换成另外一副锁链。“没有什么比为人民做龙芯,为国家和民族建设自主创新的信息产业体系更艰苦和更有意义的事业了。自主创新的信息技术体系和产业生态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 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今天,在公共服务领域,党中央提出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对于根本上解决多年来出现的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经济矛盾,对于社会长期存在的痛点,都有战略意义,因事关绝大多数劳动群众切身利益而受到万民瞩目,我们应当警惕官僚主义,破除市场迷信和私有化迷信,放弃“严控公立”一类的错误认识,充分认识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公共服务论述的深远意义,正确深化改革,让人民群众放心。

  • 紫虬: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深化改革初心的把握

    紫虬: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深化改革初心的把握

    中央深改委通过的政府兜底“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得到了十九届四中全会的重申认可,这是全党的意志。“房住不炒”、“教书育人”、“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等普惠性,即将重新回归,这是一种追求共同富裕的回归。这是在公共服务、民生保障领域,社会主义的深化改革对新自由主义市场原则的准确一击。

  •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中国公安部和社会各界应该深入调查,2008年、2015年、2018年大股灾前夕,国内公司和个人反常提前做空股市的仓位证据,是否同美国存在交流内幕消息的隐蔽联系,为何总在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据消息披露,国内有人同美国华尔街银行存在特殊联系,这同被逮捕的证监会前领导一样,证明金融精英确实存在内外勾结的隐患,需要公安部和社会各界进行深入调查,以防止多次大股灾的惨重损失再次重演,防止更大的美国危机冲击再次危害中国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

  •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当年危机时期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与人民的苦难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的一些“学者”连篇累牍地向我们介绍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价值,介绍那“神奇”的自动调节。他们在告诉我们这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真相和实质方面,还不如杜蒙德、曼彻斯特和罗斯福等人。美国那些资产阶级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经济掩盖着资产阶级的残忍、罪恶、为所欲为和不人道,介绍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神话的破灭。而这些,在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顶礼膜拜的我国“学者”的文章和演讲中,却根本看不到。

  •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尽管我们往往把劳动视为决定其收入乃至财产合法性的重要乃至唯一依据,但劳动与其所得之间本身就存在一个卡夫丁大峡谷。按照洛克等人的看法,自然权利是不能被剥夺的,而所谓自然权利是指在任何民事制度或政治制度建立之前的自然状态下个体所拥有的权利,进而,在自然状态下的个体拥有自由使用自然资源的权利。但问题恰恰在于,在现实社会中,这种自然资源的使用权已经为某些个人或全体所独占,而他们仅仅为此付出极少的成本。正因如此,从根本上说,任何人的消费和劳动行为都不是纯私人的,而是涉及社会公共资源的分配使用问题;即使具有极端私有性的劳动权而言,它也涉及资源分配的公共问题。

  • 中国核电往事: 国外巨头凭什么鲸吞千亿市场?

    中国核电往事: 国外巨头凭什么鲸吞千亿市场?

    最近世界金融危机造成的冲击再次证明,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途径是经济结构的转变和产业结构升级,而转变和升级需要技术能力的成长——这是提倡“自主创新”的信念来源。如果“扩大内需”的举措不过是诸如购买外国设备来建核电站,却继续把本国核动力工业的发展排除在核电建设之外,那么这种举措最终也不过是又一个泡沫。因此,中国必须拥有技术能力应该是中国技术政策不可动摇的信念。

  •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胡伟武: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

    目前我国CPU发展面临自主研发和引进技术两条技术路线的斗争。自主研发的CPU性能和软件生态能不能达到甚至超过引进技术的CPU是争论的焦点。首先分析了市场带技术和市场换技术两条道路的区别,指出英美等国在发展过程中走的都是市场带技术的道路。然后,从自主CPU可以满足我国自主可控信息化建设要求,引进技术CPU保不了国家安全,以及我国IT产业的根本出路是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3个方面,论述了我国发展自主CPU应该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最后,指出发展核心技术要发扬实事求是的作风和愚公移山的精神,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实现“直道追赶”,没有可以取巧的“弯道超车”。

  •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何干强:区分两种对立的市场、政府与国有企业观

    所谓“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是公平竞争”有极大的片面性,资产阶级的所谓市场公平竞争,其实只是直观地反映市场经济形态的表面关系,是用简单商品流通等价交换关系,掩盖资本主义市场的本质是剩余价值的实现环节;政府是国家的职能机关,必然具有阶级性,“政府不能进入市场”照搬了国际新自由主义的谬论,我国的人民政府理应进入市场;我国国企的本质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否定我国的国企进入市场是违反宪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