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共为您搜索到38篇文章
  • 高举法律之剑,捍卫烈士英魂

    高举法律之剑,捍卫烈士英魂

    按理说,张某等那些年轻人应该没有理由仇恨消防员,根据我分析,这可能与受到公知洗脑以后产生的仇恨军人和警察的情绪有关。消防员原来属于武警系列,等于兼有军人和警察双重身份。军人对外防御外来侵略,让美帝的通过武力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阴谋不容易得逞,而警察和作为军人的武警在国内打击各种的犯罪活动,维护社会治安,挫败国内敌对势力的各种阴谋,因此,自由派公知对警察、武警和军人恨之入骨,这几个群体常常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一、美国梦危机。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三、政治危机。四、管理危机。五、信仰危机。六、基础设施危机。七、人口危机。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 全球法律帝国与司法霸凌主义——读《美国陷阱》

    全球法律帝国与司法霸凌主义——读《美国陷阱》

    这些年来,我们接受了美国关于自由市场神话的宣传,甚至否定政府权力干预市场经济,甚至发明“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以区别于“自由资本主义”。然而,《美国陷阱》作为生动的个案揭示了美国动用国家权力介入全球商业竞争的真面目。美国司法部之所以逮捕皮耶鲁齐,表面上看起来是打击全球腐败的个案行动,而实际上是在动用政府权力介入到通用公司并购阿尔斯通的市场经济活动中。在这场商业交易中,阿尔斯通公司对手不仅是通用电气,而且还有美国司法部。这个案例让我们认识到,美国实际上是这个世界上最隐蔽的、也是最大的国家资本主义。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张佳俊:当法律帝国遭遇行政国家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传统法治模式的自我革命,依然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弗缪勒坦言,法律人的退让只是一种有条件、不彻底的退让。在法治的竞技场中,律师们仍有用武之地,法官们也并未金盆洗手;甚至在短期内,仍有可能出现一些司法过度干预行政的“逆流和孤立裁决”,让法律笼罩在不确定性的阴霾之中(15页)。故而司法的自我节制,与其说是美国法治历史演进的完成时,不如说是美国法治现代转型的进行时。在此过程中,法律帝国与行政国家、司法权与行政权之间还将碰撞出更多的火花,点燃那些可能推动法治变革的进步理念。

  •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西报:新自由主义的实验失败 欧洲帝国正在沉沦

    在访问马德里时出席塞斯基金会举行的一次会议,在由安东尼奥·埃斯特拉协调的关于欧盟的周期内,肯尼斯·阿姆斯特朗和马克·布莱斯也出席会议。《资本主义如何结束》一书的作者、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笔者交谈了40分钟。他断言“欧洲帝国正在沉沦”。理由呢?“德国将不可能继续惩罚外围,也没有资金支付账单;货币联盟是一场混乱,欧洲的机构的设计是为了反对公民的选举动员时有自我免疫力”。在会见之后,沃尔夫冈·施特雷克与“我们能够(西班牙政治组织)”的议会党团会晤,以便分享他面对5月的选举关于欧洲的思想。

  • 美学者: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美学者:美帝国利用美元作为它主要的统治工具

    请允许我更清楚地说明:在美国的调整之下,一个人不能购买美国的企业。甚至是一个加油站,因为这假设会使“国家的安全”处于危险。另一方面,对美国人来说,可以用他们的美元在美国之外购买任何东西。为了这个,美国人为地制造那么多美元,以便购买欧洲的工业和基础设施。许多国家正在注意到这是一个不对称和很不公正的制度。现在这些国家只想结束美国的美元的讹诈和剥削。

  • 坠机原因!埃航空难,一个帝国的落幕前兆!

    坠机原因!埃航空难,一个帝国的落幕前兆!

