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共为您搜索到42篇文章
  • 尹国明:揭开基金会事件媒体双标背后的政治

    尹国明:揭开基金会事件媒体双标背后的政治

    只有了解这些媒体的政治正确,才能透过迷雾看清国内的媒体表现和舆论现象。就能理解国内和国际媒体的很多诡异和蹊跷。不理解这一点,就很容易被表面现象所困惑,明明自己痛恨某种社会问题,却不自觉的跟着制造问题的势力走,成为人家的工具。站队不站对的实质就是站资本利益,而频频使用的双重标准,就是站队不站对的顺手工具,双重标准背后就是唯一的政治正确:维护资本利益至上。

  • 老包:下次重大疫情来了还能靠谁

    老包:下次重大疫情来了还能靠谁

    本次抗击疫情已经显示出我国公立医院的力量不足,能够抽调的人员难以足额满足抗击疫情的需要,一线医务人员超负荷工作。待我们把公立医院都“私有化”改革后,下一次的重大疫情再来之时,抗击疫情还能靠谁?难道也要像西方那样只有到教堂祈祷和自生自灭吗?!我党的优良传统之一就是“有错必纠”。我国的“私有化”改革是误入歧途,必须悬崖勒马!首当其冲的是医院必须姓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辽宁王忠新:千人医疗队缘何从辽宁召之即来

    辽宁王忠新:千人医疗队缘何从辽宁召之即来

    “武汉防疫保卫战”以极其沉重的代价证明三点:其一,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公有制。《充分发挥制度优势 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归根到底就是发挥社会主义公有制优势,发挥公立医院优势!其二、公立医院私有化必须叫停! 一次次抗震、抗灾、防疫证明,只有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才集团性“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地冲在最前线;其三、医改亟需考虑“藏军”公立医院,在公立医院建立一支不穿军装的,能在抗震、抗灾、防疫,甚至能防细菌战、能防生化战争,能维护人民生命健康和国家安全的“防疫部队”!

  • 紫虬:也谈疫情中的市场、市长与社会主义政治

    紫虬:也谈疫情中的市场、市长与社会主义政治

    共产党员志愿者为骨干的各级干部队伍、基层社区、乡村组织在这次新型肺炎防疫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是不忘初心主题教育成果的一个检阅。阴暗面总是存在,但为什么离开市场就必然是权贵,官员的寻租呢?抹杀全国一盘棋的社会制度优势,抹杀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中积累起来的,只有中国有、外国少有的宏观调控经验的宝贵,抹杀干部队伍的进步,是市场宗教派的一贯套路,用“市长”二字偷换概念,怎么能长久呢?

  • 王绍光:中国公共卫生的危机与转机

    王绍光:中国公共卫生的危机与转机

    过去十几年,我国一直在探索如何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改革医疗卫生制度。由于经验不足,认识上出现偏差,走了一些弯路是难以避免的。如果这次非典危机敲起的警钟能使我们清醒认识到"投资人民健康"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认识到现行医疗卫生体制的种种弊端,那么坏事就可以变成好事,使危机变成重建中国公共卫生体系的契机。

  • 王立胜:市场化对农村现代化的社会基础的双重消解

    王立胜:市场化对农村现代化的社会基础的双重消解

    市场化条件下,农民可以自由地通过各种方式从市场当中得到资源的分配,在自然空间和社会空间当中也基本上实现了自由的流动,这一方面导致党和国家对农民个体控制能力的极大减弱,另一方面也导致农民内部出现比较明显的社会分化,出现了由于在财富、声望等各方面的差别而产生的较为清晰的阶层,这与此前以阶级标准进行划分的社会结构迥然有异。但是农民的阶层意识并未与社会分化实现同步,在国家力量随着对农村经济抽取力度不断下降而日渐撤出的背景下,农民的去组织化十分严重,甚至出现“碎片化”和“原子化”的趋势。当市场逻辑消解了革命逻辑,农民摆脱诸种限制,但同时也失去种种庇护,不再以革命的话语出现,而是以独立的市场主体地位,依照市场的法则独自面对国家和资本时,他们的命运实际上也就处在一个分界点上。中国农民的前途系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成效,在于能否建立一种良性的社会关系体系和连接模式,能否以此统合经济系统、政治系统、意识形态系统,能否实现农民与国家和市场的顺利对接,在于市场化背景下农村现代化社会基础的再造。这是决定中国农村现代化能否顺利推进的核心问题。

