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共为您搜索到27篇文章
  •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回国后的战俘,均被开除军队,被称为通敌分子,背上了沉重的“叛徒”包袱,被“洗脑”、歧视,屡遭磨难,惨度余生。当年没有到中国定居,回到美国的战俘命运也一样的悲惨。美军战俘雷奇因在战俘营从事了反战活动,回国后,被美军军法处以背叛美国军人誓言,损害美军声誉罪名判处20年徒刑,超过了在志愿军战俘营7倍的时间。自称世界上最民主、最人权、最自由的美国权贵们,并没有给朝鲜战争的幸存者施舍半点“民主”、“人权”、“自由”,给他们留下的只有灾难。

  • 抗美援朝70周年,志愿军这样防治传染病

    抗美援朝70周年,志愿军这样防治传染病

    抗美援朝是一项伟大的行动,卫生工作更是涉及到方方面面,志愿军的卫勤系统在战斗中学习,在战斗中总结提高,反过来又用于指导自己的工作。传染病得到了有效地控制,有力的保障了志愿军的战斗力。历史总有些相似,今天我们最优秀的中华儿女又奔赴去新的战场,只要我们像过去一样,团结勇敢、仔细谨慎、万众一心,就有理由相信,最后的胜利依旧属于我们!

  • 志愿军把曾经的敌人打得支持恢复我联合国合法席位

    志愿军把曾经的敌人打得支持恢复我联合国合法席位

    打赢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民战争,不能没有国际统一战线。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是极其密切的,在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朋友,同时我们也需要识别真朋友,进而珍惜真朋友。只有这样我们的真朋友才会越来越多,那些对我们不太有好的国家才会不敢对我们轻易有什么怪念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局面才会出现。毛主席建立国际统一战线的道器变通,永远是我们的传家宝。

  • 陈辉:从新型肺炎谈朝鲜战争美利坚播撒瘟疫

    陈辉:从新型肺炎谈朝鲜战争美利坚播撒瘟疫

    李湘,志愿军第67军军长。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联合国军”4个整师的“秋季攻势。”遭到沉重打击的美军丧心病狂地使用了化学武器,李湘军长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当时,军政委旷伏兆几次劝他赶快到后方医院治疗,他却坚持在指挥室里指挥,坚决不下火线。后来他的病情因美军播撒的细菌感染,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病,脑肿胀得像水桶一样粗大,虽经医生百般医治,也无能为力,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8天,时年38岁。

  •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高戈里:在朝鲜战场审讯美英战俘

    在第四次战役中,1951年1月25日,第149师第447团3营副营长戴汝吉等“十八勇士夜袭水原城”,抓回来一名美25师的宪兵,也是莫若健参与审讯的。宪兵,本是个耀武扬威的差事,但成为志愿军俘虏后,却魂飞魄散。莫若健记得,当时,这名惊魂未定的宪兵“叽里咕噜”就重复一句话:“都被打死了,就我一个活的……”别的,啥都问不出来了。

  •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一)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一)

    大概是9月底的一天,全团指战员集合在大操场上,收听周恩来总理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庆祝国庆节大会上发表的广播讲话。“讲话”大意是: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决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决心与朝鲜人民并肩战斗打败侵略者。

  •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

    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7月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议书,七个月时间,蒋道平驾驶米格—15歼敌机升空参战七次,八次开炮,先后击落F—86飞机5架、击伤2架。F—86是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而蒋道平是击落、击伤这种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被称为“空中神炮手”。由此,蒋道平被空军政治部批准为特等功臣,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1953年10月1日,蒋道平参加了国庆四周年志愿军北京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的接见。蒋道平所在中队,也创造了空战11次,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的出色战绩,荣立集体一等功。

  • 陈辉:美军“开国元勋师”败兵录

    陈辉:美军“开国元勋师”败兵录

    云山战役,志愿军39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骑兵第一师第8团大部、第5团一部及韩军第1师11、12团一部和15团大部,共计毙伤俘敌4000余名,其中歼灭美军1800余名,缴获美军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被俘的一名美军军官伸出拇指对志愿军翻译说:“你们包围迂回的战术运用得好,前头拦住,后尾截住,这样作战,历史上从未见过。”志愿军战士回敬他的话是:“我们就是这个打法,叫做你打你的机械化,我打我的巧妙化。”云山战斗,作为一典型战例,其作用和影响,在战后几十年中一直为人们所称道,甚至敌方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

  • 联合国军战俘为何高唱:毛主席万岁!志愿军万岁!

