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共为您搜索到44篇文章
  • 谁害死了西班牙帝国

    谁害死了西班牙帝国

    总之,离开了内部社会矛盾分析,任何对西班牙帝国衰落原因的论述都是苍白无力的,之所以很多人对西班牙帝国的衰落感到不可思议,是因为他们没有以全局性和阶级性的眼光看待这段历史。西班牙帝国会灭亡,你可以说是因为源于帝国的内部矛盾,也可以说是源于制造业的衰败,但真的来说,还是因为西班牙帝国这种封建帝国的制度过于腐朽,没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也没有自我革新的内在动力和意愿。

  •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美国的实力已经衰落了,但是还没陷入内部崩溃,或者说“抽心一烂”还没有到来,但是时间正在临近,美国现在面临着纳粹德国当年面对苏联的处境:自己仍旧具有优势,但是对方的发展速度比自己快,这时候,为了赶在优势消失前迅速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自己唯有一下子摊牌,抢在自己还能击倒对方前打垮对方。

  • 贸易战揭开了全球化幕后资本帝国的食物体系

    贸易战揭开了全球化幕后资本帝国的食物体系

    我们最后回到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上来,政治经济学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谁拥有知识,今天,知识掌握在谁的手里面?我们通常说知识带来权力,知识给我们权力,但是福柯说的也对,实际上是权力产生知识,公司的权力不断的把资源知识产权化。那么谁拥有这些植物,谁拥有动物,谁拥有基因呢?现在变成公司所拥有的,所以这些风险又如何来评估,当所有这些东西都被公司垄断,全球化的风险评估如何来做呢?出了问题之后,谁又为这些问题负责任呢?所以,面对这样这些挑战,微观上、宏观上,我们到底能够做哪些东西,我们要倡导什么,我们自己应该改变什么?如何走向生态社会主义?这些都需要我们的思考、参与和行动。

  • 外媒:是时候承认美国梦已经破灭了

    外媒:是时候承认美国梦已经破灭了

    帝国历经兴衰——有时它们会重新崛起。美国目前的发展轨迹并不是好兆头。

  •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成立的。约翰麦克洛伊(助理国务卿,1941-45年)是第一位全职行长。他后来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1953-60)的董事长。其它几位行长如麦克纳马拉是国防部长(1961-68),保罗·沃尔福威茨是代理和副国防部长(1989-2005),罗伯特·佐利克是副国务卿。所以我认为你可以把世界银行视为巧妙执行美国外交的手段。

  •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中英两次鸦片战争谈判期间,英国人名为要求“平等”,实质上是要求大英帝国对于大清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意义上,饱受争议的“夷”字,恰如其分地点出了殖民话语逻辑的要害。对于“文明人”来说,谁是真正的“野蛮人”?如何恰当地回答这个问题,这里充满了各种焦虑和不确定因素。当衍指符号“夷=barbarian”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当殖民者言说中的barbarian开始渗透汉语的那一刻,就必然造成伤害和逆转,甚至出现认知对象被颠覆的危险。从这种意义上说,“平等”话语的殖民性在中英《天津条约》对“夷”字的禁用上,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它也是英国人发动战争的法律依据之一。

  • 高举法律之剑,捍卫烈士英魂

    高举法律之剑,捍卫烈士英魂

    按理说,张某等那些年轻人应该没有理由仇恨消防员,根据我分析,这可能与受到公知洗脑以后产生的仇恨军人和警察的情绪有关。消防员原来属于武警系列,等于兼有军人和警察双重身份。军人对外防御外来侵略,让美帝的通过武力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阴谋不容易得逞,而警察和作为军人的武警在国内打击各种的犯罪活动,维护社会治安,挫败国内敌对势力的各种阴谋,因此,自由派公知对警察、武警和军人恨之入骨,这几个群体常常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一、美国梦危机。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三、政治危机。四、管理危机。五、信仰危机。六、基础设施危机。七、人口危机。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 全球法律帝国与司法霸凌主义——读《美国陷阱》

