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共为您搜索到111篇文章
  • 周新城:必须牢记美帝本质—读毛泽东有关论述有感

    周新城:必须牢记美帝本质—读毛泽东有关论述有感

    针对美国对华政策是两手,我们对美政策也应该有两手,这叫做用两手对付两手。我们在对美关系中,凡涉及我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必须坚持原则、坚持斗争,该硬的时候就要硬。对于想整垮我们的人,我们要始终保持警惕,不能麻痹大意。要维护我们的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对美帝国主义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这样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能示弱,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不会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更看不起你。事实证明,在事关原则问题上我们硬了一下,顶一下,这些想整垮我们的人就软了下来。

  • 程恩富等学者:论新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特性

    程恩富等学者:论新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特性

    新帝国主义是垄断资本主义在当代经济全球化、金融化条件下的特殊历史发展阶段,其特征和性质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一是生产和流通的新垄断:生产和流通的国际化和资本集中的强化,形成富可敌国的巨型跨国垄断公司。二是金融资本的新垄断:金融垄断资本在全球经济活动中起决定性作用,形成畸形发展的经济金融化。三是美元和知识产权的垄断:形成不平等的国际分工和两极分化的全球经济和财富分配。四是国际寡头同盟的新垄断:“一霸数强”结成的国际资本主义寡头垄断同盟,形成全球垄断剥削和压迫的金钱政治、庸俗又化和军事威胁的经济墓础。五是经济本质和大趋势:全球化资本主义矛盾和各种危机时常激化,形成当代资本主义垄断性和掠夺性、腐朽性和寄生性、过渡性和垂危性的新态势。

  • 朱志华:不忘初心 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朱志华:不忘初心 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树欲静而风不止。帝国主义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亡我之心始终不死,中国人民对美国全方位对我打压霸凌的行径,必须敢于亮剑,敢于斗争。某种意义上,这是中国真正崛起,走向民富国强,民族复兴的根本标志。所有共产党人,都应该投入到这一场不忘初心,为理想冲锋,为信仰战斗的山巅对决之中去,为实现无数革命先烈为之流血牺牲,入党誓词中的共产主义理想而不懈奋斗。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阿富汗是一个帝国坟场,但也可以是一个“中亚的瑞士”,任何想征服这一地区的国家都失败了,我们必须换一种思维,走出历史的陷阱,不是征服,而是以和平的方式、以经济发展的方式改变阿富汗,改变了阿富汗,就稳定了中国西部的安全局面,一带一路就能够得以畅通,阿富汗这个战争之地就能成为和平和繁荣地带。解决阿富汗问题对中国很重要,但再重要也不能急,千万别想对阿富汗进行军事征服,或在阿富汗与美国进行正面军事冲突,也不要与俄罗斯发生重大利益冲突,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军事和政治渗透与阿人民一起在阿富汗埋葬美国,埋葬不了就赶走美国,最后通过经济发展实现阿富汗和平,实现中国西部安全,确保一带一路畅通,如此则中国能够成为阿富汗的最大赢家。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美国注定将无法实现其战略目标,因为它既想搞垮俄罗斯,同时也想搞垮中国,这样的目标超出美国的战略能力,不管美国多么强大,也都无法做到。人类的历史经验证明,帝国的垮台往往源于追逐不可企及的目标,当年的罗马帝国是这样,后来拿破仑帝国是这样,大英帝国是这样,希特勒还是这样,今天的美国也一定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新三国演义”中的失败者必将是美国,“演义”的结果就是美国霸权的终结,这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样的结果,应该说就比较合理与公正了。

  •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从美国历届政府的疯狂行为中,就不难理解特朗普政府的疯狂举动绝非偶然。这就是说,“疯狂”已经融进了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的基因中、成为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代代相传的所谓“优秀”传统。从美国的过去,可以看到美国的现在;从美国的过去和现在,也可以窥见到美国的未来。也就是说,只要美国社会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性变革,只要资本利益集团继续统治美国,不管谁在美国当政,都会一直疯狂下去。对此,我们不能有任何怀疑和幻想,必须认识到美帝国主义的疯狂行为,绝不是由政客们的好斗性格所决定的,是由它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反动本性所决定的。

  • 骂中国偷窃技术的美国,其实才是偷抢骗坑的高手!

    骂中国偷窃技术的美国,其实才是偷抢骗坑的高手!

