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鹿野:果然,性侵养女的高管是美国籍!

    鹿野:果然,性侵养女的高管是美国籍!

    高度崇拜美国文明,甚至加入了美国国籍的鲍某某,做出性侵养女的行为,难道不正是和这种“美国先进文化”接轨的必然产物吗?《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刻意回避鲍某某的国籍却胡扯“中国体制问题”,未免有点太可笑了。为什么《纽约时报》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刻意回避鲍某某是美国国籍呢?笔者个人认为,或许这种刻意的选择性失明恰恰证明了高管鲍某某性侵养女现象的产生和美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西方特别是美国文化入侵的产物。

  • 上万美国童子军遭性侵?一个巨型组织浮出水面

    上万美国童子军遭性侵?一个巨型组织浮出水面

    据美国CNN网站24日报道,专门为性虐待受害者代理诉讼的律师杰夫·安德森在当地时间周二(23日)公布了一份证词。这份证词显示,童子军组织在1944年至2016年这段时间里,确认有超过1.2万名孩子成为性侵害行为的受害者。之前,关于童子军组织的侵害儿童案件,媒体陆续有过披露,但不像这一次曝光的规模如此之大。

  • 托孤父亲背后的性侵大案

    托孤父亲背后的性侵大案

    马克·闵尼(Mark Minnie),曾经是一位警探,他死前刚刚出版一本揭露南非上层人物强奸黑人儿童的书——《鸟岛上的失踪男孩》。闵尼在书中明确点出了三位参与性侵的南非高官:约翰·威利、马兰、和另一位权势更盛的神秘人物。出版社觉得第三位人物实在太大,而且现在还活着,不敢露他真名,竭力劝阻闵尼把这个第三人的名字隐去。闵尼认为他不能再等了,《鸟岛上失踪的男孩》必须尽快出版,所以同意了隐去第三人名字。据出版商说,这本书只是一个开头,闵尼挖掘出不少关于鸟岛的新线索,以后会继续写书公布,要彻底把鸟岛的黑幕挖出来。也许是预知自己这一行为凶多吉少,闵尼在百忙中给儿子录了那段“谢谢,我爱中国”的视频,因为见过了太多黑暗,所以他想把儿子托付给中国,让他在相对光明的环境中好好成长。据SABC的新闻报道,与此同时,闵尼在南非已经收到了死亡威胁了。

  • 莫非“性侵”也属于一种“普世价值”?

    莫非“性侵”也属于一种“普世价值”?

    自由派公知的品格操守、价值观受到质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章文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这群人不仅是好色之徒,他们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别人利益,在追求个人自由的时候,出发点总是个人利益,甚至是一己邪恶的私欲,有时甚至是为了利己可以出卖国家利益。过去许多网友揭露过许多知名自由派公知的淫乱,现在又爆出一个,不足为怪,只期待相关部门抓紧把这类害群之马处理了,以净化世界。

  • 围观那个跳楼的女孩,能给你带来快乐吗?

    围观那个跳楼的女孩,能给你带来快乐吗?

    自古以来,小市民都是市侩自私的,他们可能不是什么坏人,但他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唯利是图、麻木不仁、提笼遛鸟赶热闹的态度,正是把社会道德推入谷底的主力军。唐朝末年的长安市井子弟,北宋末年的临安瓦子里的小市民,大清末年的茶馆里的北京老爷们,都是这个德行。满脑子都是香艳猎奇的故事,低俗无聊的闲话,他人的痛苦和鲜血,正是他们的谈资和取乐之源。别说市民生活了,就说堂而皇之的媒体报道,三句话也不离开娱乐八卦和女星绯闻,越泛着腥臊味儿的东西,越受欢迎,这放在中国历史上,都被叫做“末世”,就像红楼梦里一样:“越是要完犊子,海棠妖花开得越发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