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共为您搜索到106篇文章
  • 如何认识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

    如何认识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

    西方“大市场小政府”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过度迷信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妖魔化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使其固有的局限性越来越突出,即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 刘国光:市场决定性作用应限制在微观层次

    刘国光:市场决定性作用应限制在微观层次

    社会主义经济如果长期受到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的侵蚀,使自由化、私有化倾向不断上升,计划化、公有经济为主体的倾向不断弱化,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最终就要变质,变成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不相容的东西。而随着私有经济的发展,资产阶级力量壮大,其思想影响也在扩大,迟早他们会提出分权甚至掌权的要求,那时即使在政治思想上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做多大的努力,恐怕终究难以为继。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思想不仅是作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的,而且是对市场经济的整体性和制度性的超越。这种思想的依据也不是市场经济的供求均衡,而是人的需要。因此这种思想是以人为本位的。从历史实践看,也从未实行过文本意义上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因此也谈不到对这种模式的历史否定。

  • 共产党要经得起市场经济负面作用的考验

    共产党要经得起市场经济负面作用的考验

    中国共产党从事的改造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伟大而艰巨的事业,必然经受人世间的严峻考验,包括付出生命的代价。共产党能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继续保持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成为新的更严峻的考验。贪官与“贪婪资本”相勾结,是市场经济运行中乱象的总根源。对共产党人来说,既要学会运用市场经济的本领,善于驾驭它,为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现代化、中华民族复兴服务;又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预防它的破坏性,形成遏制腐蚀国家公务人员的制度。

  • 新时代中国马克思主义需要回答的三个重大问题

    新时代中国马克思主义需要回答的三个重大问题

    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时代?那就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大过渡的时代,是社会主义在与资本主义竞争中不断赢得比较优势,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的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正是这个大的历史时代中的一个关键时代,要确保到本世纪中叶使社会主义实现伟大复兴。

  • 追溯欧美式市场经济的起源史,认清其特权经济本质

    追溯欧美式市场经济的起源史,认清其特权经济本质

    历史和传统的中国是无特权的,而资本主义则是特权的,这是中国一直努力抵制西方文明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中国最终选择马克思主义的原因所在。马克思主义是产生在西方内部的一个异类,一个特权世界中的反特权者。

  •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点思考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点思考

    本文认为,研究讨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重视毛泽东对政治经济学的看法,尤其是毛泽东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方法和写作原则的意见。同时,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需要考虑到生产关系所具有的社会层次和组织层次,全面而深入地研究经济关系。这一理论体系,既要研究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般性问题,更要研究中国特色社会政治经济学的特殊性。最后,对这一体系的建立可以从所有制的讨论出发。

  • “市场经济”和我国近年来出现的生产过剩

    “市场经济”和我国近年来出现的生产过剩

    为什么我国近年来会出现严重的生产过剩呢?根本原因是目前在我国,投资决策的主体是微观企业,而企业追求的目标是企业利润最大化。结果,几乎所有的企业(包括全部的民营企业和多数国有企业)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下,看到哪种商品有利可图,就把资本投到哪里。而当市场出现饱和时,由于产能的生产远远早于产品的生产,就首先出现了产能过剩现象。而生产同一类产品的企业为了收回投资的成本,就竞相降价出售产品,接着又出现了产品过剩现象。我国生产过剩现象形成的机理,与资本主义国家生产过剩现象形成的机理是完全相同的,这说明,生产过剩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应有的现象。

  • 马拥军: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底线

    马拥军: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底线

    按照斯密的看法,市场经济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资本主义道路,一条是非资本主义道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市场经济之路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下的一条非资本主义道路。土地公有制和国有经济是中国市场经济的两条“社会主义”底线,改革开放的成功与对这两条底线的坚持是分不开的。正如土地公有制避免了中国农民的彻底无产阶级化一样,公共资本为中国的福利社会建设提供了保障。中国决不能搞土地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否则就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邪路。

