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共为您搜索到118篇文章
  • 对美帝国主义的善意幻想魂断“香港暴乱”

    对美帝国主义的善意幻想魂断“香港暴乱”

    直面“香港暴乱”,真正做到长治久安,“香港问题”必须“釜底抽薪”积极化解。而当前最需紧迫认清的一个问题:要打赢中美贸易战,要化解“香港暴乱”,要抵制美帝的“颜色革命”,就必须彻底对美帝国主义的善意幻想,必须彻底抛弃“跟美国走的国家都能富起来”的谬论,就必须彻底抛弃毫无原则的“韬光养晦”,就必须“丢掉幻想,准备战斗!”只要丢掉幻想,敢于亮剑,面对美帝咄咄逼人的连出杀招,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定会迸发出极大的智慧、勇气和凝聚力,中国必胜!

  • 周新城:认清美帝本质,是应对贸易战的前提

    周新城:认清美帝本质,是应对贸易战的前提

    不得不承认,迄今为止的经济全球化,主要是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实现的,它是从属于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的。从政治上考虑经济全球化问题,在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并存,而且资本主义的实力大大超过社会主义的情况下,经济全球化还是垄断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推行和平演变战略的有力工具。他们利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向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渗透,通过发展经济贸易来往和人员交流,灌输西方的“普世价值”,培植持不同政见者,伺机颠覆社会主义政权。这就是毛泽东一再告诫我们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就号召消灭社会主义,攻击社会主义语言之激烈,咄咄逼人,消灭社会主义的心境,溢于言表。改变的只是方式方法。所以,我们必须牢牢把握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看清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本意是颠覆我国社会主义政权,通过极限施压,在国内投降派的配合下,和平地演变到资本主义去,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个人认为,这世间的“天命”是存在的,“上帝”也是存在的,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只不过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历史上那些空喊“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当年的阿Q,只敢和同样是穷苦老百姓的小D打架,让赵太爷和假洋鬼子这些有钱有势的人站在一边看热闹而已。可是,在70年前却有一批人,不仅打败了统治穷苦老百姓的老板——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而且还把老板的后台——美帝国主义从鸭绿江边赶回了三八线。这批创造奇迹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这批人能够创造奇迹呢?他们的领袖毛泽东主席认为,是因为这批人找到了“天命”——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感动了“上帝”——全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

  • 一战爆发的国际背景

    一战爆发的国际背景

    回溯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得知,人类经济从来不是自由市场自生自发的产物,尽管对历史可能存在不同解读,但对历史事实本身的了解和理解是极其重要的。认为从一个观念出发,不需要了解政治经济的历史背景,从而期待以某种观念为依据,形成对各国经济制度的具体指导,这种脱离历史的认知模式,带来的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了解一战史,有助于让我们从欧洲国家视角去理解第一阶段的全球化,去理解欧洲先发国家眼中的全球曾经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也可以使我们从这些历史细节中去思考今天欧洲国家与其他非欧洲国家之间关系的历史基础。

  •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事实上,今天全世界不符合美国政治标准的国家,并不等于是美国所说的专制独裁国家,更可能只是与美国新帝国主义利益冲突的国家。帝国主义没有边界、尽力扩张的原则,在美国新帝国主义那里表现为:用强大武力做后盾,用意识形态为标准,用“颜色革命”为手段,将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纳入美帝国的经济利益圈,逼迫世界按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标准而成为美国的附庸。“颜色革命”作为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手段,其本质也日益被人们看清:它不过是实现“美国第一”的工具,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实现老帝国梦想的新招数。

  • 周新城:必须牢记美帝本质—读毛泽东有关论述有感

    周新城:必须牢记美帝本质—读毛泽东有关论述有感

    针对美国对华政策是两手,我们对美政策也应该有两手,这叫做用两手对付两手。我们在对美关系中,凡涉及我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必须坚持原则、坚持斗争,该硬的时候就要硬。对于想整垮我们的人,我们要始终保持警惕,不能麻痹大意。要维护我们的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对美帝国主义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这样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能示弱,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不会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更看不起你。事实证明,在事关原则问题上我们硬了一下,顶一下,这些想整垮我们的人就软了下来。