    任何一个大帝国在落幕之前,都拥有着不菲实力,都显得格外的老气横秋,都非常霸道甚至残忍,但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帝国的快速衰落甚至是落幕。

  •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二战之后,美国总统行政权越发强势,美国业已成为“行政国”,总统俨然成为“帝王总统”,美国国会在国土安全、外交、经贸等领域授予总统以及行政机关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尤其在对外交往中,总统动辄以国家紧急状态为名启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所赋予的权力,单方面对外施加影响、推行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事实上,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幌子,它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尺度,以美国绝对安全为目标,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支撑,采取一种超前性和进攻性的战略态势,不惜以牺牲他国和人民利益、破坏既有国际秩序为代价。美国法院(包括联邦最高法院)在国家紧急状态面前原则上一般都会尊重行政机关的决定,有时甚至选择性地失聪、失明!

  •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在匈牙利的短暂时光不仅让我回忆起奥匈帝国的昔日余晖,更使我意识到这样的多国家政治结构在人祸来临之时有多么不堪一击。幸运的是,欧盟绝不是一个这样的帝国,而多年的和平也使欧洲今非昔比。但是,随着俄罗斯试图对欧洲进行破坏,欧盟的制度缺陷正在被它所陷入的困局无限放大。因此,作为欧盟多年以来的盟友,美国有义务对欧洲施以援手。

  • 拉媒:金融资本的帝国主义与美国发动的的贸易战

    拉媒:金融资本的帝国主义与美国发动的的贸易战

    我认为现在的全球化本质是金融的全球化。在这个意义上与全球化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同的,对国家的性质有深刻的冲击:国家保持国家—民族被迫接受全球化的金融资本的需求(相反的事情是相关国家会有资本外逃,发生金融危机)。甚至如果在商品的流动中存在保护主义,这本身不可能改变全球化了的金融霸权这个事实。

  • 戴旭:残阳美帝与旭日中国

    戴旭:残阳美帝与旭日中国

    七十多年前,日本帝国主义何其气势汹汹,中国当时何其惊慌。但因为中国共产党砥柱中流,整个社会很快转入持久战模式。日本帝国主义如同一辆战车一头开进泥沼,挣扎了几下就慢慢熄火。最后,中国人民冲上来,把车里的鬼子擒杀制服。

  • 刘珍英:掠夺式积累——新帝国主义的本质

    刘珍英:掠夺式积累——新帝国主义的本质

    列宁从帝国主义本质的分析出发所作的结论,已为历史所证实。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又出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到现在,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之间的战争仍不断发展,伊拉克的战争就是明显的例证。当然,和平与发展仍是当前世界形势的主流。但不平衡规律和帝国主义的理论与现实仍客观存在。人们必须提高警惕,致力于和平和发展,力阻新的战争危机的爆发。

  • 从霸权到霸凌是美国的悲哀

    从霸权到霸凌是美国的悲哀

    从霸权到霸凌,是资本主义病重后的痴癫,无助于病愈,相反会加重病情。即使特朗普能让美国的经济有点起色,也治不了本。美国必须变,美国正在变。但特朗普是被关在美国制度的铁笼子里的老虎,他再咆哮,也跳不出这个笼子。举个例子:发生枪击案后,特朗普站在受害者家属面前听哭诉时,也面带戚容。但一转身,他又在美国步枪协会大会上公开支持拥枪权。美国的枪祸是民主的痛。没有一个议员不会首先顾及自己的票仓。在这种制度下,美国能发生根本的变革吗?纵观几千年历史,历史的进步从来靠的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水可载舟,水可覆舟”。

  •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华为之“劫”,美利坚之耻

    为了掌握核心科技,为了围堵中国,为了扼杀华为和中国科技的崛起,他们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绑票,“被自杀”、“火灾”,这些场面放在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太常见了。我们所有人都该“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自由贸易,并不包括我们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你不甘于做一个下游外包商,不甘于吃他的残羹冷炙,希望能够独立自主,走自己的道路,掌握核心技术和话语权,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扼杀你。

  • 家门口的帝国:中情局与美国的隐秘首都

    家门口的帝国:中情局与美国的隐秘首都

    这本书之所以成为美国外交史的重要著作,正是因为它开创了从国内看世界、从日常生活看宏观战略的写作模式。它提醒那些自恃“孤立主义”的美国读者,他们无时不刻生活在一个对外扩张的帝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