    全球法律帝国与司法霸凌主义——读《美国陷阱》

    这些年来,我们接受了美国关于自由市场神话的宣传,甚至否定政府权力干预市场经济,甚至发明“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以区别于“自由资本主义”。然而,《美国陷阱》作为生动的个案揭示了美国动用国家权力介入全球商业竞争的真面目。美国司法部之所以逮捕皮耶鲁齐,表面上看起来是打击全球腐败的个案行动,而实际上是在动用政府权力介入到通用公司并购阿尔斯通的市场经济活动中。在这场商业交易中,阿尔斯通公司对手不仅是通用电气,而且还有美国司法部。这个案例让我们认识到,美国实际上是这个世界上最隐蔽的、也是最大的国家资本主义。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传统法治模式的自我革命,依然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弗缪勒坦言,法律人的退让只是一种有条件、不彻底的退让。在法治的竞技场中,律师们仍有用武之地,法官们也并未金盆洗手;甚至在短期内,仍有可能出现一些司法过度干预行政的“逆流和孤立裁决”,让法律笼罩在不确定性的阴霾之中(15页)。故而司法的自我节制,与其说是美国法治历史演进的完成时,不如说是美国法治现代转型的进行时。在此过程中,法律帝国与行政国家、司法权与行政权之间还将碰撞出更多的火花,点燃那些可能推动法治变革的进步理念。

  •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在访问马德里时出席塞斯基金会举行的一次会议,在由安东尼奥·埃斯特拉协调的关于欧盟的周期内,肯尼斯·阿姆斯特朗和马克·布莱斯也出席会议。《资本主义如何结束》一书的作者、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笔者交谈了40分钟。他断言“欧洲帝国正在沉沦”。理由呢?“德国将不可能继续惩罚外围,也没有资金支付账单;货币联盟是一场混乱,欧洲的机构的设计是为了反对公民的选举动员时有自我免疫力”。在会见之后,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我们能够(西班牙政治组织)”的议会党团会晤,以便分享他面对5月的选举关于欧洲的思想。

  • 美学者: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美学者: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请允许我更清楚地说明:在美国的调整之下,一个人不能购买美国的企业。甚至是一个加油站,因为这假设会使“国家的安全”处于危险。另一方面,对美国人来说,可以用他们的美元在美国之外购买任何东西。为了这个,美国人为地制造那么多美元,以便购买欧洲的工业和基础设施。许多国家正在注意到这是一个不对称和很不公正的制度。现在这些国家只想结束美国的美元的讹诈和剥削。

  • 坠机原因!埃航空难,一个帝国的落幕前兆!

    坠机原因!埃航空难,一个帝国的落幕前兆!

    任何一个大帝国在落幕之前,都拥有着不菲实力,都显得格外的老气横秋,都非常霸道甚至残忍,但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帝国的快速衰落甚至是落幕。

  •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二战之后,美国总统行政权越发强势,美国业已成为“行政国”,总统俨然成为“帝王总统”,美国国会在国土安全、外交、经贸等领域授予总统以及行政机关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尤其在对外交往中,总统动辄以国家紧急状态为名启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所赋予的权力,单方面对外施加影响、推行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事实上,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幌子,它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尺度,以美国绝对安全为目标,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支撑,采取一种超前性和进攻性的战略态势,不惜以牺牲他国和人民利益、破坏既有国际秩序为代价。美国法院(包括联邦最高法院)在国家紧急状态面前原则上一般都会尊重行政机关的决定,有时甚至选择性地失聪、失明!

  •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在匈牙利的短暂时光不仅让我回忆起奥匈帝国的昔日余晖,更使我意识到这样的多国家政治结构在人祸来临之时有多么不堪一击。幸运的是,欧盟绝不是一个这样的帝国,而多年的和平也使欧洲今非昔比。但是,随着俄罗斯试图对欧洲进行破坏,欧盟的制度缺陷正在被它所陷入的困局无限放大。因此,作为欧盟多年以来的盟友,美国有义务对欧洲施以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