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共为您搜索到158篇文章
  • 当三文鱼都能传播病毒了,你让我别信阴谋论?

    当三文鱼都能传播病毒了,你让我别信阴谋论?

    明的派航母到南海附近晃悠,暗中派三文鱼携带病毒登陆,总归一句话,我的日子过不下去了,你也别想好过。上次登陆武汉,虽然是九省通衢,但好歹跟经济文化中心且还有一段距离呢,这回更狠,来了个直指首都,还好北京警觉性够高,很快就找到了病毒源头,算是直接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吧。但付出的代价依然惨重,计划中的复学暂停了,很多人的生计又因为敌人的破坏而陷入停滞,接下来要过多久才能恢复呢?谁都不敢说。

  • 为什么美军当不了“人民子弟兵”?

    为什么美军当不了“人民子弟兵”?

    换句话说,真正的人民军队,谁会愿意去当特朗普嘴里的“凶恶的狗”,去暴力镇压老百姓呢?如果美军也变成了“人民子弟兵”,结果必然导致美国自己的覆灭。抗战中的“日本八路”,解放战争中起义的国民党部队,抗美援朝中投诚的美国战俘,他们洗心革面的历程,无不证明了这点。我们很愿意把鬼变成人,可是对于一个帝国主义来说,对于一个法西斯政权来说,他宁愿把人变成鬼。

  • 毛主席说:美国一千八百万黑人是不会绝种的

    毛主席说:美国一千八百万黑人是不会绝种的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就扫清了近代以来,弥漫在中国的文化自卑与精神萎靡。关键时刻这套话语体系,就是毛主席说的“高屋建瓴,势如破竹”。这完全是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的。那是毛主席独有的道器变通。

  • 申鹏:帝国的坍塌,看起来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申鹏:帝国的坍塌,看起来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帝国的坍塌,看起来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实际上,是早已酝酿了很久的痛苦、压抑、矛盾的总爆发。谁也不会想到,摧毁美国自信的,不是外部的什么势力,甚至不是新冠疫情下的10万条人命,而是白人警察的一条大腿。

  • 葛元仁: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葛元仁: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发展到帝国主义后,其外交、政治、经济、社会、卫生已经都暴露出无法弥补的缺陷,在这次新冠病毒的攻击下显得更加脆弱。新冠病毒对美帝国的冲击,把由垄断资本控制的社会固有的矛盾——生产资料私有和社会化大生产,造成的种族歧视,两级分化一览无余地充分暴露在世人的面前。事实雄辩地说明,社会主义中国与帝国主义美国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调和的余地,更不存在“共同利益”。事实也雄辩地说明,社会主义制度要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资本主义的灭亡和社会主义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对于这种垄断、腐朽、寄生、垂死的资本主义,不管你怎么救,它都是要灭亡的,新冠病毒的冲击加快了它走进坟墓的速度。

  • 张志坤:再次唤起中国人民的勇敢精神

    张志坤:再次唤起中国人民的勇敢精神

    中国的反霸斗争首先要解决敢不敢的问题,其实就是勇气和决心的问题。现代中国的资产阶级敢不敢同帝国主义决裂,敢不敢一较高低,这个确实不好估计,他们很可能要决心难断、犹豫徘徊,一会儿要因为霸权的无情打压而失望难过,一会儿又因为美国当局送来几句好话而欢欣雀跃。这种状况,将更加凸显中国人民反霸决心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中国人民战斗勇气的重要性,要由中国人民而不是任何别人来实质性地推动和推进当代中国的反霸斗争。所以,一切爱国的中国人在当前都应该把唤起中国人民的爱国意识和勇敢精神当做头号任务。当代中国的反霸斗争不但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而这个力量只能源自于中国人民。

  •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保留HK的特殊地位,对华尔街的金融资本来说,那是极好的,这等于是开了作弊器,本地的渣渣狗满地走,打着自由的双标搞特权,只要你中央政府稍微想过问一下,立刻就能让二狗子们炸毛。所以HK的支柱产业到底是什么?所谓的自由贸易港,贸易的到底是什么?一年万亿美元级的进出口贸易额,这么大的利益在,你以为华尔街舍得放手?

  • 萨米尔·阿明:新帝国主义的结构

    萨米尔·阿明:新帝国主义的结构

    毛泽东思想对全面评估全球化资本主义( 帝国主义) 扩张问题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它使我们能够将中心—外围模式与固有的帝国主义扩张及两极分化的“真正的”资本主义作为分析中心进行对比,并从这一分析中得出在所有支配性中心国家和被支配性外围国家中进行的社会主义斗争所带来的隐含性教训。这些研究可以被总结成一句完美的中国式表达: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统治阶级,当他们不是外部力量的走狗和传话人时,这些国家就会努力扩大其行动空间,使它们能够在( 资本主义) 世界体系内行动,从单方面适应帝国主义命令的“消极”行动者发展为参与塑造世界秩序的“积极”行动者。民族,即潜在的进步阶级的历史集团,需要解放,特别是需要“发展”和“现代化”。人民,即被统治和剥削的工人阶级,向往社会主义。这句话使我们能够理解复杂的现实世界,并因此制定出有效的行动策略。

  • 美国现在最怕中国什么?最怕中国的国家凝聚力!

