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化社会共为您搜索到1篇文章
  •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当特朗普说出“我将为你们说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战胜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我们也能看到同样的情况。大城市的情况还不错,但在那些经济支柱已经丧失的小镇上的人,很大一部分已被异化。同样,印度也是如此。那些新法西斯主义、民粹主义右翼分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他们经常会说:“听我说,听我说,我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在其他国家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