    联合国军战俘为何高唱:毛主席万岁!志愿军万岁!

    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大大鼓舞了我军的士气,扬我国威军威,这是历史的必然延续。因为我军早在70年前的立国之战——抗美援朝中就显示了我军独特的军事素养,同时也展示了无与伦比的意志品质,有意思的是,我军组织的那次联合国军战俘奥运会,可以说是最早的“世界军运会”,已经载入史册。这只有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的党和军队才能创造这样的奇迹,无疑这是前无古人,也必定是后无来者的绝妙的道器变通。那次特殊奥运会闭幕式上,战俘们自发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也是让人完全想得通的。毛泽东文化里有名副其实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 我国首次用DNA技术确认无名志愿军遗骸身份

    我国首次用DNA技术确认无名志愿军遗骸身份

    祖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每逢清明节,在陵园正中的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碑前,都会摆满鲜花,人们纷纷鞠躬行礼。许多挽联上面写着“献给最可爱的人”。

  • 看志愿军这个步兵连如何全歼美军加强连

    看志愿军这个步兵连如何全歼美军加强连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尽管中国人民志愿军拥有兵力上的数量优势,也曾在大规模运动战阶段不止一次地合围过拥有现代化作战手段的敌重兵集团,但受制于自身攻坚火力的薄弱,这些战斗大多功亏一篑。进入阵地对峙之后,随着对双方实力的正确认识,志愿军开始调整作战指导思想,不再企图像国内战争时期成千上万地大规模歼灭敌人,而是“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以达积小胜为大胜之目的,即毛泽东所说的“零敲牛皮糖”战术。战争的最后一个阶段,这种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兵器打小型歼灭战的做法在志愿军部队普遍推广开来。九连对三号目标的攻击正是这一战术演进的直接反映。他们在28分钟内以同等兵力干净利落地歼灭了美军的一个加强连,就是这种战术的体现。

  • 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数

    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数

    按照联军各方的官方数字相加,联军这边总共损失约114万。就算联军这些损失只有一半是志愿军造成的,那么志愿军消灭敌人也有57万。(虽然志愿军作为实际上的主力,消灭敌人比例肯定不止一半。)志愿军的官方损失数字是39万。损失39万,歼敌至少57万。这样说来,结论只能是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

  • 冰血长津湖——“气多”战胜“钢多”

    冰血长津湖——“气多”战胜“钢多”

    我们在坚持“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物”的唯物史观的基础之上,必须坚持人的因素与物的因素的辩证统一,坚持精神因素与技术因素的辩证统一,实现“人-物”在更高水平上的融合,在强大科技支撑和强大战斗精神之上建设强大战斗力。

  • 云山之战:中美王牌军首次对决

    云山之战:中美王牌军首次对决

    面对美军王牌部队,39军斗志更加旺盛、不惧牺牲、敢打敢冲。如343团1连以勇猛的动作楔入敌阵,仅用50分钟即攻占龙头洞,歼灭美骑1师第5团1个连100余人。志愿军司令部在给1连的“通令嘉奖”中指出:“从此次作战中,可看出我军指战员的战斗素养与作战精神比敌人强,我以一个连即能歼美国一个连。”

  • 屌丝的逆袭:志愿军凭啥能赢得韩战?

    屌丝的逆袭:志愿军凭啥能赢得韩战?

    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我们有些人因为美国目前在经济上的优势而悲观丧气。那么,我们现在与美国实力上的差距难道还能比朝鲜战争时期中志愿军与美军表面实力的差距更大?那个时候我们都能从鸭绿江边气势如虹的将不可一世的美军打回三八线,打到谈判桌上签订停战协议,我们现在还有什么理由比父辈们做得更差?

  • 有关破虏湖的汉奸文学,我们需要知道的地方

    有关破虏湖的汉奸文学,我们需要知道的地方

    志愿军的战果倒底多大,如果拿出中共说法,一定有人说不可信,那就以这个文章作者给出的数字吧。“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上的记载死亡628833人,仅这一个数字,就足以显示志愿军战绩之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