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共为您搜索到129篇文章
  • 这个美国“册封”的山寨总统,才一年就活成笑话!

    这个美国“册封”的山寨总统,才一年就活成笑话!

    在反对派内部,瓜伊多正在失去号召力。从去年11月份开始,有几个小反对党公开与瓜伊多作对,和马杜罗政府直接对话。新选上的议长帕拉原来也是一个反对派政党成员,从去年底开始严厉批评瓜伊多。相比之下,马杜罗非但没有垮台,而且看起来地位比一年前还稳了一点点。经挪威斡旋,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的代表于2019年7月8日在巴巴多斯举行第三轮对话。马杜罗还表示会继续跟反对派进行沟通。外援显然也没有给瓜伊多“给力”的帮助。

  • 美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国家领袖?

    美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国家领袖?

    对在任和刚刚卸任的美国总统,人们可以进行激烈的批评,但对美国的开国领袖和作出卓越贡献的总统如罗斯福等人,却总是充满了敬仰之情,赞誉之词不绝于口。这是因为美国的开国领袖华盛顿、杰斐逊和后来作出杰出贡献的林肯、罗斯福等人与其他政绩平平的总统不同,他们代表了美国的基本社会制度,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毁掉了开国领袖的形象,美国国家制度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这种注意维护国家领袖的现象是美国人国家意识成熟的一种表现。以总统常常挨批,就断定美国人不爱戴总统,实在是一叶障目。

  • 政变不断,6位总统被暗杀,玻利维亚为何这么乱?

    政变不断,6位总统被暗杀,玻利维亚为何这么乱?

    莫拉莱斯被迫辞职后,古巴、委内瑞拉、墨西哥纷纷站出来为莫拉莱斯声援,智利的态度则相对模糊,只是呼吁玻利维亚尽快在宪法框架下找到“和平民主”的解决方案。当前,玻利维亚的新一轮大选仍在延期中,国际刑警组织却对流亡墨西哥的莫拉莱斯发出了“蓝色”通缉令。玻利维亚的下一位“医生”是谁,尚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很明朗:只要分裂之势未变、境外长手尚存,玻利维亚上空的阴霾就难以散去。

  • 孙岩峰:玻利维亚:总统的出走与乱局的根源

    孙岩峰:玻利维亚:总统的出走与乱局的根源

    玻利维亚自1825年独立之后,长年经历政变或革命,政府“走马灯”似的轮替曾是家常便饭,2001至2004年间一度四换总统,只在莫拉莱斯执政的14年中保持难得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从目前形势看,此次政权易手不仅不会弥合各方矛盾,更有可能掀起新一轮国内斗争。更重要的是,玻利维亚当前所经历的困境,在拉美其他国家同样存在,今年以来,厄瓜多尔、秘鲁、智利、尼加拉瓜等均发生了各种形式的街头示威,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动荡周期,各国政府疲于应付,拉美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再次面临重大考验。

  • 与毒枭勾结:瓜伊多和哥伦比亚总统杜克

    与毒枭勾结:瓜伊多和哥伦比亚总统杜克

    《毒枭》这个电视剧,一共有四部。其中前两部,说的是哥伦比亚贩毒集团巴勃罗埃斯科巴麦德林集团的覆灭,后两部说的就是卡利集团。乌里韦利用Los Rastrojos的钱去资助了毛里西奥·马克里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竞选,然后这位叫毛里西奥·马克里就当上了市长,2011年这位又当上了阿根廷总统。当然,各位还有问题,那乌里韦和现任总统杜克又有什么关系呢?当年支持杜克当总统的,就是这个乌里韦。

  • 鹿野:崇拜毛主席的玻利维亚总统为何会倒台?

    鹿野:崇拜毛主席的玻利维亚总统为何会倒台?

    莫拉莱斯虽然对毛主席个人有一定感情,但是并没有真正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其推崇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列宁与毛主席主张的科学社会主义。从政治上看,莫拉莱斯从来没有打算废除西方多党制模式,右翼反对派在其执政时期始终具有强大的势力。因此,莫拉莱斯政府的很多政策因为反对派的抵制而无法落实。从经济上看,莫拉莱斯虽然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国有化,但是从来没有打算建立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其发展模式甚至没有完全跳出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对于西方资本势力依附很大。从文化舆论上看,莫拉莱斯上台之前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使绝大多数媒体被外资和私人寡头所垄断。让西方掌控文化舆论话语权,抵制不住西方资本势力的颠覆活动。这,就是莫拉莱斯总统给我们留下的沉痛教训。

  • 林肯解放黑奴的历史真相

    林肯解放黑奴的历史真相

    归纳起来,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资产阶级在内战初期本来是无意于解放黑奴的,后来只是在人民的压力下,并迫于客观需要,为了粉碎叛乱者才迫不得已而颁布了“解放宣言”。而且即使他们决定解放奴隶,他们所确定的解放条件也是极其不利于黑人的。更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宣言”虽然是北方资产阶级政府所颁布的,但它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它之变为实际,是黑人自己用流血牺牲争取到的。由此可见,美国黑人之能够从奴隶制度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并不是出于什么资产阶级的“恩赐”,而是通过黑人自己的艰苦斗争而实现的。

