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共为您搜索到33篇文章
  •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辽宁王忠新:市场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

    辽宁王忠新:市场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

    善良的人们总以为,中美贸易战打一阵子就会过去,可现实“骨感”地告诉你,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的态度很明确: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或许,作为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一大贡献,那就是让中国那些善良的百姓终于看清,全盘市场化这“万能的上帝”原来是骗子!也让中国那些善良的百姓终于看清,各国之间都要相互学习,但绝不能“邯郸学步”!

  •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与迷思——简评某论坛的谬论

    正是在新自由主义制造全球混乱、严重干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并且已经被证明破产的背景下,中国还有一些人仍然公然宣传新自由主义理念,妄图进一步影响深化改革的方向和路径,这就是“某论坛”的部分学者。在9月16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和其成立20周年的一次研讨会上,他们继续大肆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理念。事实上,此前在我国实践中造成恶劣影响的一些新自由主义政策正是出自其中一些人之手,他们对这些问题或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反而继续一味鼓吹“市场化”改革,扰乱舆论。

  •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回到斯密,还是要回到马克思?

    林毅夫和张维迎都主张回到斯密。但张维迎中意的是斯密的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而且完全撇开斯密观点的历史局限性,这恰恰是我们现在要坚决反对的。林毅夫中意的是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研究》的方法,但他却不懂得这种方法是二元且对立的,非历史的,完全不适合当代中国的实际情况。现在我们必须回到马克思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上,只有它才是唯一正确的指导思想,才能指导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解释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地方现象。

  • 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泛滥,根源是土地私有化

    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泛滥,根源是土地私有化

    众所周知,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贸易的泛滥,而“毒品经济”的直接原因又是什么?可以说是错误经济观念导致的颠覆性错误政策的恶果。为什么墨西哥毒品交易泛滥?一般的答案都是“腐败”,其中公务员的低工资所导致的腐败是最直接的原因。墨西哥警察的平均月薪只有375美元,很容易被收买。但腐败只是发生在毒品的交易环节,并不能回答那么多的毒品的源头在哪里的问题。在墨西哥,很多农民靠种植大麻为生,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农民为什么这样干?1990年之前并非如此,墨西哥农民经济行为方式的转变就发生在新自由主义倡导的土地私有化运动之后。

  •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为什么当年没钱没枪、办不了国家大事的共产党能获得广大群众支持,最终夺取了政权?因为我党的干部战士无论走到哪里都“办小事”,即“缸满院净,为家家户户排忧解难”。《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是这样的:山民们不愿冒带官兵剿匪的风险,因为官兵不常在,土匪常在。但解放军剿匪小分队里的医生救活了猎户李勇奇即将病死的母亲,所以李勇奇舍命帮小分队组织村民自治,修铁路运山货为村民挣粮食。小分队剿匪打的是人民战争。因为我党为人民办了三十年“小事”,所以有沂蒙山的农民们把“最后一碗米,最后一块布,最后一个儿子”交给解放军,所以有淮海战役“60万打赢80万”的奇迹。

  • “问题疫苗”产生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问题疫苗”产生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美国一方面不停地向中国输出新自由主义,使得中国原本在公有制下已经比较完善的对经济和产业干预、控制、监管的体系变得越来越弱,从而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一方面美国在自己国内却没有完全实行其所对外推行的新自由主义,对比之下,美国才是所谓的“大政府”、“强政府”,中国按照美国的教导和新自由主义学者的教唆反而变成了“小政府”、“弱政府”,然后他们又将疫苗问题都扣在党和政府头上,其用心何其毒也。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对疫苗体系的损害,还体现在疫苗流通领域的市场化上。实际上,在疫苗这样关系老百姓基本卫生健康安全的领域,不是地方自由采购,而是“统购统销原则”才能保障最大程度的安全,因为只有政府的统购统销,由卫生主管部门作为决策主体,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来推行疫苗接种工作,才能够确保选用合格安全的疫苗,防止由各个下级单位自行其是、存在个人利益关联以及由此产生的被贿赂收买的空间。