  • 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医患冲突根源是医疗市场化

    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医患冲突根源是医疗市场化

    将整个医疗服务推向市场之后,除了过度医疗,医生不可能再去帮助病人做行为的改变——去告诉别人怎么戒烟、怎么运动,这个是没有费用的。甚至有的院长说:“胡教授,你让病人前面预防,后面康复,我们还怎么能够赚到钱呢?”所以,把医疗服务变成完全的商业模式后,医患双方的矛盾肯定会越来越激烈。而且,从我们整个医疗体制来看,只有技术,没有服务。

  • 老黄牛: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老黄牛: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在医疗市场化中,患者与医疗事业的矛盾关系、患者和医院的矛盾关系,进一步集中和累积到了患者与具体医生身上。这种矛盾具有集中性、尖锐性、易爆发性的特征。因为它已经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关系了。只要一点点火花,便可引爆这颗医患矛盾核弹!至于发生在谁的身上,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只要医疗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种矛盾总会时不时地以各种形式发生。杨文的遇害正是如此。

  • 医患关系是如何异化成消费关系的?

    医患关系是如何异化成消费关系的?

    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里,我国的公立医院一直坚持公益性的性质。尽管那时的医疗条件不如现在,但看病住院动手术收费都很低,城市农村还有公费医疗;医务人员遵照毛主席“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的教导,对患者的服务态度也比较好。因此,在那个时候,医患关系比现在好得多,医务人员被民众称为“白衣天使”,医患暴力冲突事件更是极为罕见。

  •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辽宁王忠新:市场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

    辽宁王忠新:市场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

    善良的人们总以为,中美贸易战打一阵子就会过去,可现实“骨感”地告诉你,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的态度很明确: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或许,作为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一大贡献,那就是让中国那些善良的百姓终于看清,全盘市场化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也让中国那些善良的百姓终于看清,各国之间都要相互学习,但绝不能“邯郸学步”!

  •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正是在新自由主义制造全球混乱、严重干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并且已经被证明破产的背景下,中国还有一些人仍然公然宣传新自由主义理念,妄图进一步影响深化改革的方向和路径,这就是“某论坛”的部分学者。在9月16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和其成立20周年的一次研讨会上,他们继续大肆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理念。事实上,此前在我国实践中造成恶劣影响的一些新自由主义政策正是出自其中一些人之手,他们对这些问题或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反而继续一味鼓吹“市场化”改革,扰乱舆论。

  •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林毅夫和张维迎都主张回到斯密。但张维迎中意的是斯密的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而且完全撇开斯密观点的历史局限性,这恰恰是我们现在要坚决反对的。林毅夫中意的是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研究》的方法,但他却不懂得这种方法是二元且对立的,非历史的,完全不适合当代中国的实际情况。现在我们必须回到马克思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上,只有它才是唯一正确的指导思想,才能指导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解释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地方现象。

  • 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泛滥,根源是土地私有化

    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泛滥,根源是土地私有化

    众所周知,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贸易的泛滥,而“毒品经济”的直接原因又是什么?可以说是错误经济观念导致的颠覆性错误政策的恶果。为什么墨西哥毒品交易泛滥?一般的答案都是“腐败”,其中公务员的低工资所导致的腐败是最直接的原因。墨西哥警察的平均月薪只有375美元,很容易被收买。但腐败只是发生在毒品的交易环节,并不能回答那么多的毒品的源头在哪里的问题。在墨西哥,很多农民靠种植大麻为生,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农民为什么这样干?1990年之前并非如此,墨西哥农民经济行为方式的转变就发生在新自由主义倡导的土地私有化运动之后。

  •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为什么当年没钱没枪、办不了国家大事的共产党能获得广大群众支持,最终夺取了政权?因为我党的干部战士无论走到哪里都“办小事”,即“缸满院净,为家家户户排忧解难”。《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是这样的:山民们不愿冒带官兵剿匪的风险,因为官兵不常在,土匪常在。但解放军剿匪小分队里的医生救活了猎户李勇奇即将病死的母亲,所以李勇奇舍命帮小分队组织村民自治,修铁路运山货为村民挣粮食。小分队剿匪打的是人民战争。因为我党为人民办了三十年“小事”,所以有沂蒙山的农民们把“最后一碗米,最后一块布,最后一个儿子”交给解放军,所以有淮海战役“60万打赢80万”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