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共为您搜索到156篇文章
  • 李光满:德国在中国破解美国绞杀中起什么作用?

    李光满:德国在中国破解美国绞杀中起什么作用?

    在美国准备跟中国脱钩、全面封锁中国的状态下,中国必然强化与欧盟的关系,这其中特别重要的是中德关系,如果以德国为代表的欧盟加入美国反华联盟,中国的处境将更为艰难,如果以德国为首的欧盟继续与中国保持正常国际合作,那么美国与中国脱钩、对中国发动新冷战、全面封锁中国必将破产,而这里最重要的是德国,因为德国不仅是欧洲的大国,而且德国也希望自己和欧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的独立作用。

  • 德国医疗体系的结构性困境,为何有床位、缺医护

    德国医疗体系的结构性困境,为何有床位、缺医护

    新冠疫情下医护人员的短缺,更多地暴露了德国医疗系统内部的结构性失衡。对于医生来说,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有患者的健康问题,还要在不同治疗方案中权衡有利于医院营收的选择,陷入职业道德与收入衡量的矛盾之中。加之近几年病人数量的持续增长,医生工作压力日渐增大。对于护士来说,医院出于缩减人工成本的考虑,会通过裁员来降低劳动力成本来减少开支,这意味着留下的护工工作量会增大,但调查数据显示护工收入并未得到相应提升。

  • 秦安:警惕美引爆网络炸弹,制造灾难性破坏

    秦安:警惕美引爆网络炸弹,制造灾难性破坏

    让我们记住网友的警示,更加警惕美国3月发布的“网络战末日计划”中,聚焦网络攻击对关键基础设施和经济体系的灾难性影响,以及超过火灾、洪水和飓风破坏的网络攻击;更加警惕台湾地区与美国去年11月首度联合大规模网络攻防演练中,针对大陆,瞄准金融体系的联合迹象;更加重视德国研究人员发出的芯片被完全控制的网络安全吹哨声,防范针对我实施的大规模不宣而战的网络攻击。

  • 李建秋:这次疫情,会导致欧盟崩溃吗?

    李建秋:这次疫情,会导致欧盟崩溃吗?

    疫情爆发以来,整个欧洲既没有像中国一样采取快速的方式进行封锁,也没有像韩国一样进行大规模测试,终于搞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即便是从武汉封城算起,看看冯德莱恩以及那帮欧盟高官在干吗?这样的欧盟高层,是有领导力的吗?欧盟还是可以持续的吗?受灾重的国家,例如意大利,西班牙,在德国之类的富裕国家对于他们的疫情无动于衷的时候,又如何说服自己的人民继续留在欧盟是有利的?我很怀疑。

  • 德国图林根州:自由主义者联手极右翼

    德国图林根州:自由主义者联手极右翼

    任何将德国选择党正常化为民主政党的举动,无论多小,都是帮助他们在主流中立足。他们在州政府里获得的每一寸成就,反过来都会成为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实现飞跃的跳板。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在图林根州——纳粹分子1930年首次进入州政府,并开始测试不费一枪一弹便最终拿下整个德国政体的策略。幸运的是,至少就目前而言,德国的资产阶级民主似乎比90年前更有适应力。

  • AKK要辞职,德国政坛天翻地覆

    AKK要辞职,德国政坛天翻地覆

    德国选择党如果上台,德法联盟基本上可以说拜拜了,德国选择党的法国版本就是勒庞,勒庞是马克龙的竞争对手,政敌,除非德国选择党在德国上台,勒庞在法国上台,德法才有一定合作可能。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那欧盟可以瓦解了。

  • 普京与默克尔闪电联手!伊朗高兴,特朗普要急了

    普京与默克尔闪电联手!伊朗高兴,特朗普要急了

    要把欧洲对伊朗的贸易结算机制建立起来,这事的决心依然不那么容易下。这一点,从默克尔表态说要用“一切外交”手段来协助伊核协议的表态上即可看出来,既然普京已经替伊朗表态了,默克尔只要进一步确认这一点,伊核协议就会立刻变一个样子。但是,由于俄罗斯与伊朗的立场细节,欧洲内部的分歧都还有太大商榷空间,所以默克尔很难做出明确表态。所以,要成事,还得继续多磨。当然,默克尔迈出这样一步,至少表明了欧洲与美国的明确分歧,那么多边平衡的格局各方就有探讨协作的必要。所以,默克尔访问俄罗斯与普京联手,对特朗普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估计,一旦欧洲有什么动作,特朗普就要跳脚了!