  •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1863年林肯发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从此奴隶获得了自由.然而林肯后来提出的南方重建计划非常保守,没有给黑人以选举权,也没实现“耕者有其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方重建计划深受其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虽然黑人获得了自由,但自由得不到保障,所谓的解放也只是名义上的解放。自由之后的黑人没有一块土地,没有参加选举、集会和受教育的权利。套在他们身上的有形枷锁被打碎了,但无形的枷锁种族偏见依然存在,战后广大黑人群众为了消除这种歧视仍在进行不懈的斗争。

  • 伊丽莎白•沃伦|竞选总统的“经济爱国主义”方案

    伊丽莎白•沃伦|竞选总统的“经济爱国主义”方案

    将资本和工作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容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心捍卫和创造美国就业机会——而不是更少。如果我们拥抱经济爱国主义并使美国工人成为我们的第一优先事项,而不是继续迎合不忠于美国的公司和人民的利益,我们就能够应对未来的变化。

  •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对试图研究欧美政治的学者来说,挖掘出隐藏在美国政府背后并且真正控制着美国的势力才是最让人感兴趣的成果。这个领域的最关键问题,就是谁真正统治着美国?最新歌颂美国政治的人们唱到美国人“把权力装进了笼子”,然而很少有人问一声,鸟儿自己会建造一个笼子然后钻进去么?答案显然是不会的。那么是老百姓把权力装进笼子里的吗?也不是。那权力这只鸟儿是被谁装进笼子的呢?这才是关键。这至少说明美国是先有的笼子后装的鸟儿,就说明美国有超出政权的力量。嘿嘿,这恰恰暴漏了把鸟儿装进笼子的是超越政权的一只黑手。

  • 美对委内瑞拉新战略:集体惩罚企图饿死社会基层

    美对委内瑞拉新战略:集体惩罚企图饿死社会基层

    制裁的惩罚对委内瑞拉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2017—2018年已造成4万多人死亡,包括美国对委内瑞拉平民集体惩罚的定义造成的死亡,在日内瓦和海牙的国际公约中对此有过描述,美国是这些公约的签字国。根据国际法和美国签署的条约,这些制裁是非法的。但是这对特朗普、他的盟友、同谋和委内瑞拉激进的反对派来说不大重要。

  •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来看泽连斯基,这个毫无经济支持,毫无政治背景的喜剧之王,则必然是个台前傀儡,一个提线木偶他即没经济资源,更没政治资源,人民选他不是因为多支持他,而是因为他的对手实在太烂你说这样的总统,除了乖乖听话,还能干嘛呢?

  •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至少要经历如下考验,从热闹的形式民主走向良好的治理民主,真实取得国家治理的实际绩效,寻求和平稳定的周边及国际发展环境,寻求在西方、北约及俄罗斯之间的平衡,化解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分歧,寻求各派国民共识和治国政策最大公约数,弥合各政治派别的利益冲突及权力争斗及撕裂,改变乌克兰政治当中的寡头操纵政局的乱象,化解东部战乱,稳定分裂势力,停止军事流血,留住本国传统优势国防军工产业优秀人才。

  • 今天,喜剧演员真的当上了乌克兰总统!

    今天,喜剧演员真的当上了乌克兰总统!

    2014年以来,俄罗斯紧掐乌克兰的能源咽喉,乌克兰居民天然气价格是俄罗斯国内价格的2.6倍,乌克兰发动机燃料的零售价格比白俄罗和俄罗斯高35%-40%,这对乌克兰的经济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一方面泽连斯基要改变严重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另一方面摆脱能源危机将是泽连斯基面对的经济难题。而这一切,又与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关系息息相关,处理起来危险重重。

  • 对委内瑞拉街头总统瓜伊多的预判及对我国的启示

    对委内瑞拉街头总统瓜伊多的预判及对我国的启示

    瓜伊多及其团队所为对委内瑞拉的破坏力应该说相当大,值得警惕、值得反思。企图颠覆国家安全、威胁体制的反对派借“民主”携洋自重,借助外部势力无底线破坏国内民生基础设施,损害生命,侵犯基本人权,其政治伦理底线无法预估,各种敌对势力和亡我之心不死并非假想敌,对此类敌对势力应该有足够的认知、警惕和防范措施。

  • “福建媳妇”,怎么成了菲律宾的“反华旗手”?

    “福建媳妇”,怎么成了菲律宾的“反华旗手”?

    之前与中国激烈怼上的阿基诺三世也有华人血统,而如今奉行对华友好政策的杜特尔特,外公也是华人。我们对此也不必失落,东南亚的华人,大部分都离华百年有余,他们早已是另一种人。菲律宾的精英阶层,无论是什么族群,都受到欧美很大影响,他们大部分在西方国家留学,归来后从事各行各业,文化上、意识形态上接受的也都是西方那一套,尤其是美国那一套。