  • 程恩富等学者:论新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特性

    程恩富等学者:论新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特性

    新帝国主义是垄断资本主义在当代经济全球化、金融化条件下的特殊历史发展阶段,其特征和性质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一是生产和流通的新垄断:生产和流通的国际化和资本集中的强化,形成富可敌国的巨型跨国垄断公司。二是金融资本的新垄断:金融垄断资本在全球经济活动中起决定性作用,形成畸形发展的经济金融化。三是美元和知识产权的垄断:形成不平等的国际分工和两极分化的全球经济和财富分配。四是国际寡头同盟的新垄断:“一霸数强”结成的国际资本主义寡头垄断同盟,形成全球垄断剥削和压迫的金钱政治、庸俗又化和军事威胁的经济墓础。五是经济本质和大趋势:全球化资本主义矛盾和各种危机时常激化,形成当代资本主义垄断性和掠夺性、腐朽性和寄生性、过渡性和垂危性的新态势。

  • 朱志华:不忘初心 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朱志华:不忘初心 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树欲静而风不止。帝国主义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亡我之心始终不死,中国人民对美国全方位对我打压霸凌的行径,必须敢于亮剑,敢于斗争。某种意义上,这是中国真正崛起,走向民富国强,民族复兴的根本标志。所有共产党人,都应该投入到这一场不忘初心,为理想冲锋,为信仰战斗的山巅对决之中去,为实现无数革命先烈为之流血牺牲,入党誓词中的共产主义理想而不懈奋斗。

  •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与帝国主义

    我们必须看看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在替代方案的构建层面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这里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十年拉丁美洲左翼的所有建构仍然站立着。我们将看到它们被如何转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仍然站立着,巴西的无地农民工运动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左翼的知识分子网络仍然站立着,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仍然活着。在理论层面,有一些重要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成果的十年。有许多拉丁美洲知识分子撰写了非常有趣和原创性的东西,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爆炸性的语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知识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所做的事情持乐观态度。

  •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阿富汗是一个帝国坟场,但也可以是一个“中亚的瑞士”,任何想征服这一地区的国家都失败了,我们必须换一种思维,走出历史的陷阱,不是征服,而是以和平的方式、以经济发展的方式改变阿富汗,改变了阿富汗,就稳定了中国西部的安全局面,一带一路就能够得以畅通,阿富汗这个战争之地就能成为和平和繁荣地带。解决阿富汗问题对中国很重要,但再重要也不能急,千万别想对阿富汗进行军事征服,或在阿富汗与美国进行正面军事冲突,也不要与俄罗斯发生重大利益冲突,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军事和政治渗透与阿人民一起在阿富汗埋葬美国,埋葬不了就赶走美国,最后通过经济发展实现阿富汗和平,实现中国西部安全,确保一带一路畅通,如此则中国能够成为阿富汗的最大赢家。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中美俄三国正在进行怎样的“演义”

    美国注定将无法实现其战略目标,因为它既想搞垮俄罗斯,同时也想搞垮中国,这样的目标超出美国的战略能力,不管美国多么强大,也都无法做到。人类的历史经验证明,帝国的垮台往往源于追逐不可企及的目标,当年的罗马帝国是这样,后来拿破仑帝国是这样,大英帝国是这样,希特勒还是这样,今天的美国也一定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新三国演义”中的失败者必将是美国,“演义”的结果就是美国霸权的终结,这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样的结果,应该说就比较合理与公正了。

  •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疯狂的美帝色厉内荏,并没有那么可怕

    从美国历届政府的疯狂行为中,就不难理解特朗普政府的疯狂举动绝非偶然。这就是说,“疯狂”已经融进了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的基因中、成为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代代相传的所谓“优秀”传统。从美国的过去,可以看到美国的现在;从美国的过去和现在,也可以窥见到美国的未来。也就是说,只要美国社会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性变革,只要资本利益集团继续统治美国,不管谁在美国当政,都会一直疯狂下去。对此,我们不能有任何怀疑和幻想,必须认识到美帝国主义的疯狂行为,绝不是由政客们的好斗性格所决定的,是由它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反动本性所决定的。

  • 骂中国偷窃技术的美国,其实才是偷抢骗坑的高手!

    骂中国偷窃技术的美国,其实才是偷抢骗坑的高手!

    回顾历史,总是别有意味。想想短短几百年来美国这一桩桩偷、坑、骗、抢的往事,似然让人更能理解,当前美国一些人的歇斯底里并非毫无来由。FT首席经济评论员在不久前的文章中说,美国已经变成一个“流氓超级大国”。确实,美国一直都有这种“大流氓”的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