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共为您搜索到3篇文章
  • 把警察当军人的制度不改,美国还会发生弗洛伊德案

    把警察当军人的制度不改,美国还会发生弗洛伊德案

    美国警察的问题,不是一个黑人VS白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富人VS穷人的问题。美国治安好吗?说不清,穷人区混乱不堪,毒品枪战频发,富人区歌舞升平,穷人和富人界限如此分明,让人不得不想一个问题:这不是现代版本的种族隔离?只不过这种种族隔离是打着“自由市场”的名义罢了。

  • 美国撕裂的根源:今天的问题不过是历史问题的延续

    美国撕裂的根源:今天的问题不过是历史问题的延续

    很多根本性的社会问题未必能靠选票解决。1619年(即明朝万历年间),第一批非洲奴隶就抵达了今天的美国,距今已有401年。不改变美国的制度本身,黑人还要等多少年才能真正改善自己的社会政治地位?

  • 侯立虹:特朗普们的“报应”来了

    侯立虹:特朗普们的“报应”来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虽然美国人民这次抗议只是打出“我无法呼吸”、“为乔治伸张正义”的口号,但无可辩驳的证明美国民众正在觉醒,无疑表达了美国人民的抗议斗争,是反对对外大搞侵略,对内搞血腥镇压,阻碍人类文明发展罪魁祸首的伟大斗争,是一场反对腐朽资本主义制度的伟大斗争。特朗普们曾颠倒黑白说香港骚乱是风景线,而美国人民对已经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公敌特朗普政府的伟大斗争,不是骚乱暴乱,而是反抗,是革命,直捣资本主义老巢才是真正的风景美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