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赔款共为您搜索到11篇文章
  • 撺掇“庚子赔款”,做反华生意的英智库再秀下限!

    撺掇“庚子赔款”,做反华生意的英智库再秀下限!

    为何这个亨利·杰克逊协会如此反华?答案首先隐藏在它的名字,以及发展中的一次重要“转型”中。亨利·M·杰克逊是一名已故的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主要活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1970年代两次参加总统初选失败。他是当时秉持新保守派立场的著名鹰派,捍卫西方人权价值观、反共。2005年3月英国剑桥大学的几位学者和学生筹建智库,他们决定以这位美国参议员的名字命名,并在章程中表达对其意识形态主张的继承:坚决采用一切必要手段推动民主和人权进步,包括直接使用武力干预别国。

  • “新庚子赔款”——这个庚子年最冷的一则笑话

    “新庚子赔款”——这个庚子年最冷的一则笑话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平息本国民众对其政府防疫不利的不满,转移本国民众的视线,骗取本国民众的信任而炮制的所谓“新庚子赔款”,不过是这个庚子年最冷的一则笑话。再次提醒那些制造冷笑话的西方政客,与其抱怨攻击中国政府,倒不如学学曾经作为八国联军之一的奥地利―一个如今用五星红旗做背景感谢中国防疫援助的国家。

  • 谁在谋划“庚子赔款”?

    谁在谋划“庚子赔款”?

    当前西方追责索赔者们已从美国地方延展到美国国会,进而蔓延至美英智库、媒体乃至其他国家,其力量逐渐汇集的态势相当明显。他们与其说是索要经济赔偿,倒不如说是在确定和维护疫情之后世界秩序构建的正当性原则。美英一些追责索赔者们试图迫使中方最终接受一个类似一战后严酷惩罚战败国或责任者为特点“凡尔赛式”和平那样的秩序。他们可说是误读了疫情,误读了时代,也误读了中国。

  • 吴新:里应外合洗劫中国——新“庚子赔款”在炮制

    吴新:里应外合洗劫中国——新“庚子赔款”在炮制

    不管中国如何应对这场官司,反正得付代价。这就发生了一个问题:你中国“公知”招来的是非产生的代价,凭什么要让其它中国老百姓买单?合情合理的做法应该是,谁造成代价谁承担。也就是说,诉讼也好、赔偿也好、经济制裁经济封锁造成的损失也好,一切代价必须由始作俑者——中国“公知”承担。你推翻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结论,硬要把天灾变成人祸,硬要把新冠病毒全球扩散的责任强加给中国,你就必须承担一切后果,必须为由此产生的一切代价买单。这难道不合理吗?

  • 谁家豢养的奴才?

    谁家豢养的奴才?

    当代公知如此仇恨中国历史上的义和团,当然是可以找到理由的,任何落后的农民革命队伍都存在这种共性的所谓愚昧和残忍性,拿今人的认识逻辑和价值判断看待当年的义和团行为,永远也不会给历史运动一个公正的结论。满清侵略者攻打明朝人民,其杀人的手段之残忍,其杀人的数量之巨大,比义和团制造的罪恶不知道多出几万倍,一个“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制造的血腥恐怖,岂是义和团所能比拟的?然而,狗奴才们今天的剧本永远还是“康熙爷,乾隆爷”地教育着广大人民群众,好象他们以屠杀取得的胜利就是奉天承运,义和团的揭竿而起就万世不赎。

  • 不过如此——美国“退还”庚子赔款建清华大学

    不过如此——美国“退还”庚子赔款建清华大学

    所谓的美国“退还”庚款,就如一伙强盗到村子烧杀抢掠,一群不甘心当奴隶的人奋起反抗杀死几个强盗,强盗觉得受了委屈,强迫村长赔款一百。后来发现村子太穷,得了我要的赔款太多——赔八十就行,你还照一百赔,多余的二十我每年返还给你,你送一个孩子到我们村读书,其实村子里有五十个孩子。后来一个新村长带领一群不愿做奴隶的人赶走了前村长,一年后为了不让强盗再入自己的家园,也为了邻居的孩子也能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界,在邻居家的土地上与十六个国家鏖战,迫使强盗头子签下城下之盟,这之后新村长努力使全村五十个孩子都能读书。

  • 凯申物流为太君送钱存钱的活雷锋故事

    凯申物流为太君送钱存钱的活雷锋故事

    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继续将对日赔付的庚款存于上海汇丰银行。1939年后,因日军相继占领中国沿海,海关税收难以为继。为此,国民政府则将该款项摊派于各战区,由中央银行“专款存储”,以备“即同时照旧拨付债、赔款基金,以恢复战前原状也”。由此亦可知,作为国民政府的凯申物流,根本没有抗战到底的决心和信心。抗战八年中,这对日债、赔二款,除战争爆发头两个月照付倭国外,其余皆以“各战区摊派”的方式替东洋太君存着,而没有一分一厘用在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战上,直到最后变成一张废张。

  • 说说国民党和庚子赔款的那些事

    说说国民党和庚子赔款的那些事

    总是有人给国民党洗地,说七七事变之后依旧给日本赔偿了两个月的赔款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九一八事变之后呢?那六年的赔款该如何说?事实上,国民党赔偿的庚子赔款可不止日本一家,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政府财政预算中竟然还有给英、美、法、比、荷兰、挪威等国的庚子赔款。1932年宋子文先生曾经发布一个《保持国家债信的通告》其说:“东北事变加之国家发大水……导致国家财政困难但维持政府的债信不变。”套用西方的一句话就是“赔款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 美国归还庚子赔款是自愿的吗?

    美国归还庚子赔款是自愿的吗?

    总是有人声称美国归还庚子赔款是自愿的、“友好的”,进而误导国人亲美。其实“国家之间只有利益”这八个字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任何偷偷摸摸否定之的言论都无疑是极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