    美国现在最怕中国什么?最怕中国的国家凝聚力!

    崇美恐美思想是破坏和削弱中国国家凝聚力的“强酸”,对其破坏力我们绝不可以小觑。因此,必须在全党全国进行广泛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使全体党员干部和广大民众充分认清当前中美之争的实质是两个世界大国之间谁也输不起的国运之争,中国绝不能退让,更不能向美国俯首称臣;充分认清虽然目前中国的综合实力与美国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但由于中华民族复兴事业是完全正义的事业,美国霸权主义是非正义的是很不得人心的,中华民族的复兴和霸权主义的失败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以及中国具有许多优势和强大的发展潜力,从而不断增强敢争必胜的信心和勇气。

  • 别拿“义和团”的大帽子阻扰对造谣者的批评!

    别拿“义和团”的大帽子阻扰对造谣者的批评!

    今天在这个时期,突然冒出来了一些大咖不仅用“碎片化史实”公然全面否定义和团,而且用“义和团”三个字作为愚昧、排外的“帽子”攻击坚持爱国立场的普通民众。其原因,不过是这些爱国民众自发的起来揭穿一些人造谣污蔑中国抗疫斗争、给帝国主义递刀子、事实上配合西方国家围剿中国。请问,你们把批评者比之为“义和团”,那那些通过造谣污蔑中国抗疫斗争、给帝国主义递刀子捅向中国又是谁?用这种精心加工的“碎片化史实”别有用心的片面解读历史带节奏,真以为可以再次“瞒天过海,趁火打劫”吗?

  • 《国家评论》|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国家评论》|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从许多标准来看,21世纪的加利福尼亚既是美国最贫穷的州,也是最富有的州。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外五分之一人口被归类为接近贫困线。但20世纪后期,情况还不是这样。美国三分之一的社会福利申请者现在居住在加利福尼亚。该州无家可归的人数是全国最多的(13.5万)。美国无家可归的人口中大约有22%居住在这个州——而加利福尼亚本身是美国经济体量最大的一个州,造就了美国为数最多的亿万富翁和高收入地区。

  • 呼吁成立国际特别调查委员会,粉碎美政客罪恶阴谋

    呼吁成立国际特别调查委员会,粉碎美政客罪恶阴谋

    由于美国政府一系列的主观故意操作,新冠病毒感染这个窟窿越来越大,以至于大到现在他们已经无法控制的地步。几万、乃至几十万人的生命,就在美国一些政客漠视生命、消极抗疫的罪行下消失了。这笔血债,最终必定逃脱不了美国人民的清算和惩罚。

  • 紫虬:“美国优先”与帝国主义金融寄生性归宿

    紫虬:“美国优先”与帝国主义金融寄生性归宿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受到越来越多支持赞成,单边主义、霸权主义日益孤立这样的条件下,在“北京共识”、中国道路以前所未有的体制优势、自信姿态宣告“华盛顿共识”衰亡之际,我们既要反对“刻舟求剑”式的教条主义,又要把握《帝国主义论》的精髓,认识金融垄断资本寄生性特点,特别是对金融开放中的新自由主义观念保持高度警惕,扎紧篱笆打好桩,牢记美国借苏联金融开放对苏洗劫的惨痛教训,与美国垄断资本的寄生性开展坚决的斗争。美国的前景,是美国内部矛盾运动的产物,只要在中美经济往来中不为美国寄生性买单,就是中国对美国人民做出的最大贡献。

  • 不能只寄希望于疫情真相大白,要认清帝国主义本性

    不能只寄希望于疫情真相大白,要认清帝国主义本性

    疫情危机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对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造成巨大的影响,也已经对全球战略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中国在其中胜出,获得道义和力量的双胜利,则美国领导全球的事业将遭受难以承受的失败,“让美国再次伟大”将遭受巨大的挫折。这必为美国霸权所不允许,不但特朗普当局不允许,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乃至一切美国政客都不允许,他们都必然要挖空心思在疫情问题上设计和算计中国,令中国由胜利滑向失败,由收益变为失血,并让美国从中得以进补复元。这将成为今后一个时期美国对华关系的焦点事项。

  •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今天,我们这里还有一类这种过高估计自己的少数人,那就是追随帝国主义和西方资产阶级的所谓公知、精英们。过去,人们认为他们是精英,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是精英,自然就要比别人高明一些。那些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人民,更不会入他们的法眼。他们总认为那些普通的劳动者是愚昧的,无知的,而他们自己才是聪明的,也是所谓高等级的一群人。他们总是嘲讽着广大的劳动者,总是自诩为最有头脑的人。在对广大劳动者蔑视的言论里,总是表露出他们实质上的愚蠢。

  • 申鹏:我们穷其一生,追求的是什么?

    申鹏:我们穷其一生,追求的是什么?

    我们先要有平等,起码是机会平等、地位平等、观念平等。挑粪和当CEO,都是建设社会主义,没有谁比谁高贵,体力劳动者,应当得到更多的报酬和全社会的尊重;穷人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应该接受同等的教育,获得同等的机会;我们所有人努力向前,不是为了高人一等,而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成为真正先进、有觉悟、有理想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