  • 非洲为什么这么穷——论如何消灭贫穷

    非洲为什么这么穷——论如何消灭贫穷

    很多去非洲、印度旅游的人们会告诉你——哎呀,他们就是懒啊。其实,这是一种不动脑子的种族言论,当年,西方殖民者入侵中国的时候,也是这么歧视我们那些留着辫子的祖先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也是这么污名化穷人的。但是我认识的去非洲搞建设的华为、中兴、中石油、中建员工、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士兵却告诉我这一说法瞎扯淡呢,都是一样的人,只是没有受过教育而已,和咱们一起相处久了,耳濡目染,读书明理之后,人家会和咱们一样勤奋。

  • 中国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中国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制度自信来自于制度优势。没有制度优势就没有制度自信。因此,我们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框架内,发展公有制经济,改革国有企业的管理模式,形成国有企业管理的制度优势,打造出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并为深陷困境的全球资本主义指出未来发展的方向。建立“全民所有,两权分离;政府监管,法人经营”的国有资产管理模式,组建“合格的产业管理公司”,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创新,是建设“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 当下中国也需要来一场进步主义运动

    当下中国也需要来一场进步主义运动

    每个现代国家都要面对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垄断,住房、城市等社会问题。1949年所确立的社会主义传统,其实跳开了资本主义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这一必经的历程,是一个农业国家对工业化之后美好社会的想象。社会主义不是理想,它既是中国人民的政治决断,也是宪法教义,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现代性的反面和制约。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走了欧洲美国两三百年的路,短短的四十年将一切都压缩在一起,我们既来不及反应,更不可能有所反思。如果说,当下中国也需要来一场进步主义运动——节制资本(而不是消灭),促进社会正义,1949年以来所确立的社会主义宪法和民主传统,是最直接的资源。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两个根本区别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两个根本区别

    现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我国已实行20多年,计划经济离我们渐行渐远。由于历史原因,我们过去过于相信传统的计划经济;时过境迁,一些同志从迷信计划变成迷信市场,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说我们不再需要计划了。在经济工作的某些领域中,国家计划对宏观经济的指导作用有所减弱;有些地方的规划缺少约束性、问责性的指标任务;有些地方规划与中央规划脱节,片面追求GDP的高增长,规划失去了导向的意义。所有这些,都影响到宏观经济管理的实效,造成社会经济发展中出现许多失衡问题。

  • 加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再生产 完善市场经济新体制

    加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再生产 完善市场经济新体制

    尽管今天全球经济一体化了,许多国家、包括我国都成了WTO的成员国,但是那些西方发达国家并不给我们平等,不愿意与我们共赢,而是企图借此来控制我们、瓦解我们,把我们变成他们的附属国。所以,尽管我们的时代正处于一个难得的“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时期,但是,他们那种帝国主义的本性并没有改变。对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迷惑,时时都要怀有一个警惕的心,既要积极也要慎重,免得再上当,再吃亏。

  • 全面理解改革开放,别被新自由主义者唬住

    全面理解改革开放,别被新自由主义者唬住

    新自由主义追随者们所推出的改革的措施,都是以牺牲大多数劳动者的利益为代价的。这样的改革是不可能持久的,这样的改革会把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引到邪路上去。现在中央强调我们的改革开放的成果一定是要让广大群众来享有的。再也不能像曾经的一段时间那样,只有少数人占便宜,而多数劳动者吃亏受苦。我们现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必然对有些利益集团是有所触动的。但是,为了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我们的改革是一定要深入进行下去的。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拦这种深化的改革,任何人都不能以改革的名义来维系少数人的利益而侵害多数人的利益。

  • 余云辉:人民币资本化是拯救股市的总枢纽

    余云辉:人民币资本化是拯救股市的总枢纽

    将证监会下属的“证金公司”直接划归人民银行,或者由人民银行直接设立“产业与科技投资局”,直接购买资本市场流通的股票和债券,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和新股认购。央行应该把资本市场确立为投放基础货币的金融窗口,并与信贷市场相并列。在经济领域普遍存在高杠杆的情况下,央行不能仅仅向企业提供负债资金来源,而且要向企业提供资本金的来源。这才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