  •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默克尔必须离任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默克尔必须离任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默克尔时代的黄昏,但是“默克尔黄昏”比瓦格纳诸神黄昏的最史诗的拜罗伊特那一版花的时间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项政治民调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默克尔和她的政府继续执政,直至当前的任期结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当然,谁来管理德国完全由德国人民自己来决定,但我想要充满敬意地指出,这么做不符合德国或欧洲的最大利益。

  • “厄齐尔们”,请继续保持对中国的偏见!

    “厄齐尔们”,请继续保持对中国的偏见!

    我们应该清醒的看到,不论是美国、德国还是西方其他国家,在政治上,他们对不属于所谓西方民主政治体制的中国会一直排挤打压,有些西方国家的政客和媒体可以说“逢中必反”!而在经济上,他们又不得不依靠中国以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中,不断刺激发展本国经济。很明显,默克尔也在不断通过经贸合作来平衡中、欧、美复杂的三角关系。

  • “柏林墙倒塌”与“苏东剧变”的历史对话

    “柏林墙倒塌”与“苏东剧变”的历史对话

    在谈到“改革”的时候,我必须非常谨慎,资本主义国家、媒体和他们的政治家就是希望把社会主义的因素改革掉。这就应该警惕!我坚决地赞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应该置于中国共产党强有力的领导下,而不是像西方所希望的那样,走资本主义道路。我非常羡慕中国人能够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请允许我最后再说几句:不要为所谓西方大国的闪光迷了眼睛,不要去羡慕美国人的一切,要脚踏实地地为中国建设出力。

  •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尽管有人极力想把德国统一视为资本主义的胜利,然而事实上,德国东部和西部之间仍然存在着明显的鸿沟。西部许多人对用于援助东部发展的5.5%的额外税收持不满态度。哈雷经济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发现,在德国前500强企业中,93%的企业总部位于德国西部。2019年,东部地区的工资比德国其他地区低20%。

  • 民主德国前总理:“资本主义没给原东德带来好处”

    民主德国前总理:“资本主义没给原东德带来好处”

    之前的那段历史是被丑化的。统一后的德国政治家拒绝也禁止(公平地)讨论之前的历史。许多人出于政治目的利用和篡改那段历史。近来的一些研究发现,右翼极端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在德国有抬头趋势。德国统一后,政府对待原东徳的态度,应该做得更多,特别是经济方面。可是资本主义并没有给原东徳地区带来好处,反而带来了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

  • 德国城市进入“纳粹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德国城市进入“纳粹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以一句“我反对”横扫天下的极右势力在欧洲泛滥,是由于带有外来渗入特征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迟迟不能解决,难民危机彻底消除的希望渺茫,选民从对政府的失望,转为愤怒和抗议,寻求发泄点,出于对传统政党的不信任,所谓病急乱投医,把极右排外势力作为了希望的寄托。执政党一方面要吸纳极右政党的主张,另一方面不得不改变现行政策,试图通过接受极右政党的观点,“铲除”其生存基础,夺回选民。

  • 德外长会见“港独”黄之锋,愚蠢到家后果严重!

    德外长会见“港独”黄之锋,愚蠢到家后果严重!

    坦率说,对于欧洲国家,最需要教育的就是德国与英国。这两个国家,英国是喜欢跟着美国屁股后边走,德国则是经常干出一些精神分裂类型的事。怎么办?针对英国,跟着美国屁股后边走,那就让其失去利益,未来利益的预期;针对德国,就得有针对性地打,让其一次就记住。

  • 美国的种族法启发了纳粹德国

    美国的种族法启发了纳粹德国

    德国纳粹于1934年和1935年编制的《国家社会主义法律和立法手册》收录了大量美国种族主义立法的内容,包括种族鉴别、登记、婚姻的法律规定。德国纳粹的法学家研究发现,只有美国才能提供大量的种族主义立法实践可供参考。

  •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半个月前冯德莱恩刚被提名时,关注中欧关系的一些媒体和分析人士就开始为北京捏汗了。在最早一篇报道中,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外交人士的话说,欧洲关键政治人物的个人表态将会影响北京对他们的认知。对冯德莱恩,中国外交圈显然“抱有疑虑”。这也难怪,欧委会主席承担着一系列重要职责,包括提出欧盟法案、行使组织法规和处理经贸协议等,而新主席冯德莱恩的履历中又有那么多对华“不友好”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