  • 县委书记走心演讲:不治孬人比孬人还孬

    县委书记走心演讲:不治孬人比孬人还孬

    按照这个趋势,公立教育将没有任何竞争力。房地产市场化只是会掏空钱包。医疗市场化,会增加生存压力。这两者只是生存压力增大。对下层来说,买不起房,还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教育下一代上面;还可以通过那个独木桥寻找翻身的途径。如果教育下一代的希望都没了,那就会永远被禁锢在底层。这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

  • 回乡见闻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

    回乡见闻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

    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不是因为产业化或市场化,而应首先归功于前三十打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庞大的国有企业,而后三十年又得益于有保护的开放与搞活——调动了人民、市场和企业的积极性。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强大完整的国有企业及金融体系的支撑下,中国的产业和市场得到快速而充分的发展;而这一切都不是一两个跨国企业或西方财团所能轻易撼动的。

  • 媒体的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会左右司法公正

    媒体的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会左右司法公正

    当我们说媒体实际上是一种公权力,需要对社会公正、社会正义负责,那么,媒体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能付起这个责任吗?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的垄断媒体从本质上会为谁服务,其实是一目了然的。然而,随着西方媒体三化长期的宣传、洗脑,恰似在宗教氛围里无时无刻、无所不在地灌输上帝、天主万能的观念,无数人已从根本上放弃了独立、客观的判断分析立场,居然相信媒体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能够带来社会公正,这不得不说是资本主义最大的洗脑成功。

  • 国乒事件:警惕极端市场化毁灭中国体育事业

    国乒事件:警惕极端市场化毁灭中国体育事业

    体育改革要走公有制、公益化的举国体制的培养和市场化的职业竞技相结合的道路,不能一味模仿美国表层商业化模式而刻意忽视美国本身的举国体制,更要吸取他们用职业体育经济商业化反哺举国体制培养人才的模式的优点。只有举国体制为基层体育爱好者提供足够的资源和保障,基层群众才能广泛的参与其中;只有广大群众发自内心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参与体育,我们才能更有可能培养出更多的体育人才。

  • 为什么要让中国国球走中国足球的市场化道路?

    为什么要让中国国球走中国足球的市场化道路?

    不要打着改革的旗帜搞体育市场化,不要打着全民健身的旗帜搞体育市场化,那只会伤害中国体育,不仅会让中国乒乓球这种中国力量象征的项目从此不再辉煌,而且会让更多小众的运动项目从此走上绝路。市场化绝不是万能的!当我们看到中国国球英雄们起而抗争的时候,我们似乎听到了正在临近的中国体育市场化的脚步声,也听到了某种类似于中国足球的敲门声,于是我们更加担心中国体育的未来。


  • 市场化的美国医疗

    市场化的美国医疗

    2014年,美国将超过17%的GDP用于医疗服务,这一比例远超其他发达国家。其人均医疗支出也已超过9000美元。但是高昂的医疗服务支出并没有给美国人民带来更高的健康水准,相反其表现远差于其他发达国家。本文将简介美国医疗服务支出及健康水准的现状,并分析高度市场化的保险供给为何会导致高昂的健康支出。目前医疗体制改革也是国内热点话题之一,美国的现状或许可以让我们重新审视“医疗市场化”这一命题。若无特殊说明,本文数据均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World Bank Database)。

  • 王岐山强调“政府无限责任”,纠正“小政府”误区

    王岐山强调“政府无限责任”,纠正“小政府”误区

    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 如何用市场化手段解决“三千万光棍“问题?

    如何用市场化手段解决“三千万光棍“问题?

    经济学家总是能够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抖出一个用你平凡的智商怎么都想不到的包袱。比如著名的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前几年用“看不见的手”来分析婚姻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得出了房价高是由丈母娘推高的结论。 这个经济学家的逻辑是,当这个社会存在着三千万光棍的时候,丈母娘在婚姻市场就会占据优势地位,男方父母就要拼命储蓄买房子才能讨得丈母娘的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