    回顾历史,总是别有意味。想想短短几百年来美国这一桩桩偷、坑、骗、抢的往事,似然让人更能理解,当前美国一些人的歇斯底里并非毫无来由。FT首席经济评论员在不久前的文章中说,美国已经变成一个“流氓超级大国”。确实,美国一直都有这种“大流氓”的基因。

  • 郑彪教授谈“乌著名发动机厂落户重庆”的启示

    郑彪教授谈“乌著名发动机厂落户重庆”的启示

    从全球资源整合来看,中国现在已经非同过去,中国正在积极参与全球政治进程,包括地缘政治格局的演进,中国起着重大作用,当然也包括参与整合全球资源。我们有资源危机,四十年来中国输出资源太多,损失太多,补贴美国和西方太多,对世界经济贡献很大。人类危机深重,我们当仁不让,要积极参与世界资源整合进程。乌克兰跟中国这些年的这个关系演进,这也是一种欧亚之间的资源整合。大量的乌克兰专家在苏联解体前后,陆续来到中国,包括东欧其他国家的高级专家,也有不少是顶尖的。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由于经济危机,由于美国的西方政治的不稳定,由于美国发生重要的变化,种种国际形势的变化,越来越多的西方的科技人员,更突出的表现在中国留美的高科技人才,纷纷回国。这个大背景就是中华复兴,世界格局改变。随着世界格局进一步演进,越来越多的高端人才会流向中国,不光是经济政治和社会原因,更有文化吸引。

  • 美帝,其实是一个“互联网公司”!

    美帝,其实是一个“互联网公司”!

    美国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嘴上喊着自由、民主、扁平化管理,其实比谁都独裁专制。美国的互联网产业和高新科技产业,全部脱胎于军工产业,计算机来自于造原子弹造导弹的军方科研工具;互联网来自于军方的内部通信;比尔-盖茨的背后,是他当政客的妈妈;马斯克所谓的民用猎鹰火箭来自于NASA和军方的技术转移,哪一样——都是首先通过军工复合体、政府砸钱砸资源怼出来的,明摆着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烧钱开路”,完成技术上的绝对领先,然后弄个瓦森纳协议,禁止向竞争对手出口核心技术以及高科技生产工具。

  •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人类认识真理,的确有一个难以避免的曲折过程——我们不得不承认“闻道有先后”,而毛主席就是那种先知先觉之人。这和所谓的“个人崇拜”不是一回事。中国古代一直就有“高人之说”,这样的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语言讲,就是率先发现客观规律,并且灵活运用的人。实际上,20年前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起到的效果还是有限,有人的确是执迷不悟。今日如果再执迷不悟,那情形就不同了。

  • 马塞洛·费尔南德斯:帝国主义与体系稳定性问题

    马塞洛·费尔南德斯:帝国主义与体系稳定性问题

    资本主义体系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自我组织能力是马克思主义的帝国主义理论的主要的争论焦点。这一争论归根结底与体系稳定性的概念有关,即经济危机的终结和世界的持久和平。20世纪初列宁与考茨基之间有关争夺世界财富的列强和私营企业能否和平地管理资本主义的著名论战,在如今的大部分争论中依然存在。一些作者强调经济稳定,另一些作者则重视政治稳定,但中心思想仍是一个更加自律的资本主义体系。本文检视了当前关于帝国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文献,这些文献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更加具有组织性,甚至达到了足以克服列强之间对抗的程度。本文的结论是,那种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具有了某种程度的组织性的结论没有认识到资本主义体系的某些基本特征。

  • 紫虬:从“美国优先”看《帝国主义论》的现实意义

    紫虬:从“美国优先”看《帝国主义论》的现实意义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总结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经验教训,总结了中华民族复兴新时期的新特点,旗帜鲜明的提出:“全党同志必须牢记,我们要建设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在博鳌,提出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受到越来越多支持赞成,单边主义、霸权主义日益孤立这样的条件下,在“北京共识”、中国道路以前所未有的自信姿态和平演变、兼容并蓄“华盛顿共识”之际,我们既要反对“刻舟求剑”式的教条主义,又要把握《帝国主义论》的精髓,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与狼共舞”中,认识金融垄断资本的新特点,保持应有的警惕。

  •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美国过多使用“长臂管辖”、制裁等工具,其“后座力”和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各国会主动寻找其他机制避开美国,避免与美国“有联系”,并推动企业的“合规”建设。欧洲为规避美国的“长臂管辖”和次级制裁,正在尝试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1月正式宣布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美国的这种六亲不认的“长臂”乱舞,拿出的是“压箱底”的工具,损害的不仅是其盟友体系,最终也将削弱其霸权。

  • 钱昌明:什么是“五四”精神?

    钱昌明:什么是“五四”精神?

    五四运动是一场反帝爱国的政治运动,同时又是一场思想文化运动(亦称“五四新文化运动”)。它高扬了反帝爱国精神和反封建的革命精神;最为可贵的,它还弘扬了马克思主义精神。正是这一马克思主义精神,才让中华民族这一古老的民族重新焕发了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