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

    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

    眼下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一个时期以来,关于对领袖伟人形象的塑造,却在某些作品某些演员身上,正在朝粗鄙化、简单化的方向倒退。包括电影在内的一批作品,已经受到观众的普遍批评,被认为是关于领袖形象的艺术表现的倒退。我们可以看某些作品的形象和气质,与当年的毛泽东差距太大,毛泽东青年时期头发长点是事实,但是绝不会长发盖耳,绝不会一走路头发遮住了半个脸。毛泽东衣着朴实,着装不太讲究也是事实,但也绝不至于衣衫松松垮垮,甚至窝里窝囊。为了强调某一点,夸张到很不适当的程度,便大大损害了领袖形象。在相当多的作品中,为什么蒋介石国民党的一些要员,一出场就周武郑王,衣着整洁,说话文雅,那么正规整齐呢?为什么我们有些演员出演的蒋介石,已经丝毫看不出那个屠杀人民屠杀共产党的刽子手的凶恶形象,而已经是一个可怜的民国儒家形象的代表呢?说的更准确一点,我们有的作品,简直是在为这样一个人民公敌唱悲戚戚的挽歌。这种前后对国民党共产党重要人物的对比,应该引起我们对当下一些人主流价值观淡薄的极大担忧。即使普通百姓观众已经看出了一些人的价值取向。

  • 光明日报评茶馆:举重若轻地把时代变化呈现给人民

    光明日报评茶馆:举重若轻地把时代变化呈现给人民

    《茶馆》的排演正当北京人艺走在探索话剧民族化的道路上,导演一直在思索如何将民族戏曲的表现手法“化用”到话剧舞台中来。《茶馆》第一幕无疑非常适合运用戏曲的表现方式,比如用“亮相”的办法突出人物形象。秦二爷的意气风发,庞太监的尖声狂笑,两个特务的狼狈为奸,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王掌柜的小碎步和轻快的台词,常四爷和二德子之间一言不合拉开架势的造型,都借鉴了表演者各自熟悉的京剧流派和行当的表现手法,无形中使表演的节奏更为鲜明。而剧中的自然音效、叫卖声和后来添加进来的“数来宝”,都强化了民族化的表现手法,突出了整个戏的民族味道。正是所有的艺术手段和谐地融为一体,形成了完美的整体感,才给观众带来酣畅淋漓的观赏体验。

  • 宪之:每况愈下的影视古代题材创作

    宪之:每况愈下的影视古代题材创作

    荧屏问题,是文化生态环境的产物。市场经济,产业文化,点击和票房是动力,资本的生命是利润。电视和手机的普及,最大限度地拓展了传播时空,它不仅为资本获取利润提供了称心如意的平台,同时也为资本提供了对大众进行精神驯化的最为简易有效的形式,声像的传播是以往时代一切传播方式都不能比拟的。

  • 从影视作品“女子从军”看古代封建社会阶级压迫

    从影视作品“女子从军”看古代封建社会阶级压迫

    虽说影视文艺作品可以经过艺术化的加工与处理,但近年来我国的一些古装影视文艺作品似乎生活在童话里。完全不顾封建社会广大妇女被压迫的客观实际,主观臆造并渲染了一个无阶级压迫和夫权、父权、君权压迫或压迫很小(即使有所描绘,也是轻描淡写)的童话社会,让人不忍直视。这类影视文艺作品若是泛滥开来,将会混淆历史,荼毒肆虐,贻害无穷。这类影视剧人为制造了一个好像还看得过去的古代封建社会,剧中充斥俊男靓女,穿红戴紫,自由恋爱,丈夫和妻子和睦相待,妃子和皇帝有说有笑,打情骂俏,似乎男女很平等。实际上是忘掉了广大妇女同胞悲惨的过去。长此以往,会消弭掉广大妇女观众对男女不平等的反抗精神,起到“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效果。

  • 大IP+小鲜肉这个模式今年彻底失败了

    大IP+小鲜肉这个模式今年彻底失败了

    IP是资本逻辑、财务思维,不是创作思维,不是制作思维。本身违背影视生产创作规律。囤积一批创意,然后撬动投资,打通产业链。如同开个饭馆,从蔬菜大棚到养猪场,从源头开始一直到粪便回收都要攥在自己手里,一口气把所有钱都挣了,这是资本的想法。

  • 世界电影还有未来吗?中国电影要有自己的标准

    世界电影还有未来吗?中国电影要有自己的标准

    它不等于生活,它不等于生命。它是生活和生命的一种形态,或者说一个层面。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之中,我们生活的基本状况其实是,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器——权力的机器、资本的机器、物质主义的机器……在面对这样的机器的时候,我们不用自欺欺人:精神是脆弱的,文化是无力的。但当我们面对这些机器的时候,我们也唯有靠着我们的精神和文化,我们才能站直了别趴下。

  • 从渴望到逃离:90年代以来中国影视中的美国想象

    从渴望到逃离:90年代以来中国影视中的美国想象

    在外企和国企之间,在外企职业经理人陆帆和国企厂长王贵林之间,女主人公乔莉最终投入了后者的怀抱。可以看出,这种从香港返回大陆、从外企返回国企的叙事,也是一种“折返的寻梦之旅”,它们通过对香港与大陆、外企与国企、美国与中国关系的重新改写,透露出近些年来中国社会变化的深层信息。

  • 底层人出彩--《我的前半生》观感

    底层人出彩--《我的前半生》观感

    不知是有意还有无心,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最出彩的是底层人,罗子君的母亲、妹妹、妹夫和酱子餐馆的洛洛,他们身处困境,但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希望,敢爱敢恨,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底层百姓中有无数薛甄珠,薛甄珠是普通百姓的代表,他们传承着中华优秀文化,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历经世间冷暖,仍然不忘初心,孜孜不倦,光芒万丈地向前、向前……

  • 影视界的红与黑:谈文化自信的政治主体

    影视界的红与黑:谈文化自信的政治主体

    当前影视圈所出现的“抹红”或“高级黑化”现象,包含了一组深刻的二律背反命题:如果电视台的“抹红”或电影的“黑化”只是证实市场与资本主义文艺美学的传播有效,那么后者“为我所用”后应当为何以及如何走向衰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